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温氏直到回了和风苑,还像做梦似的。

    枯坐在窗前,望着窗外常青的松柏出了一会儿神,吩咐画壁道:“去请三表姑娘过来。”

    不多时温雅涵过来了,行了礼。

    温氏打量着自己的侄女。

    温雅涵今日穿了身竹青色的夹棉小袄,下穿绛红色挑线裙,青红相间,人又高挑,看着就说不出的雅致秀气。

    她这侄女,一点不比别人差的,若不是娘家没落了,亲事也不会蹉跎至今。

    “姑母叫我来,是有事要吩咐吗?”温雅涵见温氏不住打量她,神色又有些奇怪,就主动问起。

    “雅涵,你也明白,你娘把你们姐妹留下,就是让我给看着寻门合适的亲事。你今年十七岁,是大姑娘了,姑母也不瞒你,和你直说吧,今日老夫人提了一户人家。”

    温雅涵神色微变,咬着唇没做声。

    心中却有些苦涩。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吧。

    要是原先,她还能拖一拖,可雅琦犯了大错,为了她以后打算,自己就不能挡在前面了。

    “男方是今科的进士,人才是极好的,二十出头,年岁也相当。”温氏说着打量温雅涵的神色。

    温雅涵却是恢复了冷静,问道:“姑母,家里情况您是晓得的,这样的条件,怎么愿意娶我呢?”

    温氏叹了口气。

    虽然这门亲事在别人看来是女方捡了大便宜了,可谁都看着自己的孩子好,她还是替侄女委屈的慌。

    “是男方的老母重病,想看着媳妇进门。”

    温雅涵愣了愣,随后自嘲的笑笑。

    难怪呢,不过即便是这样,自己又有什么可挑剔的呢。

    见侄女沉默,温氏忙道:“雅涵。你不必想太多,若是不愿意,姑母就去和老夫人说。老夫人是明理的人,不会因为这个怪罪你的。女人嫁人啊,是一辈子的大事,不要为了一些莫须有的耽误了自己。”

    温雅涵抬了眼,看着温氏。

    她听母亲提过,姑母是家中唯一的女儿,自幼是娇养着长大的。

    那时家里正是兴盛的时候,银钱上宽裕的很。饶是如此,想嫁入建安伯府这样的人家还是难以想象的。

    姑母之所以能嫁进伯府,是伯府如今的三老爷亲自求来的。

    据说,是有一日姑母上街,正遇到惊了马的三老爷,姑母骑术颇佳,直接跳上马背,马带着二人跑了好远才被驯服。

    第二日,建安伯府就请了冰人上门提亲了。

    母亲不止一次提过。姑母和姑父的感情是极好的。

    嫁过去转年就有了大表哥,隔年又怀了大表妹,没出两年又生了三表妹。

    就是后来家里衰败搬回了海定府,姐妹们提起姑母的事。还是悄悄羡慕的。

    可如今又如何呢,她来伯府有段时日了,冷眼看着,姑父鲜少进姑母的门。大半时间都歇在了妾那里。

    任是多好的初遇,最终也会褪了颜色吧?

    既如此,嫁给一个合适的人。自己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温雅涵不知道自己怎么想了这么远。

    只是那个人的面庞,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最终化成一道痕,划在了心上。

    消不去,可是到底,还是不会影响她继续生活的。

    温雅涵垂了眼帘盯着自己满是针眼的手指。

    自己有什么选择的权利呢,不被别人挑剔就已经是好的。

    无论嫁给谁,都会敬他爱他,这日子,总不会一直这么糟糕。

    “姑母,雅涵都听您的。”

    温氏一怔。

    竟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她这侄女,向来不是有主意的吗?

    不过答应了,确实是件大好事,就笑道:“雅涵,你放心,那后生姑母是亲眼见过的,确实是不错的。”

    “姑母竟然见过?”听温氏这么说,温雅涵又放心了几分。

    “其实那人原本是说给大房的三姑娘的,后来没成。姑母提前告诉你,省得到时候你心里有疙瘩。”

    温氏说着,却发现温雅涵一下子呆了,痴痴望着她不说话。

    “雅涵,这是怎么啦?”温氏心中一沉。

    糟了,莫不是这孩子气性大,觉得是静丫头不要的,又说给她,心里不愿意吧?

    “雅涵?”

