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罗二老爷准备的同样是红封,甄妙不客气的收下,然后有些不确定的看了田氏一眼。

    呃,挨着罗二老爷坐,是二夫人没错。

    “二婶,请喝茶。”甄妙深深凝视着田氏,怕下次在路上遇见认不出来。

    田氏被甄妙真挚的小眼神晃了一下神,愣了愣才接过茶抿了一口,然后把见面礼递了过去。

    田氏对罗天珵历来是慈母形象,对侄媳的见面礼自然不能薄了。

    甄妙看着做工精致的点翠衔珠步摇,觉得这位二婶还挺大方,当下又深深看了一眼,以免以后真的认错了怪惭愧的。

    田氏被看得心里犯嘀咕。

    莫非是自己哪里露了痕迹,被这丫头看出来了?

    不能啊,这丫头才第二次见她呢。

    不提田氏心中的忐忑,甄妙又走向罗三老爷。

    罗三老爷也就三十来岁,头戴文士巾,一身暗竹纹长衫,显得儒雅风流。

    见甄妙过来就露出疏朗的笑,把见面礼递过去,然后突然开口道:“大郎媳妇,回来我给你画像怎么样?”

    甄妙眼睛都瞪圆了。

    这真的不是她想的调戏吧?在敬茶的时候?

    老夫人脸一黑,都想把手边的小几抄起来砸在这个三儿子脸上了。

    这小子,又犯浑了。

    自小不喜读八股,不喜练武,只喜琴棋书画也就罢了,可越大越痴,有时候为了画块石头都能在山上呆一个月。

    近来又迷上了画什么美人图,已经天南海北的跑了一年了,有一回据说是被女方误会成登徒子,揍得连她这个当娘的都没认出来。

    明明三十的人了,让她操碎了心。

    现在这痴劲上来,真是让人抓狂。她到底造了什么孽哟!

    “老三,你再说混话,就别想再出门了。”

    三老爷显然是很怕这一点,不舍的看了甄妙一眼,垂头丧气的坐在那不说话了。

    三夫人倒是个温婉大方的,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如何,半点没受影响,笑吟吟的给了甄妙见面礼。

    四夫人一身黯淡衣裳,看着倒比三夫人还显老些,神情冷清清的。旁边站着个四五岁的小娃娃。

    见甄妙敬茶并没多说,沉默地递过礼物。

    接下来就是和同辈间的见礼。

    罗天珵是长孙,屋里站着的少年少女都是弟弟妹妹,就一一来给甄妙行礼。

    甄妙把早准备好的见面礼送出。

    田氏所出的二郎和三郎是一对孪生子,今年刚十六岁,甄妙送的是两块砚台。

    二房的大姑娘和三房的二姑娘一个十三,一个十二,甄妙送的是亲手绣的荷包,里面装着花钗。不贵重,正合适小姑娘戴。

    其余的还小,一人一个小荷包,里面装着小小的金狐狸。

    四夫人所出的小男娃排行第六。许是自幼丧父,受其母影响,也是个沉默寡言的,盯着甄妙送来的荷包好半天没伸手。

    六郎年纪还小。性子又孤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老夫人怕开口斥责把孩子吓坏了。就没做声。

    老夫人不开口,其他人自然不好多说什么。

    还是四夫人拧了眉:“六郎,快拿着,谢谢大嫂。”

    六郎不过四岁的娃儿,却像小大人似的皱着眉,连连摇头道:“我才不要,荷包是女孩子玩的。”

    这话一出,同样收了荷包的五郎脸色就不好看了,嘟着嘴跑过来,把荷包塞回甄妙手里:“我也不要女娃娃玩的东西!”

    田氏看了暗暗欢喜。

    五郎到底是她儿子,为她这当娘的出了口气。

    三房所出的四郎年纪大些,脸虽有些红,捏着荷包却没动作。

    甄妙额角青筋跳了跳,熊孩子果然最难缠了,何况还是两个。

    不过想着六郎的处境,又觉得可怜。

    自小没了父亲,再锦衣玉食也有遗憾的。

    这样一想,就心软了,蹲下来看着六郎道:“六郎,大嫂送给你的不是荷包,是荷包里装的小狐狸,你打开看看啊。”

    六郎将信将疑的打开荷包,果然里面静放着一只花生大小的小狐狸。

    小狐狸眯着眼睛正在酣睡,又是黄澄澄的,小孩子见了没有不喜欢的,六郎当下就露出了笑脸。

    五郎见状忙把自己的荷包打开,倒出一只同样大小的小狐狸来,不过这个小狐狸却是后腿站起,作揖的样子。

    五郎蹬蹬跑到四郎那里:“四哥,你的呢,快打开看看。”

    他们过年也会收到用金子打的小玩意,不过大多是金猪、花生、佛手之类的,早就不稀罕了,这样的小狐狸还是头一次见。

    “呀,四哥的也不一样。”五郎又跑到三姑娘那去看她的。

    甄妙抿嘴暗笑。

    镇国公府比建安伯府富贵许多,这些小主子们自然什么都不缺的,她这也算是取了个巧吧。

    “大嫂,你那还有什么样的小狐狸呀?”五郎跑到甄妙身边。

    “这种金狐狸是没有啦,不过大嫂还会用面捏小狐狸的,以后给你们捏着玩。”

