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抿紧了唇。

    蒋氏见了,面上不显,心中却生了一丝不满。

    这些年,她自问没有亏待过三房,长女甄宁害喜的厉害,还是她主动提起甄妙当初为虞氏做吃食的事。

    当时女儿是没有直接答应下来的,是她这些日子隔三差五的写信提及,今日借着雷哥儿满月的机会公主府那边才让送礼的婆子带了口信。

    倒是没想到,妙丫头居然不乐意!

    蒋氏暗暗冷笑。

    妙丫头比起她二姐,可是差得远了。

    换了甄妍,哪怕不愿意也会半点不露,让人觉得欢欢喜喜的,哪像这傻丫头,居然还给她摆脸色!

    甄妙捏着帕子,端端正正坐着,浑身都散发着我不愿意的意思。

    她自然知道蒋氏会心生不悦的,这趟长公主府之行,恐怕是非去不可。

    可就因为这样,她明明不愿意也要表现的高高兴兴么?

    那么下一次,是不是谁都能对她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了,只因为他们是需要依附大房的三房?

    长房袭爵,将来三房要靠长房庇护不假,可涵哥儿还小,整个甄府这一辈不过他们两个男丁,难道他就没有靠长兄和姐姐们帮衬的时候么?

    大伯娘平日精明大度,可对三房骨子里的轻视终究是不经意流露了出来。

    且没有做好调整心态的准备呢。

    甄妙微微一笑:“大姐姐不舒坦,做妹妹的去照顾也是应该的,只是我母亲近来身体不大好,二姐出阁,大嫂又伤了身子,我若是再不能在身边尽孝,有些放心不下呢。”

    蒋氏微怔。

    妙丫头究竟是无心,还是有意?

    这是让她表态要好好照应温氏吗?

    想到和风苑多出的那个姨娘。蒋氏有一瞬间的不平衡。

    她院子里多了两个呢,怎么也没见哪个护着她?

    “妙丫头放心就是,府里自然是会妥妥当当,不让你惦念的。”

    “不知什么时候过去呢?”甄妙这才松了口。

    蒋氏微松口气,若是再不答应,她可就下不来台了。

    “后天一早公主府来接。”

    接下来自然没有什么好说的,蒋氏起身告辞。

    “祖母,孙女也先去和风苑看看了。”

    老夫人点头同意。

    甄妙出去片刻又折回。

    “怎么又回来了?”

    甄妙垮着脸:“阿鸾送腌萝卜回来,说前院二姐夫醒了酒,带二姐回去了。”

    “四丫头。来祖母身边坐。”

    甄妙过去坐下。

    老夫人伸手摸了摸她鸦青的发丝:“可是不愿意了?”

    “嗯。”甄妙没打算掩饰,“孙女是个愚笨的,怕在公主府不但照顾不好二姐,还惹下什么麻烦,且真的放心不下母亲和大嫂。”

    “你这丫头啊,真是实心眼,既然答应下来,何必还要惹你大伯娘不高兴?”

    甄妙挽住老夫人胳膊,笑弯了眼睛:“祖母不生我的气就好啦。”

    真要说起来。将来等老夫人不在了,三房是要出府另过的,只要她和大哥、二姐争气,温氏还真不需要仰人鼻息。

    “哎。”老夫人点点甄妙鼻尖。随后正了脸色:“四丫头,你知道昭云长公主的事吗?”

    甄妙依着原主的印象道:“昭云长公主早年丧夫,带着两子一女在公主府生活。因为深受皇上敬重,长子和唯一的女儿都破例有了封赏。二子凭着自己的才学考中了进士。”

    老夫人笑笑:“祖母是说,对长公主本人,你有什么印象?”

    甄妙想了想。有些为难的道:“祖母,孙女长这么大,就见过长公主两三面,不好说呢。不过听说长公主鲜少见外人,为人定是极清傲的吧?”

    老夫人习惯性的摩挲着佛珠,道:“原本这些陈年旧事,是不该对你们这些小辈提的,只是你既然要去公主府小住,难免会和昭云长公主打交道,多了解一些,知道长公主是什么性情,也有好处。”

    接下来足有一盏茶的工夫,甄妙都在听老夫人讲诉昭云长公主的往事,听到最后,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昭云长公主是个真正的传奇人物。

    昭丰帝还是皇子时,因为现在的太后身份不高,日子并不好过,同为太后所出的昭云长公主也是受冷落的。

    当时南淮边境总有异族月夷来犯,每次扰民,掠夺了财物便走。

    先皇文彦帝多次遣兵去打,因着他们这一习性总讨不到好处,边境百姓苦不堪言。

    后来月夷一族的族长求娶大周公主,先皇就把昭云长公主嫁了过去。

    不料成亲那日,昭云长公主用贴身的匕首刺杀了月夷族长,亲卫护着连夜逃了回来。

    满朝震惊。

    月夷一族展开了疯狂的报复。

    朝中大臣联名上书,要求处决昭云长公主以平战乱。

    据闻,昭云长公主一身红衣走进大殿,仰天大笑后对着先皇说了一句话:“儿臣享有公主之尊,自然不吝以身报国,只是纤芥之疾终有一日会成大患,儿臣只是替满朝栋梁提前把它揭开而已。”

