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信不信啊?

    甄妙望着那双如黑曜石般的眸子,里面是深深浅浅的墨色,好像遮掩了无数心思不让旁人知晓。

    她是信的。

    对眼前的人,虽有诸多的坏印象,但在这点上,她却敏锐的觉得他没有说谎。

    “算了。”罗天珵笑了笑,缓缓把信笺折起。

    甄妙拉了拉他的衣角:“罗天珵,我相信的。”

    不是罗世子,而是罗天珵。

    罗天珵不知怎么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相信的,是他这个人。

    心头软软的好似有羽毛扫过。

    罗天珵压下了别样的情愫,别扭的移开眼睛:“罗天珵,也是你叫的吗,一点规矩都没!”

    “是,罗世子,罗卫长!”甄妙翻了个白眼。

    见罗天珵把折好的信笺要收起来,伸手夺过来:“这个不能给你。”

    “凭什么?”罗天珵眯了眼睛。

    “这又不是你写的!”甄妙理直气壮的道。

    罗天珵额角青筋跳了跳:“不是我写的,你留着做什么?”

    “练字不行吗?”甄妙反问。

    见罗天珵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声音极低的道:“或者你告诉我这是谁的字?”

    她现在才知道,这场婚姻,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

    以她的脑子,还是早点知道潜伏的敌人好。

    不然将来被卖了说不准还要帮人数钱呢。

    甄妙很有自知之明的想着。

    罗天珵挑了挑眉。

    他倒是没有料到,她能很快想到问这些。

    只是——

    他不能说!

    前一世,他被二叔养成笼中鸟,被玩弄于股掌之中。

    如今,二叔在明他在暗,正是耐心布局的大好时机。

    若是透露出去,一旦让二叔知道自己已经有所察觉,说不定会激起凶性。

    他羽翼尚未丰满。最好也要落得个两败俱伤之局。

    这是他绝对不想看到的,他不能冒这个险!

    望着那双清澈的眸子,罗天珵心中闪过一丝愧疚。

    对不起,你信我,我却不能信你。

    “我不知道,要回去查一查,所以把这封信交给我好么?”罗天珵心中低叹。

    这一生,他恐怕都不能全心的信任任何人了。

    甄妙把信笺递了过去,没有吭声。

    “多谢。”罗天珵轻声道。

    甄妙扫他一眼,转了身子。闷声道:“好晚了,我困了。”

    这一转身,一字床发出了轻微的吱呀声。

    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阿鸾睡意朦胧的声音传来:“姑娘,您要起夜吗?婢子来扶您。”

    “啊,不用,我只是翻了身。阿鸾,你好好睡吧,夜里我从不起夜的。”甄妙心惊肉跳的道。

    “嗳。”传来阿鸾的应声。

    二人松口气。

    就听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

    “怎么回事?”罗天珵用口型无声问着。

    “阿鸾,怎么了?”甄妙问了一声。

    传来阿鸾有些羞涩的声音:“姑娘。婢子起夜。”

    恭桶就在屏风后面,若是起夜,那声音……

    甄妙分明看到罗天珵脸红了,接着由红转黑。

    “怎么办?”罗天珵用口型无声说着。脸都发青了。

    要是听到这女人婢女的起夜声,她该不会逼他把那婢女收了吧?

    这一生,他可不想再多些莫名其妙的女人了!

    甄妙也是大为尴尬。

    可这年头丫鬟再没人权,她也不能不让人家起夜啊。

    耳听着阿鸾已经踏着鞋子走到了屏风那边。甄妙望着眼前脸色铁青的男人,急切下灵机一动,伸手把他双耳捂住了。

    罗天珵呆了呆。却见甄妙大松一口气的样子,不由抽了抽嘴角。

    这个蠢女人,难道以为把他耳朵遮住,他就听不到了?

    他是习武之人!

    直到阿鸾重新上榻躺下,甄妙才把手松开,试探的问:“你没听到吧?”

    “没。”罗天珵黑着脸道。

    不然她还想听到第二种答案吗?

    “没有就好。”甄妙总算松口气。

    万一这混蛋以此为由,把她如花似玉的丫鬟要走怎么办?

    “那我就先睡了。我那丫鬟睡眠浅,等过会儿她熟睡了,你再走吧。”甄妙打了个呵气,眼皮开始打架了。

    罗天珵脸色很是古怪:“你倒是很放心。”

    “我又不是蒋表哥。”甄妙迷迷糊糊的想着。

    “你说什么?”因为甄妙最后一句话闷在喉咙里,罗天珵没有听清,追问道。

    再看甄妙呼吸均匀清浅,已经睡着了。

    罗天珵睡不着了。

    他自重生后,就养成谨慎的性子,事事总要了若指掌才甘心。

    呃,若是放到甄妙来的那个世界,有一个词儿可以形容:强迫症。

    强迫症又犯了的罗世子犹豫了又犹豫,还是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甄妙的脸蛋。

    甄妙费力睁开了眼睛,不解的望着罗天珵。

    罗天珵沉着脸问:“你最后说了什么?”

