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今日的锦言似乎格外的凶悍,田氏仰面晕倒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扑向甄妙,反而双翅一展飞走了。

    宋氏整个人惊呆了,一时之间都忘了去扶田氏,捂着嘴吃惊的望着甄妙。

    甄妙那一刻也愣住,下意识的说道:“哪来的乌鸦?呵呵呵呵……”

    反应过来后,都要被自己聪明哭了。

    田氏是贵客,在伯府里吓晕了,那是相当严重的事,送客的她要被斥责不说,作为罪魁祸首的锦言定会被打杀了。

    自己挨训斥倒是不怕,可要是锦言丢了性命,甄妙就要哭死了。

    心中亦有些恼怒,锦言虽调皮些,性子却温顺的很,今日到底是怎么了,还是受了什么刺激?

    正要去把田氏扶起来,远处跑来一个小丫鬟,气喘吁吁的开口:“姑娘,锦言——”

    话未说完,跟在甄妙身后的紫苏上前一步,斥道:“没看到客人晕倒了吗,还不快去传信,请大夫来!”

    “可是——”小蝉看向甄妙。

    刚想解释说是追着锦言过来的,紫苏又瞪了她一眼:“还不快去!”

    小蝉被紫苏狠狠调教过,惧怕得很,闻言不敢再说什么,转身往回跑。

    甄妙出了一身冷汗。

    好险,要是小蝉把锦言说出来,今日之事就不能善了了。

    见田氏躺在地上双目紧闭,甄妙担心她闭气太久出什么事,忙上前去蹲下来探了探鼻息。

    发觉呼吸平稳,明白只是一时受了惊吓,伸出手指掐了掐人中。

    见人还不醒,又加大了点力气。

    就听嗷的一声,田氏双眼猛地一睁。

    甄妙吓了一跳,露出个笑脸:“田夫人。您醒了!”

    田氏想起吓昏前扑向她的黑乎乎的东西,又觉得鼻子下面火辣辣的疼,脸色一白,脱口问道:“那东西抓我的脸了?”

    “没有啊。”甄妙道。

    田氏觉得那处疼得更厉害了,女人家,没有不担心容颜受损的,忙看向宋氏。

    “真的没有,二嫂。”

    “那我脸上怎么这么疼?”田氏反问。

    甄妙嘴角笑意一僵。

    宋氏看了甄妙一眼,细声道:“是甄四姑娘把你救醒的。”

    宋氏伸手摸了摸鼻子下方。

    摸到一道印痕。

    她明白了,救醒个屁啊。分明是被掐醒的!

    田氏心里这个气啊。

    面上却不好表露出来,还要作出一副感谢的样子:“多谢四娘了。呃,刚刚是什么东西扑过来,好像是一只鸟?”

    甄妙点点头,面不改色的道:“田夫人看的不错,是一只乌鸦。哎,这园子是该清理一番了,乌鸦啊,长虫啊。多得很,吓着了田夫人,真是太过意不去了,都是晚辈的不是。”

    见甄妙诚惶诚恐的道歉。田氏一肚子火气发不出来。

    要是阿猫阿狗的,还能追究主人家的不是,至少要把那惹祸的玩意儿处置了。

    可一只乌鸦,她只能认倒霉。

    不然传扬出去。说她田氏在建安伯府的园子里被一只乌鸦吓昏了,建安伯府丢人,她也强不到哪里去。

    这个亏。只能闷吃了。

    田氏再没了探究甄妙的心思,被丫鬟扶着站了起来,道:“我们就先回了。”

    “田夫人,晚辈已经派丫鬟去请大夫了,等看过再回吧。”

    田氏摇摇头:“不必了,只是一时受惊。”

    她这灰头土脸的样子,哪能见人。

    甄妙生怕锦言去而复返,从而倒霉,见田氏这么说,乐得不再坚持,忙亲自把田氏二人送到了垂花门前。

    看着轿子抬起,才算松了口气。

    回了沉香苑,看着跪在地上的小蝉,甄妙抿了抿唇。

    “姑娘,是婢子没把锦言看好,求您饶了婢子吧。”

    “锦言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婢子,婢子也不知道锦言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狂般冲出去……”

    紫苏走了进来,回禀道:“姑娘,婢子去翻看了一下,锦言食盒底下的鸟食都是腐的。”

    小蝉露出震惊的神色,脱口而出:“怎么可能,婢子只是昨天忘了换!”

    现在又不是夏日,只是一日未换,怎么就会坏了呢!

