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罗世子。”

    六皇子二人跟了上来。

    罗天珵勒住缰绳转身,有些诧异:“六皇子,萧世子?”

    六皇子狭长眼睛笑意连连:“罗世子可真真是不解风情啊。”

    罗天珵笑了笑,没有反驳。

    萧世子却有些不赞同:“罗世子就没想过,你把银票收回来,那女子下场如何吗?”

    “呃,换别人把她买走?”罗天珵仔细想了想,肯定的点头,“那位姑娘有些姿色,想来五十两银子还是许多人愿意出的。”

    “罗世子就不担心那姑娘再落入虎口?”

    罗天珵挑挑眉,好笑的道:“萧世子也看到了,那女子就喜欢卖身为奴,偏偏我家丫鬟多的不想买,既然这样,何不把机会让给别人?再说——”

    “再说什么?”

    “再说我今日带的银子本来就不多。”罗天珵坦然道。

    “呵呵。”六皇子轻笑出声,随后问道,“罗世子这是去哪里?”

    “呃,约了韩二公子一起喝酒。”

    “罗世子不说我倒是忘了,长公主府有几株老梅花开的特别早可是有名的,如今是不是开花了?赏梅喝酒可是乐事,不介意我们凑凑热闹吧?”六皇子眼睛亮起来。

    “六皇子能去,自然是好的。”

    三人皆骑了马,向着昭云长公主府行去。

    长公主府中的甄妙,却满眼含泪,无可奈何的望着重喜县主。

    这么冷的天,天还没亮呢就被从温暖的被窝中拉出来下棋,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一定是她醒来的方式不对。

    重喜县主不该是清贵冷淡,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贵女吗,眼前这柳眉倒竖的是谁?

    “甄妙,我让了你十个子。你居然还能下成这样,真是,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甄妙露出个灿烂的笑,拽住重喜县主的衣袖,毫无愧色的道:“县主,请放过朽木吧。”

    什么是术业有专攻,县主到底懂不懂啊?

    非要鸡蛋会飞,母猪会上树,这不是坑人吗?

    甄妙眼神流露的强烈的祈求让重喜县主一怔,神情软化下来。

    甄妙暗暗松了口气。

    总算是松动了。

    就见重喜县主露出个安抚的笑容:“甄妙。抱歉,是我太心急了,朽木开花总有个过程,哪有几日工夫就枯木逢春的道理。”

    甄妙笑容一僵。

    重喜县主继续安抚道:“反正你至少还要住上个把月,不急,我们慢慢来。”

    甄妙身子晃了晃,栽倒。

    “甄妙,你怎么啦?”重喜县主拉了拉倒在桌子上的人。

    甄妙绝望的抬头:“我一定是在做噩梦,县主。麻烦等会儿重新叫醒我。”

    无力趴在桌子上的甄妙,没有看到重喜县主垂下的眼帘遮住的那抹狡黠笑意。

    “县主,二公子请您去赏梅。”碧翠挑帘走了进来。

    重喜县主坐正身子,恢复了矜持的神情。淡淡道:“已经有梅花开了么?”

    “是的,二公子说昨儿才开的。”碧翠恭恭敬敬的回道。

    重喜县主看一眼外面天色。

    如今已是十一月,这个时节的京城虽未下雪,天却是冷得很了。

    不过比起寻常梅花早了一个多月花期的梅花。还是值得一看的。

    重喜县主便起了身,对碧翠道:“把那只青花平口梅瓶抱上,等赏完花折几支给母亲送去。”

    碧翠应声是。去多宝阁取梅瓶。

    “甄妙,带上棋,我们走吧。”

    刚爬起来的甄妙差点再次栽倒。

    县主,您到底是有多执着啊,去赏梅还要带着棋。

    “县主,我就不去了吧,一早就来你这里,也该回去了。”

    虽说回了住处并没什么事,可韩二公子邀请县主去赏梅,她跟着凑什么热闹。

    碧翠正抱着梅瓶过来,道:“县主,婢子还忘了说,今日六皇子、罗世子几人也过来了。”

    重喜县主随意取了件玫瑰紫压正红氅衣披上,淡淡道:“我们是去赏梅,又不是看人,谁来都无妨。甄妙,我们走吧。”

    听到罗天珵也在,甄妙本能的觉得那人恐怕是来找她的。

    毕竟进府前她是递了信儿的,她可不认为那人有纯粹的赏梅喝酒的兴致。

    就跟着起了身,在绣折枝花绿色缎子小袄外又套了银鼠皮的斗篷,这才道:“县主,我们走吧。”

    青鸽率真,阿鸾沉静,来这里,因为考虑县主性子清冷,甄妙便只带了阿鸾过来,青鸽则留在长乐院那边,以便甄宁有什么事可以过来传话。

    二人袖中揣着手炉,各自带了一个丫鬟向外走去。

    一出门,凛冽的寒气扑来,甄妙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原本她日日坚持锻炼,身子还算不错,奈何这大半年来折腾了好几次,特别是春日落水,当时还不觉得,到了冷天,畏寒的毛病就显现出来了。

    幸亏穿得厚。

    甄妙深呼吸,适应了片刻也就好了。

    “赏梅的地方是暗香亭,到了那里就不冷了。”重喜县主淡淡说了一句。

    碧翠脚下一顿。

    县主语气虽淡,可这关心的话,身为大丫鬟她还是头一次听县主对外人说。

    不由暗暗看一眼鼻尖被冻得通红的甄妙,心道这位甄四姑娘怎么就投了县主眼缘了呢?

