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也不罗嗦,直接道:“四表妹年纪小,等二表姐出阁后,一及笄,就安排她嫁人。”

    这话一出,姐妹二人都是脸色一变。

    “雅琦已非完璧之身,若是嫁人,一旦被察觉,后果不堪设想,再说,也害了人家。”温雅涵摇摇头,不赞同甄妙的安排。

    “那依三表姐的意思呢?”甄妙问。

    要是温雅涵有更好的主意,她也懒得掺合她们姐妹的事。

    “就说雅琦得了恶疾,不适合嫁人,自梳吧,或者出家。”

    “我不要出家,也不要自梳!”温雅琦惊叫道。

    温雅涵神情冷漠的看她一眼:“四妹放心,我和四弟,都会照顾你的。”

    “二姐,二姐,我求求你了,我真的不想出家,也不想自梳,我才十三岁啊!”温雅琦真的慌了,拽着温雅涵衣袖哭求。

    到底是嫡亲的姐妹,温雅涵眼中闪过不忍,随后又变得坚决。

    无论如何,她也不能让妹妹祸害了姑母一家。

    不是她心狠,一个人总该承担自己犯下的错误。

    或者是以前,她承担的太多,把妹妹护的太好了。

    不知生计的艰难,不知对家人的责任,只养成了虚荣的性子,才惹出这番祸事来。

    要说错,她身为长姐也是有错的。

    家里那边,一切责难就由她担着好了。

    甄妙看着温雅涵的眼神多了几份暖意。

    无论这位表姐性子多硬,她的人品,还是令人佩服的。

    若是两个都是拎不清的,那真是哭都没处哭去。

    “二表姐,这样不妥。四表妹无论是自梳还是出家,都不能住在伯府了,也没有跟着你的道理,除非是跟着四表哥。可四表哥将来娶的妻子容不容得下不说。又怎么对外祖母那边交代。到时候来人,给四表妹诊治一番,所谓的恶疾,是瞒不住的。”

    温雅涵冷了脸:“家里那边,都由我担着,实在不行就说了实话,我娘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甄妙笑笑:“二表姐想的虽好,却漏了人心。”

    说着指向温雅琦:“四表妹不愿,那总会搅出事来,甚至是更大的祸事。堵不如疏。”

    温雅涵看自己妹妹一眼,无奈道:“难道任由她嫁人,那我们不成了欺瞒他人,不仁不义之流?”

    “我是想,只给四表妹安排一个嫁人的身份,远离京城在外住一两年,然后就以新寡的身份回来。当朝寡妇再嫁是许可的,到时候再给四表妹寻一户合适的人家。”甄妙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她和温雅涵想的一样,温雅琦是绝对不能留在伯府。给大哥当妾的。

    不然无论是温氏,大哥,还是大嫂,都将陷入一个尴尬无比的境地。就连建安伯府,都将成为京城的笑话。

    温氏在京城,将会再也抬不起头来。

    甄妙看向温雅琦:“四表妹,你明白了吗?”

    “啊?”温雅琦一时回过神。

    “二表姐和我说的。你都可以选择,但唯有一个选择是不存在的。”

    甄妙没有说出来,温雅琦却听得明白。脸色发白,哑着嗓子道:“我听二表姐的。”

    甄妙松口气,看向温雅涵:“三表姐呢?”

    温雅涵叹口气:“若是能安排妥当,就听表妹的吧。”

    真有好的选择,她又怎么愿意看到亲妹妹毁了一辈子呢。

    甄妙起了身:“那我就先回去了。”

    温雅涵跟着下了床榻:“我送你。四妹,在屋里好生呆着。”

    温雅琦被温雅涵之前的举动吓破了胆子,猛地点头。

    温雅涵送甄妙出了门,边走边道:“京城外能有哪里让雅琦住上一两年呢?”

    “这事还不急,等我回去和祖母商量一下。总要等四表妹到了嫁人的年纪才成。”

    “要和老夫人商量吗?”温雅涵怔了怔。

    甄妙笑了:“祖母走过的路比我吃过的盐还多,既然你同意这个办法,祖母知道了怎么安排,比我们莽撞行事要强得多。”

    她可从不觉得自己是万能的。

    祖母之所以不愿意插手这事,为难的是四表妹的身份。

    既然她们有了这个主意,以祖母的手段,定会把这事办妥当的。

    见甄妙说的理所当然的样子,温雅涵深深叹息。

    表妹和她,到底是完全不同的。

    她很羡慕,却学不来。

    “三表姐还是回去劝好四表妹吧。这事她被迫答应了不管用,还是真正想明白才成,不然以后好好的日子也过不下去的,害人害己罢了。”

    “嗯,我知道的。”温雅涵点点头,转了身子回去。

    甄妙看了看院中只剩枯枝的桃树,才惊觉来回奔跑衣裳早都湿透了,风一吹,冷飕飕的,忙拢了拢斗篷。

    头一次来了沉香苑却没有心思去看锦言,抬脚往外走去。

    却听破空之声传来,猛然回头,一只白嘴黄脚的八哥落了下来,大概是落得太猛了,一下子扎进甄妙怀里。

    看着两只爪子紧紧扒住自己前胸的八哥,甄妙额角青筋直冒:“锦言,你给我下去!”

