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忙把抹额拿开,血珠滚落到玫瑰紫千瓣菊纹小袄上,氤氲成一块暗渍。

    老夫人忙回头看了甄妙一眼,见她整个人呆呆的,心中一酸。

    要是镇国公世子真出了事,四丫头可就毁了。

    女儿不比男子,未过门就死了未婚夫,会被人说克夫,将来就难嫁了,更何况四丫头名声原本就不大好的。

    这好端端的,怎么就遇上这种事!

    老夫人瞪了老伯爷一眼

    老伯爷这才发现里边安静坐着的甄妙,亦是露出懊恼神色,冲老夫人努努嘴:“我去书房歇了。”

    等老伯爷离开,老夫人走到甄妙身边坐了下来,拉住她的手:“四丫头,现在别多想了,既然皇上派了人去,很快就有消息了。”

    说到这里神色坚定下来,缓缓道:“不管消息是好是坏,我们都还得好好活下去。”

    甄妙扯出个笑容:“祖母,我没什么事,倒是您别太忧心了,府里离不开您。”

    老夫人点点头:“四丫头,你就睡在暖阁里吧。”

    甄妙洗漱好在暖阁歇下,软榻铺着厚厚的毛褥子,舒适无比,她却睡不着了。

    二伯出了事,她虽跟着担忧,可因为对这人几乎没什么印象了,这种感觉并不强烈。

    就好像听说一个人不幸的遭遇,会同情,会希望他好好的,但要说多么伤心,是没有的。

    可今日乍然听到罗天珵出事的消息,甄妙承认,那一瞬间她有些心慌。

    想着前几日还见面,爱生气爱黑脸的人,要是真的就这么没了,甄妙发现,她一点都不高兴。

    至少没有她以为的因为可以摆脱这段婚姻而产生的解脱感。

    就在翻了数十次身后。甄妙承认,她还有点难受。

    一室黑暗中坐了起来,双手抱膝,目之所及处,窗外的雪光映得一切朦朦胧胧的。

    甄妙不由自主盯着那扇小窗。

    他要是出了事,从此后再不会有人半夜从窗子跳进来,让她心惊胆战了吧?

    甄妙下了床,踩着鞋子走到窗边,不知怎么想的,不由自主把窗子推了开来。

    冷风卷着雪花一下子灌了进来。把人吹得透心凉。

    甄妙一下子清醒过来,摇头失笑。

    那人脾气又坏,行事又狠辣,想来老天也不敢收的吧。

    默默关了窗子,重新爬上床,不多时就睡着了。

    镇国公世子被困的消息很快传了开来,相反,许多人并不知晓建安伯府二老爷的事。

    毕竟二老爷离京多年,什么时候回来。有谁会关注呢。

    这样一来,甄妙竟收到了两张帖子。

    一张永王府的,下帖子的人是初霞郡主,一张昭云长公主府的。下帖子的人是重喜县主。

    看着两张帖子,甄妙哭笑不得。

    她们是想安慰自己吧?

    可是,她就是有种预感,那人不会出事的。

    饶是如此。这个时候也没有会友的心情。

    甄妙提笔写了回帖,婉拒了。

    出乎意料的是,第二日竟又收到一张帖子。落款却是初霞和重喜两人。

    这一次不是邀她去做客,而是约她一起去大福寺上香。

    大福寺就在皇城边上,富贵人家的女眷常去的。

    捏着帖子想了又想,甄妙去请示了老夫人。

    老夫人心里挂念二儿子,可她是有了重孙、经历无数风雨的人,这两日坐镇府中等消息,越发沉稳了,连带的二房都没了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时的绝望。

    整个伯府,还是有条不紊的生活着。

    可她却担心甄妙年纪轻受不住,见初霞郡主二人约她去大福寺,立刻就答应下来:“四丫头,去一趟大福寺给你二伯和罗世子祈福也好。去吧,早去早回。”

    甄妙这才回了帖子。

    没等多久,外面来报说永王府的马车来了,就在外面等着。

    甄妙带了阿鸾和青鸽两个出去了。

    一上了马车,发现初霞郡主和重喜县主二人都坐在里面,忙打了招呼。

    初霞郡主凑过来,盯着甄妙仔细看了看。

    “怎么了,郡主?”甄妙有些纳闷。

    初霞郡主坐直身子,道:“我是看看,你这两天在家里有没有哭死。”

    甄妙抽了抽嘴角:“还活着。”

    初霞郡主不满的嘟了嘴,伸手扯扯甄妙的脸:“行了,别摆出这副难看的表情。大福寺的和安大师教过我一点相术,你脸上肉多,不是没福气的样儿。”

    “多谢郡主安慰了。”甄妙没好气的道。

    这真的是安慰,不是插刀吗?

    初霞郡主觉得自己安慰还不到位,又补充一句:“再说,就算罗世子真的有什么事,不是还有我们吗?”

    这下子连重喜县主都忍不下去了,凉凉道:“我们能娶甄妙吗?”