    温雅涵回了神:“姑母,我没事,一切都由您做主,我,我先回了。”

    出了门走到僻静处,伸手擦眼,才发觉早已泪流满面。

    温雅涵抬了头,看着空中惨白的太阳,却觉得是暖人的。

    命运原来也会眷顾她的。

    当建安伯世子甄建文约了韩志远见面,并道明来意时,韩志远同样有一种姻缘天定的感觉。

    几乎没有犹豫,便应了下来。

    因为甄建文给韩母请的大夫医术不错,又有好药,韩母情况倒是稳定了些,找人算了日子,二月初六宜嫁娶,婚期就定在了那日。

    半个来月的时间准备,自然是太仓促了,可比起一般冲喜的还是强一些。

    自打温家姐妹进府,温氏就开始替她们攒嫁妆,倒也不至于什么都现买。

    而男方一直为娶妻做着准备,那场大火把东西都烧了,留作娶妻的银钱却没动的,又有甄建文的悄悄资助,很快把需要的东西都置办齐了。

    很快就到了二月初六,喜庆的唢呐声中,一顶轿子从建安伯府抬出,走向它的归宿。

    因只是寄居府上的表姑娘出阁,伯府并没有请什么人,只有甄妍回来了。

    直到温雅涵坐的花轿不见了,甄妍还是一副难以相信的表情,埋怨甄妙道:“四妹,你倒瞒得紧,我接到帖子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甄妙笑着解释:“不是我瞒着,实在是一切都太快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呢。表姐就嫁了。”

    甄妍有些担心:“舅母他们都没来得及过来,三表姐又是这样嫁的,到底是委屈了。且三表姐夫的母亲又病重,万一有个什么,三表姐夫要丁忧,家中又拮据,也不知三表姐受得住么?”

    “二姐,三表姐是什么苦都能受,就是不愿受气的人,我相信她一定会把日子过好的。”

    要是不知道温雅涵和韩进士两情相悦的事。还不好说,可如今她觉得,三表姐那样坚韧的女子,和中意的人在一起,又有什么苦难不能克服呢。

    “二表姐,你说的是真的?”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甄妙回头,发现温雅琦不知何时站在那里,脸冻得发白。

    见甄妙望来,温雅琦咬了咬唇:“我三姐。会过好吧?”

    如果三姐能过好,是不是说,她也是有可能过好的?

    想着及笄后不知会被送去哪里,将来还要以新寡身份回来。不知能再嫁给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心里又怎么可能不怕呢。

    只是姑母的寻死,还有亲姐想要勒死她,已经让她彻底不敢再有别的心思。

    甄妙笑了笑:“等三表姐回门。四表妹可以亲自问一问啊。不过我想,三表姐一定会过得很好的。”

    温雅琦露出一抹很淡的笑容。

    甄妍多看了温雅琦一眼:“有些日子不见,四表妹瘦了许多。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难道是没有吃好?”

    温雅琦有些尴尬:“没有,可能是我个子长了些。大表姐、二表姐,你们聊着,我回去收拾一下。”

    看着温雅琦远去的背影,甄妍若有所思:“四妹,四表妹发生什么事了?”

    “呃,大概是三表姐出阁,以后只有她一人在府里,有些忧虑吧。”

    “哦,那四妹就多陪陪四表妹吧。对了,你下个月就及笄了,有司和赞者定了没?”

    一般来说,有司和赞者都是笄者的好友或姐妹,身份越贵重,越能显出笄者的地位来。

    所以及笄时,有司和赞者都是慎重选择,至于正宾,那更是不能马虎。

    到现在,甄妙并不晓得家里会请谁来当正宾,有司的话,她想着甄冰或甄玉可以当,至于赞者,和她关系不错的就初霞郡主和重喜县主了,二人都是宗室,也不知道请来合不合适。

    “我交好的也不多,还都没定下来呢。”

    “要不,我和陶婉说说,请她来当你的赞者?”甄妍提议道。

    想着那次七夕遇见,陶婉对自己爱理不理的样子,甄妙摇了摇头。

    “不必麻烦婉姐姐了,我回来问问别人。”

    听甄妙这么说,甄妍也不勉强,暗暗盘算着到时候该送甄妙什么礼物好。

    等甄妍离去,甄妙提笔给重喜县主写了封信。

    重喜县主收到甄妙的信时,初霞郡主正坐在玫瑰椅上吃东西。

    “你和甄四还通信?”盯着那封信,初霞郡主觉得心情不大好。

    明明是自己和甄四比较熟,她怎么不给自己写信呢?

    “甄四说什么?”初霞郡主不见外的凑过来,然后一声尖叫,“什么,她请你当赞者?”

    重喜县主淡定的又瞥了一眼信,点点头:“嗯,信上是这么说的。”

    “哎,那日也是沐宇表哥的生辰啊,甄四肯定不晓得,我写信替你回了啊。”

    重喜县主挑挑眉:“回什么,二哥生辰年年有,甄妙及笄礼一辈子才一次呢。我还没当过赞者呢,想试试。”

    初霞县主黑了脸,好一会儿才恨恨道:“我也没当过!”(未完待续。。)

    ps:感谢豆扣打赏的香囊,感谢grapeforest、皇甫如雪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祝大家中秋快乐。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