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罗天珵缓缓睁开了眼。

    “世子。”绮月站在床边,神情忐忑。

    见她穿戴整齐,罗天珵满意点头,然后便起了身。

    “世子,婢子伺候您洗漱。”

    “不必。”罗天珵穿戴好,深深望她一眼,“绮月,你是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

    “嗯。”绮月低了头。

    罗天珵大步走了出去,丢下淡淡一句话:“以后,我会经常过来的。”

    门打开,初冬的风灌进来,室内旖旎颓靡的味道就随之一散。

    那个人影早已不见。

    绮月收回视线,心中又酸又喜。

    喜的是自己赌对了,没有仗着世子在自己床榻上再胡乱纠缠。

    世子分明是不想让人知道他如今不愿碰女人身子的,以后恐怕只会来这里,让她遮掩。

    那么她将会是通房丫头中的头一份,说不准等大奶奶进了门,世子怜惜抬个妾还是有望的。

    酸的是若是世子一直不碰自己,将来又怎么会得个孩子傍身呢?

    没有孩子的妾,就是无根的浮萍,主子一句话把她指给旁人,也是常见的。

    绮月扯着帕子纠结半天,才终于露出个笑脸。

    世子不是不成的,又这么年轻,她就不信以后次次如此,总会有忍不住的时候。

    而她要做的,就是耐着性子等待。

    退一万步,就算世子真的不碰她,好歹还进她的门,总比那些等的望眼欲穿的强。

    外人眼中世子的宠爱,足以让她日子过的顺遂些。

    满府的下人,哪个不是逢高踩低的。

    把满是狼藉的床单扯下,抱着走了出去。

    “呦,绮月姐姐。叫王婆子过来收不就得了,怎么还亲自抱去?”

    同住西跨院的几人昨夜都没有睡好,早早的就站在廊庑下闲聊,眼睛却时不时瞄着昨夜被她们盯出洞来的房门。

    见绮月抱着床单出来,个个红了眼。

    世子昨夜,果然睡了这个浪蹄子!

    这一大早的,居然就抱着床单出来刺她们的眼了,实在是可恨!

    绮月微微一笑:“远山妹妹今日起的倒早,只是气色不大好。我以前就是自己抱去的,远山妹妹可能没碰见。”

    像她们这种身份。是没有小丫头伺候的,换洗的衣物都是等着住后罩房的王婆子来收,再统一送到浣衣房去。

    说到底,通房丫头甚至连主子跟前得脸的大丫鬟都不如。

    那些大丫鬟还有一个小丫头伺候着呢。

    她们呢,主子宠爱了,就能扬眉吐气,若是不待见,那真真连个大丫鬟都不如!

    绮月再次下定了决心,姨娘她是当定了。

    “哼。绮月姐姐可真是勤快人。”远山甩了帕子,扭身走了。

    其他几人心中虽嫉恨的发狂,却比远山谨慎些。

    世子久不踏进西跨院的门了,头一遭过来就进了绮月屋子。这以后到底如何还不一定,万一绮月得了世子的宠爱,随便给她们下点绊子,那可是没处哭去。

    是以个个挂着勉强的笑容闲扯了几句。才放绮月离去。

    罗天珵出了镇国公府,骑马向昭云长公主府赶去。

    现今天已经冷得很了,此时日头还没出来。地上白花花一层冻霜,骑着马速度快,风就如刀割般刮在脸上,冷冰冰的疼。

    罗天珵却早已习惯,非但不觉得不适,反而神清气爽。

    昨夜,到底是比用冷水洗澡强的多了。

    只是细想,又觉得有几分荒唐。

    马蹄哒哒,敲击在青石路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青雀街这时候已经热闹起来。

    罗天珵浑然不觉,骑马置身闹事,心思却飘到天外。

    女子的哭喊声传来。

    罗天珵回神,身体几乎比头脑反应还要快,拉着缰绳死死把马儿往一旁扯去。

    马儿前蹄高高抬起,长嘶一声,粗大的鼻孔喷出白气,遇冷成雾,像是两道小小的白龙。

    那女子就这么跌坐在地上,白色衣衫是被拉扯过的凌乱,发髻因为奔跑散落下来,青丝掩映间,隐约露出一张绝美的脸。

    罗天珵目光在女子衣衫上停了停。

    这女子穿的,是一身孝衣。

    三两个大汉追上来,其中一人虬须满面,见了女子就上来扯,口中骂骂咧咧道:“小娘皮,你居然还敢跑,还不跟我回去!”

    白衣女子死命挣扎着:“不要,我,我死也不会跟你们走的……”

    胡须男狰狞一笑,毫不怜惜的扯住女子衣襟:“你不是卖身葬父吗,何必多此一举,直接以身抵债不就成了,反正你那死鬼老爹早就把你输给我们!”