    “你当然不能。”初霞郡主下意识的反驳,然后反应过来,悻悻的道,“我也不能。”

    一副扼腕叹息的样子:“可惜我不是个男人,呃,对了,表姐,沐宇表哥不是还未定亲吗,实在不行,要是罗世子真出了事,就让他娶甄四好了。”

    说着觉得这个主意可行,拍拍甄妙肩膀:“甄四,你别担心了,无论如何,你肯定能嫁出去的。”

    甄妙忍不住扶额。

    罗世子,你人缘这么差,自己知道吗?

    “初霞,你再乱说话,我带甄妙下车了。”重喜县主实在受不了初霞郡主的胡言乱语,警告道。

    “我没有乱说了。”初霞郡主不服气的嘀咕道。

    要不是她哥哥定亲了,沐宇表哥还排不上队呢。

    “罗世子一定不会有事的。”甄妙不想再和别人扯在一起,微笑着道。

    初霞郡主口中的沐宇表哥就是昭云长公主的次子韩沐宇。

    又有才学身份又高,不知多少京中贵女垂青,在罗天珵生死未卜的时候,这番话要是传出去,她也没法活着了,一人吐口唾沫都会把她淹死。

    看着甄妙皎月般的笑容。重喜县主一愣,忍不住问:“甄妙,你这么相信罗世子吗?”

    还是不敢承认他会出事?

    甄妙点头,神色淡然的道:“我相信他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不会这么轻易出事的。”

    雪崩是天灾,非**,一个人再有能力,在天灾面前也是渺小的。

    重喜县主心中想着却没有说出来。

    “要是他真的出了事,我就自梳,终身不嫁人了。”甄妙在二人面前袒露了心思。

    并不是她对罗天珵的喜欢已经到了非他不可的地步。只是来了这里,见了那么多男子的德行,她实在没有什么嫁人的兴趣了。

    这段婚姻她拒绝不得,那样就成了叛经离道的女子,世所不容。

    可要是因为男方没了,守节不嫁,却会得到广泛的赞誉。

    这种赞誉她不需要,她要的是因此带来的自由。

    想到这里,甄妙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问。

    罗天珵的生。和自由,你要哪个呢?

    几乎是没有任何犹疑的,甄妙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她当然期盼他活着。

    她从没想着自己的自由要任何人的性命来换。

    这番隐秘的心事,重喜县主二人无从得知。听了甄妙的话都大吃一惊。

    初霞郡主难得的没有再说什么。

    如果罗世子在甄四心中已经这么有分量,那等会儿在菩萨面前,她也替她求求好了。

    三人进了大福寺,一群丫鬟婆子拥着去殿中上香。

    甄妙跪下来。规规矩矩的上香祈福。

    小沙弥领着三人去客房歇脚。

    初霞郡主要带着甄妙去见和安大师,被甄妙推拒了。

    和安大师要真是得道高僧,看出她是借尸还魂那就玩完了。若是沽名钓誉之徒,那见了不如不见。

    见重喜县主也不去,初霞郡主冷着个脸自己走了。

    甄妙觉得有些困顿,想小憩一会儿,就见重喜县主不知从哪里摸出一盘棋。

    甄妙脸色当时就绿了,结巴着道:“县,县主,我对和安大师仰慕已久,还是跟郡主一起去拜见一下吧。”

    重喜县主把甄妙按住,淡淡道:“下棋能够平心静气呢。”

    甄妙无奈,心里悔恨了无数次。

    等一盘棋下完时,初霞郡主总算回来了。

    甄妙长舒一口气。

    三人这才离开大福寺。

    上马车时,瞥见一个头戴帽帷手中挎着靛蓝色包袱的女子向内走去,不由停住。

    那个女子虽遮住了样貌,看着却相当眼熟。

    “甄四,怎么了?”初霞郡主问。

    甄妙摇摇头,上了马车:“没事,走吧。”

    心中却越发疑惑了。

    那个女子背影,看着怎么这么像三表姐呢?

    她这副打扮来大福寺做什么?

    怀揣着疑问回了建安伯府,甄妙没在宁寿堂多留,直接回了沉香苑。

    “四表妹,怎么在这坐着啊?”

    坐在门口的温雅琦吓得跳起来,有些慌张的道:“我,我看雪呢。”

    “三表姐呢?”

    温雅琦神情有些慌乱,故作镇定道:“三姐在睡觉呢。”

    “呃。”甄妙点点头,没有再多问,笑道,“我们一起赏雪吧,这两日心里正闷得慌。”

    听甄妙这么说,温雅琦不好再拒绝,勉强点了点头。

    眼中却时不时的闪过焦虑。

    三姐可别这个时候回来!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坐了一会儿,就见温雅涵从外面进来,除了头上没了帽帏,穿戴和在大福寺遇到的女子如出一辙。(未完待续。。)

    ps:感谢machan、茗末打赏的小兔子,感谢了如嫣打赏的香囊,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