    一番话,满朝文武恼怒的有之,惭愧的有之,处死昭云长公主的话却是没人再提了。

    当时东宫空悬,几个成年皇子都上朝听政,身为皇子的昭丰帝主动请缨,要亲征平乱。

    也正是这一次,昭丰帝脱颖而出,凯旋归来后被立为太子,之后顺利继承了大统。

    昭云长公主成为了当朝最尊贵的公主。

    手刃月夷族长的事,也被说成了大义的为国之举。

    可事实是,没有哪个世族敢娶这么一位彪悍且是再嫁之身的公主了。

    最终昭云长公主嫁给侯门幼子,夫婿没有继承权,留下二子一女后早亡,便带着孩子在公主府过起了日子,有着皇上敬爱和尊贵的身份,过得倒是顺风顺水。

    老夫人因为回忆而显得有些迷蒙的眼神渐渐恢复了清亮:“四丫头。要说起来,昭云长公主和你,还算扯得上一点渊源。”

    “啊?”

    “曾经的镇国公世子,也就是罗世子的父亲,是在长公主说了那番话后,第一个站出来主动请缨担任先锋的。也可以说有了他那个台阶,之后的事情才顺理成章。如今人虽不在了,想来长公主看在那人的面上,不会为难你的。”

    “嗯,孙女明白了。”甄妙觉得就像听话本剧似的。想着明日有可能见到这位传奇中的公主,总算有了点期待。

    回了碧纱橱,命白芍几人收拾行李,想了想,提笔给罗天珵写了一封信。

    这人翻窗上瘾了,万一她不在的这段日子又翻墙进来,被人抓个正着,那她就又要出名了。

    “姑娘,婢子把信送过去了。那个叫半夏的说罗世子不在,等他回府,就立刻把信给他。”青鸽回话道。

    甄妙点点头,抬脚去了沉香苑。

    这一走至少要个把月。总不见她家小八哥还挺想念的。

    平日时甄妙常会回来喂锦言,温雅涵姐妹已经习以为常,只是听她说后日要离开一段时日,温雅涵脸色微变。

    “锦言。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可要乖乖的别乱飞,当心别人捉了你炖肉吃。”

    锦言瞪着一双小眼滴溜溜转。就在甄妙又摸了摸它的头,转身往外走时,才平静的扯着嗓子道:“救命啊——”

    甄妙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这哪来的傻鸟,怎么反应慢半拍。

    再看锦言,那八哥半抬着头,小眼望天,竟从中看出一丝鄙视的味道。

    甄妙嘴角抽了抽,转头离去。

    廊庑上却被温雅涵叫住:“二表妹,要是无事,一起走走吧。”

    二人顺着抄手游廊缓缓走着。

    良久,甄妙忍不住问道:“三表姐是有事吗?”

    温雅涵咬了咬唇,似乎有些为难。

    甄妙也不催,神色平静的望着她。

    这位表姐平日刻意和她拉开距离,此时这副神情,看来是有相当重要的事情了。

    温雅涵终于开了口:“二表妹后日要出府吗?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三表姐请说。”

    “明日我想出府一趟,但是又不方便跟姑母说,能不能请二表妹和姑母说,带我去吃茶了?”

    那册经书,她日赶夜赶,快要完工了,比约定的日子早了许多,原本不急的,可没想到甄妙突然要离府,倒是让她原本想借着哪日一起出去趁机送书的打算落了空,只能匆匆把这事挑明了。

    甄妙很是意外:“三表姐要去哪里,做些什么,出去多久?”

    “二表妹,这件事我不方便对人说。”

    这样干脆的拒绝,让甄妙摇头失笑:“三表姐,京城这么大,莫说是你,就是我都不怎么熟悉,刚才我问的三个问题你都不想说,那表妹实在不敢带你出去的。”

    她愿意当一个人的朋友伙伴,却没兴趣当一个人的挡箭牌。

    温雅涵目光放远了,落在院子角落只剩光秃秃枝丫的桃树上。

    瑟瑟秋风中桃枝微微抖着,零星可见几个被风吹得干瘪的桃子,就像原本丰润甜美的少女失了养分,凋零成行将就木的老妪,看着就让人心酸。

    这世上,能够依靠的终究只有自己。

    温雅涵苦笑一声,淡淡道:“是我考虑不周,抱歉。”(未完待续。。)

    ps:感谢我喜欢莫染衣打赏的桃花扇,恪浠、沈君卿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