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因着雷哥儿早产,洗三礼没有办,只打发人去虞氏娘家和甄宁、甄妍并几处近亲那送了红鸡蛋。

    第三日,甄宁遣人送来了一些珍贵药材,甄妍则是亲自登门了。

    从青莲居出来,就窝在宁寿堂里陪老夫人说话。

    “祖母莫要担心了,我看雷哥儿吃奶的力气不小,定会长得白白胖胖的。”

    老夫人点点头:“可不是,能母子平安已经是佛祖保佑了。只是雷哥儿体弱,禁不起折腾,不办这洗三礼,虞家心里恐怕会有些想法。”

    甄宁体贴的替老夫人捶着腿:“我看虞夫人倒是挺面善的,再者说她是真心心疼雷哥儿,不该计较这个,等满月时再好好办就是了。”

    “二姐,到时候你这做二姑的可不能小气。”甄妙坐在一旁,笑眯眯的道。

    甄妍白她一眼:“知道你财大气粗,还显摆,是不是讨打?”

    正说笑着,阿绸进来禀报说虞夫人带着两个儿媳过来了。

    老夫人忙让人进来。

    甄妙悄悄打量着。

    虞夫人看起来倒是和大夫人蒋氏年纪差不多,一双眼睛大而有神,可能是为虞氏忧心,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跟在她后面的两个年轻妇人,一个穿了条茜素青色的挑线裙,一对翡翠坠子随着走动一晃一晃的,衬得人温婉端庄,另一个则穿了对襟的竹纹上衫配一条石榴裙,浓眉大眼,竟是有几分英气。

    互相见了礼,阿绸奉上了香茗和点心。

    虞夫人先喝一口茶,不由赞道:“好茶,喝着怎么有股说不出的清香味?”

    老夫人笑了:“前些日子五丫头和六丫头采了荷花瓣上的露珠,存了一罐子水送了来。”

    “可是李夫人的一对双生女儿?上次见还是两个孩子呢,如今竟如此风雅了。”

    “什么风雅。小丫头闹着玩罢了。”老夫人不以为然的道。

    坐在虞夫人下首浓眉大眼的少妇却是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

    甄妍看在眼里,微微一笑。

    虞夫人又拿起一块桂花糕咬了一口,轻咦了一声:“这糕点倒是更特别,比寻常的桂花糕味道浓郁不说,还没有那么甜腻,不知是哪家点心铺的?”

    老夫人这次笑得有些得意,瞥了甄妙一眼:“我家四丫头就喜欢鼓捣这些玩意儿,知道我不喜太甜的,特意做的,让虞夫人见笑了。”

    若说刚才见礼。虞夫人对甄妙二人的称赞不过是妇人交际之间的客气,现在却多了几份诚意了:“老夫人几位孙女,一个比一个兰心蕙质,真是让晚辈艳羡。”

    老夫人又客气了一番,知道虞氏不可能只为了寒暄几句,就把甄妙二人支开。

    回了碧纱橱,甄妙一下子抱住了甄妍胳膊:“二姐,我可想你了。”

    看着她孩子气的举动,甄妍哭笑不得:“四妹。你这眼见着就及笄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好端端还把脚弄伤了,进出都要青鸽背着。”

    “二姐嫁人不过个把月,就长大了?”甄妙悻悻放了手。

    甄妍脸上一红。随后正了脸色:“我且问你,大嫂七月产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虞氏前三个月虽然害喜的厉害,可大夫定期问诊。怀的是极稳当的,好端端早产,要说这其中没事。她是不信的。

    甄妙也不瞒她,把包括绛珠捡到耳坠的事都一股脑说了。

    甄妍气得拍了拍茶几。

    粉彩茶蛊的盖子跳了几下,发出清脆的响声。

    “定是和甄静有关。”

    甄妙摇摇头:“三姐早被拘在了大伯娘院子里,就算有心,也无力啊。”

    甄妍抿了抿唇,目光落到窗台上玻璃鱼缸处。

    几条彩鱼儿游得正欢,只是游到鱼缸边缘,还没碰了壁就又游回了,显然是不知道碰了多少次壁得出来的经验。

    便是这没有灵智的鱼儿,也知道不做无用功呢。

    甄妍勾起唇角,讽刺的笑了笑。

    “四妹,我只说和甄静有关,并没有说一定是她。”

    甄妙睁大了眼,有些茫然。

    甄妍心中一叹。

    她这个傻妹子,将来到了镇国公府可怎么办!

    “四妹,你一直忽略了一个人。”

    “谁?”

    甄妍不语,用手指沾了茶水,在茶几上写了个“岚”字。

    甄妙盯着那个“岚”字好半天,恍然大悟:“岚姨娘?”

    甄妍差点吐血:“四妹,你反应还能再慢点吗?”

    甄妙不好意思笑笑:“二姐,我从没想过她一个姨娘竟有这么大能耐,你怎么一下子就想到她了呢?平日里,我脑子里就没有过她这号人。”

    “四妹,你可是因为当初轻易发落了婉姨娘的事,就没把妾当回事儿?”

