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罗天珵没有等茶点上来,就提出了告辞。

    老夫人忙拦着:“罗世子用过饭再走吧。”

    “把二老爷平安送到就放心了。晚辈有差事在身,还要进宫复命。”

    老夫人听了不好再拦,忙让甄妙送他出去。

    三老爷还盯着二人背影看。

    心中不悦。

    明明是他的女婿,对二哥倒是上心!

    “三弟,三弟?”

    三老爷回了神:“二哥喊我?”

    二老爷微微一笑:“我们兄弟多年未见,明日带为兄出去逛逛吧,看京城有了什么变化。”

    “呃,好。”三老爷点头答应。

    正说着,李氏进了屋,眼尾扫了三老爷一下道:“这大冷的天,年关又近了,老爷还不在家多休息几日。若是想了解什么,等大哥沐休时问问大哥也是一样的。”

    让三老爷带出去逛,别开玩笑了,他除了把人带到青楼妓馆去,还能带去哪儿?

    三老爷气哼哼翻了个白眼,接过丫鬟捧上来的茶水喝了一口道:“二哥在外这么多年,有没有添个一儿半女的?我怎么看着这次回来的,一个女眷都无呢?”

    李氏狠狠瞪了三老爷一眼。

    要说此事,她也有些纳闷的。

    二老爷一回来,她就悄悄盯着了,以前那些妖精竟真的一个都没,总不会是都死绝了吧?

    心中冒出来一个小人,衷心祈祷着。

    二老爷转向老夫人:“母亲,儿子正要对您说,儿子在外这些年,给您添了一个孙儿。”

    “当真?”老夫人激动的站了起来。

    老二年近四十无子,一直是她的一块心病。

    啪的一声。

    众人闻声望去。

    一只茶蛊落在地上打着滚,茶水撒的到处都是,李氏脸色灰败。不可置信的望着二老爷。

    老夫人不悦的皱皱眉。

    她并不是那种恶婆婆,没事就往儿子屋里塞人。

    可老二离家在外少不得人照顾,且这个年纪了,若是再生不出儿子,将来绝后如何是好?

    这李氏,太上不得台面了。

    自己生不出,难不成还不让老二有后了?

    再者说,无论谁生的儿子,不得叫她一声母亲?

    老二要真的无子,最终是要过继的。与其那样,哪有自己的亲儿子从小养着的好?

    真是不知所谓!

    以警告的眼神扫李氏一眼,老夫人问二老爷:“怎么信里没听你提呢?”

    二老爷笑笑:“孩子还小,就想带回来让母亲亲眼看看。”

    “孩子呢?”

    李氏捏了帕子,死死盯着二老爷。

    二老爷嘴角依然挂着如沐春风的浅笑:“儿子见路上不好走,就把孩子和雅乐她们留在了密阳。等过两日天晴了,再派人去接。”

    老夫人转头吩咐蒋氏:“蒋氏,把这事记着,到时候多派些人去接。”

    “儿媳知道了。”

    老夫人点点头不再多提。拉着二老爷讲起别的事来。

    李氏暗自咬碎了银牙。

    心道到底是哪个贱蹄子生的孩子,等人来了,非好好收拾她一顿不可!

    甄妙送罗天珵出去。

    罗天珵心里有气,一路沉默。

    甄妙悄悄打量着他紧绷的侧脸。扯了扯嘴角。

    这人,又是哪根神经没搭对了,时不时的错乱一下。

    眼看着快走到门口了,罗天珵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话:“甄四。你从来不担心吧?”

    甄妙被问的一愣。

    回神时,人已经走了。

    甄妙心里一直琢磨着这话往回走,走了一半才恍然大悟的拍拍头。

    罗天珵原来生气了。

    以为自己不关心他?

    呃……他居然生气?

    甄妙反应过来。也有点生气了。

    他可以杀她虐她打击她,她还要担心他惦记他喜欢他?

    虽然事实上是有那么一点担心吧,可把这当成理所当然就不对了。

    这人凭什么这么无理取闹啊?

    同样不开心的甄妙一甩拍子,去围观谪仙二伯去了。

    就在小年那天,正赶上一家人吃团圆饭,二老爷留在密阳的几个妾侍到了。

    老夫人高兴,特意又摆了一桌子,让几个妾侍用饭。

    想着不好厚此薄彼,把大房、三房的妾侍都传来了。

    李氏目不转睛的盯着几个进门的妾。

    那穿姜黄色袄子的是她伤了身子后老夫人赏的,叫黄莺,这么多年养的倒是富态了,也显老了。

    酱紫袄子的妇人是原先的二夫人走后纳的,年纪比她都大,这个不足为虑。

    李氏目光落到穿碧色衫子的女子身上。

    这个,她记得是老爷上峰送的,倒是貌美依旧。

    再看看旁边没人了,李氏心情又稍微好了些。

    老爷这些年竟没再添人。

    只是那孩子,到底是哪个生的?

