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五,五妹,这个,这个不是我们说怎么办才好就行的吧?”甄妙终于开了口。

    甄冰睫毛颤了颤。

    “蒋表哥他品貌出众,五妹心生好感也是正常的。”甄妙先安抚一句,省得少女羞愤欲绝。

    果见甄冰脸色好看了许多。

    甄妙继续道:“只是这婚姻之事,到底是由父母做主,五妹何不探探大伯娘和你母亲的意思?”

    甄冰轻笑一声:“可是即便大伯娘同意,我又怎么能嫁给心悦四姐的人呢?”

    “我也不能嫁啊。”甄妙摊摊手。

    “四姐!”

    本来旖旎伤感的气氛一扫而光。

    “五妹你看,我和蒋表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你现在还小,日日忧思这些有害无益。再说人心易变,没有经过深刻的相处,那些停留表面的好感,总会随着时间放下的。不信你试试?”

    甄冰神情变幻莫测,还是不甘心的问:“那四姐呢,既然想的这么明白,当初为什么会——”

    躲在花丛后的人身子站得更直了些。

    甄妙叹一口气:“五妹,那次在竹林我就说过了,有的时候不顾一切的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不全是收获,更多的是教训!”

    在这个年代,叛经离道的女子,下场悲惨的总是更多些。

    五妹,希望你想明白这点才好。

    甄冰起了身:“多谢四姐了,我想,我要回去好好想一想。”

    冲甄妙屈膝一礼,招来贴身的丫头缓缓离去。

    “姑娘,我们也回吧。”青鸽走到甄妙身边。

    “嗯。”甄妙点点头。

    阴影处,一个人走了出来。

    “罗世子——”青鸽吓一跳。

    “去那边等着,我和你家姑娘有话说。”

    青鸽看向甄妙。

    甄妙也从震惊中回了神:“去吧。”

    青鸽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罗世子怎么在这里?”

    罗天珵望着月色下光洁如玉的面庞,淡淡笑了:“不然怎么能知道。甄四姑娘觉得受到教训了呢?”

    甄妙微微睁大了眼:“罗世子才知道吗,我可是落水那日,就知道了。”

    明明是招惹在先,原主有了行动,却想置她于死地,她实在想不通这个男人莫测的心思。

    提到那日的事,罗天珵一声冷笑:“甄四姑娘难不成觉得不该得到教训么?”

    说着目光牢牢笼罩着甄妙,让她有种动弹不得的感觉。

    “还是说,甄四姑娘觉得随便一个阿猫阿狗拉着我落了水,我都要欢欢喜喜的娶回家?”

    甄妙也怒了:“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难道这阿猫阿狗。不是罗世子招来的吗?”

    罗天珵猛然抓住了甄妙的手,面沉如水,一字一顿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甄妙盯着罗天珵的眼睛。

    如墨的眸子里,窜着两串小小的火焰。

    热烈而明亮,却是令人生畏的怒火。

    甄妙嗤笑一声,别开了眼,不紧不慢的念道:“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罗天珵嘴角一抽。

    这女人疯了么。好端端的念什么诗?

    甄妙等了半天,发觉对方竟然毫无反应,不由暗恨。

    果然是薄情寡义之人,自己这首诗都念出来了。居然还理直气壮,没有任何羞愧之色!

    “看来,罗世子这话,可不只是对甄四一个人说过啊。”甄妙凉凉讽刺道。

    罗天珵手腕用力。把甄妙拉得更近了些:“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放开!“甄妙被捏的手腕生疼,狠狠踩他一脚。

    罗天珵不为所动。甚至更逼近了些。

    甄妙已经能感觉到对方凉如薄荷的气息喷到了自己的脸上,不由红了脸。

    甄妙突然的脸红,令罗天珵愣了愣,心中竟起了几分异样感觉,火烧般放开她的手。

    “甄四姑娘,你能否说的明白些?”冷静下来,罗天珵觉得事情似乎不是以前想的那么简单。

    甄妙暗啐自己一口。

    要你脸红,要你脸红,真是没出息,男人的靠近算什么么,把他当猪头不就好了!

    做好心理建设的甄妙望向罗天珵,冷笑道:“我以为自己说的够明白了,那首诗,不是罗世子曾经赠的吗?还是说罗世子所赠之人太多,已经忘记了?偏偏以前我蠢,当真了呢!”

    罗天珵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甄四,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甄妙气急了,抬脚踢他小腿一下:“无耻!”

    说完扭头就走。

    甄妙这一脚踢的不轻,罗天珵吃痛之下,手上就失了分寸,力气猛然大了许多,这么一拉,甄妙整个人就撞到了他怀里。

    两个人顿时都僵住了。

    这具身子,他是熟悉的,前一世毕竟做了几年夫妻。

    可不知为何,那气息却是不同了。

    这种不同,令罗天珵心跳快了几分,匆忙把甄妙推开。

    大概是太久没有沾过女人身子了。

    罗天珵默默的想。

    甄妙还处于呆滞状态。

    罗天珵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甄四姑娘,我想这其中,或许有什么误会,还是说明白的好。”

    甄妙都要抓狂了:“罗世子,你到底还要我如何说明白?那首诗,分明是你曾赠给我的,那信笺还压在我的首饰盒里呢!”

