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压抑着心头不安,提着裙角往宁寿堂走。

    天已经转凉了,因在初霞郡主的生日宴上喝了几口果子酒,又和罗天珵一道捉了小刺猬,她脸颊还是红扑扑的,额头沁了细密的汗珠,被风一吹,就是一股冰凉。

    如今天色黑得早,明明酉时未至,天就昏暗暗的,远处青云翻滚,沉甸甸的坠下来,无端让人压抑。

    甄妙瞥了一眼宁寿堂端庄肃穆的黑色檐角,暗暗吸了口气。

    月洞门旁,竟然没有守门的丫鬟。

    反倒是几个小丫头站在青石台阶旁,凑在一起不知说着什么。

    甄妙径直走了过去。

    这才有小丫鬟发现,慌忙行了礼:“四姑娘。”

    “白芍呢?”甄妙脚步没停,往里面走。

    “白芍姐姐跟着老夫人去了青莲居。”小丫鬟神色不安的道。

    甄妙只觉心咚咚跳了几下。

    青莲居是大哥甄焕和虞氏所住的院落,如今正是将用晚膳的时候,老夫人不呆在宁寿堂,怎么会去了那里?

    便是有事,也该是传唤人过来才是。

    难道——

    想到某种可能,甄妙脸色微变,沉声问道:“老夫人因为何事去了那里?”

    自住进宁寿堂的碧纱橱,甄妙在小丫鬟们眼中性子是极好的,大多数时候都是笑眯眯的,出手还大方,所以她们这些人是顶喜欢这位主子的。

    猛然见到甄妙沉脸的模样,小丫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好一会儿没说出话来。

    “到底何事?”甄妙暗暗提醒自己莫慌,缓了缓语气。

    “是,是大奶奶,她滑了一跤,发作了——”小丫鬟结结巴巴的说了出来。

    “什么?”甄妙脸上血色一下子褪尽了。

    虞氏至今怀孕不过七个多月,就发作了。那——

    甄妙再顾不得其它,带着阿鸾和青鸽匆匆赶往青莲居。

    宁寿堂离青莲居颇有一段距离,甄妙提着裙角跑得飞快。

    一路上,竟是连下人都没遇到几个。

    昏暗天色中,伯府静悄悄的,心中不安就如正在酝酿惊雷的乌云,越堆越多。

    甄妙跑的更急了些。

    脚尖一下子踢到一块石子上,疼的哎呦一声蹲了下来。

    “姑娘,怎么了?”阿鸾忙蹲下身查看。

    露在裙角外面的平底竹青色绣喜鹊登梅绣鞋,脚尖的位置快速渗出了一抹殷红。

    那抹殷红越来越大。很快与绚丽的梅花融在一处。

    “姑娘,您脚受伤了!”阿鸾小心翼翼的去给甄妙脱鞋。

    甄妙摆摆手:“阿鸾,先别管它,快扶我去青莲居。”

    “姑娘——”阿鸾迟疑了一下。

    脚尖已经是流了血,若是不及时处理,等血渍粘到鞋面上,到时再取下恐怕要吃苦头了。

    可看甄妙坚定的神色,还是低叹一声,伸手去扶她。

    “姑娘。我来背你。”青鸽俯下身把甄妙捞了起来,跑起来竟不比她一个人跑的慢。

    甄妙伏在青鸽宽厚的背上,觉得特别稳当。

    不多时到了青莲居,甄妙看得眼睛突突直跳。

    院落里已经站满了人。都是各房的丫鬟婆子。

    “四姑娘,您这是怎么了?”温氏身边的大丫头画壁见甄妙这样子,骇了一跳,忙迎了上来。

    “不小心伤了脚。没大碍,我母亲呢?”

    “老夫人,三房太太们。都在屋子里。”画壁说着领着甄妙往屋里去。

    进了堂屋,屋内同样站满了人。

    老夫人坐在太师椅上,面色阴沉的如外面的天色。

    蒋氏还算镇定,坐在一旁宽慰着老夫人。

    温氏眼睛都是通红的,见甄妙被背着进来,亦是吓了一跳。

    “妙儿,你这是怎么了?”

    甄妙把缘由说了一遍,忙问:“娘,我大嫂如何了?”

    温氏手一抖,脸色越发惨白:“发作了,正生着呢,也不知道孩子保不保得住——”

    说到这拿着素纱绣如意纹的帕子拭着眼角,啜泣起来。

    “好了,温氏,妙儿还是姑娘家,你和她说这些做什么?”老夫人面色不悦的发了话,“白芍,带四姑娘去隔间把脚伤处理一下。”

    “是,老夫人。”白芍走过来扶甄妙。

    “白芍姐姐带路,我背姑娘过去。”青鸽脸不红气不喘的道。

    进了隔间,青鸽把甄妙放到美人榻上,白芍亲自蹲下来替她脱鞋。

    “白芍姐姐,我来吧。”阿鸾柔声说着,也蹲了下来。

    “姑娘也是我的主子,我来是一样的,阿鸾,你去吩咐外间的丫头,打盆热水来,还有剪刀和药膏,一并让她们送来。”