    李氏心急火燎的想知道,甄妙同样悄悄瞄着这些陌生面孔。

    看完后暗叹一声,怎么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默默看向心目中的白菜,二老爷对三个妾侍的到来神色淡淡的,只是把仆妇妆扮的女子叫上前,示意她把孩子抱给老夫人看。

    “母亲,这就是漓哥儿了。”

    漓哥儿包在大红遍地锦的包被里,小脸肉嘟嘟的,睫毛长长,一双眼还闭着,睡的正香。

    老夫人看了就喜欢,笑着对温氏道:“温氏,你来看漓哥儿,和雷哥儿差不多呢。”

    “漓哥儿长得更结实些。”看着这样小的孩子,温氏眉眼也是含笑的。

    只有李氏脸色越发阴沉。

    老夫人抬了头:“老二,漓哥儿是哪位姨娘生的?”

    满屋子人的目光都落在三位姨娘身上。

    二房不比其他两房,正妻无子,这有了儿子的妾,身份可就不一般了。

    李氏眼睛更是冒火,却死死忍着。

    虞氏悄悄看了,心中忽然有了些同情。

    二伯娘平日虽不讨喜。真的说起来,倒是位可怜人。

    二老爷淡淡的开口:“漓哥儿的生母是岭南人,这次没有跟来。”

    “可是身子不好?”老夫人问。

    刚生产完的妇人身子不好也是有的,可漓哥儿这么小的孩子都带来了,却把妇人留下,总不是个事。

    岭南离京城远着呢,要是有个什么可不好说。

    “不是,她生下漓哥儿后,儿子给了她卖身契并一笔银子,打发嫁人了。”似乎是不想多提。二老爷岔开话题,“父亲,母亲,今日漓哥儿也来了,我们总算全家团聚,儿子敬你们一杯。”

    屋子里热闹起来,众人却心思各异。

    蒋氏面上波澜不惊,心中难掩羡慕。

    自从岚姨娘没了,世子对她是尊重了许多。可这份尊重是她步步为营,小心翼翼换来的,就像那无基的空中楼阁,万一哪件事惹了世子的不满。这份尊重又能保留到几时?

    再看温氏,三老爷如何,那提也不必提的。

    可是李氏,明明那么蠢。却能够遇到二老爷这样的男子。

    岭南是二老爷外放的地方,此番回京恐怕再不会回去了,特意寻了那里的女子生下儿子。又打发嫁了人,这分明是不想乱了府中嫡庶,维护正妻的体面了。

    果然是人各有命!

    蒋氏轻叹一声,不再多想。

    她如今儿女双全,又是当家主母,在外人眼里也是极好的吧。

    “你啊,还是那个样。”老夫人叹息一声,喝了杯中酒。

    甄妙看着甄冰甄玉陡然变得明媚的笑脸,深深嫉妒了。

    比别的,她哪里都不输给两位妹妹,比爹,那简直被甩了八条街啊。

    一个要死要活把青楼女子带回家,一个为了维护正统,情愿舍去生下孩子的妾侍。

    有这样的父亲在,想来五妹、六妹的亲事无忧了。

    冷眼瞧着亲闺女望着自家二哥发呆,三老爷脸垮了下来。

    起身走过来把甄妙视线挡住:“二哥,小弟也敬你一杯。”

    兄弟二人喝了酒回了席位,三老爷忍不住回头,就见温氏静静坐着不知在想些什么,心中不由一闷,端起酒杯又喝了起来。

    饭后,甄妙送了温氏回和风苑,出来时迎面碰上了三老爷。

    “父亲。”

    客气疏离的样子让喝得微醺的三老爷皱了眉,好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我再怎么样,还是你爹!”

    说完进了温氏屋子。

    留下甄妙一脸莫名其妙。

    她这爹,还处在叛逆期吧?

    因为不放心温氏,特意在外面等了等。

    没多大会儿,就见三老爷鼻青脸肿的出来了,脸色通红又有些尴尬,见甄妙还在这一脸疑问的样子,火烧屁股般跑了。

    甄妙想了想,转身默默回沉香苑了。

    既然温氏吃不了亏,他们的事,还是自己解决好了。

    这边二老爷回了芳菲苑,李氏小意伺候着。

    得知漓哥儿的生母没跟来,心情好了许多。

    二老爷握了握李氏的手:“夫人,不用忙前忙后了,有丫鬟们呢。这些年我不在家,辛苦你了。”

    “不辛苦,只是一直惦念着老爷……”李氏软了身子,靠在二老爷怀里。

    二老爷淡淡笑了笑,拉下纱帐。

    接下来的日子,格外的平静顺遂。

    过年,祭祖,宴请,送礼,事情繁琐,三房太太都忙的脚不沾地。

    大年初一,老夫人带着诰命在身的蒋氏和李氏进宫朝贺。

    这些都和甄妙没有什么关系,她成了个闲人。

    唯有初二甄妍回娘家拜年,亲自下厨做了几个小菜。

    很快就到了正月十五赏花灯的日子。

    甄妙这才出了门。(未完待续。。)

    ps:发现我有个月饼,谁送的啊,感谢。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