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永王府占地颇广,甄妙坐着软轿又行了足足有两刻钟才停下。

    一排穿银红比甲的丫鬟站在那里,其中一人迎上了来,引着甄妙主仆往里走。

    甄妙借机悄悄打量着王府的景色。

    永王不愧是以享乐闻名,王府处处精致,十步一景,行走其间就像入了画中似的。

    甄妙觉得自己一双眼睛都不够瞧了。

    引路丫头把她们带到了一处园子,又有丫鬟迎上,招呼着:“姑娘随婢子来。”

    甄妙跟着到了一处凉棚,早有许多姑娘三三两两的坐在那里。

    见甄妙过来,有的抬眼看了看便收回了目光,也有的转了头,不知道和同伴说了些什么。

    这些小姑娘,面生的居多。

    想来也不奇怪,初霞郡主的生日宴本就没有大办,所请的无不是贵女中的贵女,以甄妙的家世,往年根本是没有资格来的。

    甄妙悄悄打量一圈,果然也没见长庆伯府陶婉的身影,遗憾之余,挑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了下来。

    却听一个犹带着童音的声音道:“二姐,怎么郡主的寿宴,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能进来了?”

    甄妙抬眼看去,说话的小姑娘十来岁样子,却是没什么印象的,但她喊二姐的那人认识,是永嘉侯府的二姑娘杨清。

    看着二人有些相似的模样,甄妙想了想,这说话的应该是被选作公主伴读的五姑娘杨涟了。

    说起来倒是没看到方柔公主的影子,运气还算不错。

    甄妙直接无视了小丫头片子的废话,笑眯眯的拿了串葡萄来吃。

    杨涟见甄妙不紧不慢的吃着葡萄吐着葡萄皮,有种被挑衅的感觉,一双眼睛睁得极大,死死瞪着她。

    甄妙身子一转,换了个方向,继续吃葡萄。

    杨涟气得腮帮子鼓鼓的。刚想开口,被杨清按了按手:“五妹,尝一尝,这葡萄确实挺甜的。”

    “二姐,我不吃,我可不像有些人,像没见过似的。呃,其实也是,谁知这次怎么混进来了,还不多吃多喝点。以后恐怕就没机会了。”杨涟拿眼睛斜睨着甄妙,不少人都停了说话看过来。

    甄妙背对着杨涟,继续吃葡萄。

    又没指名道姓的,她还是很大度的。

    甄妙越是这样,杨涟越觉得对方是在挑衅,冷笑一声,对站在旁边的粉衣丫鬟道:“去,把这篮子葡萄给甄四姑娘送去。”

    那丫鬟最是明白主子心意的,提着篮子到了甄妙跟前。笑盈盈的福了一礼:“甄四姑娘,请慢用。”

    甄妙半天没回头。

    那丫鬟挑了挑嘴角,把篮子提起,绕到甄妙面前:“甄四姑娘。请慢用。”

    甄妙拿帕子擦了擦嘴角,打量粉衣丫鬟一眼,皱眉道:“阿鸾,青鸽。除了你们,我还带别的丫鬟来了吗?”

    “姑娘,没有。”阿鸾淡淡的道。

    “呃。这就好,我还以为记错了。”甄妙说完,又笑眯眯的吃了一颗葡萄。

    不少人饶有兴致的看着,还有的掩口而笑。

    粉衣丫鬟涨红了脸:“甄四姑娘,是我们姑娘请您吃的。”

    杨涟干脆走了过来,站在甄妙面前居高临下的往下看着:“怎么,甄四姑娘不给我这个面子吗?”

    公主言语间对甄四颇多怨恨,这次被禁足不能来据说也是因为她。

    若是自己替公主出口气,将来在公主面前,就能把其他三人压下去了。

    杨涟想着,心里有几分得意。

    甄妙沉了脸:“抱歉,我娘教过我,陌生人随便给的东西不能要。怎么,没人教过姑娘吗?”

    “你在说我没教养?”杨涟大怒。

    甄妙眨眨眼:“我没有这么说啊,姑娘这么有自知之明?”

    “你!”杨涟伸出手指着甄妙,气得不行。

    公主说的果然不错,这人真真是可恶!

    “甄四姑娘,你这样说舍妹,有些过了吧?”杨清走了过来。

    甄妙懒懒看她一眼,站起来,把手中几个葡萄珠丢进篮子里:“杨二姑娘,令妹年纪小,不懂,我以为你应该懂。这里不是永嘉侯府,初霞郡主请的客人也不只您二位。怎么,全天下的人都该惯着您妹妹的臭脾气么?抱歉,我脾气真的没你想的那么好,一激动,说不定做出什么事来。”

    说着一拍桌子,正好拍到果篮上。

    啪的一声,青竹编制的精巧篮子一下子被拍散了。

    凉棚里静了静。

    一直没出声的欧阳桃眼睛一亮,目光灼灼的盯着甄妙。

    没听说建安伯府的甄四会武啊,力气还挺大!

