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整个人就愣住了,大眼睛迅速蕴含了泪水。

    老夫人见状忙道:“还好被救了回来,只是目前情形不大好。”

    甄妙一颗心就像从谷底一下子又飞了上来,突突跳得厉害。

    又哭又笑道:“祖母,您要吓死我啦。”

    老夫人摸摸她的脸:“快去看看你娘吧。”

    甄妙起了身往外走,又停住,回头望着老夫人:“祖母,我娘她为何——”

    老夫人沉默不语。

    “是因为父亲吗?”甄妙试探的问。

    老夫人瞥她一眼,摇摇头:“这不关你父亲的事,具体的缘由,等你见了你娘再说吧。”

    “那孙女就先去和风苑了。”甄妙挑了帘子出去。

    人已远去,老夫人望着犹在晃动的棉帘叹了口气。

    将来这府里,可是难办了。

    甄妙进了屋,就见温氏一袭月白中衣,掩被躺在床上,旁边坐着温雅涵,闻声看来,通红的双眼、惨白的容颜吓人一跳。

    甄妙快走几步过去,挨着床沿坐下握住温氏的手,轻唤道:“娘,您醒醒,妙儿回来了。”

    目光下移,落到温氏颈间。

    一道深深的红痕触目惊心。

    似乎是听到甄妙的声音,温氏睫毛颤了颤,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娘。”甄妙露出个大大的笑脸,“您没事吧?”

    温氏怜爱的望着甄妙,摇了摇头,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四姑娘,太太伤了嗓子,目前还开不了口。”

    甄妙握住温氏的手,安慰道:“娘,没事的,您好好养些日子就全好了。”

    当着温氏的面。却问不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

    温氏稍微使上点力气,回握了甄妙的手,看着她的眼神除了怜惜,还有歉意。

    甄妙抱住温氏胳膊,柔声道:“娘,以后您不要做傻事,总要想一想,您还有我们兄妹三人,还有雷哥儿呢。人只要活着,就有盼头。要是闭了眼,就什么都没有了。”

    温氏凝视着甄妙,轻轻点了点头。

    似乎是乏了,不一会儿又闭上了眼睛。

    甄妙见状起身,替她掖好被角,然后看向温雅涵:“三表姐,能不能陪我说说话?”

    自打甄妙进来,温雅涵整个人都是僵硬的,听了这话。脸色更是难看,沉默片刻眼中划过决绝,点了点头。

    开口声音是沙哑的:“二表妹,去隔间好吗?”

    甄妙点点头。

    进了隔间掩上门。温雅涵忽然跪了下来。

    甄妙吓了一跳,避到一旁问:“三表姐,你这是做什么?”

    温雅涵笔直跪着,散发的气息悲凉绝望。就连她周身的空气都跟着凝重起来。

    “三表姐,有什么话你起来,好好说吧。”甄妙走过去扶她。

    温雅涵不为所动。开了口:“二表妹,姑母会想不开,都是我和妹妹的错。”

    “为什么?”甄妙听得云里雾里。

    温氏把她们姐妹当成女儿般对待,就算真做了什么错事,也不至于自己走绝路。

    要知道就连原主拉着罗天珵跳河,温氏还打足了精神护着呢。

    “是雅琦鬼迷了心窍,和大表哥有了夫妻之实!”温雅涵说出这番话来,像是用尽了全部力气,整个人都灰败下来。

    甄妙像是被雷劈了似的,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温雅涵垂着眼帘盯着地面:“二表妹你放心,我会给姑母,给表哥表嫂一个交代的,你回来了照顾姑母,我就放心了。”

    却见甄妙猛然转身,丢下一句话:“我去找大哥。”

    咣当的关门声传来,因为用力过猛,门来回开开合合。

    温雅涵跪在冰凉的地上,久久不动。

    甄妙觉得这一切都荒谬极了。

    就像是做梦一样。

    她去了一趟公主府,娘亲上了吊,表妹和亲哥哥睡到了一起。

    那么大嫂呢,雷哥儿呢?

    不,就是做梦也没这么恶心,这么令人——绝望。

    泪水不知不觉涌出来,模糊了双眼。

    却觉眼前一黑,撞进一个人的怀里去。

    “四表妹?”

    淡淡的似乎带着青竹叶的味道传来。

    甄妙抬了头,泪眼模糊,用手背狼狈的一擦才看清楚是何人。

    蒋宸却被甄妙的样子吓得心中一慌,不自觉把怀中人拥得更紧:“四表妹,你怎么了?”

    甄妙回了神,目光落在蒋宸手上。

    蒋宸火烧般松开了手。

    “蒋表哥。”甄妙本想笑笑,一开口,泪如雨下。

    蒋宸有些着慌,掏出洁白的帕子笨拙的替她擦泪,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还是甄妙先恢复了平静,接过帕子擦了擦,勉强勾了勾嘴角:“多谢蒋表哥了。蒋表哥怎么会在这里?”

    蒋宸担忧的看着甄妙,道:“今日焕表哥没有来上学,说是病了,我来看看。”

    “大哥病了?”甄妙神情有些奇异,冷笑道,“表哥可知道大哥什么病?”

