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看着温雅涵流露出“看吧,果然如此,生在钟鸣鼎食之家的贵女,怎么能理解生活的艰辛呢”那种倔傲的小眼神,甄妙心中一阵气闷。

    外祖母生了三儿一女,小舅舅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消失在大海上,大舅二舅一个常年卧病在床,一个瞎了一只眼睛,只有母亲目前来看还算过的最好的。

    她了解母亲。

    温氏是个单纯的有些天真的人,这样的人脾气可能不会太好,可掏出的心却是真真的。

    她统共三位表姐一位表妹,恐怕在母亲心里,都是当作女儿待得吧。

    可人家却始终筑了一道心墙,把温氏和她隔绝在外。

    隔绝在外也无妨,可一方面疏离着,一方面有求于人又这么敏感,就有些让人头疼了。

    她倒是不在意,但母亲,一定会伤心的吧?

    暂住的表姑娘神马的,果然是最难打交道的存在。

    嘴角弯起,笑了笑:“三表姐,我娘是您嫡亲的姑母,若有什么事求一求她,真的不丢人的。”

    “二表妹这是什么意思?”温雅涵强自控制着微微颤抖的手。

    她拿针的时间太长了,就落下这么个毛病,一旦情绪过于激动手就会不受控制的抖。

    一双微凉的手覆上。

    手指纤细修长,如白瓷般细腻,又比白瓷多了莹润生动的光泽,指甲并没有涂任何颜色,修剪的整整齐齐,看着干净又清爽。

    而那双微颤的手,指肚上一个个针眼好了又添,添了又好,早已形成一层薄茧,粗糙的令人难堪。

    温雅涵猛的把手往回抽,却被甄妙紧紧握住。

    “二表妹。你——”

    “三表姐,舅母一定和你说过,我娘是个什么样的人吧?”

    温雅涵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不试着相信呢?”

    “我没有不相信。”温雅涵声音微扬,一直戴着的厚重面具,好似被人乍然划出一道深痕,不安又羞恼。

    是了,二表妹自幼就是这么尖锐的人,她怎么会顾及别人的心情呢?

    仿佛猜到温雅涵的想法,甄妙失望的叹口气:“三表姐,我说的话呢。虽然直,但没有任何讽刺的意思。如果你愿意,何不试着相信一次,依靠一次别人?或许真没你想得那么糟糕。三表姐,我就先回了。”

    微微欠身行了半礼,甄妙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三姐。”温雅琦探出头来,见温雅涵不语,忍不住道:“你和二表姐闹别扭了吗?”

    “没有。”温雅涵神色晦暗不明。背脊挺得笔直往屋里走。

    “哎,三姐,我觉得二表姐说的也有道理。你要是真的有什么事,就去找姑母啊。姑母对我们挺好的。”

    温雅涵面无表情的看她一眼:“多嘴。”

    甄妙回了宁寿堂,用了晚膳就开始压腿。

    阿鸾忙忙碌碌将近半个时辰,这才把沐浴的水配好:“姑娘,该沐浴了。”

    甄妙收了腿。走向净房。

    自从开始坚持用太妃给的养肌肤的方子,脸上起的痘痘果然不知不觉消失了,肌肤摸起来也顺滑了不少。渐渐褪去这个年纪的少女肌肤特有的青涩感。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眼看着有了效果,又有贴心丫鬟把一切准备好,甄妙由最开始的没耐心到现在已经开始习惯了。

    先是迈入热气腾腾,加了许多药材花瓣已经看不出颜色的水中,甄妙舒适的叹口气。

    泡了两刻钟左右,阿鸾扶着她起身走向另一个木桶。

    青鸽立在那里候着。

    那木桶没有一丝热乎气,甄妙虽已是这样泡过数次了,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咬一咬牙才坐了进去。

    冷得咧了咧嘴,嘀咕一声:“冷死了。”舀了冷水开始往自己身上浇。

    青鸽熟练的俯身,片刻不停的揉搓着被冷水浇过的肌肤。

    胖丫头手劲大,很快火热的感觉传来。

    冷与热相交,甄妙觉得自己仿佛处在冰火二重天似的,说不出是痛苦还是舒坦,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想,太妃到底是何方神人,能想出这种方子的。

    折腾的差不多了,青鸽把甄妙捞出来,抱回床上去。

    阿鸾侧坐在一旁,从脖颈开始给她按摩。

    不多时,甄妙就睡着了。

    阿鸾手上没停,直到按完脚尖,才擦了擦鼻尖的汗珠,拉过锦被给甄妙盖好悄悄退了出去,歇在了外面的美人榻上。

    一夜无话。

    第二日去温氏那里陪了半天,又去虞氏那看了看眉眼开始长开的雷哥儿,一天也就混了过去。

    第三日一早,一顶精致小轿就静悄悄的停在了建安伯府的垂花门处。

    甄妙带着阿鸾和青鸽上了轿子,起轿前,下意识的回头瞥了一眼。

    雕刻着层层莲花的垂花门初阳下显得格外华丽,温氏站在门前台阶上,冲她挥了挥手。

    轿子越行越远,温氏渐渐褪色成一个模糊的影子,甄妙这才放下缀着流苏的帘子,坐好。

    “姑娘,很快就会回来的。”向来安静的阿鸾难得多了一句嘴。

    “嗯。”甄妙点点头。

    青鸽却是一脸憧憬:“姑娘,您说公主府的厨房,是不是比我们伯府还要大很多啊?”

