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大姐,大姐夫。”甄妙进来,见甄宁脸色蜡黄,韩庆宇也神情憔悴,很是惊讶。

    韩庆宇有些尴尬:“四妹,你大姐今日难受的利害,喝水都要吐出来,不知你会不会做一些开胃的吃食?”

    “水都喝不下去?”甄妙瞧着甄宁脸色,没有逞强,“大姐这样应该请大夫开止吐的药方啊。”

    韩庆宇神情无奈:“请了太医,开的安胎凉膈饮,可连药都喝不下去了。”

    甄宁刚才是拼足了力气和韩庆宇说了那番话,此刻却是有气无力的冲甄妙笑了笑:“四妹莫担心,我缓缓就好了。”

    “大姐不吃东西,情况会越来越糟糕的。”甄妙皱了眉。

    长久不进食,胃受不得刺激,正常人吃东西都可能会吐出来,更何况有身子的人。

    “大姐夫知不知道,这京城哪家蜜饯铺子的青梅酱做得最好?”

    韩庆宇被问住了。

    他一个大男人,哪知道这个。

    还是翠浓插口道:“四姑娘,五味斋的青梅酱味道是最正的,今儿婢子正好买了回来。”

    “那劳烦翠浓姐姐拿些青梅酱来,我做一款小点心试试。”

    甄宁听了摆手:“四妹莫要费心了,我这样子,吃不下甜腻的东西。”

    甄妙笑笑:“不是甜腻的,等我做好大姐试试看。”

    “翠浓,带四姑娘去,四姑娘需要什么都准备好。”

    “让青鸽给我打下手就好。”甄妙退了出去。

    甄宁歪在床上,没有精神,又难受的睡不着,不停的翻来覆去。

    韩庆宇心中有愧,守着半步没有离去。

    大概过了半个多时辰,甄妙才回来,手中举着一个托盘。

    “大姐睡下了?”

    甄宁睁开眼:“只是躺一下。”

    甄妙把托盘放下。伸手掀开盖子。

    “呀,好漂亮。”站在屋内伺候的两个丫鬟惊呼道。

    甄宁好奇的看去,不由一怔。

    洁白的瓷盘中,摆成花瓣状的菱形糕点,每一块点心由三种颜色层叠交替,一层碧绿,一层棕黄,再一层纯白,以此反复。

    单看这漂亮的样子,就让人怦然心动。

    “大姐尝尝看。若是吃不下就不要勉强。”

    甄宁瞥了翠浓一眼。

    翠浓会意,夹了一块点心喂她。

    甄宁先是闻了闻味道。

    一股淡淡的酸甜味,却莫名的没有反胃。

    试着尝了一口,微微的酸,甜味极淡,却意外的好吃,不自觉便咬了第二口。

    韩庆宇看了神色一喜,冲甄妙点头微笑。

    甄妙含笑回礼。

    每块点心很小一块,甄宁三两口吃下。翠浓就去夹第二块。

    甄妙却制止了:“翠浓姐姐,趁着大姐现在开了胃口,先喂她喝药。”

    甄宁孕吐太厉害,最根本的还是要喝专治此症的汤药。

    她这点心。只是开胃的引子罢了。

    若是再吃下去又吐了,那就前功尽弃了。

    翠浓这才反应过来,把去做点心时甄妙吩咐熬好的药端起:“大奶奶,先喝药吧。”

    甄宁觉得状态还好。点了点头。

    半碗药下去,难得的没吐,甄宁觉得困意袭来。

    甄妙见状站了起来:“大姐乏了。就先歇着吧。”

    然后叮嘱翠浓:“这点心凉了味道更好。每次大奶奶喝药前喂她吃一块。想必等喝完第二副药,孕吐的症状就减轻了。我再做些滋补身子的吃食送来。”

    “多谢四姑娘了。”翠浓满脸感激。

    “那我就先回去了。”

    韩庆宇扶甄宁躺好,道:“四妹,我送你出去。”

    “有劳大姐夫。”

    甄妙从跪在台阶上的绯胭身旁走过。

    韩庆宇步子多了几分僵硬。

    好在甄妙没有停留,就这么走了过去。

    到了月洞门停住:“大姐夫就送到这里吧。”

    “四妹,今日多亏你了。”韩庆宇拱了拱手。

    甄妙展颜一笑:“大姐夫客气,照料姐姐是应该的。只是大姐孕吐忽然严重,应该是情绪波动造成的,大姐夫还是多注意点。”

    “我知道了。”韩庆宇尴尬的避开那双清澈的眼睛,脸有些红。

    转念一想,这种事阿宁定不会和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提的,又觉得好受点,却再没脸多呆,匆匆折了回去。

    甄妙收敛了笑容,淡淡道:“走吧。”

    阿鸾和青鸽跟在甄妙后面慢慢走。

    回了房,甄妙抱着枕头发呆。

    青鸽乐颠颠的跑去做吃食,阿鸾走上前,轻声问:“姑娘,怎么了?”

    “没事,就是想回去了。”甄妙躺下,“我歇会儿。”

    阿鸾默默退了出去。

    甄妙却想着刚刚从绯胭身旁路过时,居高临下的一瞥,绯胭领口里的红痕若隐若现。

    甄宁情绪的起伏,是因为她想的那样吗?

