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和罗天珵一前一后的走着。

    涵哥儿忽然停了下来,转身仰脸望着罗天珵:“罗世子,你不喜欢我四姐姐吗?”

    提着食盒的罗天珵被这么犀利的问题问呆了,好一会儿没做声。

    涵哥儿撇了撇嘴:“我四姐姐那么好,你不喜欢,那涵哥儿也不喜欢你。”

    罗天珵抿了唇。

    心道他根本不在乎好么,这世上本也没有什么人喜欢他。

    见罗天珵没反应,涵哥儿赌气道:“以后涵哥儿只喜欢大姐夫、二姐夫、三姐夫、五姐夫还有六姐夫!”

    这样一对比,似乎有点不开心。

    罗天珵眼神微眯,看向甄妙。

    涵哥儿甩开脚丫子就跑。

    甄妙忙一把拉住:“涵哥儿这是做什么?”

    “我要去告诉祖母,不要把四姐嫁给罗世子了,他是坏人。”

    甄妙无视罗天珵更冷的目光,哄道:“涵哥儿乖,别去和祖母乱说。四姐若是不嫁给罗世子,就嫁不出去啦。”

    听见没,实在不愿意你退亲啊。

    到时候她依靠着伯府买个小庄子,养一大群漂亮丫鬟,再养几条狗几只鸟……

    看着甄妙脸上骤然爆发的莫名光彩,罗天珵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涵哥儿说了句石破天惊的话:“四姐别担心,等涵哥儿长大,我娶你好了。”

    罗天珵嘴角一僵。

    “哦呵呵,涵哥儿,你还太小,等你长大,四姐就老了。”甄妙听了涵哥儿的话很是想笑,自以为是的解释着。

    罗天珵差点摔了食盒子。

    蠢女人,这不是重点好吗!

    “再说,我是你姐姐啊。”甄妙总算想起了关键。

    罗天珵诡异的觉得满意了些。

    涵哥儿苦恼的皱皱脸。忽然眼睛一亮:“四姐,我有办法了,让宸表哥娶你好了!”

    甄妙忽然觉得四周冷了下来。

    “宸表哥……蒋宸?”罗天珵想起甄妍出阁那日,前来敬酒的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

    甄妙觉得头皮发麻,赶忙制止了涵哥儿的胡言乱语:“涵哥儿别乱说,四姐已经和罗世子订了亲,无论如何不能嫁给别人啦。”

    “可是罗世子不喜欢你。”

    甄妙匆匆瞥罗天珵一眼,厚着脸皮道:“他喜欢的,他只是害羞……”

    罗天珵……

    涵哥儿总算打住了这个话题。拉着甄妙说起别的来。

    不知不觉走到了建安伯老夫人安置的地方,有一间专门的小斋堂用膳。

    毕竟出门在外,没那么多讲究,甄焕三人也在里面,只是分了两桌。

    见甄妙进来,老夫人嗔道:“四丫头,怎么才来?”

    看到紧跟在后的罗天珵一愣:“罗世子?”

    罗天珵规规矩矩的请了安:“老夫人。”

    老夫人看向甄妙。

    甄妙解释道:“祖母,我带涵哥儿出去玩,偶然遇到了太后和皇上。这斋菜,是太后赏的,说是明性长老亲自做的。”

    “呃,竟是明性长老做的斋菜?”老夫人有些不可置信。

    明性长老是华若寺高僧之一。一手斋菜是有名的,只可惜近年来已经鲜少下厨了。

    白芍走上前,接过罗天珵手中的食盒,把几盘斋菜取了出来分好。

    老夫人笑道:“罗世子还没用饭吧。一起在这吃点吧。”

    虽有昭丰帝吩咐的在前,老夫人邀请在后,甄妙本以为以罗天珵的行事风格。那定然是出言拒绝的。

    等回去复命,又会说自己吃过了,于是就落得饿一晚上肚子的下场。

    没想到罗天珵点头道:“多谢老夫人,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着大步走到了甄焕那一桌,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就在蒋宸身边坐了下来。

    甄妙看得冷汗都要流下来了。

    心道小孩子说的话也往心里去,真是小肚鸡肠。

    可怜蒋表哥,完全是无妄之灾啊。

    罗天珵本就悄悄留意着甄妙的反应,见她丢给蒋宸一个怜悯的眼神,心中大怒。

    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还没嫁过去,就已经和自己的表哥暗通款曲了么!

    心中发冷,面上却带着笑意,举起一杯茶:“蒋兄,那日太过匆匆,我们还没有好好喝上一场。今日在这里,我便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蒋宸今日穿了一身青衣,犹如一株挺拔的青竹,脸上挂着暖阳般的笑容:“多谢罗世子了。”

    一杯茶见底,在旁服侍的丫鬟把二人茶水满上,罗天珵又举起了杯:“听闻蒋兄就要入读国子监了?如此学问,实在令在下佩服,再敬你一杯。”

    先干为敬,罗天珵嘴角微不可察的抽了抽。

    真他妈烫!

