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外面传来稚子的欢呼声,他们一路追着花轿跑,一路唱着喜庆的童谣。

    坐在轿子内的甄妙却并不好受。

    那凤冠,快把她脖子压断了!

    而且,上轿前早就被千叮万嘱过,屁股千万不能移动。

    要知道这可不是从建安伯府直接到镇国公府的距离。

    出阁是一个女人一生最重大的日子,要围着全城缓缓绕上一圈再回到西城,别看现在天还大亮着,等轿子真的到了镇国公府时,就快到戌时了。

    甄妙算了算,她至少要在轿子中坐上两个来时辰,屁股半分不能移动的坐上两个来时辰!

    这真的是嫁人,不是送死吗?

    甄妙想着温氏的苦口婆心,老老实实坐着。

    肚子咕咕响。

    捂着有些发疼的胃,甄妙瞥了一眼座下的火熜,嘴再次一抽。

    她是不是还该庆幸不是夏日成婚,不然一身凤冠霞帔,再加一个燃着炭火的火熜,完全是英勇就义在花轿上的节奏啊!

    想着所有女子都是这么过来的,甄妙认命的揉揉肚子,从袖子里掏出一块只有拇指大小的点心塞进了口中。

    轿子忽然一晃,外面有片刻的安静。

    甄妙偷着吃东西,本就心虚,一下子就噎住了,又不敢大声咳嗽,只得猛拍自己的胸口。

    外边一身大红衣袍的罗天珵对着天地和轿帘空射三箭,一个五六岁的盛装小娘过来拉甄妙衣袖。

    甄妙得过叮嘱,知道这是出轿小娘,要拉上三下才起身的,可她此时正噎的厉害,被那小姑娘连拉了三下,着急之下喘岔了气,这下子就是想站都站不起来了。

    那出轿小娘不是别人。正是镇国公府排行第三的姑娘,罗二老爷的幼女罗知真,亦是二房唯一的庶女。

    罗二老爷未曾纳妾,只有两个通房在田氏身子不便时伺候着,罗知真就是其中一位通房所出,养在田氏身边的。

    虽看似不错,可通房所出的姑娘,又怎么能和夫人肚子里爬出来的比,罗知真虽只有六岁,心思却比寻常小娘子敏感的多。

    本来当出轿小娘是长脸面的事。对她将来也是有好处的,小姑娘为这一日早就开始准备,生怕出半点差错,没想到这新娘子居然拉不动!

    罗知真顿时又是惶恐又是紧张,巨大压力下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哭声传出来,候在轿外的人全都愣住。

    田氏脸色一变,暗暗咬牙。

    真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下贱胚子!

    让真姐儿当出轿小娘,还是她的提议。

    真姐儿是庶女,按说不太合适。可她跟老夫人说,真姐儿是国公府的姑娘,就是庶女,也比寻常人家的嫡女尊贵。且年龄又是合适的。

    老夫人果然就答应下来。

    其实她是有想法的。

    这个甄四,际遇越来越不可捉摸。

    及笄的正宾、有司、赞者,都是了不得的人物,她就是要拿真姐儿一个庶女添添堵!

    总不能事事叫她如意了。

    可没想到真姐儿竟这么不争气!

    虽说真姐儿这一哭。给对方添了晦气,可老夫人那定会对她不满的。

    这可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这个当口儿。万不能叫老夫人看出什么来。

    田氏这样想着,眼尾余光扫向老夫人,果见老夫人面露不悦,心中又把真姐儿骂了一通。

    罗天珵瞥见田氏隐忍怒气的模样,陡然觉得心情大好。

    甄四若是把堵心自己的能耐用在田氏身上,将来似乎——还挺值得期待。

    甄妙听到小姑娘的哭声,有些愧疚,好在难受的劲儿过去了,起身出了轿子。

    之后拜天地总算没有出什么岔子,甄妙蒙着盖头,由人搀着进了新房。

    罗天珵凝视着身穿大红嫁衣的甄妙,直到此刻才不得不承认,命运就是这么奇妙,绕来绕去,她还是成了他的妻。

    难道说别的事情也是一样,就算开头不同,终归还是会回到原来的轨迹吗?

    这样一想,刚刚升起的那点喜悦犹如冷风中微弱的烛火,啪的一下就熄灭了。

    罗天珵自重生后,原本温润的气质早就渐渐被清冷取代,一旦神色冷凝下来,没了笑容那层伪装,整个人就如冰山上的一块孤石,令人心生敬畏。

    新房中气氛一滞。

    女方的全福人、丫鬟媳妇之类的还不觉得如何,只以为这是国公府的世子,冷傲点是正常的。

    可是男方那边的人却有点心惊,心道世子平日那么温和,一旦收了笑意真是吓人。

    到底是在龙虎卫当着卫长,世子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呢。

    这样一想,心中更多了几分敬畏。

    然后又开始琢磨了,世子这样,莫非是不待见大奶奶?

    想着这位大奶奶是怎么进的府,下人们眼中带了几分了然。

    “咳咳。”男方的全福人轻咳着提醒了一声。

    罗天珵回神,嘴角上扬笑了笑,顿时春回大地。

    这些个下人惯会见风使舵,看人下菜碟的,他再不稀罕,甄四也是他的妻子,断不会还像上一世那样,连下人都敢糟践她!