    阿鸾低低应了声是,走了出去。

    白芍轻手轻脚把鞋子褪了下来,饶是如此,因为血渍已经干了,血肉和鞋子粘到一处,甄妙还是疼的皱了眉,却没吭声。

    白芍看着雪白袜子上一片暗红,抿了抿唇。

    阿鸾和青鸽,到底还是资历浅了些。

    便是天大的事,也不该由着姑娘这样跑。

    姑娘家金贵,若是碰了伤了哪里落下疤,那可是了不得的事。

    紫苏虽然严肃沉稳,却是面冷心热的,对她们太放纵了些,看来以后,说不得自己来当这个恶人了。

    白芍自打动了自梳的心思,就明白将来这一辈子,就是靠着甄妙活着了。

    以往那些八面玲珑的好人缘,她都可以不要,只要姑娘安好就是最重要的。

    “白芍。”甄妙突然出了声。

    “姑娘?”白芍抬头。

    甄妙勉强笑笑:“你别怪阿鸾和青鸽,是我太心急了。虽然赶来这里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但不早点赶到这里,心就一直揪着。你跟我好好说着,大奶奶好端端的怎么会滑倒的?”

    白芍这才把自己知道的说了。

    甄妙听了就蹙了眉。

    虞氏竟然是在花园子里的池塘边滑倒的。

    那池塘里养了几尾锦鲤,虞氏自月份大了,每日早晚都去花园子里散步,最喜欢去那喂鱼的。

    只是那池塘围了白漆栏杆。周边更是铺了鹅卵石的小径,虞氏又不是粗心的人,按理说不会莫名其妙就跌一跤的。

    “老夫人后来派人去查了,那鹅卵石缝里撒了菜油。”

    甄妙听了心里一跳。

    虞氏怀了七个多月的身孕,若这次不是意外而是人为,就太让人愤怒了!

    “可是查出了什么人撒的?”

    白芍摇摇头:“大奶奶这一跤摔得不轻,之后就忙着请大夫稳婆了,老夫人虽派了人查,可花园子里人来人往的,又从哪里查起呢?且如今主子们都揪心大奶奶的情况。也不可能有心思查什么。”

    此时阿鸾带着两个小丫头进来,半跪着给甄妙处理脚伤。

    甄妙却丝毫觉不出脚痛,只觉心里发寒。

    目光移向窗外,正看到窗下一口景泰蓝的大缸,里面养的莲花已经开始枯败,荷叶半黄半绿,大多已经残损,水面飘荡着掉落的荷花瓣和不知哪里落下的枯叶,显得格外凄清。

    一声惊雷乍响。雨点就令人措手不及的落了下来。

    豆大的雨珠滴滴答答的溅落到大缸里,残花败叶跟着突起的波澜晃了晃。

    甄妙看了心中更加烦闷,别开了眼。

    这伯府看着一派祥和,实则又有多少人面兽心的玩意儿隐在暗处。

    伺机咬上人一口。就是血淋淋的疼。

    虞氏这事,明显是有人暗中算计,只是正如白芍所说,花园里人来人往。普通的菜油,根本无从查起。

    甄妙并不擅长这些,却有敏锐的直觉。直接落到事情的根本上。

    证据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隐在暗处的人。

    若是不揪出来提防着,恐怕将来还会有大麻烦。

    不,已经是大麻烦了。

    虞氏早产,这孩子恐怕活不成的,说不定连大人也——

    甄妙不敢再想下去。

    到底谁要算计虞氏呢?

    他们这一房就甄焕一个男丁,不存在妯娌间的拈酸吃醋。

    老夫人自然是乐得看儿孙满堂的。

    那么就是大房和二房了。

    李氏刻薄,多年无子,但若说仅因为这个就出手害侄媳妇,却有些说不过去。

    损人不利己。

    至于蒋氏,就更犯不着了。

    甄妙便想到了一个人。

    三姑娘甄静。

    那次浸了血红花的绣线的事,可就是她的手笔。

    只是自打那次在花园里偶遇了甄静,就再也没见过她了。

    事后她留意了一下,甄静再没从大夫人蒋氏的明华苑出来过。

    无论甄静被移去明华苑是什么原因,都说明大房那边把她看的更严了。

    按理说她没有出手的机会。

    甄妙死死皱着眉,剥茧抽丝般分析着,却觉得像一团乱麻,理不清。

    若是二姐在就好了。

    “姑娘,好了。”白芍道。

    甄妙用一只脚站了起来:“扶我去堂屋。”

    “四丫头,你脚伤了,就在隔间好好歇着吧,这里不用你守着了。”一进去,老夫人就开了口。

    甄妙早察觉,甄冰姐妹也是不在的,想来是觉得生产这种事情,不想她们小姑娘跟着参合。

    “祖母,孙女实在放心不下大嫂,去了别处心里更不安,您就让我守在这里吧。”

    老夫人想了想,点点头不再多言。

    室内一片沉默,室外的雨声却更响了。

    哗哗的如水泼般往下倒,直看得人心里发怵。

    甄焕笔直的站着,拳头捏的死紧,一直望着廊庑的方向。

    一个丫鬟冲了进来,嘴唇都是哆嗦的:“老夫人,不好了,听稳婆说,大奶奶昏过去了!”

    石破天惊,甄焕猛然冲了出去。(未完待续。。)

    ps:晚上还有一更,补昨天的。昨晚单位有事,回来已经十二点了。。。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