    甄妙咬了咬牙:“罗世子,你把我戳醒,就是问这个?”

    “是。”

    “你不知道,这样打扰别人睡觉很失礼吗?”

    罗天珵毫不脸红的道:“抱歉。但是不问清楚,我睡不着。”

    甄妙气的闭了闭眼:“罗世子,难道你还想在我床上睡觉?明早让我的丫鬟一起伺候洗漱吗?”

    罗天珵沉默了一下道:“我是说,等我回去后会睡不着。你最后到底说了什么?”

    甄妙……

    我错了还不行吗,怎么直到今日,才发现未婚夫的又一优点!

    看着罗天珵执着的眼神,甄妙叹口气:“我是说,是你的话我放心。”

    她当然不会蠢的把实话说出来。

    万一对方恼羞成怒杀人灭口什么的,她找谁评理去!

    罗天珵怔了怔,神色变得更加复杂。

    “罗世子。现在我可以睡觉了吗?”

    罗天珵没有吭声,甄妙当他默认,又沉沉睡了过去。

    身边人若有若无的体香味不时传来,是清清爽爽的花瓣香。

    罗天珵一动不动睁着眼,觉得时间格外漫长。

    那种有些燥热又有些憋闷还带着一点点隐秘的兴奋的感觉令他不适应的皱了皱眉,然后悄悄离甄妙远了些。

    撑住半边身子以防掉下去,这样熬了不知多久,直到窗外的月被青云遮蔽,这才动作有些僵硬的起身,又最后看了熟睡的人一眼。从窗口灵巧的翻了出去。

    一夜无梦。

    甄妙醒来,白芍早已等候在外。

    好在她一边梳着头发,阿鸾打湿了帕子伺候甄妙净手洗脸,最后都算下来,竟也没多费太多时间。

    甄妙神清气爽的去给老夫人请了安。

    之后照例的练了字,习了女红,见时间还早,就带上阿鸾和青鸽回了沉香苑。

    好几日了,她还挺想她家小八哥的。

    若不是老夫人见了这些鹅啊、鸟啊。就一肚子火,她早就想把锦言接过来了。

    “姑娘,您回来了。”雀儿见到甄妙,满脸欢喜。

    甄妙含笑点头:“去跟表姑娘说一声。”

    温雅涵两姐妹一起住在了西间。大夫人蒋氏给二人原是各拨了两个丫头,被温雅涵推辞了,最终还是一人给了一个,毕竟不好要甄妙的丫鬟贴身伺候着。

    听到动静。温雅涵已经亲自迎了出来:“二表妹来了。”

    “三表姐。”甄妙打了招呼,看到跟出来的人有些诧异,“四表哥?”

    温墨言穿了件浅黄色的直裰。少年剑眉星目,一脸的阳光笑容。

    见了甄妙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是二表妹啊。我来找你表姐她们商量铺子的事,二表妹正好给我参谋一下。姑母说你主意多。”

    几人一起进了屋。

    “四表哥寻了哪里的铺子?这方面,我也不大懂的。”

    “这些日子在东西城各看了两家,西城这边价格贵了点儿,特别是青雀街那边。”温墨言把几家铺子位置和价格说了下,“焕表哥的意思,若是在青雀街开,就开一家高档的笔墨铺子。另一处在杏花巷僻静点的,三姐说开家绣铺挺好。至于东城那两家,焕表哥说那边他也不太了解,到底开什么好,且治安没有西城好,建议我最好还是开在西城。”

    甄妙仔细想了想道:“大哥说的虽然有道理,但青雀街的铺面租金不菲,且越是高端的笔墨铺子,人们越认老店的,上品的笔墨又占资金,最开始几个月肯定要靠银钱熬着的。四表哥开店银钱宽裕么?”

    温墨言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

    要说起来,家里给他的银钱是足够开店的,但这可是大半的家当,他怎么敢乱来。

    “开绣铺的话,位置偏僻点倒是无妨,只要绣品好。可是出入绣铺的多是女眷,四表哥是个男子啊,恐怕到时候不大方便。”

    一番话说的温墨言嘴角垮了下来,倒像是受了委屈的大狗:“那二表妹说怎么办?”

    甄妙忍住了笑意:“我这是旁观者清,只能分析一下不足,要说究竟开什么铺子好,却没有主意了。四表哥不如寻机会去问一问我祖母。”

    “老夫人?”

    “是啊。我听母亲说,伯府早年也是不好过的,多亏了祖母的精心打理。这打理自然离不开经营商铺,想必祖母这方面眼光极好的。”

    “那我就去向老夫人请教一二。”温墨言冲甄妙施了一礼,“多谢表妹了。”

    甄妙唬了一跳:“四表哥这是做什么?”

    温墨言已经风风火火跑出去了。(未完待续。。)

    ps:感谢童鞋们的打赏和粉红。这一周,每晚单位都组织体育活动,被蹂躏的好惨,又要去了。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