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世子和世子夫人已经歇了,请各位回去吧。”紫苏板着脸道。

    她本就是建安伯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素来有威严,这样面无表情的说话,周身气度竟连国公府这边的丫鬟婆子都镇住了。

    一时间没有人言语,面面相觑。

    一个娇柔的女子声音响起:“这位大姐儿,我们可是听到这屋子里有人喊救命呢,总要亲眼看一看才放心,世子可是金尊玉贵的人,要是出了什么事,这院子的人都别想活!”

    这样一说,本来要离去的人都停住了脚步。

    紫苏平静看去,见说话的女子身材丰满,柔中带媚,暗暗皱眉,面上却不动声色,淡淡问:“不知这是——”

    “我是世子爷的通房绮月。”绮月脸上适当的流露出一丝得色。

    这些日子以来,世子只在她房里歇着,虽没有成事,别人又哪里知道,早把她当成了院子里的头一人,分来的吃食、衣料都是最好的。

    如今世子夫人进门了,要说最忐忑的非她莫属。

    世子要是从此不进她的门,将来她的日子可就一落千丈。

    借着这个机会,一是向世子表达她的关心,二是这洞房花烛夜要是被搅了,世子夫人在世子心中的地位恐怕就会差上一层。

    总是对她有利的。

    紫苏冷笑一声。

    她跟在老夫人身边,这些狐媚手段见多了,莫以为她刚来到国公府,又只是个丫头,就只得低头不成?

    紫苏这人天生脸冷,平日小丫头看着都不自觉畏惧,现在脸这么一沉,就更有气势了。平静注视着绮月道:“原来是绮月姑娘。这是世子夫人的屋子,不知国公府是不是有这规矩,通房可以想进夫人屋子就进的?要是有,等我们姑娘回门,就要好好说道说道了,要是没有,绮月姑娘又是凭了什么进去看?凭你脸大吗?”

    扑哧一声,建安伯府来的几个丫鬟都低笑出声,望着紫苏的眼神满是崇拜。

    紫苏姐姐神人啊,面对她们只有高冷。面对这劳什子狐狸精,嘴利如刀啊。

    只是这绮月是世子的通房,也不知这样会不会惹来麻烦啊?

    同来的几位通房亦是幸灾乐祸的看着绮月。

    哼,让你天天霸占着世子,还想和世子夫人较劲呢,这连世子夫人的面还没见着,就被一个丫鬟下了脸,看你以后还怎么显摆!

    其他丫鬟婆子更是心中有了思量。

    世子夫人身边的大丫鬟都这么强硬,看来世子夫人不是个简单的。以后要小心着点做事了。

    绮月气地直喘,咬牙道:“你又是凭了什么拦着我?”

    紫苏脸色更冷,淡淡道:“凭的自然是规矩,难道是凭我比你脸小吗?”

    绮月脸都气白了。

    这建安伯府的丫鬟。都这么可怕吗!

    屋内终于又传来声音:“紫苏,带青鸽和阿鸾她们几个进来收拾一下,其余人让她们先散了吧。”

    清清脆脆的女子声音,像是山泉潺潺而过。

    屋外的人瞬间没了声音

    紧跟着男子声音响起:“有不走的。就丢出去!”

    这下子,再没人迟疑,匆匆离去了。只是每个人离去时都用嘲笑的目光扫了绮月一眼。

    绮月脸白如纸,只觉无比难堪,捂着脸就跑了。

    紫苏这才带人进屋。

    罗天珵和甄妙已经穿戴好,只是二人一人坐在床头,一人站在床尾,气氛诡异。

    只有锦言毫不受影响的踩在桌案上,警惕的瞪着罗天珵。

    几个丫鬟匆匆把屋子收拾干净。

    “紫苏,给我打些水来,我漱口。”

    紫苏黑着脸瞪甄妙一眼,这才转身把水和帕子等物端来。

    竟然真的吃吐了把花烛夜弄成这样,还有比她家姑娘更令人操心的吗!

    至于丢人……呃,这个她们都习惯了。

    不知道紫苏的腹诽,甄妙簌了口擦了手,觉得舒坦了许多,让几人退了下去。

    紫苏绷着脸往外走,路过桌案时,手一伸把锦言脖子揪住,拎出去了。

    罗天珵眼睛一亮。

    这丫鬟是个可用之才,用来看牢那只该死的八哥,再好不过了!

    室内再次安静下来。

    甄妙见罗天珵站在床尾迟迟不动,翻身下床,走过去拉了拉他的衣角:“抱歉,我可能是吃多了。”

    罗天珵嘴角抽了抽。

    那饭菜还是他命人送过来的,敢情他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没事,睡吧。”冷淡的说完,抬脚向床榻走去。

    甄妙站着没动,有些犹豫。

    这个“睡吧”,到底是哪个“睡吧”?

    这可真是考验她的智慧!

    罗天珵气得嘴角一歪:“眼睛闭上,睡。”

    难道她以为他是色中饿鬼,都这样了还饥不择食?