    锦言很少呆在笼子里,亦很少吃鸟笼子里放的吃食,她这才偷偷懒,隔日换一次。

    甄妙失望的看小蝉一眼,缓缓道:“小蝉,凡事可一可二不可三,你连本分都做不好,我这院子,不留你了。”

    做下人的,不是说一点错不许犯。

    七夕那次出门,吩咐小蝉照顾锦言,结果把锦言看丢了。

    还有自作主张的偷听甄静说话,差点被发现。

    一个人总犯错,这就不是能力问题,而是品性问题了。

    下个月她就要出阁,到了镇国公府,有个总惹祸的丫鬟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小蝉要真惹了大麻烦,丢了性命都是有的。

    不让她当陪嫁丫鬟,或许对她来说也是好事。

    小蝉显然不这么想,砰砰砰的磕着头,没两下就把额头磕青了。

    她不是刚进府什么都不懂的时候了,被主子赶出去的丫鬟能有什么好。

    甄妙使了眼色让青鸽把小蝉扶起来。

    小蝉挣扎着想跪下,实在拧不过青鸽,绝望的看向甄妙。

    甄妙叹口气:“小蝉,若是我过两年出阁,不介意再给你一次机会,可下个月就是我出阁的日子了,你这样的性子,真到了国公府或许命都保不住了。为了我们大家都好,你就不要求了。我既然发了这话,就是不会改变的了。”

    小蝉颓然的瘫软在青鸽身上,抖动着肩膀小声抽泣着。

    青鸽把小蝉拖了出去。

    甄妙心情也不是很好。

    她虽狠下心把小蝉打发了,可到底是跟了快一年的丫鬟,就是阿猫阿狗,也有几分感情了。

    但是烂好人是不能当的,否则害人害己。

    “姑娘。您别难受了,这也是您心善,换了别的主子,冲撞了贵客,就是不打杀了也会卖出去的。小蝉虽丢开了三等丫鬟的差事,好歹还能留下当个粗使丫鬟。”白芍开解道。

    甄妙点点头,问紫苏:“紫苏,你对院子里的丫鬟比较了解,觉得谁来补这个缺儿合适?”

    “婢子觉得绛珠挺有灵性的。”

    甄妙就想起那个眉心一点红痣的俊俏丫鬟来。

    虞氏滑倒那事,就是绛珠提供的证据。

    倒是个机灵的。

    “那便提绛珠吧。回头跟管事的报备一下。”

    百灵领着雀儿几个丫头,把各家送来的礼物抬进来。

    甄妙看了吓了一跳:“有这么多?”

    百灵眉梢眼角都是笑的:“今儿来的人多。姑娘,婢子把这些登记造册,您看着有特别喜欢的,就直接拿出来用。”

    “好。”甄妙觉得心情又不错了。

    眼巴巴瞅着几个丫鬟把礼物一一打开,分门别类的归置好。

    “姑娘,您看这个。”百灵把一根木簪捡了出来递给甄妙。

    “挺香的。”甄妙仔细看了看。

    打磨光润的簪身,簪头是两朵交叠的桃花,虽然没有复杂的工艺。亦没有镶嵌什么珠宝,却别有一番韵味。

    甄妙一眼看见就喜欢,欢欢喜喜的插到发间。

    “呃,这是罗世子送的。”百灵看了一眼礼单。然后见甄妙已经把簪子插到头发上,捂着嘴就笑。

    甄妙脸顿时红了,掩饰的理理头发。

    百灵怕她羞恼的把桃花簪摘下来,忙推过一副棋具:“姑娘。快来看,这还有一副棋具呢,真是别出心裁啊。”

    一般姑娘家的及笄礼。都是送些饰物,送棋具的可不多。

    百灵暗道送礼的人心思巧妙,忽然轻咦了一声:“呀,这还有一副棋具。”

    “都是谁送的?”甄妙咬牙切齿的问。

    其中一个定是重喜县主了,另一个是谁,这么遭恨啊!

    “呃,是二老爷和重喜县主呢。”

    甄妙默默吐了一口血。

    一个是好友,一个是她好稀罕的二伯,可还不如罗世子会送礼物嘛!

    甄妙悻悻的挥挥手:“赶紧收起来。”

    要是让别人看到她房间总摆着棋盘,以为她是爱好下棋之人,那可就头疼了。

    那边田氏回了镇国公府,迎头就碰到了罗天珵。

    “二婶,三婶。”罗天珵打了招呼,目光落在田氏脸上。

    那月牙般的指甲印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是跟人掐架了?

    “我脸上难道有东西?”田氏有些纳闷。

    “没。”罗天珵笑笑。

    田氏抬手摸摸,愕然发现那指甲印还没消,心里来了火气,扯了个笑容道:“大郎,今日去建安伯府,才发现甄家四姑娘是个有本事的,我受了惊吓昏倒,就是她把我救醒的,这不,掐我的印子还在呢。”

    知道甄四这么冒失,她就不信罗天珵心里没有想法。

    罗天珵面上一派平静,心中欢呼一声。

    干得漂亮!

    哎,她及笄,只送了一支沉香木簪,似乎有些轻了。

    “甄四是晚辈,救了二婶是应该的。二婶要是过意不去,那侄儿再送份谢礼过去。”

    田氏张大了嘴。

    谁过意不去啊,这是重点吗,重点是把她掐成这样!

    “二婶?”

    田氏回神:“呃,应该的,应该的。”

    罗天珵笑笑,心满意足的走了。

    就送一副棋子过去吧,那次去昭云长公主府,听说她日日与重喜县主下棋呢。(未完待续。。)

    ps:太艰难了,在道观没有信号也没有网,天天吃素,求着道长把我们拉到山下才更新的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