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温雅琦摔在床榻上,两脚着地不停踢蹬着,双手则死死抓着颈间的淡紫色丝绦。

    一双眼睛睁得极大,导致脸部变了形,原本如花的容貌成了狰狞的厉鬼。

    温雅涵就坐在温雅琦身后,双手拉着淡紫色丝绦用力,神情竟是出奇的冷酷,贝齿咬着下唇,鲜血滴滴答答的落到温雅琦头顶上。

    甄妙一个箭步冲过去,把温雅涵推开。

    温雅琦软软的滑落到地上。

    顾不得多说,甄妙俯身去探温雅琦情况。

    “二表妹,你让开。”温雅涵声音听着冷冷的,没有一丝情绪波动,一手去推甄妙,一手紧拽着淡紫色丝绦去套温雅琦脖子。

    温雅琦这么一摔似乎回过气来,一手捂着喉咙,大口大口喘着气。

    见温雅涵又过来,惊叫一声,连滚带爬的向墙根躲去。

    甄妙见场面越发混乱,怕闹大了传扬出去,心急之下用上蛮力,直接把温雅涵推了个趔趄,见她跌坐回床榻上还要起来,干脆手扬起,一个手刀利落的把人劈晕了。

    甩了甩发疼的手,向温雅琦走去。

    温雅琦还处在极端惊恐中,情绪失控,见甄妙甩着手过来,以为要继续温雅涵未完成的事,不由边躲边叫起来。

    “住口,要是再叫一声,我就不客气了!”甄妙走到温雅琦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地上的人,轻描淡写的道,心中却是怒到了极点。

    这可真是一对会添乱的好姐妹!

    温雅琦像是被人瞬间掐住了咽喉,一下子失了声。

    甄妙还嫌她不够老实,又补充道:“四表妹,我力气可比二表姐大多了,你信吗?”

    温雅琦捂着嘴,猛地点头。

    她当然信了。

    二姐直接被这怪力表姐打晕了呢。要是收拾她,还不轻轻松松的。

    甄妙见状悄悄松了口气,蹲下来道:“你没事吧?”

    温雅琦吓得一个哆嗦,猛摇头。

    “没事就好,来,我拉你起来。”甄妙伸出一只手。

    温雅琦直直望着甄妙,神情忐忑,惶恐间流露的稚气分明让甄妙意识到,这还是个未及笄的小姑娘。

    未及笄,却已经敢把天捅出个窟窿来的小姑娘。

    她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

    “四表妹。要我抱你吗?”

    温雅琦看着甄妙冷淡下来的脸色,手撑地狼狈的爬起来,喉咙火辣辣的疼,声音发涩的道:“我,我自己来。”

    见温雅琦起来,甄妙拉住她的手,牵着往床榻的方向走。

    瞥见倒在床榻上的温雅涵,温雅琦下意识的打个寒战,挣扎着想逃。

    甄妙轻轻瞥她一眼:“四表妹。这是你亲姐姐,你逃得了一时,逃得了一世吗?”

    温雅琦怔住,随后眼神绝望起来。

    甄妙也不再说话。拉着她到床榻边坐下来。

    “四表妹,我们聊聊吧。”

    “二,二表姐想问什么?”温雅琦咬了唇,就像一头幼兽。神情无助。

    她不明白,自己犯了多大的错,他们一个个的要这样做。

    大表哥醒来见了她。竟直接吐了一口血,看她的眼神就像看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

    还有姑母,不为自己做主不说,竟还投缳自缢,她就没想过她死了,自己该怎么办吗?

    更没想到的是二姐。

    虽然谋划这件事时,她最担心的就是二姐的反应,可她以为最多不过是教训一顿,事情都发生了还能如何?

    没想到事情发生后,二姐狠狠打了她一个耳光就去照顾姑母了,她以为这件事就过去了,等姑母好了,以她的身份,贵妾也是当得的。

    表嫂不争气,要是活不了几年,她是姑母的亲侄女,这大奶奶的位置除了她还有谁?

    一个耳光和暂时的冷落,她是受得住的。

    可没想到二姐一进屋,竟是要勒死自己!

    甄妙双手环抱在胸前,淡淡道:“不是我想问什么,是四表妹想干什么?”

    温雅琦抿着唇,没有做声。

    甄妙笑了:“四表妹,我记得小时候去海定府,那边民风开放,青年男子当街向女子表示爱慕也是有的。外祖家隔壁那户人家的儿子,除了青梅竹马的嫡妻,经商数年回来后又带回一位平妻,两个女人天天打得不可开交,我们还一起爬上墙头看热闹,你还记得吗?”

    温雅琦神色怪异的点了点头。

    好端端的,二表姐提海定府的事做什么?

