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女子杀猪般的尖叫声传来。

    甄修文觉得头更疼了,抬手揉了揉眼睛。

    听到动静的丫鬟婆子冲了进来。

    见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倒在地上,冲进来的一个丫鬟惊恐的喊道:“凝露,怎么是你!”

    再看甄修文半解的衣衫,露出玉石般光洁的胸膛,不由脸一红,慌忙别开了眼。

    甄修文站了起来,因为有些微醉,手指并不灵活,却依然从容的把解开的前襟系好,然后冷冷瞥地上的丫鬟一眼:“带下去交给夫人处置。”

    “老爷——”凝露一震,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向甄修文冲去。

    甄修文抬脚走过去了。

    凝露愣愣看着抓空的手,半天没反应过来。

    丫鬟婆子们一起把人拖了出去。

    正碰到甄冰姐妹过来找李氏。

    看着这情景,甄玉抬了抬下巴,不满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哭哭啼啼的?”

    “这……”丫鬟婆子们互望一眼。

    这种事,哪好和两位姑娘说。

    见没人回话,甄玉刚要恼,甄冰悄悄拉了拉她,低声道:“六妹,我们先去找娘吧。”

    二人向来是心有灵犀的,甄冰这么说,甄玉不再言语,一起走了过去。

    进了屋子,正见着李氏把一块帕子撕的一条条的。

    姐妹二人对视一眼。

    看来母亲这是心烦了。

    李氏这是少女时养成的毛病了,忒烦闷了,就扯帕子,看着崭新的帕子变成一条条布丝,心里就畅快许多。

    她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毛病,事后想起来又心疼,是以常备的帕子都不是好料子,撕起来就没那么肉痛了。

    姐妹二人刚请了安。一个丫鬟就进来了,见甄冰二人立在一旁,迟迟没有开口。

    李氏一眼瞪去:“有什么话就说,从哪学来的这毛病!”

    丫鬟不敢再犹豫,一咬牙道:“夫人,是凝露犯了错,老爷让送到您这来处置。”

    “凝露?她犯了什么错?”李氏蹙眉。

    这凝露是她乳娘的小女儿,平日里都是另眼相待的。

    乳娘早跟她说了,让她看着有合适的,把凝露配出去。再进府当个管事娘子。

    只是这凝露是老来女,如今才十五岁,作为丫鬟来说,倒是不急的。

    李氏在娘家时,只是众多庶女中不起眼的一个,受过委屈的,对这位乳娘很是亲近,便暗暗打定了主意等老爷回来,把凝露配给他身边得力的下人。

    那丫鬟心头浮现了挥之不去的鄙夷。

    都说是老爷让送过来的了。夫人竟还没回过味来,非要她当着两位姑娘的面直接说出来吗,过后又该挨骂了。

    暗暗叹了口气才道:“夫人,凝露进了老爷书房。被老爷踢了一脚……”

    说到这,李氏再糊涂也反应了过来,当下就恼了,厉声道:“把凝露给我带进来!”

    甄冰和甄玉尴尬的立在一旁。见李氏不发话,硬着头皮同声道:“娘,您既有事。我们明早再来给您请安。”

    说完尴尬的退了出去,与被丫鬟婆子按着肩膀推进来的凝露擦肩而过,姐妹二人都是一阵恶心。

    竟然去勾引她们的父亲,她们这做女儿的还听个正着,实在是恼人!

    姐妹二人匆匆退了出来,在院子里又遇到了出来透风的甄修文。

    看着背手而立,衣衫被春风吹得鼓起似要乘风归去的父亲大人,姐妹二人俱是一脸尴尬,行了个礼,没等甄修文说什么就飞快退下了。

    甄修文微怔,很快就想到了原因,脸不由红了红,向来光风霁月的模样却染了一层薄怒。

    遥遥瞥了亮着灯的主屋一眼,转身穿过月亮门,向后花园走去。

    甄妙自回了沉香苑住,最烦恼的就是使用小厨房不便利了,每餐都是吃的大厨房送来的饭菜,久了,就开始嘴馋。

    晚饭吃了个半饱,拎着小竹篮,带着青鸽和雀儿打算出门。

    “姑娘,春寒料峭,这个时辰了,您就别出去了吧,受了寒怎么好?”白芍劝道。

    紫苏面无表情的坐在锦杌上,借着灯光做针线,闻言却没跟着劝。

    “我多穿点就是了,到底是春天了,冷不到哪里去的。”

    青鸽向来是甄妙说什么就是什么,半点异议没有,倒是雀儿天性活泼些,笑嘻嘻的问:“姑娘,您带着小竹篮,是做什么呀?”

    甄妙抿唇一笑:“玉兰花不是开了吗,我们去摘一篮子来。”

    “姑娘是要插花吗?”雀儿有些想不通,“晚上插花,又没人看见,可惜了呢。”

    “姑娘才不是插花,肯定是要吃的。”青鸽几乎是不假思索的道。

    “玉兰花能吃?”雀儿惊讶的问。

    这下子,连紫苏都放下了针线。

    “玉兰花能吃?”青鸽一脸憨厚的问。

    甄妙扯了扯嘴角:“青鸽,你不知道玉兰花能吃,刚才还那么说。”

    青鸽挠挠头:“我知道姑娘出去,肯定是为了吃啊。”

    肯定是为了吃啊。

    为了吃啊。

    吃啊。

    啊!

