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正挨着甄妍坐着,埋头吃得欢快,根本没有往这边看上一眼。

    蒋宸收回目光,伸手拿了一碗粉色的面条,恰好是甄妙今日衣裙的颜色。

    “宸表弟,你什么时候学会先下手为强了?”甄焕取笑道。

    蒋宸看完甄妙拿面条,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被甄焕这么一说,顿时窘了。

    幸好端面条的丫鬟道:“这是我家四姑娘特意做给二姑娘吃的,怎么做的我们府上厨子恐怕都不知道。不过这面条有个雅致名字,唤作彩虹面条儿。”

    另一个丫鬟明显俏皮些,笑道:“所以蒋公子先下手为强是对的嘛,这面条每一种颜色口味都不同,一个人却只能选两个颜色呢。”

    众人都笑起来。

    韩庆宇往甄妙那边看了一眼。

    这位四姨妹,似乎和阿宁说的有些不一样呢。

    一顿饭吃的喜庆热闹,因着甄妙做的彩虹面条,更是添了几分趣味,连整日念叨着阿贵的老伯爷都多吃了一碗,看着精神好了许多,废话也少了,老夫人暗暗满意。

    要不以后让四丫头天天给老混蛋做彩虹面条得了。

    想起老伯爷,老夫人就牙疼。

    跟着这么胡闹的一个主儿过了这么多年,说夫妻情分其实并没多少,她只盼着一家安乐,伯府别败落下去,子孙有个不错的出路就行了。

    看着一脸羞意的甄妍,还有几个花骨朵般的孙女,老夫人欣慰的点点头。

    一日就这么过去。

    建安伯世子按耐了几日,终于寻了个机会给六皇子那边送了信儿。

    六皇子看着信上的内容,狭长的眸子眯起来一笑,眸中波光点点,说不出的风华流彩。

    “主子,建安伯世子的人还在等着您回话。您看——”

    “拿笔墨来。”六皇子笑得光华璀璨。

    脑海中浮现那个女子怯弱宁静的模样,却是一声冷笑。

    真是不知所谓,到底是她,还是建安伯府,竟以为他一个皇子,会允许一个血脉不明的孽种生下来?

    只有一个幼女……呵呵,真以为他想儿子想疯了么?

    便是她已经进了府才有的,这个孩子他都不可能要!

    他的长子可以不是正妃所出,但却绝不能由一个无媒苟合的女子肚子里爬出来!

    小厮接过六皇子写的书信,出去递给等候的人:“这是我们主子的答复。”

    说着塞了一个元宝:“这是我们主子赏你的。”

    等待的小厮大喜。连连谢过,回了建安伯府直接去见世子甄建文。

    “六皇子回信了?”甄建文见小厮喜上眉梢,心中一喜。

    小厮连连点头:“回了,还赏了小的一个元宝。”

    他虽不知道世子传的是什么信儿,但对方既然给了回信,还给了打赏,看来这趟差事办得不错。

    甄建文也是这么认为,打开信一看,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

    上面明明白白写着。孩子不留,人两个月后抬进府。

    甄建文手一抖,信落到了地上。

    这怎么可能!

    小厮忙俯身去捡。

    甄建文抬脚把小厮踹翻:“谁让你碰的,滚出去!”

    等小厮连滚带爬的出去。甄建文却越来越烦躁,抬脚去了大夫人蒋氏那儿。

    “世子今儿没上衙?”蒋氏明知故问。

    甄建文忍了又忍,还是把信递给蒋氏:“蒋氏,你看看。这是六皇子的回复。”

    蒋氏看一眼,心中就乐了。

    到底是皇子!

    甄建文还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既然是六皇子不顾俗礼要了静儿,他怎么会。怎么会——”

    蒋氏心中嗤笑。

    世子这是以为他的宝贝女儿魅力极大,把皇子都迷得神魂颠倒了么?

    不顾俗礼,可能是情不自禁,还有一种更大的可能——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不是么?

    如果是后者,六皇子凭什么会要这个孩子?

    真以为是宝贝金疙瘩吗?

    蒋氏不明白世子平日看着也是精明的,怎么遇到三丫头的事,就拎不清了呢?

    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的蒋氏无声笑了笑。

    “那依夫人看,此事该如何?”

    “世子,您是糊涂了么?此事自然是六皇子怎么说,我们伯府就照做了,不然还有别的选择吗?”蒋氏终于痛痛快快的说出了这句话。

    一个庶女,也想踩在她的女儿头上吗?