    甄妙淡淡扫她一眼,才开了口:“只可惜四表妹一定不知道,京城是天子脚下,很多规矩和海定府大为不同。”

    “什么不同?”温雅琦不由自主的问。

    甄妙倾了身子,靠近一些,一字一顿的道:“四表妹听好。京城的规矩,一日为妾终身为妾,以妾为妻,是触犯律法的。”

    温雅琦渐渐变了脸色。

    海定府靠海,早年没有禁海时,商贸繁华,更是可以见到金发碧眼的怪人,本地的人出海,亦可能数年不归。

    久而久之,一些规矩就松散起来。

    饶是后来禁了海,那些已经乱的规矩却再没有人去管。

    天高皇帝远,向来如此。

    温雅琦并不是不知道这些规矩,却因为见惯了破坏规矩的人,就以为这些规矩不过是给人看的罢了。

    就如当朝还规定商户不得穿锦缎,又有哪个遵守呢?

    此刻听了甄妙的话,不由慌了神。

    她可不想一辈子当妾!

    甄妙叹口气:“四表妹年纪小,可有的错误不是你年纪小就可以犯的。”

    温雅琦被这个消息弄乱了手脚,心慌意乱间脱口而出:“那二表姐呢,二表姐能和镇国公世子定亲,不也用了手段?”

    甄妙怔了怔,随后抚了抚鬓发,莞尔一笑:“四表妹说我和镇国公世子一起落水的事吗?那只是意外罢了,所以罗世子才愿意把我娶回家啊。不然以镇国公府的地位。哪个姑娘拉着罗世子落水就可以嫁进去的话,镇国公府恐怕都住满了。”

    温雅琦呆了呆。

    自来了伯府,虽没有人和她明说,可有时候听小丫鬟们议论,却知道这件轰动京城的事的。

    也就是因为此她才更加不甘,二表姐能用手段嫁进高门,她为什么不能为自己谋划一个好前程?

    难道她真的错了吗?

    温雅琦脸色渐渐发白。

    可她如今已经是大表哥的人了,还能怎么办?

    见温雅琦眼神挣扎不已,甄妙暗叹口气。

    这时温雅涵却醒了过来,手中还抓着那条淡紫色丝绦。见温雅琦就在眼前,便要动作。

    “三表姐,是我们一起好好谈一谈,还是我再次把你打晕?”

    温雅涵抬起了下巴:“二表妹,我处置亲妹妹,你为什么拦着?”

    “处置?”甄妙冷笑一声,“三表姐要怎么处置四表妹?把她活活勒死吗?勒死之后呢?”

    温雅涵惨笑:“之后,之后我以死谢罪,大家就都清净了。”

    甄妙气极而笑:“三表姐。四表妹糊涂,莫非你也气糊涂了?二舅母把你们托付给我娘,结果几个月不到双双身亡,这是清净吗?四表妹做了糊涂事逼我娘死一次没死成。三表姐这是再逼一次吗?”

    说到这里泪落了下来:“你们想死,我拦不住,可我不能没有娘!”

    那是她的母亲,是在这个世界所剩不多的温暖。是将来无论在镇国公府面对多少血雨腥风,至少回来后,有个可以落脚的地方。有一个可以倾诉的人。

    若是没了温氏,她要面对一个那样的爹,和满院子小妾吗?

    “我娘不聪明,甚至想要对别人好,都不知道怎么做才让人满意。可只要她活着,我心里就踏实。就像二舅舅虽然瞎了一只眼睛,三表姐情愿不嫁人也要把家里照顾好是一样的。”

    温雅涵神色复杂的看了甄妙一眼,最终道:“二表妹,是我一时冲动了。可是雅琦犯了这样的大错,该怎么办?无论如何,我是不让她当妾的,尤其是大表哥的妾。”

    “二姐,我,我已经是大表哥的人了,不跟着他,能怎么办?”温雅琦抽抽搭搭哭起来,又不敢放声哭。

    她是知道自己的姐姐认定的事,根本不会改变的。

    本以为生米煮成熟饭,她再坚持,别人也就没有办法了,可听了甄妙的话,温雅琦隐隐又有了动摇。

    一辈子当妾,想想就可怕。

    听出温雅琦话中的犹豫,甄妙暗暗松了口气。

    她就怕温雅琦一条路走到黑,认定了甄焕。

    那样无论怎么安排她,最终都会坏事。

    “我有一个想法,和表姐说说。”

    “二表妹你说。”温雅涵头一次认真看着甄妙。

    见她目光清澈,神情坦然,心道二表妹真的和记忆中不同了。

    “二表姐你既住在府里,应当明白二舅母和我娘的意思,总是要给你找户合适的人家嫁了的。”

    这话一出,温雅涵面色一红,脑海中不觉晃过一个男子的身影,还有那手俊秀无比的字。

    可随后苦笑,她怎么配得上呢,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

    发觉温雅涵神色有异,甄妙深深看了她一眼,没有继续说。

    温雅涵尴尬的错开眼,才道:“二表妹,你接着说吧。”(未完待续。。)

    ps:还要拼了老命写一章,不过估计要十二点后才能发了,大家洗洗睡,明天看,爱你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