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嗳,那灯芯剪未免太小了吧,就算拿,也拿个大家伙啊!

    甄妙第一反应是这个,随后猛然想起某个爱跳窗子的惯犯,忙急声喝止道:“青鸽,别乱来!”

    青鸽回头,一脸茫然:“姑娘,婢子没乱来啊。”

    也许是听到了里面的动静,窗外骤然安静下来。

    芭蕉叶的影子投在窗纱上,一颤一颤的。

    “青鸽,把窗子打开。”甄妙说着拿起床头搭着的家常衫子披上。

    “姑娘?”青鸽拿着小巧的灯芯剪,有些无所适从。

    甄妙想着窗外的人就头痛。

    这人怎么跳窗跳上瘾了,幸亏值夜的是青鸽,要是别人岂不麻烦?

    “听我的,把窗子打开。”

    “嗳。”青鸽不再迟疑,利落的支开了窗。

    一个黑影骤然跳了进来。

    青鸽是个傻大胆,一声未吭的盯着,等看清来人模样才惊讶道:“罗世子?”

    罗天珵站稳,淡淡扫了青鸽一眼,随后大步流星向甄妙走去。

    青鸽猛然挡住他的路,用灯芯剪指着他:“罗世子,你要做什么?”

    罗天珵扫了甄妙一眼。

    “青鸽,是我和罗世子约好的,你不用理会,先歇着去吧。”

    “呃,是吗,姑娘,您怎么不早说?”青鸽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冲罗天珵笑了笑,转身上了美人榻,拿薄被把自己蒙上了。

    罗天珵轻门熟路的走进了碧纱橱里。

    甄妙咬了咬牙,没好脸色的道:“罗世子,你这样行事,就没想过我的名节吗?”

    “放心,不会有人见到我的。”罗天珵在床边坐了下来。

    秋露的寒气就这么扑来。

    甄妙指了指外面:“没人,那青鸽是什么?”

    “那不是你的丫鬟吗?”罗天珵一脸莫名其妙的神色。

    甄妙气得一窒。

    恰在此时,青鸽均匀的鼾声响了起来。虽然很轻微,在这寂静的夜里依然显得格外响亮。

    甄妙忍不住扶额,这丫头,心得多宽啊!

    “你脚伤了?”显然青鸽的鼾声让罗天珵很愉悦,嘴角微翘着开了口。

    落在甄妙眼里,却有幸灾乐祸的味道了。

    没好气瞪他一眼:“是。”

    “怎么伤的?”

    “不小心踢石头上了。”

    罗天珵低声轻笑起来:“你怎么这么有本事?”

    此时外间的烛火未息,碧纱橱的幔帘还未落下,光线朦胧中,这张带笑的脸就如漆黑的天幕上一轮孤月,虽然冷清。却有种让人忍不住靠近的温暖。

    甄妙就怔了怔。

    然后恼道:“罗世子未免关心的太多了。还有,有什么事不方便见面的话,何不递个口信进来,每次都跳窗,难道这是罗世子的爱好?”

    罗天珵缓缓收了笑意。

    孤月便骤然变成了寒星。

    沉默在二人之间蔓延。

    甄妙却没有后悔,这人动不动就半夜翻墙跳窗来她这,委实让人恼火的很。

    啪的一声,烛火爆裂,随后光线又暗了暗。

    良久。罗天珵才开口:“甄四,你给我牢牢记着,以后我们有事,要么就是约在外面见面谈。要么就是我来你这。”

    “嗯?”

    罗天珵薄唇紧抿,恨铁不成钢的道:“难不成,你还想再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信?”

    二叔既然能模仿他的笔迹一次,就能模仿第二次。第三次,他可不想再因为这个被他算计去。

    一提到那封信,甄妙骤然反应过来。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

    她一头青丝只用一条鸭蛋青色的丝带匆匆束起,几缕青丝滑落下来,随着点头跟着不停晃动,一下下抚摸着那张莹润如玉的面庞。

    “对了,罗世子,我托你打探的那件事,到底如何?”

    罗天珵目光不自觉被那几缕调皮的青丝吸引,就忘了回话。

    甄妙拧起了眉毛:“罗世子?”

    罗天珵这才回神,轻咳一声道:“我去房县办事时打探了一下,那户人家姓张,在当地算是大户,家底丰厚,适龄还未说亲的只有一个,且是嫡子。”

    “这么好?”甄妙诧异的睁大了眼。

    这条件她都想嫁了好么,不是天子脚下,没有那么多盘根复杂的关系,家底又丰厚,这不是她当初的理想生活吗?

    “你在想什么?”看着甄妙的表情,罗天珵没来由的心头不爽,冷了脸色。

    甄妙吓得心里一激灵。

    这都能被他看出来,这人还是人吗?