    那时的自己何其幼稚,只知道不喜甄四,就日日冷着她,满府的人看在眼里,那些下人又怎么会把她当回事儿。

    他真是傻,怎么忘了夫妻一体,她没有体面,自己又有什么好儿!

    最终国公府的管家大权都是二婶田氏把持着,而没有交给理所当然该管家的甄妙。

    当鸠占鹊巢太久,人们只记得鸠时,鹊还哪有生存的空间。

    罗天珵暗暗深吸口气,平复了复杂难言的心情,接过由全福人递过来的秤杆,把盖头挑了下来。

    室内传来吸气声。

    盛装的甄妙,自然是极美的。

    二人对视一眼,又各自收回视线。谁也看不出对方的心思。

    喝下交杯酒,全福人又递过子孙馍馍给甄妙吃。

    甄妙也不客气,一口吃下去了。

    全福人都愣了。

    这是夹生的好不好!

    见甄妙吃的那个痛快,自己都开始怀疑拿错了,呆呆的问:“生不生?”

    甄妙把子孙馍馍咽下,露出个灿烂的笑脸,脆生生道:“生!”

    虽然夹生吧,好歹凑合着吃了,总比胃疼的难受好。

    更何况是能这么光明正大的吃,还能讨个好彩头。

    “生就好。生就好……”全福人还是晕乎乎的表情,若不是实在不允许,都恨不得亲自吃一口了。

    到底拿没拿错啊,生还吃的那么香。

    罗天珵垂下眼眸咬着唇,差点笑了。

    他真是服了这女人,总是能有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把全福人弄得比新娘子还呆,这也是奇事了。

    甄妙这边的丫鬟们则恨不得捂着脸,摆出不认识自家主子的模样。

    她们以为。送嫁妆那日,最后一抬嫁妆上放了个鸟笼子,里面蹲着一只八哥已经够丢人了,没想到花烛夜——

    姑娘。你到底是有多饿啊!

    几个丫头都哀怨看甄妙一眼,随着众人走了出去。

    罗天珵去了前面敬酒。

    新房顿时清静下来,只剩甄妙独坐在新床上。

    小儿手臂粗细的龙凤喜烛烧得正旺,烛火啪啪响着。青石地板泛着皎月般的光泽,明镜般照清了甄妙的模样。

    满室的静谧,大红的身影。刚才的热闹忽地褪去,竟令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甄妙伸手捏捏自己的脸,有些微痛。

    不由笑了笑,看来真的出嫁了呢。

    两世为人,第一次出嫁。

    心中的紧张,竟比前世去人迹罕至的地方探险时还要重。

    喜烛燃烧着,烛泪渐渐堆积在烛台里,层层叠叠的像红玉一般,透亮光润。

    甄妙觉得,她真的要饿死了!

    不知干坐了多久,门吱呀一声开了。

    甄妙忙抬头,就见紫苏提着一个食盒走进来。

    向来面无表情的紫苏今日也带了淡笑:“姑娘,世子传话过来,让您先垫些东西。”

    世子这样,说明惦记着姑娘,做婢子的当然是替自家主子高兴的。

    甄妙都快高兴哭了。

    罗天珵竟然也有这么体贴的时候!

    忙接过筷子吃起来。

    吃了一小半,紫苏按住甄妙的手:“姑娘,不能再吃了。”

    “还没吃饱。”甄妙眼巴巴望着紫苏。

    紫苏坚定的把筷子从甄妙手中抽走:“姑娘,您出阁前几天都吃的清淡,今日又几乎没进什么食,再吃下去,恐怕半夜要——”

    话没说完,甄妙也懂了她的意思。

    想着虽每次和罗天珵在一起都没展露过什么贤良淑德,可也不能这么没形象。

    新婚之夜要是在闹肚子中度过,那可真是一脸血啊。

    狠了心把视线从饭菜上收了回来,漱口擦手坐回床榻上。

    不知又过了多久,门口总算传来动静。

    罗天珵推门而入。

    紫苏忙站了起来,请了安退下。

    一时间,屋内只剩下同穿着大红喜服的二人。

    罗天珵觉得心有些乱。

    他还没想好今夜该如何。

    沉默了片刻,开口道:“甄四,你先卸妆洗漱吧,我也去收拾一下。”

    甄妙见罗天珵抬脚走了,迫不及待的喊人进来把那压死人的凤冠卸了,然后净面洗漱,等收拾的差不多了,罗天珵亦是一身清爽的回来。

    这一次,丫鬟们都低着头退了出去,还轻轻关上了门。(未完待续。。)

    ps:终于活着回来了。大家造吗,道观没网没信号也就算了,它还没热水啊!我们问道长怎么洗澡,道长说天热用凉水洗,天冷就不洗。。。。。感谢这几天给柳叶打赏的童鞋们,实在太累了,洗洗睡了。

    推荐一本欢乐温馨的小甜文,书名《嫡欢》

    简介:喂,世子童鞋,本姑娘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干掉你,这样你还要追我?

    已经快60万字啦,可以开宰了!感兴趣的童鞋可直接搜索书名《嫡欢》~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