    走了一刻多钟,就看到假山旁一座四角亭,四面挂了纱帐,隐约可以看到里面几个身影正举杯畅饮。

    亭外几株红梅,零星开着花,却别有风骨。

    重喜县主也不过去,就拉着甄妙驻足赏梅。

    还是六皇子掀起纱帐,露出个雪后初晴般的笑容:“重喜表妹,既然来了,怎么不带甄四姑娘进来?”

    “六表哥。”重喜县主行了礼,淡淡道。“既是赏梅,总要先看过花再说。”

    六皇子目光就落在甄妙身上。

    甄妙跟着施礼,起身时抬了眼帘,目光与六皇子身后的人对上。

    几日不见,这人倒似乎更黑瘦了些。

    六皇子敏锐的察觉甄妙目光的方向,心中一瞬间划过难以言说的不满。

    和太妃生得如此像的人一眼注意的却是别人,这感觉,很不爽!

    可很快,六皇子就回了神。

    二人再像,眼神却是不像的。

    眼前的人。眼神清澈的如初识世界的稚子,却也失去了让人探究的**。

    到底和太妃是不同的。

    六皇子勾了勾嘴角:“甄四姑娘,我们罗世子可是等你很久了。”

    那位萧世子也笑嘻嘻的看来,一脸打趣的样子,然后又忍不住扫了阿鸾几眼。

    韩二公子面容和重喜县主相似,属于清贵公子的气质,听了六皇子的话,亦流露出淡淡笑意。

    甄妙却大大方方走过去,冲其他人见礼后对着罗天珵笑道:“罗世子。能在这里遇见,好巧。”

    罗天珵自然的走过来,嘴角含了笑:“确实巧极了。”

    给了甄妙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

    二人对视的刹那间,六皇子笑吟吟开了口:“甄四姑娘有所不知。今日巧合的事不止这一件呢。”

    “呃,还有什么巧事?”毕竟是皇子,甄妙配合的问了一声。

    “自然是罗世子英雄救美的事了,我们也是看了那一幕。才巧遇了罗世子,这才一起过来的。”六皇子说着好整以暇的打量甄妙神色。

    却见甄妙露出个万般怀疑的眼神。

    分明是在说,罗世子还能英雄救美?别开玩笑了好吗!

    六皇子差点笑出声来。

    为何这小姑娘又有趣起来了呢。

    一般女子听了这话。最该流露的表情难道不是吃醋么?

    想到这里心中一动。

    难道说甄四在情之一字上,竟还没开窍?

    这样一想,反倒同情的看了罗天珵一眼。

    罗天珵也被甄妙气着了。

    本来六皇子提了那事,心中还有些不满,然后隐约的又有那么几分好奇,想看看听到这话的甄四会是如何反应。

    万没想到,她的反应居然是不相信!

    怎么,难道他就不能救人吗!

    就算不能救人,他是个男人,总能英雄救美吧!

    反倒是甄妙笑眯眯的打破了短暂的尴尬:“罗世子,我看那边景色不错,我们去看看吧,呃,正好,听一听你英雄救美的故事。”

    她这样坦荡的邀请,别人反倒不觉轻浮,只是看着罗天珵的眼神更加揶揄。

    罗天珵知道这是二人难得的独处机会,心中虽郁闷,却只得答应下来。

    二人缓缓走着。

    除了几株老梅,此处似乎比旁处暖上一些,有许多长青的树木不说,更有叫不出名的鲜花盛放,行走其间,暗香萦绕,醺人欲醉。

    绕过假山,才发现竟有一湾温泉。

    甄妙顾不得欣赏,低声问道:“罗世子,来找我有什么事?”

    罗天珵反倒不急了:“你就断定我是来找你的?”

    甄妙笑了:“难道罗世子真是英雄救美后,顺便来长公主府喝个小酒?要是这样的话,我可就回去了,我是大俗人,这么冷的天只想窝在屋里,可没赏梅的兴致。”

    如果是做梅花馅饼,她倒是有兴趣的。

    想到这里,暗暗咽了咽口水,真的好久没吃梅花馅饼了。

    “咳咳。”罗天珵一声咳嗽,把甄妙拉回了神。

    “甄四,怎么好端端的你就来长公主府照顾你大姐了?”

    甄妙叹口气:“大伯娘求了祖母,我还能拒绝吗?”(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