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四姑娘!”阿绸见甄妙又被青鸽背过来,身边还跟了个眉目精致的小丫头,骇了一跳。

    “老夫人呢?”

    “老夫人刚刚沐浴过,已是躺下了。”

    “劳烦阿绸姐姐去禀告一下老夫人,就说我过来了。”

    “四姑娘——”阿绸诧异的看着甄妙。

    “多谢阿绸姐姐了。”甄妙竟是摆明了要见老夫人的样子。

    这下阿绸不敢再说什么,匆匆进去禀告。

    很快就见里面灯亮了起来。

    “四姑娘,老夫人叫您进去。”

    甄妙点点头,由青鸽背着进去。

    绛珠紧跟在后面,亦步亦趋。

    老夫人斜靠在绛紫色的引枕上,见了甄妙脸色是端凝的。

    显然也料到,明知她睡下还要进来,甄妙定是有事的。

    尽管猜不透第二次过来的小孙女到底何事。

    “祖母,孙女是得知了一件事,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要报给您知晓。”

    甄妙早就想把算计虞氏的黑手找出来,有了这线索,自然不想放过。

    只是她也明白自己没有合适的人手,能力有限,这事到底还是要靠老夫人。

    “什么事?”

    甄妙示意绛珠把用素白绢帕包住的耳坠捧给老夫人看。

    又把绛珠的话说了一遍。

    老夫人听得面色发青,暗暗吸了一口气才道:“好了,这坠子就放在这,天晚了,四丫头你快回去睡吧,这事儿,祖母自有计较。”

    “嗯,那孙女就先回去啦。”甄妙干干脆脆的答应下来。

    老夫人反倒有些意外,随后就为她的懂事而暗暗高兴。

    知道什么该插手。什么不该管,是个有分寸的。

    只是因为有自知之明而落了个有分寸评价的甄妙,再一次被青鸽背回去了。

    老夫人沉下脸来:“阿绸,去叫大夫人来见我。记得别让人碰见了。”

    “是。”被叫进来的阿绸躬身退了下去。

    夜已深,雨虽小了,那股凉意却更重。

    阿绸紧了紧衣襟,提着昏暗不明的灯笼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明华苑方向而去。

    甄妙回了碧纱橱,因为脚伤不好碰水,简单擦洗了一下便躺下了。

    窗外芭蕉被雨打的摇晃不止,在窗纱上投下雀跃的暗影。

    甄妙收回目光。一旦安静下来,反倒觉得脚疼得厉害。

    这一疼,就睡不着了。

    翻来覆去的翻身,只听到青鸽时不时响起的呼噜声。

    甄妙笑了笑。

    这丫头,看来是累着了。

    平日虽睡得死,却不打鼾的。

    好在鼾声不大,她又本睡不着,听着这鼾声,反倒觉得心里安稳了许多。

    也不知道明日。是风雨还是晴。

    第二日,天放晴了。

    阿鸾推开窗,清新的泥土伴着草叶芬芳的气息就扑进来。

    甄妙轻轻吸了一口气,由丫鬟们伺候着洗漱穿衣。

    前去请安。没有从老夫人波澜不惊的脸上发现任何端倪,甄妙又悄悄看了蒋氏。

    若是不出意外,昨日那事,老夫人定会交给蒋氏处理的。

    蒋氏似乎有所察觉。看了甄妙一眼,没有任何异常的冲她微微一笑。

    甄妙心中不解,却也知道剩下的事不是她能管得了的了。

    “四丫头。你脚受了伤,就好好在碧纱橱养着,这段日子不必来请安了。”老夫人笑着看了五大三粗的青鸽一眼,“不然你这丫鬟都该累瘦了。”

    甄妙应了下来,因为老夫人昨日已经同意,还是由青鸽背着去了青莲居。

    “四妹怎么过来了,脚上伤可还好?”甄焕说着视线落到甄妙脚上,又猛然想起虽是亲兄妹,毕竟男女有别,忙移开了眼睛。

    甄妙却是认真打量着甄焕。

    不过是一日未见,他下巴上的青茬就冒了出来,加上眼底重重的青色,显得人无比憔悴。

    “大哥,我想去看看大嫂。”

    “你大嫂如今还睡着。”

    “那我便去看看侄儿吧。”

    甄焕点点头:“嗯,我带你过去。”

    暖阁里窗子关的严严实实的,还生了一个火盆。

    一进屋就是扑面的热气袭来。

    乳娘下榻行了礼。

    甄妙终于见到了那个早产的孩子。

    亲眼见了,才知道这孩子有多小。

    如一只小猫似的躺在乳娘怀里,拇指不过葶子草粗细,没有一丝血色。

    似乎是感觉到来了人,眼皮动了动,没有睁开。

    甄妙原是想抱一抱的,真见了孩子的模样,却不敢下手了。

    “大哥,哥儿取名字了么?”

    甄焕勉强笑笑:“哪顾得上取什么名字,先雷哥儿叫着。”

    说着目光落在乳娘身上,隐隐带着几分挑剔:“哥儿吃的怎么样?”