    和衣翻了个身,不再理会还在发愣的人。

    甄妙大大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绕过罗天珵躺下。

    良久,听着平稳的呼吸声传来,悄悄睁开眼睛,无声叹了口气。

    她不是吃多了,只是纯粹的恶心。

    这事情,似乎有些麻烦了。

    那一刻,不知怎么就想着那双手不知摸过多少女人,那湿润温热的鼻息又轻拂到多少个女人的身上。

    然后,她就吐了,反胃的感觉压都压不住。

    真实的原因她不敢说,要是那人知道,会不会气得掐死自己。

    甄妙无声苦笑。

    明明理智上都说服自己平静地迎接该过的人生了,毕竟她到了这个地方,就要遵循这个地方的规矩,无视规矩或者逃避,那不是她的心态。

    可身体却该死的诚实,竟然接受不了一个要三妻四妾的男人!

    这可怎么办?

    甄妙悄悄把被子拉着盖住脸,发愁的睡着了。

    罗天珵睁开了眼睛,冷清的目光落在甄妙脸上。有些出神。

    这个女人,真是让人有深深的无力感。

    可奇怪的是,比起前一世,他对她的感觉却好多了。

    至少这样平静的相伴而眠,是前世不可能会发生的事。

    罗天珵重新闭上了眼睛。

    第二日,甄妙睁了眼,就见罗天珵同样睁着眼望她。

    二人相隔不到一尺的距离,近得能闻到彼此的气息。

    “元帕怎么办?”话不可控制的脱口而出,甄妙懊恼的差点咬了舌头。

    罗天珵嘴角微弯:“甄四,一大清早。你就邀请我吗?”

    甄妙脸腾地红了。

    谁邀请了,她只是担心回门时没有烤猪。

    绯红的面颊,懊恼的神情。

    罗天珵眼眸渐深,或许把昨晚的事情完成也不错。

    这样想着就伸手,一下把甄妙搂进怀里。

    甄妙身子顿时僵了,慌忙道:“大,大清早的……”

    她要是再吐了可怎么办啊!

    “大清早也没事,时间还早得很。”罗天珵嘴贴在甄妙耳边低语,然后手灵巧的钻进了水红中衣。

    甄妙死死咬着唇。拼命压抑住翻江倒海的感觉。

    无论如何不能再吐了。

    这人再大度,也不能忍受这种侮辱吧。

    到时候惹怒了,她想把元帕弄个假都不成的,那真的要被休了。

    罗天珵埋首在稚嫩的身前。大手游移着。

    触手的光滑令他爱不释手,根本难以停下来,那处更是难受的厉害,似乎要爆裂开来。

    伸出一只手去拉水红色的裤子。不经意扫了身下人的脸一眼,然后整个人僵住。

    那种咬牙忍受的神情,就像前世她和那个男人有了首尾后。自己再碰她时的模样!

    满腔的热像是被浇了雪水,一丝热乎气都没有。

    罗天珵默默坐了起来。

    甄妙诧异的睁开眼,见到对方的眼神心中一惊。

    这眼神,和她在水中见到的那双正掐着她脖子时流露的眼神何其相似!

    几乎是同时,甄妙脸上血色褪尽。

    罗天珵看在眼里,只觉前世和今生的容颜重叠在一起,脑袋嗡了一声,双手箍住甄妙肩膀,用力摇晃,厉声问:“是不是你来了,是不是!”

    甄妙被摇得头昏眼花说不出话来。

    昨日累了一天,一大早醒来又没吃什么东西,本就有些低血糖的甄妙眼一翻昏了过去。

    失去意识前闪过一个念头。

    完了,她的夫君蛇精病又发作了,真他娘防不胜防!

    不知过了多久再次醒来,罗天珵还坐在床边。

    甄妙下意识的抓着被子往后退了退。

    “君浩呢?”罗天珵突然问了一句。

    “啥?”甄妙反问。

    罗天珵紧紧盯着,不错过她脸上任何表情,然后猛然松了一口气。

    在他突然发问下,能掩饰的这么好,表情毫无破绽,无论是前生认识的她,还是今世认识的她,都不可能做到的。

    不是她回来了,真好!

    不由自主的伸手把甄妙拥在了怀里,这一刻,心中竟是无比的庆幸。

    天知道他有多怕那个女人会像他一样回来,那会让他刚刚看到阳光的生活再次陷入黑暗,还是毫无尽头的黑暗,让他恨不得和对方同入地狱的黑暗。

    头抵在柔软顺滑的青丝上,罗天珵无声苦笑。

    真奇怪,明明她还是她,只是因为还未发生后来的事,他就欺骗自己还能有可以期待的姻缘,欺骗自己她们是两个人呢。

    甄妙觉得气氛有点怪,可是想着之前被摇晕的事,还是提醒了一句:“世子,你若是还想摇,能不能先让我洗漱吃了早饭?”(未完待续。。)

    ps:希望看到妙妙和甜橙顺利洞房的童鞋失望了。哈哈,这个心结呢,他们都有,妙妙是穿越女,她很难完全抹去时代的烙印,那种融合和妥协,必然会经过一个过程。而甜橙也不会轻易忘记前世的痛苦。所以他们没成功,这是必然滴,相信大家也希望看到二人自然而然的发展到那里,而不是一个为了身体的欲/望,一个只是向现实低了头。无关情爱而发生的,这才是真正的遗憾呢。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