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听甄妙把具体情况娓娓道来,罗天珵感觉此事应该和他二叔无关,只是巧合罢了。

    饶是如此,要真出了什么事也麻烦,就叮嘱道:“甄四,照顾有身子的人本就要仔细,更何况你还是专门做吃食的。所谓病从口入,这有身孕之人,最怕吃到些不该吃的,你可要当心了。”

    见罗天珵神色郑重,甄妙点头:“我晓得的。再说我也不是厨子,大姐的一日三餐不用我伺候,只是偶尔做些让她开胃的小食罢了。”

    其实连小食她也没做过几次,来的这几日,长乐院那边只要过两回醋酿丸子汤。

    罗天珵低叹一声:“无论如何当心些,若是可以,就尽早回去吧。”

    甄妙皱眉看他:“罗世子是不是知道什么?好像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的样子。”

    罗天珵心中一跳。

    重生之事太过匪夷所思,是要永远烂在肚子里的秘密,万不可让人知晓。

    当下勾了勾唇角,凉凉道:“还不是某人到了哪里,麻烦就跟着到了哪儿。”

    甄妙呆了呆,然后神情奇异的道:“罗世子,没想到……你竟这么有自知之明。”

    罗天珵脸色一黑。

    甄妙悄悄往旁边挪了一步:“要是没有旁的事,就回去吧,呆久了总不大好。”

    罗天珵一动不动,瞪着她。

    这女人,到处惹麻烦不知反省不说,对他英雄救美的事竟然毫不感兴趣,简直,简直不可理喻。

    甄妙拢了拢银鼠皮的斗篷,还是觉得凉风从脖子钻进来。

    唉,说得好好的,她的未婚夫怎么又开始无理取闹了。

    “既然冷。怎么不多穿点?”好久,无理取闹的人憋出一句话。

    甄妙差点翻了个白眼。

    她里面穿着袄子,外面套着斗篷,已经穿的圆滚滚了,畏寒,是现在这副身体太弱,没法子的事。

    “去亭子里吧。”罗天珵丢下一句话,先转了身往回走。

    甄妙小碎步跟上。

    前面那人又猛然停住转过身来。

    “怎么了?”甄妙吓了一跳。

    罗天珵面无表情:“我从来不会救莫名其妙的人。”

    甄妙一怔。

    这思路,她怎么有点跟不上?

    罗天珵看得气闷,更恼自己。莫名其妙的停下来解释什么。

    这样一想,脸色越来越难看,一甩袖子走了。

    留下甄妙被冷风吹着,嘴张了又张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最后深深叹口气,满脸忧愁的提着裙角跟了上去。

    亭子里,重喜县主正和韩二公子下棋。

    甄妙见了,腿顿时觉得有千斤重,迈不开步子了。

    还是阿鸾理解自家姑娘的痛苦,扶着她走了过去。

    棋盘上。正厮杀的惨烈。

    重喜县主却还是注意到了甄妙,一边盯着棋盘一边道:“甄四,好好看我下棋。”

    六皇子抬眼看来,笑道:“看来甄四姑娘是高手了。不知比起令姐,哪个棋艺更高呢?”

    听了六皇子的话,重喜县主手中棋子差点掉下去,似笑非笑瞥了甄妙一眼。

    甄妙却相当坦然:“六皇子说笑了。说到下棋。我是朽木中的高手才对。至于我二姐,她是比我强许多的。”

    说着心中有些纳闷,甄妍是琴棋书画样样皆通的人。但要说棋艺有多么出众,却没有的,至少不会被一个皇子特意拿出来说吧?

    犹疑间,就听六皇子扑哧一笑:“甄四姑娘误会了,我说的是你大姐,也就是如今长公主府的大奶奶。”

    重喜县主执棋的手一顿,看了六皇子一眼:“六表哥也知道我大嫂擅下棋?”

    她是好棋之人,而甄宁没嫁入长公主府前就是京城有名的闺秀,尤以棋艺扬名。

    当时她是盼着这位大嫂早些进门的,好时常切磋。

    可令人失望的是,等甄宁进了门,每次找她下棋,总是只输她两三子,或者赢她两三子。

    重喜县主心知肚明,这正说明甄宁的棋艺比她高出一筹不止,才控制的这么恰到好处。

    大概是为了不得罪她这个当小姑的。

    可是,她偏偏不喜欢。

    她喜欢下棋,却从没觉得自己就该下的最好。

    下棋,就该是纯粹的下棋而已,一旦沾染了其它的东西,那么就和其他俗物一样无趣起来。

    更加无趣的,是下棋的人。

    甄妙则是因为自己误解了六皇子的话有些赧然。

    关键时刻,亲疏立现,在她心里,确实只当甄妍才是真正的姐妹的。

    “看来重喜表妹和甄四姑娘都不知啊,甄大奶奶不止会下棋,还会下盲棋。”

    玛瑙棋子啪嗒掉下来,发出清脆的响声。

    却见韩二公子和重喜县主露出如出一辙的激动表情:“当真?”

