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华灯初上,亮如白昼,街上人群熙熙攘攘。

    甄妙一群人衣着华贵,容貌出众,要是平时出行定会引人注目,此时却淹没在人海中。

    “四妹,你们几个都要跟紧了,人太多。”甄焕叮嘱着,目光却不自觉落在虞氏身上。

    甄妙看了暗自摇头。

    自打温雅琦那件事后,大哥大嫂关系就变得相当微妙,明明关切着对方,中间却像隔了什么。

    还是老夫人看不过眼,借着赏花灯的机会强行把他们打发出来。

    又悄悄打量温雅琦一眼。

    温雅琦紧挨着温雅涵,眼睛却没有闲着,东瞧瞧西看看,满是新奇。

    甄妙轻叹。

    看来这位表妹对大哥并没有多少情情爱爱,或许她这个年纪还不大懂得这些,只是想过上好的生活吧?

    知道自己的目的不可能达成,便放下了。

    这样也好,就怕因爱生恨什么的,才更加麻烦。

    甄妙放下这些心思,专注的欣赏花灯。

    人群一阵拥挤,虞氏自生产完体力就不佳,一个摇晃就要跌倒。

    甄妙离得最近,忙把她扶住:“大嫂,你没事吧?”

    “无事,多谢妹妹了。”

    一直和虞氏保持着一段距离的甄焕终于忍不住走过来,端详着虞氏的脸色:“倩娘,我看你脸色很难看,要不要紧?”

    虞氏摇摇头:“不碍事的。”却匆匆别开眼,不看甄焕。

    甄妙推了推甄焕:“大哥,那里有个茶摊,你带大嫂歇歇脚吧。”

    甄焕犹豫了一下。

    温墨言爽朗一笑:“大表哥放心,我照顾好妹妹们,不会让她们丢了的。”

    蒋宸跟着附和。

    “那好吧,有劳二位表弟了。”

    温墨言是个喜欢热闹的,没了甄焕在旁边。整个人都欢快起来,撺掇道:“你们看那边人好多,我们去看看吧,肯定有好玩的。”

    温雅涵皱了眉:“那里太挤了。”

    “那有什么打紧,难得出来一趟,总要玩个痛快。”说着瞥甄妙一眼,“等明年这个时候啊,我们再想凑在一起看花灯,可就难了。”

    都是年轻人,听温墨言这么说了。大家都心动,随着人群往最热闹的那处涌去。

    到了近前才发觉是猜灯谜的。

    “千里共婵娟,没有人猜出来吗?”一位年过半百的老者挑着一个精致的卧兔灯,笑眯眯的问道。

    那卧兔灯很是巧妙,不知怎么设计的,发出的光是红蓝两种颜色,随着灯轻轻转动,还有动听的乐声传出。

    人群中都是议论声,显然想得到这卧兔灯的人极多。

    涵哥儿兴奋的脸通红。推着蒋宸道:“宸表哥,我要那个兔子灯。”

    蒋宸思索片刻,含笑在涵哥儿耳旁低语。

    涵哥儿开心的迈着短腿儿挤进去,一蹦老高:“我知道。我知道,是‘妈’。”

    老者一愣,随后笑眯眯的道:“这位小友猜对了。”

    “哦耶!”涵哥儿欢呼着跳起来,把卧兔灯接过向回走。

    老者又拿起一个花灯。说出谜面让大家猜,人们注意力再次被吸引过去。

    没人注意到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跟在涵哥儿后面,一把抓住他的衣袖。

    涵哥儿回头。见是个小女娃,纳闷的问:“你抓我做什么?”

    那小姑娘一声不吭,竟直接去夺卧兔灯。

    涵哥儿下意识的护住卧兔灯,往外挡了小女孩一下。

    小女孩跌倒在地,哇哇大哭起来。

    涵哥儿正手足无措时,一个人影冲出来,直接打了他一巴掌,然后奔向小女孩。

    随之又有几个短打扮的男子出现,冷眼盯着涵哥儿。

    涵哥儿吓得连哭都忘了。

    这些说来话长,其实只发生在一瞬间。

    甄妙几人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待听到那冲出来的女子柔声哄着小女孩时,几人更是愣住。

    甄玉不可思议的喊道:“三姐?”

    戴着风帽的女子回了头,下巴尖尖,正是甄静。

    涵哥儿这才如梦初醒,捂着脸边哭边问:“三姐,你为什么打我?”

    甄静看着涵哥儿,眼中飞快闪过一抹厌恶,又遮掩下去,露出极淡的笑容:“原来是涵哥儿,刚才我一时没看清。”

    刚才看到猜出灯谜去拿灯笼的竟然是涵哥儿,她不过是愣了一下,那小祖宗就溜了,真是吓掉半条命。

    若不是听到哭声,这人山人海真把人丢了,那她也不用活了。

    甄静一阵后怕,看向涵哥儿的表情更冷。

    甄玉冲了过来,抬着下巴看向甄静:“三姐,你这是什么话?若不是涵哥儿,就能随便打人了?我倒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有本事了!”