    “你说,我曾给你写了信,信上是你刚刚念的那首诗?”罗天珵心神剧震。

    “怎么,罗世子还是不信,要不要亲眼看看?”甄妙赌气道。

    “要!”罗天珵毫不迟疑的道。

    这次换甄妙愣住了。

    “怎么,甄四姑娘不方便么?”

    “那封信,在我首饰盒里。”

    “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明日要上香,还要去放生,应该是后日吧。”甄妙道。

    罗天珵神情凝重:“好,后日晚上。我去寻你。”

    甄妙瞪他:“你疯啦?”

    “你放心,不会被人发现的。”又不是没去过。

    这件事,他必须要弄个清楚,若是真有那封信的存在,那么他要重新想想对甄妙的看法了。

    看罗天珵那表情,甄妙神奇的明白了他在想什么,暗暗翻了个白眼。

    我当然知道你轻车熟路了,只是我已经换地方了好么?

    看他神情坚决的样子,还是道:“我搬到老夫人那的碧纱橱住了,沉香苑是我两个表姐妹在住着。世子还是不要去的好。”

    好端端的,她可不想将来莫名其妙再多一个表姐或表妹作伴。

    “这样吧,罗世子若是非要看那封信,我让丫鬟托人给你送去。”

    罗天珵摇头:“不,我还是亲自来一趟的好。那晚你记得把窗户留好。”

    他可不想辗转人手,再出什么纰漏。

    甄妙眼神奇异的扫他一眼。

    世子,你这么热爱翻墙跳窗,你祖母知道么?

    “碧纱橱与老夫人的东屋只有堂屋隔着,若是被人发现了——”

    “不会被人发现的。”罗天珵语气笃定的道。

    甄妙差点反问。那晚锦言发现的是什么?

    公八哥吗?

    “罗世子要知道,一旦被人发现的后果。”

    哪怕是未婚夫,她的脸也要丢出京城了吧?

    “我说过了,不会被人发现。”

    不知为何。甄妙觉得罗天珵特意在“人”那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拗不过他,淡淡道:“那就恭候世子大驾了。”

    罗天珵深深望她一眼:“放心,我定会去的。”

    如果从一开始就是一场算计误会,那么。他可能要改变些什么了。

    看着罗天珵大步离去的背影,甄妙抬抬手腕。

    果然淤青一片。

    这个混蛋,果然每次遇到都没好事啊。

    第二日一早。老夫人带着众人上香许愿。

    跪在玉色蒲团上,望着烟雾缭绕下菩萨那张悲天悯人的脸,甄妙双手合十默默许愿。

    一愿亲人安康。

    二愿天下安定。

    三愿……三愿信女生活安稳。

    至于婚姻,在这个女子三从四德,男子三妻四妾的年代,她从来没有奢求。

    只要她的未婚夫不要间歇性蛇精病发作,掐死她就好了。

    自由放松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很快到了第三日清晨,众人收拾好了,向主持道别。

    华若寺的门打开,甄妙回头望了一眼。

    小沙弥探出头看着她,随后跑了过来:“女施主,这,这是小僧给你的谢礼。”

    “呃?”甄妙讶然,看着手心小小的珠子。

    小沙弥很是骄傲的拿起珠子示意甄妙来看:“女施主,这佛珠上刻了《妙法莲华经》上的经文,你要好好收着哦。”

    甄妙微微一笑:“多谢小师傅了,我会好好收着的。”

    小沙弥又向涵哥儿笑笑,挠了挠光头,转身跑了进去。

    古朴的寺门缓缓合上,青色曦光中,数辆马车吱吱呀呀的前行,离千年古寺越离越远。

    一行人到了府中,大夫人蒋氏向老夫人禀报着这两日府内的情况。

    等众人都退下,对老夫人道:“老夫人,先前您给三老爷定的那房良妾,您看什么时候进门?”

    老夫人摸了摸腕间的佛珠,摇头道:“罢了,我仔细想了想,虽是想寻房良妾让老三定定心,但良妾身份高,将来恐不好拿捏终成祸根。那家你给二十两银子,把这事退了吧,再买一个性子容貌好些的进来,多花些银子无妨,关键是懂事,还能笼络住老三,别让他出去惹祸。”

    “嗯,儿媳知道了。”

    甄妙寻了个借口让阿鸾取了她首饰匣子来,晚饭都没吃好,就匆匆回了碧纱橱。(未完待续。。)

    ps:第二更,补昨天的。昨天出去一趟,一家三口全感冒了。感谢竹苑青青打赏的香囊,么么哒。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