    “早些年曾见她和甄太妃下过。”六皇子不以为意的说道。

    在他看来,琴棋书画,不过闲来无事打发时间而已,精与不精,又有什么不同。

    甚至还不如甄四那一手好厨艺让人动心。

    可对好棋成痴的人来说,却大为不同了。

    他们这样的人,听到有会下盲棋的人,怎么按捺得住。

    “大嫂竟从未说过她会下盲棋。”韩二公子喃喃道。

    重喜县主清冷的面庞难得有了纠结表情。

    然后把棋子一丢:“甄四,我们去长乐院。”

    甄妙乐得如此,该说的已经说过了,她本能的不想和六皇子这些人多呆。

    六皇子却有些不满:“重喜表妹,这里有好酒好茶,又有梅花可赏,何不把甄大奶奶请来。”

    甄宁是已婚妇人,约束本就少些,这些人一起去长乐院不大妥当,可请她来赏梅,却是无妨的。

    重喜县主看六皇子一眼。淡淡道:“我大嫂近日身子不大爽利,受不得寒。甄四,走啦。”

    甄妙冲亭中几人欠身施礼:“各位慢聊,我先告辞了。”

    路过几株老梅,重喜县主连折花的事情都忘了。

    还是碧翠抱着梅瓶犹豫了一下,匆匆折了两枝梅花跟上。

    甄宁今日却难受的厉害。

    都说怀孕满了三个月就不会再孕吐了,可她已经两个多月,怎么反倒越发厉害起来了呢?

    “大奶奶,您喝口水压一压吧。”绯胭轻轻拍着甄宁后背。

    甄宁难受的心烦气躁,不耐烦的挥手:“不要碰我。”

    又是几声干呕。甄宁抬头:“翠浓去买盐渍青梅,怎么还没回来?”

    “许是有什么事耽搁了?”绯胭小心翼翼的道。

    甄宁听了着恼:“她还能有什么大事不成?”

    正说着,有丫鬟来禀告:“大奶奶,县主和四姑娘来了。”

    “让她们进来。”甄宁吐得厉害,有气无力的道。

    腊梅的幽香传来。

    本是令人愉悦的香味,甄宁却脸色一变,扶着床柱吐的更厉害了。

    重喜县主停了步子:“大嫂,怎么这么难受了?”

    甄宁抬了头,脸色蜡黄。勉强露出个笑容:“妹妹来了,快坐——”

    说未说完又忍不住吐起来。

    绯胭看甄宁一眼,壮着胆子道:“县主,我们大奶奶现在什么多余的气味都闻不得。”说着眼睛落在碧翠抱着的梅花上。

    重喜县主心思剔透。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歉意的笑笑:“是我疏忽了。大嫂,既然你不舒服,那我就不打扰了。改日再来看你。”

    “我这样子让妹妹见笑了,妹妹慢走。”甄宁松了口气。

    她实在是没有精力应付人了。

    见重喜县主离开,甄妙走过去:“大姐。要不要我去给你做些吃的?”

    一听到“吃”字,甄宁就反胃,忙摆摆手:“四妹不必费心了。”

    “那我就回西跨院了,大姐你躺下歇着吧。”

    甄妙离去不久,一个蓝衣丫鬟进来:“大奶奶,大公子回来了,喝多了歇在了书房。”

    甄宁听了皱眉,吩咐道:“去把醒酒汤给大公子送去。”

    今日韩庆宇出门会友,她是料定会喝酒的,早早让人准备了醒酒汤。

    “嗳。”蓝衣丫鬟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绯胭垂着眼睛扶甄宁缓缓躺倒床榻上,一派沉静。

    不一会儿蓝衣丫鬟进来,脸色有些慌张:“大奶奶,白雪不知怎么回来了,溜进了小厨房还打翻了醒酒汤。”

    白雪是甄宁养的一只猫。

    昭云长公主是养猫的,为了能和公主婆婆有话题,嫁进来没多久,甄宁就养了一只,起名白雪。

    时日久了,倒是养出了感情。

    只是一有了身孕,长公主就发了话,说是猫啊狗啊对有了身子的人不好,不能养在身边了。

    甄宁就专门派了一个小丫头养白雪,离着主院远远的。

    “小厨房都是怎么做事的!”甄宁没有精力发火,缓了口气道,“再去做来。”

    “大奶奶,做汤的婆子因为拦着白雪烫了手……”蓝衣丫鬟硬着头皮道。

    甄宁听了胸口一闷,气道:“我这一不顶用,你们一个个的就给我添堵!”

    绯胭忙替甄宁顺气:“大奶奶,您是有身子的人,别气着自己。四姑娘不是会做醋酿丸子汤吗,大公子还喝过两次呢,那个也是能醒酒的。”

    甄宁这才脸色一缓:“绯胭,你去西跨院一趟,和四姑娘说做些醋酿丸子汤来,做好了就直接给大公子端去。”

    “嗳。”绯胭清脆的应着,努力压抑着翘起的嘴角。

    “对了,别和四姑娘说是大公子要,就说是我要的。”甄宁又叮嘱了一句。

    她可不想落人口舌。(未完待续。。)

    ps:感谢了如嫣、红茶咖啡、书友140412224801838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推荐苏子画大大的《妻娇》:

    在陌生时空背负着出生的秘密生存,需要莫大的勇气,

    在还没有确切把握之前,阮妍只想安静地做一名小花农。

    但为什么麻烦却接踵而至?

    先是引起了权贵注意,还有不对盘的邻居帅哥时刻不忘和她作对。

    她虽然喜欢养花,但对恶桃花一点兴趣也没有!

    阮妍:你说是花漂亮还是我漂亮?

    某帅锅:花娇不及我妻娇!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