    疼死她了好吗,她一对袖珍小笼包,哪经得起这种摧残!

    锦言大概也知道自己闯了祸,扑棱着翅膀飞起,落到甄妙胳膊上。

    匆忙间几根羽毛落下,其中一根正好落进已经被抓破的衣襟里。

    甄妙脸都黑了。

    她胸前衣裳都破了,这样出去怎么见人!

    “锦言!”

    锦言蔫搭搭的垂了头,用爪子来回刨着甄妙胳膊,声音却很平静:“美人,我可想你啦。”

    甄妙有种被寒风吹过的感觉。

    这八哥真是只奇葩,口吐人言不足为奇,奇的是它似乎没有学会把情绪融进语言里。

    无论是惊恐,气愤还是害羞讨好,调子都是平静无比。

    配合它明明是表达情绪的肢体语言,就让人又气又笑。

    此时甄妙就气不起来了,认倒霉的抚了抚额:“锦言,我还有事,你快回去。”

    锦言不为所动,睁着圆溜溜的小眼睛,平静的道:“美人儿,我想你啦。”

    一人一鸟对视,还是甄妙败下阵来,带着锦言去了宁寿堂。

    或许她自己都不明白怎么就心软了。

    大概是发生了太多糟心事。唯有锦言,是让她会心一笑的。

    见了老夫人,把打算说了一下。

    老夫人点头:“如此也好,四丫头,你这些日子就好好陪着你娘吧。长公主府那边我已经派人送了信,说你要侍疾,就不过去了。”

    “多谢祖母。祖母,那我这几日就搬到我娘那里住吧,等她好了再回来。”

    “等你娘好了。你就搬回沉香苑吧。”老夫人看着甄妙,眼中满是慈爱。

    原本把四丫头安排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是不放心,可如今看来四丫头行事倒是越发稳妥了。

    长公主那边在回信里。对四丫头是赞不绝口,特别提了幸亏四丫头,大丫头的孕吐才好了。

    甄妙有些意外,却笑眯眯的道:“孙女都听祖母的。”

    “赶紧先去收拾一下。再去你娘那,这大冷的天,要是受了凉就麻烦了。”老夫人挥挥手。

    甄妙回了自己住处洗了个热水澡。换上干净厚实的裙袄这才辞了老夫人去了和风苑,就见三老爷在温氏房门前徘徊。

    “父亲。”甄妙不冷不热的行了个礼。

    见是甄妙,三老爷脸上闪过尴尬,扯着嘴角道:“妙儿,来看你娘啊?”

    目光落到甄妙肩膀上的锦言身上,嘴角抽了抽。

    眼神古怪的看她一眼,想开口责备,又有些开不了口。

    毕竟是在温氏门前。

    他真的没想到,温氏也会死的。

    想一想温氏真的死了,从此再见不到这个和他吵了十多年的人,竟有些后怕起来。

    幸亏,她还活着。

    “嗯,父亲来看母亲吗?”见三老爷眼中有责怪,甄妙的语气实在热络不起来。

    “妙儿先进去吧,我忽然想起还有事,等会儿再来。”三老爷匆匆走了。

    甄妙眨了眨眼。

    这男人的心,上到她亲爹,下到她未婚夫,可真是难懂。

    推门进去,温氏并没有睡,冲甄妙眨了眨眼算是打了招呼。

    甄妙又把事情说一遍:“娘,您就别操心了,这事祖母定会安排妥当的。府里知道的人不多,祖母有的是法子让她们把这件事烂在心里的。”

    温氏轻轻点了点头,看着甄妙的眼神无比温柔。

    是她冲动了,不该一时想不开就寻了短见。

    再难堪,再痛苦,什么也比不了女儿的终身幸福重要。

    想想若是她真的死了,妙儿可就要守孝三年了,那岂不是误了女儿一辈子!

    温氏生病的事传了出去,陆续有人来看,长公主那边更是送了不少名贵药材来。

    甄妙守在温氏身边端茶倒水,事事亲为,倒是得到了不少称赞。

    等温氏好利落了,带着锦言搬回了沉香苑。

    回到自己的地盘,甄妙更是自在,天越发冷的狠了,除了例行的请安,就窝在屋子里绣被面枕套之类的。

    经过那事,温雅涵对甄妙看法有了变化,两人关系缓和不少。

    温雅涵主动指点了几种绣法诀窍,甄妙的女红倒是又进益了。

    日子流水般过,很快就进了腊月。

    伯府收到一封信,二老爷要进京了。(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