    甄妙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缓了缓才道:“当然能啊,玉兰花瓣用面粉裹了油炸,味道极好呢。我今日摘了,就是打算明早去祖母小厨房做的。行了,再耽误天色更晚了,走吧。”

    刚转了身,熟悉的破空声传来,锦言熟练的落到了甄妙的肩膀上。

    小蝉匆匆跑了过来:“姑娘,少侠又到处乱跑了,婢子实在看不住它!”

    没见过这样的鸟,放着鸟笼子不住,就爱往姑娘身上落,好好的衣服都被它抓脏了,姑娘也不心疼。

    小蝉腹诽着,想要把锦言带走。

    锦言像是被踩了尾巴似的。噌的转过身子,用翅膀对着小蝉比比划划着:“少侠,少侠,少侠!”

    小八哥快气死了。

    甄妙看了憋笑。

    恐怕锦言要真的是个人,会指着小蝉鼻子骂:“你才是少侠,你全家都是少侠!”

    可惜只是一只八哥,勉强会吐几句人言而已。

    看着,却更可笑了。

    “行了,就让锦言跟着我吧。”

    甄妙带着两个丫鬟一只八哥去了后花园。

    那里有几株玉兰开得正好,还未靠近。沁人的清香就扑面而来。

    雀儿提着一盏灯照亮,青鸽提着篮子,甄妙垫了脚去摘玉兰花。

    摘了几朵,高处的够不着了,就绕到树后,然后猛然吓了一跳。

    “二伯”两个字差点脱口而出,甄妙忙用手捂住嘴。

    甄修文竟倚树而坐,睡着了。

    清冷的月光打在脸上,还能看到一抹薄红。

    玉兰花洁白似雪。清艳无双,有几瓣落在酣睡的人一身月白长衫上,越发衬的那人不似凡人。

    淡淡的酒香遮过了玉兰花的香味萦绕在鼻尖,甄妙吸了吸鼻子。看呆了。

    二伯真是个大美人,好想抱回家养着观看怎么办?

    唾弃了一下自己无耻的念头,见甄修文没有被惊醒,甄妙轻手轻脚的解下自己的披风给他盖了。然后后退一步吩咐雀儿:“去芳菲苑说一声二老爷在这里。记着,别说我也来了,就说是我让你来园子摘玉兰花。你自个儿看到的。”

    二伯是长辈,在园子里就睡着了,被她一个晚辈见了,要是知道了定然会尴尬的。

    “嗳。”雀儿小声应着,转身就走。

    甄妙也弹弹身上不存在的土,又无耻的多看了一眼,这才转身。

    谁料一直老老实实呆在甄妙肩膀上的锦言腾地飞起来落到了甄修文的身上,声音贼大:“美人儿!”

    甄妙捂住了脸。

    又丢人了!

    这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不对,她才不是上梁呢!

    正懊恼着,就听一个疑惑的声音响起:“妙儿?”

    甄修文看了看身上绣着绯色桃花的烟青色披风,再看看拍着额头的甄妙,忙站了起来,轻咳一声掩饰尴尬:“妙儿怎么在这里?”

    “我是来摘玉兰花的,打算明天油炸了吃。”

    听前一句时,甄修文还暗道小姑娘家就是好风雅,听到后一句,来了兴致:“玉兰花还能油炸了吃吗?”

    “韭菜花能炒了吃,玉兰花怎么就不能油炸了吃呢?”

    甄修文一怔。

    “二伯,我已经摘够了,先回去啦,等明日用玉兰花做了吃食,给您送去。”甄妙笑着向甄修文行了礼。

    然后抿唇:“锦言,过来!”

    锦言扒着甄修文不动。

    “锦言!”

    见锦言依然装听不到,甄妙黑着脸走过去,拎着它脖子就往外拉。

    刺啦一声。

    甄修文前襟的衣裳被扯破了。

    甄妙羞恼的眼前发黑,提着锦言就匆匆走了。

    甄修文更是傻了好半天,才轻笑出声。

    没想到他这个侄女,还有这么有趣的一只八哥。

    捡起滑落在地的烟青色披风抬脚回了芳菲苑。

    是他想左了。

    李氏当他的妻子是无可更改的事实,如果做不到爱慕,至少要努力做到尊重。

    韭菜花和玉兰花,都是有优点的。

    或许是他一直没有发现。

    想到李氏,甄修文又有些头疼。

    呃,实在发现不了,以后还是多沟通吧。

    怀着这个心思,原本的郁郁散了许多,向主屋走去。

    原本一脸喜色迎出来的李氏见到甄修文被扯破的前襟,还有手中搭着的披风,却一下子沉了脸。(未完待续。。)

    ps:感谢我喜欢莫染衣的和氏璧,明天柳叶要去西安了,等回来才能加更。感谢皇甫如雪、火土居士打赏的平安符,感谢兰灵狐打赏的香囊。我会住在道观想念大家的。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