    甄冰心思缜密,见被甄静揽在怀里的小女孩衣着精致,便隐隐猜到了是何人。

    甄静进了六皇子府的事府内皆知,六皇子那边的一些基本情况自然知道一二。

    六皇子有个幼女,正是这个年纪。

    虽是如此,甄冰依旧觉得愤怒。

    她才不信甄静是真心护着那孩子,不过是为了讨好六皇子做给人看的吧?

    可是做给人看,为什么拿涵哥儿作伐子?

    涵哥儿也只是一个孩子呢,懂得什么?

    她这是半点亲情不顾了。

    什么时候起,那个总是低眉浅笑、安安静静的姐姐就变了呢?

    甄冰心里有些难受,上前拉了拉甄玉:“六妹,算了,我们带着涵哥儿走。”

    甄玉甩开甄冰的手:“我们凭什么走,她还没给涵哥儿道歉呢!”

    情绪激动之下上前一步,几个男子同时伸出了手拦住。

    甄静笑着,隔着人群向甄妙望来。

    她不信,甄妙猜不出这孩子的身份。

    那么,她能怎么样呢?

    真是期待啊。

    “不用你管!”小女孩清脆的声音响起,把甄静推开,然后跑到涵哥儿面前。“我要兔子灯!”

    涵哥儿止住哭声,紧紧抱着卧兔灯:“这是我的灯,不给!”

    要是好好说还好,这小姑娘真坏,直接抢他的灯,还害他挨了打,才不要把灯给坏丫头呢!

    甄妙走了过来。

    甄静因着小姑娘推开而流露的几分尴尬褪去,似笑非笑的望着甄妙。

    却见甄妙并没往这边看,直接走到涵哥儿面前停了下来。

    蹲下对小姑娘道:“小妹妹,这兔子灯是小哥哥的。不能给你。”

    小姑娘一下子止住哭声,表情有些错愕。

    显然,在她的人生里,还没人对她说过不字。

    随后直接伸手去推打甄妙:“坏人,坏人,我就要那个灯!”

    甄妙抽了抽嘴角。

    小丫头,你这么跋扈,你爹知道吗?

    几个男子悄无声息站到甄妙旁边,紧紧盯着她的动作。

    任谁都看出。若是甄妙敢碰这小姑娘一下,下场凄惨。

    蒋宸和温墨言对视一眼,同时大步走了过来。

    “涵哥儿,表哥很会猜谜。你想要什么样的灯都可以的,把这个送给这位小妹妹好不好?”蒋宸温声劝道。

    或许对小孩子来说,有人抢的东西才是最好的,涵哥儿闻言把卧兔灯抱得更紧:“不要。我只要这个!”

    蒋宸也有些没辙了。

    温墨言露出大大的笑脸哄着涵哥儿:“涵哥儿,你把兔子灯给那位小妹妹,等回去表哥带你去骑马好不好?”

    涵哥儿显然是心动了。垂头看着自己的兔子灯,又抬了头,认真的问道:“表哥,这明明是涵哥儿的兔子灯,你们为什么都要我给别人呢,我又不认识她,她也不可爱!”

    这话问的众人一愣,都沉默下来。

    小姑娘却不干了,一脚向涵哥儿踢去,嘴里嚷着:“你才不可爱!”

    甄妙伸手把小姑娘的脚抓住。

    一个男子抬手向甄妙打来,冷声道:“姑娘,请放手!”

    甄妙把涵哥儿挡在身后,看着侍卫打扮的男子甜甜一笑:“放心,我哪敢乱来呢?”

    那男子一言不发的收回手。

    他是侍卫,不是狗腿,只要小主子安全,和别的孩子抢花灯什么的,那不是他该干的事儿。

    甄妙微松口气。

    不是凶奴恶霸就好。

    蹲下身看着小女孩:“小妹妹,你很想要这兔子灯吗?”

    “哼。”小女孩冷冷瞧着甄妙,忽然伸手揪住了她的头发。

    甄妙疼得差点哭出来。

    这真是个熊孩子啊!

    看着甄妙头发就这么披散下来,小女孩咯咯笑起来。

    甄妙忍住气,心里默默垂泪。

    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果然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小妹妹你要是松手,明日我送你一个兔子灯,而且是能吃的兔子灯。”

    “能吃的?”小女孩歪了歪头,手上更加用力的揪了一把,“骗人,哪有能吃的兔子灯!”

    甄妙这次真的忍不住惨叫了。

    低笑声传来:“蕊儿,还不快过来。”

    小女孩扭头,欣喜的喊道:“爹——”

    欢快的向男子奔去,却忘了松开甄妙的头发。

    甄妙疼得泪流满面,忙死死抓住自己的发梢往回拉。

    小女孩力气哪有大人大,头发一下子脱手,冲力之下,一个狗吃屎向前跌去,就这么直直摔在了男子面前。

    哇的一声,响彻云霄的哭声响起。

    甄妙看着六皇子五彩纷呈的脸色,绝望的捂住了脸。

    她真的不是有意这么丢人的好吗?

    这熊孩子,完全不按剧本走啊!(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