    大户人家小主子的乳娘,都是早早挑好的,一般至少挑上两个,以应突发情况。

    最好的,自然是生产时间和主母差不多,这样奶水充足又有养分。

    可给雷哥儿预备的三个乳娘因为他的早产都没用上,只得匆匆挑了个府中孩子已有半岁的仆妇顶上。

    甄焕便没那么放心了。

    只等着那三个乳娘生产后,再选个好的替了。

    这新顶上的乳娘显然是知道自己处境的,面对甄焕的目光就不由得战战兢兢起来,生怕哪里做错了,就丢了这份差事。

    乳娘不仅吃得好,累不着,月钱还多,更有着奶大小主子的情分,一般来说将来给她养老都不为过,哪个不想抓牢了这份美差。

    “四妹,纪娘子说孩子还太小,又不足,恐大人带了什么病气过给孩子,我们先出去吧。”

    “嗯。”见了像小猫似的侄儿,甄妙心里也不好受。跟着甄焕走了出去。

    一出门,就遇到了甄冰甄玉并温氏姐妹。

    见了青鸽背上的甄妙,甄玉笑出声来:“哟,四姐,怎么你也成了孩子了,还要被人抱在背上?”

    “六妹,四妹昨日伤了脚。”甄焕不悦的皱了眉头。

    甄玉狐疑的打量甄妙几眼,这才作罢:“大哥,我们来看看小侄儿。”

    “雷哥儿还睡着,身体又弱。几位妹妹的心意哥哥心领了,不如一起去花厅坐坐,喝几杯茶水。”

    甄玉不乐意了:“大哥好偏心,明明四姐才跟你出来的,怎么她看得,同样是做姑姑的,我们就看不得?”

    甄焕一时没了言语。

    抛去甄妙是他嫡亲妹子不谈,单说昨日甄妙二话不说拿出那支万金难求的老山参,又带着伤脚过来探望。他也不能把人拒之门外。

    至于甄玉几人,成群结队的,他确实怕吵到了孩子。

    可这话却不好开口了。

    “六妹何必为难大哥?”甄妙开了口。

    甄玉冷笑一声:“四姐,那你刚才从哪里出来的?我们进去是为难。你就不是了吗?”

    甄妙笑了:“就是因为我刚刚为难了大哥,见到雷哥儿才知道大哥的难处,这才不忍再见他为难了啊。都是做妹妹的,想必六妹也知道大哥的难处吧?”

    甄玉这下子不说话了。咬了嘴唇。

    她也不过是不服气争一争,说到底是同情甄焕的。

    “大哥,好久没来你这儿吃茶了。可有什么好茶招待妹妹们么?”甄冰开口打了圆场。

    “有上好的花茶,是前几日一位同窗送的,正好你们尝尝。”甄焕松口气,领着几人向花厅走去。

    茶还没沏上,就有丫鬟来报:“大爷,蒋公子过来了。”

    “呃,那把蒋公子请到偏厅去。”

    昨日他们本都在国子监读书的,听说虞氏出了事,他匆忙跑了回来。

    蒋宸虽跟着回来了,到底不好那个时候凑上来。

    今日来探望,倒是意料之中的。

    按说蒋宸一直住在府中,和甄妙几人见的也不少了,就是直接请进来一起喝杯茶也无妨的,可温氏姐妹在这里,却有些不便了。

    招呼着甄妙几人喝茶,甄焕去见了蒋宸。

    吹着茶蛊中舒展的花叶,甄玉笑了笑:“四姐昨日不是去赴宴了么,好端端怎么把脚弄伤了?”

    “跑得急了些,碰着了。”甄妙不愿多提。

    因着耳坠的事,更是没有闲聊的兴致。

    甄冰却自从听到蒋宸来后,心思就有些恍惚了。

    那日听了甄妙的劝,她也明白自己这样没有什么好处。

    可那份心思,岂是说收回去就收回去的。

    到如今,她不敢再求太多,只要偶尔的见上那么一面,就是极好的。

    温雅涵对甄妙始终淡淡的,对其他人更是疏离了,客气有礼的寒暄完,就不想多说,省得让人误会上赶着巴结。

    温雅琦年纪小,见几人都不说话,到底没敢胡乱开口。

    一时间室内静静的,只剩下茶香萦绕。

    等茶可以喝了,几人饮尽,也就心照不宣的起了身出了花厅的门。

    一出去,正见到甄焕伴着蒋宸往外走。

    “几位妹妹怎么不多坐一会儿?”

    “大哥这里只有茶,又没有点心,等大嫂好了,我们再来玩。”甄玉打趣道。

    目光不着痕迹落到蒋宸身上,见他却只望向甄妙那里,不由替甄冰不平起来,冷哼一声。

    蒋宸向几人打了招呼,忍不住问:“四表妹这是怎么了?”

    “脚不小心踢到了石子上。”

    “四表妹又甩鞋子了?”蒋宸下意识的问道,随后反应过来说了什么,脸轰得红了,几乎是狼狈的落荒而逃。

    甄妙却早忘了自己曾经干的好事,伏在青鸽背上,舒舒坦坦走了。(未完待续。。)

    ps:大家好,我还是存稿君,我的主人还没回来。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