    “应该是吧。”

    一主二仆随意的聊着,也不知行了多久,轿子停了下来。

    “甄四姑娘,请下轿吧。”一个嬷嬷立在轿子边,把轿帘掀开。

    那嬷嬷穿着缎子袄,头发挽了个利落的髻儿,插着一根金钗,看着很是体面。

    甄妙冲她点头微笑。

    那嬷嬷便回之一笑,只是嘴角微勾,显得有几分倨傲。

    甄妙没有往心里去,抬脚就走。

    每年的梨花会都在公主府的梨园举行,她不是第一次来了。

    这里景致确实是极好的。哪怕到了这个时节,仍有许多不知名的草木常青,花团锦簇。

    行走到一处,还看到一丛灌木,挂着满满的红色小浆果,果子晶莹小巧,看着就让人垂涎。

    甄妙不由多看了一眼。

    “这是迭香果,早年从海外带来的树种。”一个清清凉凉的声音响起。

    甄妙抬头,这才看到重喜县主就在灌木丛的另一侧。

    “县主。”甄妙敛衽施礼。

    “甄妙,我等你好久了。”

    这话说的甄妙有些意外。迷茫的看了重喜县主一眼。

    带路的嬷嬷脸色微变,看向甄妙的眼神再没最初的倨傲和漫不经心,反而多了几分慎重和审视。

    县主自小就是冷淡性子,便是对着自己的大嫂,都不像寻常小姑那样爱说爱笑,这位甄四姑娘,到底怎么得了县主青眼呢?

    “走吧。”重喜县主伸出手,竟是牵起甄妙的手往前走。

    嬷嬷悄悄揉了揉眼睛,确定没眼花这才跟了上去。

    “杨嬷嬷。我带甄四姑娘过去就成了。”重喜县主淡淡道。

    “是。”杨嬷嬷恭敬应着,停住了脚步。

    府里谁都知道,县主虽不像寻常贵女那样娇蛮,甚至大多数时候平和冷淡。可向来是说一不二的,连公主都很少驳县主的面子,真真是比两位公子还要威风的人物。

    甄妙一头雾水跟着重喜县主走,见周围景致越来越精致。忍不住问:“县主是带我去见大姐吗?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去大姐那,没想到她住的地方比梨园也不逊色。”

    重喜县主停了下来。

    她身后是一株海棠树。这个时节叶子早已掉光,只剩下满树的红色果实,如云似火,美不胜收,映衬的素来清淡的面庞也多了一抹嫣红。

    “呵呵。”重喜县主轻笑一声,才解释道:“我带你去见的不是大嫂,是我母亲。”

    这次甄妙是真的意外了。

    素来鲜少见外人的昭云长公主竟然要见她?

    “不用担心,我母亲很好的。”重喜县主安抚的笑笑,“等你安顿好,再一起做彩虹面条可好?”

    “好的。”甄妙调整好心态,笑眯眯道。

    既来之则安之。

    见甄妙神色坦然,重喜县主暗自点头,带着她穿过一道道月亮门,到了昭云长公主的休憩之地。

    两个容颜姣好的侍女立在门旁,见着重喜县主盈盈施礼,一人打起绣着烟雨山水图的布帘,一人向着屋内禀告一声:“公主,县主和甄四姑娘来了。”

    “让她们进来。”柔若春风的声音传来。

    甄妙走进去,竟不敢落脚了。

    地上铺着一尘不染的雪兔皮,一水的紫檀木家具压住了这一片白,整个房间说不出的高贵大气。

    临窗大炕上坐着一个一身红衣的女子,衬着这雪白和暗紫,明明是极张扬的颜色,眉眼间的浅笑却生生柔和了这一切。

    重喜县主踢掉鞋子,雪白的罗袜踩着雪兔皮铺就的地面走向昭云长公主。

    甄妙回了神,站在门口敛衽施礼:“民女拜见长公主。”

    “你便是甄四吧,来,进来坐。”昭云长公主招招手。

    甄妙脱了鞋子进去,长公主赐了座,随后闲聊般问了几个问题,都一一乖巧的应了。

    她自认没有长袖善舞的本事,面对绝对的上位者,不出错就是好的。

    原以为长公主见她或者有什么深意,却不想问了那几个问题后便端了茶。

    一位个子高挑的丫鬟领着甄妙去大公子院子里。

    只留下重喜县主,终是忍不住问:“母亲,您既有心见甄四一面,就只是为了说几句话?”(未完待续。。)

    ps:感谢恪浠打赏的香囊,萌喵~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