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建文叹口气:“静儿,你不必问这么多,喝了就是了。”

    甄静手一抖,青花瓷碗跌落在地摔得粉粹:“父亲,这,这是——”

    见甄建文微微点头,甄静脸色变得雪白,边后退边摇头:“父亲,您,您怎么能叫我喝这个?您知不知道,我肚子里怀的是龙孙!”

    林嬷嬷像是隐形人般立在一旁,听了甄静惊世骇俗的话脸上并没有多余表情。

    甄建文摆摆手:“静儿,你不要闹了,这个孩子,留不得!林嬷嬷,再去端一碗汤来。”

    “是。”林嬷嬷淡淡应是,片刻又端了一碗汤进来。

    “去端给三姑娘。”

    甄静猛然后退:“父亲,我不会喝这汤的!呵呵,是不是母亲让您这么做的?”

    甄建文沉了脸:“静儿,你在胡说些什么?”

    甄静冷笑道:“肯定是的,她定是怕我生出龙孙来,压了大姐姐一头,才要您打掉我腹中的孩儿是不是?父亲,您别糊涂了,大姐姐是您的女儿,我同样是!我生出来的也是您的外孙!”

    甄静已经退到墙角,避无可避,看着林嬷嬷走近伸手把她推开。

    一碗汤又洒出不少。

    甄建文有些恼了。

    看来蒋氏说的对,这孩子,气性有些太大了!

    声音就没了温度:“静儿,听父亲的话,你安生把汤喝了好好养着,日后自有你的好处,这孩子无论如何不能留,你打了这一碗,还有一锅呢。”

    “父亲,您忘了曾经说过的话了吗,您说我虽然是庶出,但也是您的宝贝女儿。您会给我找门好亲事的。现在女儿好不容易有了这个安身立命的孩子,难道您忍心夺走吗?您不能一味听母亲的话啊——”

    “够了!”甄建文冷了脸,失望的看甄静一眼,“这和你母亲没有任何关系,是六皇子传了话,可以抬你入府,但是这个孩子他不认!你说,不打掉这个孩子,又能如何?”

    “怎么会!”甄静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甄建文看一眼林嬷嬷:“林嬷嬷,去喂三姑娘喝汤。”

    说完叹口气。抬脚走了。

    “是。”林嬷嬷端着汤碗走过去,本以为三姑娘会哭闹一番,没想到她却失魂落魄的靠着墙角,不哭也不闹,任由她把整碗汤灌了进去。

    玉砌走进室内:“夫人,岚姨娘求见。”

    蒋氏瞄一眼西边的方向,不急不缓的问道:“那边如何了?”

    雕栏轻声道:“林嬷嬷已经出来了。”

    蒋氏笑了,冲玉砌道:“岚姨娘定是来找世子的,去禀了世子去。”

    甄建文正好走了进来。

    蒋氏站了起来:“世子。岚姨娘过来了,这也不是请安的点儿,想来是找您的吧。”

    “让她进来。”

    岚姨娘进了屋,规规矩矩给甄建文和蒋氏行了礼。然后姿态极低的向蒋氏求情:“夫人,静儿病了这些日子,妾心里实在惦念,想请您允许。让妾去看看。”

    蒋氏心里冷笑一声。

    怎么早不去看看晚不去看看,偏偏甄静被叫来明华苑就要去看看了呢?

    看来岚姨娘能力还是不小啊。

    蒋氏抚抚鬓角,看向世子。

    甄建文脸绷得紧紧的:“岚娘。你来得正好,三姑娘不大好,这些日子你就好好照料吧。”

    岚姨娘腿脚一软。

    “林嬷嬷,带岚姨娘去三姑娘那。”甄建文挥挥手。

    岚姨娘过去时,正看到花嬷嬷一盆盆血水往外端,整个人就瘫在那了,只可惜花嬷嬷没有理会,扭头又进去了。

    岚姨娘挣扎着站起来冲进去:“静儿,静儿你怎么了?”

    看清满屋狼藉,骇得差点没了魂儿。

    生了静儿之后,她也是小产过的,见了这情景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静儿,你这是被谁害的,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一把抱住表情木然的甄静大哭起来。

    “岚姨娘,三姑娘这还没收拾利落,您若是给耽误了,恐怕会伤了三姑娘身子。”花嬷嬷面无表情的劝。

    岚姨娘一把把她推开:“你这个老奴才,是不是,是不是你害得!”

    她想问的是蒋氏,可是到底不敢说出来,落人口舌。

    花嬷嬷冷笑一声:“岚姨娘红口白牙的,好没道理,老奴哪有这个胆子敢害主子。您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何不问问世子或者三姑娘!”

    等把甄静收拾妥当,也不理岚姨娘,扭身出去了。

    “静儿,静儿,你快告诉姨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自从得知孩子是六皇子指明不要的,甄静整个意志都被摧垮了,像个木头人似的完全不理会岚姨娘。

    岚姨娘抱着她哭嚎半天,才吐出一句话:“姨娘,别哭了,这是我的命……”

    岚姨娘紧紧抱着甄静,喃喃道:“姨娘明白了,明白了!”

