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没等温雅涵开口,甄妙露出个温和的笑容:“三表姐,这么快就从大福寺回来了?”

    温雅涵变了脸色,脱口道:“二表妹派人跟着我?”

    沉香苑除了伺候温氏姐妹的两个丫鬟,剩下的全是甄妙的丫鬟,也难怪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

    甄妙失望的叹口气:“三表姐,我以为这些日子,你总该对我多了些信任。”

    不过是试探一下,没想到温雅涵反应这么激烈。

    她到底有什么事隐瞒着呢?

    温雅涵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脸上闪过愧色,却硬撑着道:“那二表妹怎么看到我的?”

    “凑巧和两位朋友去大福寺上香罢了。”

    温雅涵脸色数变,久久不语。

    甄妙也不急,静静等着对方开口。

    她不喜欢打探人私事,可是温氏姐妹住在伯府里,伯府就有保护她们的责任。

    一个姑娘家,在京城人生地不熟,偷偷溜出去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就麻烦大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伯府可禁不起太多折腾了。

    见甄妙不急不躁的样子,温雅涵知道此事是瞒不住了,叹口气道:“二表妹,外面冷,我们进来说好吗?”

    甄妙自然没有反对。

    温雅涵给了温雅琦一个眼色,让她继续守在门外。

    进了屋,温雅琦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包,解开后露出一本薄薄的经书。

    甄妙疑惑了。

    温雅涵脸色有些难堪,咬了咬牙道:“我对着经书绣字,再把绣好的经书送到寺庙去,可以得些银钱。”

    说到这,深深看了甄妙一眼,自嘲一笑。

    表妹定是会嘲笑她把银钱看得太重,是个俗物吧?

    府里按月发着月钱。还是和府里姑娘份例一样的,她这样做,任谁知道了都会不悦的。

    甄妙没有像天真不知事的小姑娘一样问一句“不是有月银吗”这种蠢话。

    谁会嫌银子多呢?

    沉默好一会儿,才道:“三表姐,你凭着自己本事赚银子,是很了不起的。只是京城不比海定府,一个姑娘家独身出门,容易惹上麻烦的。”

    她哪次出去不是丫鬟下人一大堆,就这,七夕那次还遇到登徒子呢。温雅涵居然敢独身一人出去,真是让人不知说什么好了。

    “我知道,所以才去了皇城脚下的大福寺。”温雅涵很诧异甄妙没有讥笑她,心中有了些惭愧。

    那一次一人雇车去华若寺,真是吓着她了。

    路上那车夫竟然起了坏心,若不是她本就提防着,袖中藏着一把小匕首,根本支撑不到救命恩人的到来。

    是她高估女子面对男子时的反抗能力了。

    若不是那人,她真不敢想自己的下场!

    想起那人。温雅涵心中涌起难以言说的甜蜜。

    都说无巧不成书,她原是不信的,没想到这事却被她遇到了。

    那人听说她要去华若寺卖手绣的经书,就护送了她一程。万没想到见到她交出的经书时,竟然笑了,说那字便是他写的。

    二人都因这巧合觉得不可置信,他还告诉了自己他的名字。并提醒自己,华若寺地处偏远,以后不如去大福寺安全。

    见温雅涵半低着头。粉颈微露,就如一株含羞带怯的玉莲,甄妙愣了。

    这又是什么情况?

    好在温雅涵很快察觉自己的失态,回过神来:“二表妹,抱歉。只是这笔收入对我很重要,你也看到了,大福寺地处繁华,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的。”

    甄妙正了脸色:“三表姐,你也说了,只是应该,应该不等同于肯定。不出事则好,一旦出了事,就会毁了你一辈子。”

    她不就是个例子吗,仗着会几手防身术,一个人满世界乱跑,日子过得倒是挺潇洒,最终却命丧出租车司机手下。

    温雅涵咬了咬唇,神色冷了下来:“知道了,以后我不会再出去,让表妹为难。”

    甄妙知道温雅涵这种性格的人,说出的话定会做到的,只是看她神色显然不甘,就道:“三表姐,四表哥不是开了一间杂货铺子吗,以后何不把绣品放在他那里寄卖呢?”

    温墨言的杂货铺子开在了西城青雀街,起了个特别的名字叫淘沙居。

    租金贵是贵了点儿,但他卖的也不是一般杂货。

    而是听了老夫人的建议,从海定府那边低价买了特产运到这边来卖。

    这其中的利润,是极丰厚的。

    不过因为温墨言亲自回了一趟海定府去进货,来回用了两三个月时间,到现在才回来不久,淘沙居刚开张罢了。

    “三表姐,淘沙居以新奇之物为主,价格不菲,你的绣品放在那里,就算不及卖给寺庙,也比寻常绣铺赚得多的,又胜在安全方便,你觉得如何呢?”