    “不——”女子凄厉喊着,仓皇四顾间发现骑坐在马上的罗天珵,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然推开了胡须男子向着他的方向连奔带爬:“公子,求您救救我——”

    罗天珵紧握着缰绳,马儿已经安静下来。

    那女子大概是慌了神,见着近在咫尺的救星骑在马上,竟去抱马儿的腿。

    马儿再次受惊,扬起蹄子就向女子踢去。

    围观的人发出惊呼声,胆子小的甚至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接下来发生的惨状。

    就连追赶白衣女子的几个大汉都一时忘了动作,就这么呆呆望着。

    火光电石间,罗天珵纵身一跃。

    一身玄衣在半空荡起优美的弧线,衣袂翻飞间人已落地,揽着白衣女子转了几圈落在旁处。

    那马儿打了个响鼻,前蹄落地。

    场面有短暂的安静,接着人群中爆发出叫好声。

    刚刚睁开眼睛看到这幅英雄救美场面的,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人群中,一个紫衣男子笑了笑:“罗世子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倒是艳福不浅啊。”

    赭衣男子笑道:“罗世子身手确实越来越好了,恐怕都和我差不多了。”

    “咳咳。”紫衣男子以咳嗽掩饰着笑意,视线又落在人群围成的场地中央。

    “公子,多。多谢了——”白衣女子脸色绯红,眼中泪意涟涟的凝视着把她抱在怀中的男子。

    却忽觉身子一重,那双揽住她的手已经松开。

    “姑娘该当心些,不是什么都能随便抱的。”

    若是马儿受了惊伤了路人,这责任该谁来担?

    罗天珵一大早的好心情打了折扣,眉眼显得益发冷清。

    白衣女子绝美的面庞涨得通红,犹如盛开了大片大片的桃花,让人望之沉醉,声音更是娇柔:“公子,是。是我一时慌了神。”

    说着泪水涌了出来,却不是毫无形象的涕泪横流,而是一颗一颗泪水如珍珠般从白净红晕的面庞滚落下来,像是春雨打着白莲,纯净美好。

    “行了,别哭哭啼啼了,赶紧跟老子回去!”胡须男子如梦初醒,大步走向女子。

    女子身子一颤,眼睛惶恐的大睁。下意识就去抓罗天珵的衣袖:“公子,求您救救我——”

    罗天珵侧开身子避开,目光落在胡须男子身上。

    大概是从罗天珵的穿戴看出非富即贵,胡须男子语气收敛了几分:“公子。劝您莫要多管闲事。这小娘皮的爹欠了我们银子,如今人死了,我们只有拿这小娘子抵债了——”

    正说着,旁边一人猛拉他的衣袖。脸上带着惊惧压低声音道:“大哥,快走,这位公子是五成兵马司的官爷!”

    此人虽是刻意压低了声音。奈何天生大嗓门,这话还是被许多人听到了。

    胡须男子面色大变,不敢再看罗天珵,狠狠瞪了白衣女子一眼:“小娘皮,今儿日算你走运,等改日再来找你,到时交不出银子,就随老子乖乖去楚潇阁!”

    地痞怕官差,几人急慌慌离去。

    女子神色一松,扑通跪下来:“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人群中窃窃私语声响起,有的议论罗天珵的身份,有的夸赞他的义举。

    六皇子二人则笑眯眯的看着热闹。

    罗天珵并不喜欢被人围观,可见众人依旧不散,似乎还要看到大团圆结局才心满意足,暗自咬了咬牙,才道:“多少银子?”

    “啊?”女子愣了愣。

    “你欠他们多少银子?”

    “五十两……”女子羞愧的低下了头。

    一张银票轻飘飘的落在女子手上。

    “这银票,算是替在下的马儿给姑娘压惊了。”罗天珵说完冲女子抱抱拳,牵着马儿转身就走。

    女子却追上来:“公子——”

    “嗯?”

    女子微红着脸低下了头:“既然公子买了我,那我便是公子的人了,为奴为婢都可以,只求公子让我跟着。”

    罗天珵皱了皱眉:“在下说过了,这银子是替马儿给姑娘压惊的,并不是买了你。”

    “公子,您出了银子,就是买了我,奴以后生死都是公子的人,求您不要丢下我。”

    女子声音娇柔,面容绝美,这么苦苦哀求着,围观之人就跟着劝起来。

    “这位公子,既然您出了银子,就带这位姑娘走呗,不然岂不是亏了。”

    “官爷,您若是不要这位姑娘,等那些人来了,这位姑娘还是难逃厄运啊!”

    ……

    “姑娘,在下再说一次,刚才的银子并不是买了你,在下还有事,告辞了。”

    “公子——”女子欲拉罗天珵衣袖。

    罗天珵轻巧避开,面色微冷。

    女子却扑通跪下来:“公子,我不能平白要您的银子,您大发慈悲,就带奴走吧,奴什么活儿都会干的。”

    罗天珵皱皱眉:“不能白要我的银子?不然就是买下你?”

    女子神色决然的点头。

    罗天珵俯身伸手。

    女子脸色一喜,含情脉脉伸出手来。

    就见那只修长如竹的手轻巧拈起银票,然后起身上马,头也不回的走了。(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