    蒋氏,花嬷嬷……还有四姑娘,那些害的静儿变成今日这个样子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岚姨娘不期然就想到了甄冰甄玉的那番话。

    蒋氏的亲侄儿,对四姑娘原来是这种见不得人的心思么?

    那便走着瞧吧。

    这边的腥风血雨全然没有刮到别处去。

    甄妙一连窝在宁寿堂两日,明日就要去寺庙上香了。

    “祖母,您要带我们去哪个寺庙?”

    京城有两个有名的寺庙,一个是在城中皇城背后西山脚下的大福寺,一个却是要出城走上十数里的华若寺。

    老夫人笑道:“那大福寺说起来在皇城脚下,算得上皇家寺庙,可要说灵验,还是华若寺。四丫头,你操心这个做什么,到时候跟着祖母去就是了。”

    甄妙嘿嘿笑了:“祖母,话可不是这么说,当然要有个准备才好。”

    “你要准备个什么?”老夫人不以为意的道。

    甄妙正色道:“自然是准备吃食了。若是去大福寺。我们用了早饭出发,等晚膳前就回来了。可若是去华若寺,至少要住上一日吧,路途又远,不准备点吃的怎么成。“

    “你啊。”老夫人笑了,“祖母不妨告诉你,华若寺的斋菜是极有名的。”

    甄妙眼睛一亮:“祖母,那孙女先去准备了,明日您可早点叫我。”

    老夫人无奈笑笑,这哪还是昨日那个一脸不情愿的。

    甄妙一头扎进小厨房忙了大半天。总算做出了不少好捎带的点心来。

    陪老夫人用了晚膳,临近八月底的天气,早早就黑了。

    阿鸾去给甄妙收拾行李,青鸽不知从哪儿走了进来。

    “姑娘,有个丫鬟让婢子把这个给您,说是五姑娘给的。”

    甄妙有些诧异,把青鸽手中的信笺接了过来。

    看清信上内容更是讶然,五妹竟然对蒋表哥有意!

    信上叙说了她心悦蒋宸的痛苦纠结,最后说憋在心里实在难受。约甄妙在花园的凉亭见面谈谈。

    原来那一日五妹拉她去竹林聊天,就是在为蒋表哥心烦啊。

    甄妙这才恍然。

    想想蒋宸的人品风貌,这样的男子常常得见,难怪甄冰芳心暗动了。

    只是——

    甄妙看一眼信笺上相约的时间。不由皱了眉。

    如今已经入了秋,大晚上的去凉亭,还不冻病了?

    且明日就要去华若寺了,到时候姐妹谈心的机会不是多得很。非要大晚上喝风作甚?

    甄妙想了想,对青鸽道:“青鸽,你去一趟五姑娘那。就说我们明日再谈。”

    “啊?”青鸽有些不解。

    “去吧,说这些五姑娘就会明白了,多余的话不要提。”

    想来五妹大晚上的约她见面,女孩子家羞涩,是不想让许多人知晓的。

    另一边蒋宸同样收到了信笺,相邀的时间地点与甄妙收到那封别无二致,只是落款却是一个妙字。

    蒋宸傻傻看着那个妙字,看了一遍又一遍,心中的喜悦越放越大,像是一株小草从尘埃里抽出了芽,渐渐结出花苞,而后缓缓绽开。

    表妹难道是明白了他的心意?

    是了,若是不明白,怎么会有这封信笺。

    这么说,表妹没有恼他的无礼吗?

    蒋宸不自觉裂开嘴,傻笑起来。

    见惯了自家公子温和矜贵笑容的吉祥吓了一跳:“公子,您不要紧吧?”

    蒋宸回了神,又默默盯着那个妙字看了一会儿道:“吉祥,把油灯拿过来。”

    吉祥忙把青花油灯捧了来。

    蒋宸抿着唇,把信笺珍而重之的卷成一个卷,放到青花油灯上点燃了。

    眨眼间,信笺就变成几缕烟灰滚落在地。

    天色越来越沉,信笺上定好的时辰到了。

    蒋宸倚门望着天上的弦月,轻叹了口气。

    无论如何,这场约,他是不能赴的。

    他是很想见到那个映刻在心上的身影,可是却不能仅凭着喜好行事,坏了她的名声!

    只要一想到她可能会等在那里,蒋宸心里便如油煎似的,望着天上清冷的月苦笑一声。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本来如诗如画的事,却是他终其一生无法企及的梦呢。

    “公子,夜寒露重,进屋吧。”吉祥不知何时走了出来,劝道。

    “嗯。”蒋宸最后望一眼天上冷月,轻轻掩上了门。

    表妹,夜寒露重,你也早些回去吧。

    岚姨娘早早守在那里不显眼的地方,夜色如水,秋露生寒,吹着小冷风半宿也没等到来人,被亲信丫鬟扶着,摇摇欲坠的回去了。(未完待续。。)

    ps:什么都不说了,唯一一个月的新书粉红榜,柳叶什么都不能靠,唯有靠喜爱妙偶的童鞋们的支持,虽然每天求票可能会引起一些童鞋的反感,但柳叶也是努力拿加更来换的,请大家这个月的最后几天,多多支持吧。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