    温雅涵也不是不懂好歹的人,见甄妙真心替她打算,点了点头:“二表妹说的有道理,我回来便跟四弟说一下。”

    见温雅涵是真正想通了,甄妙松了口气,出了趟门有些乏了,就起身告辞。

    又过了两日,传来大喜的消息。

    甄二老爷回来了!

    更令人震惊的是,镇国公世子罗天珵亲自送他回了建安伯府。

    甄妙在花厅见到罗天珵时,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她未婚夫和二伯,是怎么到一起的?

    再看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二伯,更是震惊的睁大了眼。

    她这位二伯,竟然是一位美男子!

    明明比父亲还要大两岁,可看着愣是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

    俊雅的面庞,谪仙般的气质,整个人隐隐流露着皎皎光华,让人望而生惭。

    就是容貌极佳的罗天珵站在这位二伯身旁,都显得有些稚嫩了。

    见甄妙呆呆望着甄二老爷,罗天珵气的心口疼。

    这个没有心的女人,满京城都在传他生死未卜时。竟然一点憔悴之色都没有,不对,她居然还敢胖了些!

    难道她就一点不担心当寡妇吗?

    还是说,反正没成亲,他死了,是求之不得的事?

    见人长得好就挪不开眼睛了。

    肤浅!无耻!

    “老爷,您可回来了,吓死我了!”李氏扑过去,抓住甄二老爷衣袖。

    甄妙囧了。

    头一次,她忽然觉得只有李氏才能给这位二伯当媳妇。

    面对这样谪仙般的人物。她居然下得去手,一点没有被对方气场震住。

    再看看眼睛红红,一脸孺慕望着甄二老爷的甄冰甄玉,甄妙叹口气。

    平时觉得两位妹妹容貌不错,可见了二伯才明白,她们都随了李氏啊。

    甄二老爷仙人般的风度被李氏这么一拉,瞬间跌落凡尘,无奈的推开李氏的手,单膝跪地:“父亲。母亲,儿子不孝,回来了。”

    “快起来。”老夫人神情激动。

    甄二老爷起了身,这才对李氏微微一笑:“辛苦夫人了。”

    “不辛苦。老爷回来就好。”

    李氏还想往甄二老爷身上扑,老夫人皱了眉:“李氏,老二刚回来,罗世子也在。还不去张罗一下茶水饭菜!”

    庶女出身就是上不得台面,哪有见了夫君像个小妾似的黏黏糊糊!

    李氏这才依依不舍的走了。

    老夫人问出甄妙同样好奇的事:“老二,你和罗世子怎么遇到一起的?”

    峡口关雪崩。每一日都会传消息回来。

    挖出的尸体人数越来越多,心弦也跟着越绷越紧,就怕哪一日的消息里,有了甄二老爷的名字。

    所幸直到挖通那一日也没有传来噩耗,反倒是在被雪崩阻断的另一端,发现了驻扎的罗世子和甄二老爷等人。

    “母亲,儿子此番能够幸免,多亏了罗世子。”甄二老爷看向罗天珵的目光很是亲切,“儿子若是按着寻常的速度赶路,恐怕那时正好处在峡口关的。偏巧路过一片林子时,不知怎么冲出一只熊瞎子,虽受了些惊吓,幸好罗世子路过救了儿子这些人。然后儿子陪罗世子休息了半日,因天色晚了就在附近的村子住了一宿。没想到第二日赶到峡口时,才发现雪崩了。”

    “阿弥陀佛,真是老天保佑。”老夫人双手合十念了一声,看向罗天珵,“罗世子,你的大恩,建安伯府铭记在心。”

    罗天珵忙道:“老夫人折煞晚辈了,这是晚辈应该做的。”

    老夫人笑了,看向甄二老爷:“老二,要说起来,罗世子救你,也确实是冥冥中注定的。他呀,可是咱们四丫头的未婚夫婿呢。”

    甄二老爷愕然:“罗世子,竟有此事?”

    罗天珵点了点头。

    甄二老爷看向甄妙:“这是妙儿吧,到二伯这儿来。”

    甄妙晕乎乎的就过来了。

    她是个不折不扣的颜控。

    所以她的丫鬟们,个顶个都是好看的。

    如今看着更好看的二伯,实在没有半点抵抗力。

    罗天珵脸色更黑了。

    甄二老爷端详着甄妙,微微一笑:“母亲,没想到比起冰儿、玉儿,却是妙儿更像我的。”

    “你们都像太妃,叔侄二人相像,有什么好奇怪的。”老夫人不以为意的道。

    脸黑的又多了一个三老爷。

    二哥果然还是像原来一样,只要他在,就没人再记得他。

    这不,再说下去,连闺女都成别人的了。

    三老爷冷哼一声。

    闺女和女婿,都是他的!(未完待续。。)

    ps:今天三更,没想到吧,我也有人品爆发的时候。

    好喜欢看到童鞋们留言,尤其是总见到的几位童鞋,看着就亲切。(要是有想骂的,就别粗线啦)

    感谢紅茶咖啡、machan打赏的萌哒哒兔子。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