    “好啊,好啊,大嫂,你真好。”五郎拍手笑。

    六郎虽还绷着小脸,却把小狐狸收了起来。

    只有三姑娘因为甄妙没有配合着下轿那事儿回去被二夫人训了一通,此时还记恨着让她丢脸的甄妙。

    她一个庶女,年纪又小,倒是无人注意了。

    田氏看着围着甄妙转的儿子,暗自恼怒,却又不能表现出来,憋得心口疼。

    甄妙把几个小家伙安抚好了,轻舒口气。

    敬茶这关,总算是过去了。

    她上面没有婆母,以后把门一关,就能在清风堂过美滋滋的小日子,然后定点给老夫人请安就是了。

    头一次,甄妙觉得在国公府的日子不像她以前想的那么糟。

    呃,或许是因为罗天珵对她的态度要比预料的好?

    甄妙深深反思了一下。觉得自己以后是不是也要态度好点。

    人都是相互的,自己不付出什么,又哪能奢求别人对你好呢。

    当不成情深意笃的夫妻,做个朋友似乎也不错?

    甄妙是说做就做的性格,回了清风堂就把老国公赏的玉佩拿出来,比划了几下,决定打一个络子把玉佩系好,然后送给罗天珵。

    毕竟是祖父给的,她一个孙媳妇也不能天天挂身上不是。

    刚刚叫阿鸾取了丝线起了个头,罗天珵就回来了。

    “世子。坐。”甄妙扬脸笑了笑,然后挪出一个位置。

    罗天珵狐疑的看了甄妙一眼。

    态度这么热络,似乎不对劲。

    “打络子啊?家里有针线房,要什么让她们去做就行了。”

    甄妙眼都没抬,看着渐渐成型的一朵花瓣道:“还是自己做的用着顺心。”

    说着停了手,抬眼看着罗天珵道:“我娘说了,成婚后你的里衣、鞋袜都要我来做呢,不然别人会笑话我的。”

    罗天珵一时适应不过来,愣了好一会儿才道:“没人会笑话你的。放心。”

    这种有点开心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甄妙拧了眉,诧异看罗天珵一眼:“难道你成了亲,里面穿的还要针线上的丫鬟们做吗?”

    说到这脸色一变:“还是,你想要我的丫鬟们做?”

    罗天珵一口血闷在了胸口里。

    那种你好卑鄙。你好色,你想占我丫鬟们便宜的眼神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甄妙露出“被我揭穿了吧,恼羞成怒了吧”的神色,低了头又开始打络子了。

    罗天珵深吸一口气。暗暗说服自己千万别冲动,要是成亲第二日,就把新娘子打了。等回门实在说不过去。

    可是,好想打人怎么办!

    罗天珵腾地站了起来。

    “世子?”甄妙吓了一跳。

    “我——”罗天珵正要说出去练练手脚,一个管事嬷嬷进来请示。

    “世子,大奶奶,几位大姐儿想进来拜见,您看要不要她们进来?”

    甄妙不解的看向罗天珵。

    罗天珵又坐下来,淡淡道:“让她们进来吧。”

    管事嬷嬷领命出去,不多时四个妙龄女子鱼贯而入,站成一排盈盈施礼:“婢子拜见世子,拜见大奶奶。”

    甄妙眼睛一亮。

    都是美人啊,环肥燕瘦,看来国公府丫鬟水准挺高,这四个比起阿鸾虽还差点儿,却不比百灵她们差了呢。

    罗天珵本来有些尴尬,可见甄妙一脸兴奋之色,心中反倒有几分不爽,开口道:“她们四个是以前在屋里伺候我的,以后做什么,你来安排吧。”

    通房丫头不是妾,照常还是要做事的。

    甄妙刚开始没反应过来,发现那四个水灵灵的丫鬟齐茬茬的看着罗天珵,目光那个如胶似漆,才恍然大悟。

    我去,这不是通房n号们来了吗!

    四个,都能凑成一桌麻将了。

    让她安排?

    是排一个侍寝值日表吗?

    甄妙虽一时适应不了这有妻有妾、多姿多彩的小日子,却明白早晚是要有夫妻之实的,而长子,也必须是她生的不可。

    想通这点,就冲站在最左边的一个通房问道:“你叫什么?”

    “婢子叫远山。”说话的丫鬟一双远山眉如诉如泣,身姿袅袅,是个弱风扶柳似的美人。

    “呃,是个好名字,人也美。对了,你小日子是哪天?”甄妙用“你今天吃了吗”那种随意的语气问道。

    “呃?”远山愣了,红着脸为难的看向罗天珵。

    罗天珵更是愣住。

    为什么还是觉得不对劲儿?

    到底是他说错了什么,还是对方误会了什么?

    呃,或者是他误会了什么?(未完待续。。)

    ps:感谢童鞋们的打赏和票票。我都被自己的努力感动哭了,一章需要码将近三个小时的废材伤不起啊。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