    蒋宸摇摇头:“这倒是不知,他脸色是极差的,表妹你也是来看焕表哥的?”

    甄妙这才想起,那样的丑事,定是瞒着府里大多数人的。

    暗暗吸了口气,才道:“是啊,听说大哥病了,有些心急了,让表哥笑话了。”

    “不会笑话你的。”蒋宸温柔一笑。

    “那我就先过去了。”甄妙欠欠身子,错身而过。

    蒋宸站在那里,直到看不到那个背影,才默默向前院走去。

    经过这番打岔,甄妙已经彻底恢复了平静。

    既然事情都发生了,慌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抬手理了理微乱的发丝,忽然顿住。

    手中捏着的,还是蒋宸的手帕。

    丢掉不合适,留下更不妥当,想了想还是收了起来,等洗过后再还回去。

    “四姑娘。”青莲居的丫鬟见甄妙来了。打着招呼。

    “大爷呢?”

    “大爷在书房歇着。”

    甄妙抬脚向书房走去,敲了敲门,良久传来一个声音:“谁?”

    “大哥,是我。”

    里面又没了声音。

    “大哥,我进去了?”

    许久,苦笑声传来:“四妹,别进来,大哥无颜见你。”

    “大哥,你敢做不敢当么?这样逃避算什么?”

    “逃避?我真想逃避,一闭眼什么都不知道了该多好。可还有你大嫂和侄儿,又怎么逃避?要面对,却恨不得了断了自己!”里面声音轻了起来,甄妙却听得清清楚楚,“四妹,给大哥留点颜面,先别逼我好吗?”

    甄妙都快呕死了。

    折腾了半天,她倒是越来越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大哥。那我就先回去了。只是你无论怎么样都想想大嫂,她恐怕是最难受的。”

    还有母亲。

    这话,甄妙却没敢说出来刺激甄焕。

    甄焕若是再有什么事,三房就真的该天塌了。

    她是明白母亲为何会被逼得走绝路了。

    倾力维护。许诺娘家好好照顾的侄女,和亲儿子有了首尾。

    这事该怎么收场?

    给了大哥当妾吗?

    好好的女儿,成了亲外甥的小妾,外祖家又怎么接受?

    母亲又该如何面对伯府乃至整个京城的风言风语?

    将来。日日看着成了妾的侄女在眼前晃,又该怎么相处?

    换了谁,恐怕都会绝望透顶。闭了眼不再管这个烂摊子。

    甄妙想着温氏,就心疼起来。

    “玉儿,大奶奶呢?”

    玉儿见是甄妙,眼中带了委屈:“大奶奶昨儿一夜未睡,现在正在暖阁歇着。”

    “玉儿,你跟我来。”甄妙离开廊庑,走向院子。

    那几口大缸中养的水莲早就清理干净,水清亮透明,缸底铺了一层卵石,五颜六色的别有一番雅致。

    “玉儿,你是大奶奶的贴身丫鬟,这事,想必最清楚,给我讲讲吧。”

    “四姑娘——”玉儿有些为难,“说这些,恐污了您的耳朵。”

    甄妙笑了笑:“让你说,你就说吧。我耳朵又不是面捏的,轻易就被污了。”

    玉儿也是憋得很了,见甄妙坚持,一股脑就把知道的事倒了出来:“大奶奶自产后就一直恶露不净,请了纪娘子来看,纪娘子说至少要一两年才能好利落。大奶奶觉得对不住大爷,就和大爷商量,把喜儿放他屋子里。原本大爷是不同意的,大奶奶以死相逼,大爷才应下来。可谁知道,谁知道——”

    “怎么样?”

    “具体的,婢子也不是很清楚,恐怕就连大爷和大奶奶现在都是糊涂的。昨日大奶奶要喜儿晚上伺候大爷,大爷可能是不自在,就喝了些酒。谁知道今早醒来,喜儿却变成了表姑娘!”

    说到这里,玉儿恨得咬牙切齿。

    这祸事一出,不但大奶奶人都懵了,大爷更是当场气得吐了一口血,关进书房再没出来过。

    “四表妹……”甄妙喃喃念着,狠狠咬住下唇。

    她才十三岁,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害人害己的事来!

    难怪二表姐见了自己的面就跪下来,说要给大家一个交代。

    想到这里心里一紧。

    温雅涵自尊心极强,亲妹妹作出这种事来,她怎么给众人一个交代?

    想着想着,甄妙脸色变了,顾不得说话拔腿就往外跑。

    “四姑娘——”玉儿喊了一声,却早不见了人影。

    甄妙飞奔到沉香苑,问迎上来的雀儿:“四表姑娘在哪里?”

    “就在自己屋里,刚刚三表姑娘还进去了呢,姑娘,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甄妙顾不得回答,直接去了温雅琦房间,一推门是反锁的,直接就把门踹开了。

    里面的情景,骇的她魂飞魄散。(未完待续。。)

    ps:大家没想到我双更吧,嘿嘿。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