    “这倒没有,只是岚姨娘平日低调得很,我甚至连她长相都没多大印象,且前几日大伯娘说她也病了呢。”

    甄妍冷笑一声:“四妹,你记着,这妾,说她是个玩意儿,她就是个不值一提的玩意儿,可要是坏起事来,也能狠狠咬人一口。这岚姨娘倒是个人物,除了大房,别人谁能轻易想到这个人?这就是她的厉害之处!”

    “二姐,你更厉害。”甄妙崇拜的看着甄妍。

    甄妍嗤笑一声:“不是我厉害,是那红色绣线的事给我提了醒罢了。现在想想,那事可能是甄静做的,也可能是岚姨娘做的!眼见的结果,本就不一定是事实!”

    甄妙默默替甄妍重新添了一杯茶水。

    甄妍端起来喝了,耐心教导甄妙:“有的时候看一件事,不单要只看这一件事,而是要前后连起来看,左后连起来看。这前后不必说,左右呢,比如你猜测这事最可能是某人干的,那便要把和他相关的人物都列出来想一想。说不定就有新的思路了。”

    甄妙受教的点了点头。

    “你且看着吧。既然有了你那小丫鬟的耳坠为证,大伯娘不是吃素的人物,不出两日就会有结果的。岚姨娘,这次恐怕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甄妍是出嫁女,不好留的太久,姐妹二人又一起去温氏那里陪着说了半下午的话,就打道回府了。

    甄妙窝在碧纱橱里,有些怏怏的。

    她果然是不擅长这些事儿,真捉急啊!

    心头闷闷的睡了过去,醒来阿鸾伺候着净了面。拿了个梳子:“姑娘,婢子给您梳头吧。”

    甄妙单脚跳着坐到梳妆镜前,朦胧的睡眼陡然睁大,死死盯着额头上的几颗红痘痘看。

    阿鸾注意到了,劝慰道:“姑娘别急,可能是上火了。”

    甄妙看着碍眼的痘痘眯了眼。

    阿鸾再劝:“姑娘少吃肉和辛辣的,多吃清淡的就好了。”

    甄妙差点泪流满脸。

    喂,这是劝慰吗,这纯粹是往她心口插刀!

    日子过的已经够烦闷了。还不能吃肉,不能吃辣,那活着还有什么趣味!

    其实她们这个年纪,脸上长痘痘是再正常不过的。只是丫鬟们本来油水就少,姑娘们个个爱惜容颜,没人像甄妙这样不忌口,自然就好多了。

    甄妙虽不是特别重视容貌。可这几个痘痘太碍眼了点儿,且一旦开始起,以后就像野草似的。一茬接一茬,割也割不完。

    一想到从此以后顶着一张痘脸,甄妙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也是个女人好么!

    可要是从此只吃清淡寡味的,那又真的要她命,思来想去,想到了甄太妃教的那个美白肌肤的方子。

    甄太妃可是说得明明白白,这方子坚持用了,不但能令肌肤胜雪,还会光滑如缎,总之一句话,谁用谁知道。

    想想那方子的麻烦程度,还有败家程度,甄妙想了又想,还是一拍桌子定了下来。

    麻烦便麻烦吧,反正她都能接受一天梳两千下头发了,不就是换着花样洗澡嘛!

    至于银钱,她现在正是手头宽裕的时候,也不缺。

    一旦决定了,甄妙便提笔写了方子所需的各种材料让人去采买,只是每样材料都要了同样的分量,省得把方子漏了出去。

    事情交给白芍去办,还没到晚膳的时候,就已经全买了回来。

    甄妙脚还不能碰水,便让她把药材都仔细收了起来。

    第二日一早,前院那边送来了一封信笺。

    甄妙看了罗天珵的署名,想起拜托他的事儿,忙打开来看。

    看完却无奈的撇嘴。

    这人,竟什么有用的都没说,只约她到怡然居一见。

    怡然居是京城有名的茶楼,非富贵不能进,因为清净安全,一些女眷偶尔也会去那里吃茶的。

    府里出了这些事,甄妙倒是想出去透透气,只是她这脚却是哪里都去不成了。

    再者说,他们好像还没那么熟吧,约会什么的真让人不好意思。

    写了封回信,告知对方她脚伤了,出不去,要是有什么话直接给她回信就好了。

    可是左等右等,也没等到回信。

    甄妙气的咬咬牙,连晚饭都少吃了一碗。

    洗漱妥当,天也不早了。

    “姑娘,婢子去把灯熄了。”青鸽走到烛台前刚要吹灯,忽听敲窗的声音。

    只穿着里衣的甄妙一愣。

    就见青鸽脸上半点惶恐之色都无,抄起放在烛台旁的灯芯剪就向着窗子冲过去了。(未完待续。。)

    ps:大家好,我不是存稿君,坐了好久的车回家,累得睡了一觉,所以更晚了。咳咳,还是存稿君靠谱啊。感谢童鞋们的打赏和粉红。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