    呵呵。

    甄建文总算认清了这个事实:“那就拜托夫人去料理此事吧。”

    蒋氏摇摇头:“世子,这事若是由妾身去做,静儿恐怕要恨我一辈子了。”

    甄建文沉默一会儿,道:“那我来安排吧。”

    谢烟阁。

    甄静倚在榻上,正算着日子。

    甄妍回门都过去好几日了,按理说,也到时候了。

    不一会儿兰香进来:“姑娘,林嬷嬷请您去明华苑。”

    甄静笑了:“我收拾一下就来。”

    “姑娘,婢子伺候您。”兰香手脚利落的给甄静收拾好,扶着她出去。

    路过站着的刘嬷嬷那,甄静笑一声:“这些时日,辛苦刘嬷嬷了,日后我会记着刘嬷嬷的辛劳的。”

    “不敢劳三姑娘惦记。”刘嬷嬷恭声道。

    甄静只觉长出一口气,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谢烟阁。

    如今桂花开的正好,甄妙打算采一些做桂花糕,带着两个丫头正在园子里打桂花。

    “哎,阿鸾,别打低处的,这桂花,要采高处向阳的才好吃。”甄妙喊住了阿鸾,拿着个小竹竿垫了脚够树尖上的,却够不着。

    “姑娘,看我的!”青鸽把竹竿一扔,上前一步,双手抱住树干猛摇。

    桂花扑簌簌落下来。落得三人满头满脸。

    “姑娘,您看,好多!”

    甄妙哭笑不得:“青鸽,你快给我停下,你这么摇,桂花虽然摇下来了,可怎么分得清哪些是树尖上的,哪些是低处的呢?”

    “噢,我忘了。”青鸽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甄妙仰头看着桂花叹气。

    她答应给老夫人做桂花糕,可偏偏碰到和吃相关的事儿就有点强迫。用次一等的桂花做不出那个味来,就情愿不做的好。

    甄妙四下瞄瞄。

    没人!

    “阿鸾,有梯子么?”

    阿鸾抬头看看,摇摇头:“梯子没有靠的地方啊。”

    “那——你会爬树吗?”

    阿鸾脸色怪异的摇摇头。

    “青鸽,你呢?”

    青鸽一脸惭愧:“姑娘,婢子只会摇树。”

    甄妙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

    阿鸾看的心中一沉,抢先道:“姑娘,您该不会想爬树吧?”

    看阿鸾一副你要是敢爬树,我就死给你看的表情。甄妙摸摸鼻子:“哪能呢,你家姑娘温婉贤淑,哪能做出爬树这种事儿!”

    好后悔带丫鬟出来……

    轻笑声传来。

    甄妙回了头,就见甄焕、蒋宸和新来的四表哥温墨言站在不远处。旁边还站着甄冰甄玉并温雅涵姐妹。

    “大哥,你们今日不是一起出去买菊了么?”

    甄妍的婚事一过,日子就很快到了八月底,眼看着重阳节要到了。

    重阳节前。青年男女们买菊来养,到了重阳那日再摆出来一起评赏是件雅事。

    一大早,甄焕就领着兄弟姐妹们出府了。唯独甄妙没有去。

    “四妹,原来你死活不去,是跑这来辣手摧花了。”甄焕笑得古怪,显然是想到了甄妙曾经从树上摔下来的事。

    甄妙倒是一脸坦然:“我就是知道自己擅长辣手摧花才不去买菊花的,这桂花吃进肚子里可不叫辣手摧花,这叫善始善终。”

    “谬论!”甄焕撇撇嘴。

    “表妹是要那树尖上的桂花吗?”温墨言问。

    “嗯。”甄妙点头。

    温墨言走了过来:“表妹把兜子给我,我来试试。”

    接过甄妙递过来的兜子,温墨言挽起衣袖裤腿,在众人目瞪口呆中,十分利落的上了树。

    甄妙倒是没有惊讶。

    记得小时候去外祖家,就见识过这位表哥爬树的。

    那一次被二舅舅发现,他还被狠揍了一顿。

    “表妹,这里的行么?”温墨言踩在树上笑着往下望去,阳光洒落在他脸上,看起来竟有些透明。

    “可以的,四表哥,小心点——”甄妙叮嘱道。

    蒋宸抿了唇走过来。

    见他挽起衣袖,甄妙纳闷:“蒋表哥,你做什么?”

    “爬树。”蒋宸有些不敢看甄妙的眼睛,强撑着道,“我也会的。”

    好吧,他说谎了。

    早知道不多读那么多书了,爬树什么的,应该不难吧?

    蒋宸表现的云淡风轻,心中却紧张无比。

    到底该先伸哪条腿呢?

    “蒋表哥,不用了。”甄妙不知道蒋宸的纠结,实话实说,“我觉得,这树恐怕禁不住两个人。”

    蒋宸……

    摘够了桂花,温墨言利落的下了树,把兜子递给甄妙。

    甄妙道了谢:“四表哥,等做好了桂花糕,给你送去。”

    “咳咳。”甄焕咳嗽一声。

    甄妙忙道:“四表哥摘了这么多,大家恐怕都要吃撑的。”

    甄玉撇撇嘴,刚要笑话她就想着吃,人却怔住了,眼睛直直望着前方。

    众人察觉她的异常,都顺着目光望去。

    就见一个披着真红斗篷的纤细女子站在不远处,正静静的望着这边,身边还跟着一个嬷嬷。

    竟是许久未见的甄静!

    “怎么会是三姐!”甄玉不可思议的道。

    一时之间,众人谁都没有言语。

    甄静施施然走了过来。(未完待续。。)

    ps:有气无力的求粉红,滚去睡觉了,童鞋们晚安。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