    远远坐着的重喜县主淡淡的表情中多了几分兴味。

    甄妙悄悄抽了抽嘴角。

    真他妈疼!

    杨清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却没敢再刺激眼前的人。

    万一对方急了,拍她一巴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实在丢不起这个人啊!

    更何况今日还来了京城有名的青年才俊,要是被拍晕了传扬出去,她还怎么活?

    甄妙看着杨清的神色,笑了笑。

    早说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她臭名昭著时亲事都定下了,如今难不成还要忍气吞声,怕她们这些时刻保持着完美形象,要找如意郎君的小丫头?

    “我来迟了,让大家久等了。”初霞郡主出现,众人都起了身,安静的有些诡异的气氛终于被打破。

    “表姐。”初霞郡主先向重喜县主打了招呼,几人簇拥着她坐到主位上。

    杨涟犹豫了一下。

    想告甄妙一状吧,怕初霞郡主觉得扫兴,不告吧,又咽不下这口气。

    正纠结着,就见初霞郡主往这个方向看来。

    “郡主。”杨清拉着杨涟,向初霞郡主问了好。

    初霞郡主微微点了头,视线落到甄妙身上:“甄四,你来晚啦。”

    这话一出。众人看向甄妙的眼神就有些微妙。

    特别是杨氏姐妹,脸上像被人打了一耳光似的,火辣辣的不是滋味。

    郡主是今日的正主,来了这除了和身份最高的重喜郡主打了招呼,竟然第二个打招呼的就是甄四。

    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不约而同想着。

    初霞郡主肆意惯了,却不管他人如何想的,干脆直接走过来瞪着甄妙,埋怨道:“都说要你来给我做些小狐狸的,现在这个时候来,就等着吃了吧?”

    虽是埋怨。语气中的亲昵却是难掩的。

    至少在场的人都察觉了。

    重喜县主挑了挑眉。

    有意思。

    她这位表妹,不是向来不待见甄四的吗?

    难得碰到个有了几分兴趣的人,重喜县主一贯懒散的表情收了起来,随手捏了颗葡萄丢入嘴中。

    甄妙笑道:“郡主家的葡萄确实是极好吃的,小狐狸我带来啦,只是不能吃。”

    初霞郡主狐疑的看着她。

    甄妙从青鸾手中接过一个小匣子递过去:“祝贺郡主生辰之喜。”

    不少人抿了抿唇。

    给郡主送生辰礼,倒是被她抢了先!

    不过这第一个送,也有第一个送的坏处。

    至少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这头一份呢,若是太寒酸。可不是惹人耻笑吗。

    建安伯府,不是什么大富之家吧。

    这样一想,不少人就抱了看笑话的心思。

    初霞郡主却没想这么多,一门心思都放在小狐狸上了。

    用面炸出来的。怎么还不能吃呢?

    这样想着直接就打开了小匣子,看清里面的事物,许多人惊呼一声。

    “好可爱!”

    只见红绒布的盒底上,放着一只巴掌大的小狐狸。通体雪白。

    之所以是雪白的,是因为这小狐狸竟是不知多少细米珍珠攒成的,只有一对眼睛是两颗小小的红色宝石。

    这种细米珍珠因为太小。一般都是穿作珠花的,不算贵重,可是串成一只小狐狸,却是难得的巧思了。

    特别是那一对小小的红宝石当了眼睛,没有哪个小姑娘看了能抗拒的。

    初霞郡主眼睛都要粘在小狐狸上了,许久才艰难的收回目光,撇了撇嘴:“算你过关啦,只是才一只,勉勉强强吧。”

    甄妙暗暗翻了个白眼。

    就说心口不一的妹子最不可爱啦。

    眼见初霞郡主要把小狐狸收起,早有心痒痒的小姑娘开口:“郡主,我们能不能看一看这小狐狸怎么做的啊?”

    初霞郡主满脸不情愿:“没什么好看的啦。”

    万一谁毛手毛脚的,看坏了怎么办嘛!

    砰的一下合上小匣子,飞速让丫环收了起来。

    众女心中都痒痒的,恨不得抢过来看个究竟,好让家中的绣娘照样做出来,却没有这个胆子。

    有的人就多看了甄妙两眼。

    初霞郡主咳嗽两声。

    众人恍悟,忙把自己的贺礼送上。

    只是有了那只细米珍珠做成的小狐狸在前,其他的贺礼虽然绝大多数都很贵重,巧趣上却落了下乘。

    初霞郡主好东西见得多了,只是含笑道谢,收了起来。

    然后命丫鬟们把吃食摆了上来。

    甄妙悄悄松口气,坐到个不起眼的地方吃起东西来。

    永王府的厨子,做菜还是有几分特色的。

    重喜县主目光一直若有若无的落在甄妙身上,见她不像其他姑娘一样专注于和故人叙旧或是结识新的朋友,反倒专心的享受美食,心念一动走了过去。(未完待续。。)

    ps:感谢狒女王、奶茶的娃娃、晚照清空、lonchocarpus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