    “咳咳,我就是想这么好的条件,倒是一门好姻缘,表姐运气还挺好……”

    “羡慕吧?”罗天珵的声音格外温柔,在夜色沉沉的这一方小天地里,有种惑人的味道。

    “嗯。”甄妙下意识的点点头,骤然觉得浑身一冷,猛然醒过神来,瞄着那快结成冰的脸色傻笑着道,“呵呵呵,罗世子就爱说笑,呵呵呵。”

    罗天珵气得一口老血涌了上来,又默默咽下,冷笑道:“可不是好,长庆伯府五太太那个侄子自幼体弱多病,已经病危了好几次,至今没有门当户对的人家愿意把闺女嫁过去。怕绝了后,他家已经给他讨了几房小妾,庶子庶女都有了,嫁过去正好捡现成的!”

    甄妙听得目瞪口呆,随后气得不行。

    这五太太,也太缺德了!

    她外祖家便是再破落了,也没有把女儿推进火坑的道理,这不是骗婚吗!

    想想不由后怕,这要是没有仔细打听把表姐嫁过去,将来母亲知道了,还不内疚死。

    “多谢罗世子了。”甄妙诚心实意的道谢。

    “举手之劳罢了。”罗天珵淡淡的道。

    该说的说完,二人又有短暂的沉默。

    罗天珵拿出一个玉制的精致小盒子递过来:“这是宫内的云霜膏,治疗外伤极好的,你试试吧。”

    “呃,多谢了。”甄妙一脸意外。

    “那我就先走了。”罗天珵起了身。

    “罗世子慢走。”甄妙脚上有伤不便起来,只扶着靠枕把身子坐直。

    罗天珵走了几步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停了下来。扭了头神色古怪的望着甄妙。

    甄妙有些疑惑:“罗世子还有事?”

    罗天珵摸了摸鼻尖:“呃,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提醒你一句,以后还是少吃点肉吧。”

    甄妙怔了怔,随后立刻红了脸,抓起靠枕就丢了过去,恼羞成怒的道:“我愿意,我喜欢!”

    该死的,等她脚一好,立刻把那美白肌肤的方子用上。

    罗天珵轻轻松松的接住抱枕。把它随意丢在桌案上,双脚一蹬从窗子翻了出去。

    人都不见了,仿佛还能听到低笑声。

    凉凉秋风从窗子灌进来,饶是碧纱橱紧靠着里面,纱帐还是被吹的不停晃动。

    “青鸽——”甄妙喊了一声。

    青鸽虽睡得沉,对自己名字却是格外敏感的,听甄妙这么一唤,立刻跳了起来:“姑娘,您唤婢子?”

    “嗯。把窗子关好吧。”

    “咦,罗世子这么快就走了?”青鸽揉了揉眼睛。

    甄妙抽了抽嘴角。

    这到底是谁的丫鬟啊,不走,难道在这里过夜不成?

    青鸽走过去关了窗。看到那靠枕捡了起来,嘀咕道:“奇怪,怎么靠枕跑这里来了?”

    抱着靠枕走进碧纱橱:“姑娘,我捡到了这个。”

    甄妙抚了抚额头。

    青鸽瞅瞅甄妙神色。恍然大悟:“姑娘,这难道是您送给罗世子的?啊,他没带走。姑娘,您,您可别往心里去。”

    “快去睡吧。”甄妙认命的摆摆手。

    第二日温氏来请安时,甄妙以闲谈的借口把她请去了碧纱橱,接着就把罗天珵调查来的情况说了一遍。

    温氏愣了好一会儿才道:“既然是罗世子查到的,那肯定错不了。那五太太可真是个混蛋,不得好死的!”

    甄妙忙劝了劝。

    温氏叹气:“你表姐这亲事可真是艰难。唉,妙儿,你可要惜福啊,我看罗世子对你是挺不错的。”

    甄妙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

    要不说难得糊涂呢,当时罗天珵对她做的事,温氏一直不清楚,或许这才是最好的吧。

    有罗天珵给的那盒云霜膏,甄妙的脚没出几日很快好了起来,虽然走路还是有些不便利,至少不用再要青鸽背着了。

    转眼到了天寿圣节,老伯爷和大老爷都参加朝贺去了,至少要折腾到下午才会回来。

    甄妙正陪着老夫人聊天,有丫鬟禀告大夫人过来了。

    这个时候,正是大夫人蒋氏打理事务的时候,怎么好端端的会来找老夫人呢?

    甄妙心里纳闷着,就见蒋氏走了进来,神色虽沉稳,匆匆的脚步却暴露了她急切的心情。

    “怎么了,蒋氏?”老夫人开了口。

    蒋氏看一眼甄妙,倒是没有避讳她的意思,缓了口气道:“老夫人,是我们房的岚姨娘没了。”

    老夫人掐着佛珠的手一顿,连眉毛都没抬:“今儿是天寿圣节,天大的好日子,一个姨娘,没了便没了吧,好好装殓了就是了。”

    蒋氏点点头:“岚姨娘前些日子染了风寒就病得不大好,已经准备好了呢。”

    甄妙听得眼皮子一跳。

    岚姨娘前些日子病了不假,但是说没就没了,又岂是那么简单的。

    果然就听蒋氏又道:“岚姨娘身边叫青娥的丫头忠心耿耿,岚姨娘一没竟然殉主了,依儿媳看,也厚葬了吧。”(未完待续。。)

    ps:感谢狒女王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