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一下子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好了。

    论理,前些日子那场大病,算是罗天珵救了她,对自己是有恩的,可之前他两次想掐死她,直到现在午夜梦回还是一场噩梦。

    甄妙正纠结着,就见罗天珵收回目光,利落的翻身上马,居然就这么走了。

    甄妙恨恨的抱过车厢里的弹墨靠枕捶了几下。

    叫你自作多情!

    纠结什么呢,恩怨相抵,以后就当陌生人好了。

    甄妙觉得总算是暂时理顺了对她那蛇精病的未婚夫的定位,心里顿时踏实了。

    那边罗天珵心里也憋着一口气。

    那日传信没有任何回复就罢了,今日见他,居然还摆出一副纠结不已的表情。

    先是投怀送抱,后是欲擒故纵,她到底把他当做什么,又把镇国公府当做什么?

    蓦然想起那一世,他撞破了她的奸情。

    可那个女人,竟是半点愧色都无,还口口声声指责他,说是他冷落她,忽视她,是他逼她变成这样的。

    甚至在他举刀刺向那个男人时,她奋不顾身的拦在那个男人面前,说情愿和他共赴黄泉。

    罗天珵想着,冷笑起来。

    他的妻子,要和别的男人共赴黄泉呢!

    他有多失败!

    哪怕他因杀人充军后机缘巧合得了靖北厉王的赏识,从此战功累累,青云直上,也没有一个女子这样挡在他的面前呢。

    罗天珵骑着青骢马。身姿挺得笔直,思绪却飘远了。

    后来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他落得万箭穿心。又掉入冰冷长河的下场,也仍旧是一个人罢了。

    那个时候,他想的是什么来着?

    呃,对了,他想的还是那个女人,他想问一声,他到底有什么错呢?

    难道只是因为最初的最初,她莫名攀附过来,没有得到回应。他就该承受这种羞辱,落得这种下场么?

    罗天珵紧咬着下唇,渐渐咬出一道血痕。

    前些日子,他竟然莫名的忘了那些恨,对那场噩梦般的婚姻有了一点期待,到底是中了什么邪!

    脑海中渐渐浮现甄妙巧笑倩兮的模样,与之交织的,是前一世她挡在那个男人身前,痛哭流涕说的那些剜心之言。

    罗天珵缓缓抓紧了缰绳。

    他怎么可能原谅她!

    也许。他想明白自己当初没有坚决推拒这门亲事的原因了。

    任由她嫁了别人,从此那些痛苦那些恨都由他一个人背负,他怎么甘心!

    甄妙可不知道,她的未婚夫蛇精病更严重了。陪着老夫人说了一会儿话,就重新来到了华若寺门前。

    早有等待的知客僧引着众人进去,把他们带到落脚处。

    老夫人直接跟着罗天珵给那个贵人问安去了。

    剩下众人进了各自分到的房间歇着。

    温雅涵姐妹住了一间房。一关上门温雅琦就拉着温雅涵道:“三姐,刚才来接我们回来的那个男子。就是二表姐的未婚夫吗?”

    温雅涵外柔内刚,总不愿给人惹了麻烦。也因此,到了伯府时时留意,处处用心,早把一些主要的亲戚关系弄了个明白。

    之前听到甄焕喊罗世子,就明白了罗天珵的身份,听温雅琦问起,点头道:“是的。”

    温雅琦眼中闪过艳羡:“二表姐的未婚夫,长得可真好。”

    温雅涵嘴角勾了勾。

    岂止是长得好,身份还好呢。

    不然二表妹怎么会喜欢呢。

    她想起那一年甄妙去海定府,因着四弟和她年纪相仿,二姐不过是开了句玩笑,这位表妹当场就恼了。

    若论相貌,四弟在兄弟姐妹中算是最出挑的了,性子也是开朗疏阔的。

    温雅涵又笑了笑。

    现在二表妹倒是转了性子,对她们热情又周到。

    只是到底是真心实意,还是因着她的人生已经很是圆满,在她们姐妹身上表达一下多余的同情心呢?

    这些,她统统不需要,她只要用自己这双手,让父母家人都过得好就够了。

    “三姐——”

    “恩?”

    温雅琦微微垂了头,有些羞涩的问:“你说,娘要我们留下来,以后是不是……就由老夫人和姑母做主了?”