    可大姐夫却是一脸深情的样子。

    想到祖父,父亲,未婚夫,加上这位大姐夫,甄妙摇摇头。

    这个离奇世界,男人性格有千万种,每一种,都是那么……混蛋。

    这样一想,倒也释然,迷迷糊糊睡着了。

    这姑娘,心不是一般的宽。

    接下来几日,甄宁渐渐恢复了精神,食欲比之前还要好了不少。

    有了精力,再细想那日的事,却觉得有些古怪了。

    一切未免太巧合了些。

    遂悄悄吩咐了奶娘去查。

    她怀着孕,这些丫鬟们心思都大了,如今看着哪一个,都是不放心的。

    那碗汤早被打翻在地,洒的干干净净,奶娘自然查不出什么来,只是她也不是简单人物,想着这事最终受益的是绯胭。就从和她有关的方面查起。

    果然查出点线索来。

    “大奶奶,照顾白雪的丫鬟说,这几日绯胭常过去逗猫。”

    甄宁听了脸色沉了下来。

    事情过了好几天,本来就没有实质的证据,可她需要的,本就不是证据,她只要知道绯胭是无辜还是有罪罢了。

    “行了,奶娘,这事就不必再查了,我心里有数了。”

    “大奶奶是怀疑绯胭——”

    甄宁冷笑一声:“不然呢。在这不见刀光满是血的后院,我是从不相信什么巧合的。”

    “那大奶奶要怎么处置那小蹄子?”奶娘咬牙切齿的问。

    她女儿出生就夭了,对甄宁,看得跟眼珠子似的。

    甄宁笑笑:“处置?我干嘛处置,奶娘你别再管这事,知道了是哪个作乱就够了。“

    本就没有证据,处置了绯胭,惹了大郎厌恶不说,与她又有什么好处?

    没了绯胭。总还要安排通房的,谁让她怀着身子呢。

    甄宁摸了摸小腹。

    总要等孩子出世再说。

    “大奶奶,四姑娘过来了。”翠浓隔着帘子喊道。

    “快请进来。”甄宁脸上挂了笑。

    这几日吃着甄妙做的吃食,胃口越来越好。到现在竟隐隐盼着用饭的时候了。

    甄妙提着小巧的食桶进来。

    这食桶是双层的,中间一层空心,灌着热水,这样冷的天。里面的吃食还是热气腾腾的。

    “四妹今日做了什么好吃的?”甄宁难得语气俏皮起来。

    虽然性子不大合得来,提到吃食,甄妙还是很开心的。笑眯眯的道:“是豆腐皮鸡丝的包子,还有小米粥,大姐你趁热尝尝。”

    “四妹一起吃点吧,一个人吃着怪无趣的。”

    “嗯。”

    姐妹二人一起用饭,屋内烧着地龙,不多时鼻尖就都冒了汗。

    翠浓伺候二人净面。

    一个蓝衣丫鬟进来:“大奶奶,建安伯府来了人,说是要接四姑娘回去。”

    甄宁心中一沉。

    好端端的怎么要接四妹回去,难道伯府出了什么事?

    面上平静的道:“派谁来接的,可说了是什么事?”

    “那位嬷嬷自称姓王,并没有说有什么事,只说建安伯老夫人想见四姑娘,请四姑娘这就回去。”

    甄妙亦有些不安,看着甄宁。

    甄宁露出个安抚的笑脸:“许是祖母想你了,既如此,四妹,你就先回去吧,这些日子有劳你了。”

    “翠浓,把放在花梨木雕花匣子中的那套点翠镶钻头面拿来。”

    翠浓犹豫了一下,转身去拿。

    “四妹,你照顾了姐姐多日,姐姐没什么好谢你的,这套头面拿着戴着顽吧。”

    “多谢大姐了。”想着建安伯府忽然来人叫她回去,甄妙也没有推辞的心思,道了谢连收拾行李都来不及,就匆匆上了伯府派来的马车。

    “王嬷嬷,家中可是有事?”

    王嬷嬷脸色紧绷:“四姑娘,老奴说了,您可别心急。”

    “到底怎么了?”甄妙心中咯噔一下。

    “是三太太……病了……”

    甄妙蓦地睁大了眼:“我娘病了,怎么会?”

    见王嬷嬷不语,忙稳定一下心神,问:“是什么病,严不严重?”

    王嬷嬷欲言又止,最终叹口气:“四姑娘,等您回府就晓得了。”

    甄妙听得心中发冷,嘴张了张:“我娘她,她——”

    她想问一问真的只是病了么,还是已经——

    却不敢问下去。

    度日如年中,总算见到熟悉的大门。

    甄妙直接跳下马车,提着裙角飞奔。

    气喘吁吁的冲进宁寿堂,见老夫人和丫鬟们并无明显的变化,隐隐松了口气,鼓起勇气问:“祖母,听说我娘病了,是吗?”

    使了个眼色让丫鬟们都退下,老夫人才叹口气,伸手摸着甄妙凌乱的发丝道:“你娘她——投缳了。”(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