    在外人面前,蒋宸从不失礼的,见罗天珵如此,自是一仰头,也把茶水喝干。

    然后,然后就一口喷了出来。

    “言哥儿这是怎么了?”听到这边动静,老夫人看过来。

    一桌的女眷都望着失态的蒋宸。

    蒋宸一改往日的云淡风轻,脸色通红。

    罗天珵悄悄翘了嘴角。

    这下嘴里该烫起泡来了吧?

    舔了舔口中水泡,罗天珵笑了。

    他刀尖舔血的日子都过过,这点痛委实不算什么,可对方就不一样了。

    “老夫人,晚辈失礼了。”衣服上喷了茶水,蒋宸站了起来,面色倒是已经恢复如常,“各位兄长慢用,在下回去换衣。”

    罗天珵也施施然站了起来:“老夫人,晚辈也该回皇上那复命了。”

    二人前脚后脚的离去。

    甄妙恍然大悟。

    亏她还以为罗天珵是因为涵哥儿那番话和蒋表哥过不去。

    怎么忘了二姐出阁那一天,蒋表哥就主动去敬酒,二人一见如故了呢。

    呃,一见倾心也说不定……

    甄妙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还是吃菜吧。

    夹了根青菜细嚼慢咽着,享受的叹口气。

    果然是高僧,能把最普通不过的青菜本身的味道发挥到极致。

    相较之下。自己用各色调料,复杂的烹饪,到底是落了下乘。

    可惜无缘请教啊。

    甄玉也缓缓收回了目光,托着腮暗想,罗世子和蒋表哥,果然又到一起去了。

    好奇怪!

    老夫人看到了甄妙腕上的那串佛珠:“四丫头,这佛珠是哪里来的?”

    见一桌子人都望向自己的手腕,甄妙笑了笑:“不是碰巧遇到皇上和主持吗,这佛珠是主持赠的。”

    “当真?”老夫人激动的声音都变了,一把拉过甄妙手腕细细端详。

    十八颗佛珠。只有小樱桃大小,雕刻成十八罗汉的模样,单看手艺就精巧绝伦。

    老夫人的眼神太热烈了,甄妙伸手去褪珠链:“祖母您若是喜欢,孙女就孝敬您了。”

    “你这丫头,祖母只是看看,这是明真大师赠给你的,祖母怎么能要。”

    甄妙笑眯眯的道:“祖母,您也说了。这是明真大师赠给我的,既然大师赠给了孙女,就是我的了,我自然也可以孝敬祖母啊。”

    甄妙不由分说把珠链褪下来给老夫人戴上:“祖母。孙女还是喜欢您的白玉镯子。”

    说着晃了晃另一只手上的白玉镯。

    对这位长辈,甄妙是打心底敬重的。

    无论是曾经的甄妙,还是现在的她,丢脸也好。惹祸也好,老夫人都没有真正的放弃过,总是存了那份祖孙之情的。

    老夫人摸着光润的珠链。眼角泪意微现,又很快压了下去:“那祖母回头再赏你一对镯子,保证比这个还好看。”

    “那祖母可别忘啦。”甄妙眨眨眼。

    温雅涵默默低了头夹菜。

    这位二表妹,倒是不简单,能够舍得如此贵重之物哄老夫人开心,难怪在伯府混得如鱼得水。

    甄玉倒是完全没感觉,自顾吃着。

    甄冰则是没有多大胃口,频频看向甄妙。

    四姐昨日就说找她说话,今日又提了,到底是想说什么呢?

    甄妙注意到甄冰的反常,想起昨日的小纸条来,恋恋不舍的放下筷子:“祖母,我吃好了,想去外面走走,消消食。”

    “山里风凉,多穿点衣服再出去。”老夫人叮嘱道。

    “嗳,知道了。”甄妙起身,给了甄冰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

    很快甄冰也站了起来:“祖母,孙女也吃饱了,陪四姐一起去走走。”

    甄玉纠结的看着眼前的菜。

    她完全没吃饱啊,这么好吃的菜——

    “六妹就陪祖母好好吃吧。”甄冰道。

    如今天色已经黑的早,甄妙和甄冰都披了一件斗篷,慢慢踱着步,身后各跟着一个丫鬟。

    “青鸽,我和五姑娘在那儿聊聊天,你们在这守着就是了。”

    “是。”两个丫鬟齐声道。

    坐在凉滑的石头上,甄冰神色黯淡下来,皎皎月光流泻到脸上,显得格外忧伤。

    “四姐都知道了?”

    “啊?”甄妙有些莫名其妙。

    心道这事不是你写信告诉我的吗,现在这么问,难道是害羞?

    就听甄冰幽幽道:“四姐,没想到竟被你都看出来了。不错,我是心悦蒋表哥呢,可蒋表哥偏偏心悦你,你说怎么办才好?”

    甄妙脑袋轰的一声,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她什么时候看出这么多事来了?

    夜虫低鸣,晚风簌簌。

    花影婆娑间,一个墨蓝身影格外挺拔。

    一个目瞪口呆,一个春愁满面,甄妙和甄冰二人对视,一时之间,谁都没有言语。(未完待续。。)

    ps:晚上还有一更,补昨天的。

    感谢懒惰小蜜蜂、了如嫣、皇甫如雪、沈君卿、花姷姎打赏的平安符。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