    小姑娘家,到底没好意思把话都说出来。

    心里却有些窃喜,姑母帮她们寻的亲事,无论如何要比海定府那些一个比一个差劲的提亲人家要强得多吧。

    温雅涵深深看温雅琦一眼:“雅琦,你记着,我们的娘家,永远是海定府,依靠别人是没用的。”

    温雅琦不服气的咬了咬唇,只是低着头没要温雅涵看到。

    眼下离晚膳还早,温雅涵想起自得知要来寺庙就盘算好的事,道:“收拾一下陪我出去走走吧。”

    各家寺庙规格虽有不同,大致布局都是差不多的,温雅涵带着温雅琦很是顺利的找到了地方。

    因为昭丰帝的到来,寺庙谢绝了其它香客,小沙弥正无聊的打着盹儿。

    “小师傅。”

    女子清越的声音令小沙弥猛然醒来,脸通红:“女施主,是要香烛吗?”

    温雅涵摇摇头:“小师傅,我是想问一问,贵寺需不需要手绣的经文?”

    “手绣的经文啊?”小沙弥还没从睡梦中彻底清醒过来,眨了眨眼才连连点头:“当然要的。”

    华若寺是远近闻名的大寺庙,虽有近在皇城脚下的大福寺,也挡不住络绎不绝的香客。

    更有许多贵妇一年总会来个几趟,那些沐浴过佛光的经书则是她们顶稀罕的。

    这经书又分数种,价格自然也是不等。

    最贵重的当属手绣经文了。

    温雅涵微笑起来:“小师傅。那我以后可不可以绣些经书,为佛祖尽份心意呢?”

    这话说的委婉。实则是说把绣好的经书卖给寺庙换些补贴。

    大多数寺庙都是这样的,会托一些读书人抄写经书。然后布施给香客。

    咳咳,所谓的布施,当然香客是要捐出大笔香油钱的。

    温雅涵在海定府时就是这么干,她知道有名的寺庙通常都会大方些,比做了绣活儿卖给绣楼强多了。

    “可以是可以的,只是手绣经书要求是很严的呢。”小沙弥声音清脆的道。

    也许是年纪还小的缘故,看着很好说话的样子。

    温雅涵微微松了口气,抽出一条帕子递给小沙弥:“小师傅你看看,这样可以么?”

    小沙弥把帕子打开。

    端端正正的小楷。写的是金刚经中的两句经文,偏偏质感又很特别。

    再仔细一看,才看出是用细细的黑丝线绣成的。

    小沙弥年纪虽小,日日守着这些却是有眼界的。

    寻常的绣字,因为不如书写的那样行云流水,再高明的绣法都会有一种呆板的感觉,让人一眼就认出来。

    可看这帕子上的绣字,却能乱真了

    小沙弥眼睛一亮:“女施主,你稍等。小僧去请示师父。”

    不多时小沙弥拿着个布包回来,小心翼翼打开,里面是一本金刚经。

    “女施主,你就照着这上面来绣。”

    温雅涵接过来翻开一看。顿时暗赞一声好字!

    小沙弥不放心的叮嘱道:“女施主,你一定要小心别弄坏了这经书。师父说了,这样的好字是难得的了。”

    “怎么。抄写经书的人只送了这一本么?”温雅涵忍不住问。

    “那倒不是,只是先前的都施出去了。只剩了这一本。那位抄经文的施主,听师父说是考中了功名。不便再抄经书了。”小沙弥解释道。

    “原来如此,小师傅放心,我定会仔细保管的,两个月后来交书。”温雅涵把经书收了起来。

    这时就听一个声音道:“三表姐,四表妹,你们怎么在这里呢?”

    温雅涵忙把经书藏的严实些,才转了头:“二表妹,你怎么也没多歇歇?”

    甄妙无奈指了指一旁的涵哥儿:“祖母不在,这皮猴就缠上了我,非要我带他出来玩。”

    “那我们就先回了,表妹好好玩儿。”温雅涵冲甄妙笑笑,拉着温雅琦走了。

    涵哥儿看到小沙弥眼睛一亮,跑过来道:“小师傅,你知不知道哪里能摘果子啊?”

    “绕过这里有条路通往一个古院,院里栽了几棵石榴树,现在正好吃。此外后山还有一大片果林,只是这时只有你们两人,不方便过去的。”小沙弥眼睛极大,声音又清脆,显得煞是可爱。

    涵哥儿自来熟的拉住小沙弥的手:“那小师傅,你带我们一起去摘石榴好不好。”

    也不等小沙弥同意,就拉着他往指的那个方向跑。

    哎哎,小僧还没有答应——

    小沙弥心里这样想着,到底还是忍不住迈开了脚步。

    甄妙无奈笑笑,跟了上去。

    古院清幽,几棵石榴树果然缀满了红灿灿的石榴。

    捧着个石榴剥开来吃,格外香甜。

    涵哥儿吃的满嘴流汁,吃完还想再拿,被甄妙制止:“不能再多吃了,你年纪小,对胃不好。”

    涵哥儿眼巴巴看着甄妙:“四姐,我饿了嘛。现在离用晚膳还早。”

    甄妙嗔他一眼:“再早也要等着,你当在家里呢。”

    接着哄道:“祖母说了,这的饭菜好吃的很呢。”

    涵哥儿来了兴致,双眼晶亮望着小沙弥:“小师傅,你们这里的饭菜真的很好吃吗?”

    “当然!”

    “那……有我四姐姐做的香酥鸡腿好吃么?”

    小沙弥……

    涵哥儿再问:“有我四姐姐做的糖醋鱼好吃吗?”

    见涵哥儿一脸执着的等着回答,小沙弥可怜巴巴的反问:“鸡腿和鱼,是什么味道的?”

    涵哥儿不可思议的道:“你连这个都没吃过啊?”

    小沙弥抿了抿唇:“师父说了,出家人不得沾荤,小僧才不喜欢呢!”

    涵哥儿却满是同情的看了小沙弥一眼,补上一刀:“小师傅,难怪你这么矮,连鸡腿和鱼都没吃过,好可怜啊。”

    小沙弥不过六七岁样子,说是出家人六根清净,这么小的娃娃,怎么可能真的做到心静如水。

    而对他这个年纪的小娃来说,吃无疑是最大的诱惑了。

    偏偏涵哥儿还在一旁不停描述甄妙做的香酥鸡腿怎么怎么好吃,糖醋鱼多么味美。

    到最后小沙弥嘴一撇,哭了:“小施主是坏人,小僧不跟你玩了——”

    见小沙弥抽抽搭搭哭着要走,甄妙忙拦住:“小师傅,你不要恼,我弟弟不是有意的。”

    要是刚来寺院,就把人家小和尚弄哭了,传扬出去多不好。

    特别是,昭丰帝还在这呢,到时候对伯府印象更糟糕了。

    “可是,可是他说的鸡腿和鱼,小僧都没有吃过……”小沙弥相当伤心。

    偶尔有和他年纪相仿的孩童随着家人来上香,他这不是第一次听他们提起那些的。

    心底深处,不是没有羡慕的。

    “这还不简单,让我四姐姐做给你吃就好了。”涵哥儿完全不理解小和尚的难处。

    小沙弥一听更伤心了:“我是出家人,不该想那些的,想了就不是好和尚了。”

    小和尚越说越伤心了。

    他为什么真的想吃呢?

    师父知道了会失望的,到时候就会把他赶下山了。

    “哇——”小沙弥放声哭了起来。

    甄妙脸都绿了。

    她错了,她不该跟一个六七岁的娃娃讲道理的。

    出家人心如明镜,气度宁和,那说的是十年后,显然不是现在的小和尚!

    甄妙伸了手,本想拍拍小沙弥的头,可看着那锃光瓦亮的头,上面还落着数排香疤,不由生生转了个弯儿,落在了他肩膀上,柔声哄道:“小师傅,别哭了,你若是想知道鸡腿和糖醋鱼是什么味道,我可以做给你吃,保证你不犯戒的。”

    小沙弥猛然停止了哭声,一双水洗过显得格外澄澈的大眼望着甄妙:“女施主不打妄语?”

    “佛门圣地,怎么敢打妄语呢。”甄妙笑眯眯的道。

    小沙弥还是将信将疑。

    甄妙道:“这样吧,等会儿我做香酥鸡和糖醋鱼需要的材料,就由小师傅来准备,你就知道我没有骗你啦。”

    接着甄妙说了一串食材,小沙弥眼巴巴听着,居然还真没有一样肉类,且都是他常吃的豆腐、香菇那些。

    “女施主,那你们随我来。”小沙弥终于止了哭,带着甄妙二人去了香积厨。(未完待续。。)

    ps:更一章肥点的。柳叶月底工作超忙,晚上要去加班,所以不能加更了。欠梨雪雪童鞋一章和氏璧加更,还有昨天和今天求粉红的,一共三更,柳叶会补上的。今天最后一天了,请童鞋们给力一下吧,凌晨十二点之前把粉红投给我,柳叶很想看到奇迹发生啊,第一名觉得好梦幻。谢谢大家了。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