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见远山频频看着罗天珵,却红着脸不说话,甄妙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世子,远山的小日子你知道?”

    罗天珵真要忍不住打人了。

    他知道个屁啊,他都一年没进这些通房的门了。

    不对,就是换作前一世,他也没费心记过这些好不好!

    甄妙真不知道这人又气什么,包容的笑笑,看向远山:“远山,世子可能真的不知道,你自个儿莫非记不住吗?”

    要是真的记不住,她可不打算安排侍寝了。

    虽说目前这些通房应该会喝避子汤,可她葵水未至,要是过个三四年肚子还没动静,难保老夫人就免了她们的避子汤。

    要真是搞出个庶长子来,她真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不说就滚出去!”罗天珵没法跟甄妙发火,还不能跟一个小通房发火吗,当下就怒了。

    远山身子摇了摇,颤巍巍道:“婢子,婢子小日子是月中。”

    “呃,你呢?”甄妙看向下一个。

    那丫鬟盈盈一礼:“回大奶奶,婢子叫垂星,小日子是月初。”

    第三个报了名字叫绮月,第四个叫静水,都说了各自的小日子。

    甄妙默算了一下,找出笔就在宣纸上写了四人侍寝的日子,都是在她们安全期内。

    只是这几人名字虽雅致,却有些拗口,甄妙听一遍也没记全,从第一个开始,直接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取代了,然后吹干了墨汁,满意地递给罗天珵:“世子看这个成不?”

    “这是什么?”罗天珵总觉得没好事,抖了抖手中纸。

    甄妙指向站在最左边的远山:“我觉得她们名字不太好记,从左边开始以后就叫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了,后面写的是她们服侍你的日子。一人三天。呃,世子要是觉得不够,可以再加,不过我觉得,世子也不要太累了吧?”

    话说完,罗天珵脸色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

    十二天,他就那么弱吗?

    不对,这不是生气的重点,重点是他只是让她安排这几个丫鬟一些事做,省得有事没事惦记他。她这到底是干了什么!

    以为他是当今圣上吗,还翻绿头牌不成!

    四个通房却是一脸喜悦,齐声道:“谢过大奶奶!”

    绮月,如今改叫闭月的,心中暗暗欢喜。

    往日世子总歇在她屋子里不错,可一次都没碰过她。

    可世子分明又是想的,她琢磨着,恐怕是世子守规矩,为未过门的大奶奶守着呢。

    如今大奶奶亲自开了口。哪有猫儿不沾腥的,世子总不会再自个儿动手了吧。

    其他三人就更欣喜了。

    要知道世子可是整整一年没踏进她们房门了,大奶奶真是菩萨下凡啊!

    “别谢了。”一个声音响起。

    四个通房脸上还挂着掩饰不住的喜色,闻言刚想再次表达谢意和忠心。却很快反应过来,不对,这是世子的声音!

    罗天珵强忍着怒火把那张纸撕个粉碎,然后直接扔到了窗外。

    迎风一吹。碎纸片犹如无数纸蝴蝶,飘飘扬扬的散了。

    四个通房脸色同时变得惨白。

    罗天珵却是看都没看一眼,对着甄妙道:“我大半时间都在外面。这个就不必费心安排了。”

    不安排?

    甄妙脸色也不好看了。

    乱去可不行啊,有了孩子怎么办?

    “世子,没有规矩,那个不成方圆,还是,还是安排一下吧。”察觉对方目光越来越冷,甄妙硬着头皮道。

    罗天珵气乐了:“甄四,我只听说宠妾灭妻是坏了规矩,没听说不睡通房,还坏了规矩的!”

    “不睡?”甄妙眨眨眼。

    她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罗天珵眼中闪过玩味。

    他怎么忘了这是个总犯迷糊的笨蛋,她是不是又胡琢磨什么了?

    抬手一挥:“你们都下去吧。”

    “世子——”四人都没动。

    “出去。”罗天珵目光冷若寒冰,从四人身上扫过,四人像浸在寒潭里似的,齐齐打了个哆嗦,狼狈的行了个礼退出去了。

    屋里那些服侍的丫鬟们见状跟着退了出去。

    一时之间,屋里只剩下了甄妙二人。

    “世子,你刚刚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甄妙忐忑的又问一遍。

    如果世子不像她想的那样轮流睡的话,被他睡一睡,似乎也能接受?

    脸红了红,暗暗唾弃自己越来越没节操了。

    好吧,只要能活得舒坦,将来还有个可爱的娃娃养,节操是什么,能当肉吃吗?

    甄妙又心安理得起来。

    “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见甄妙脸红,罗天珵中邪似的,耳根跟着红了。

    “啥?”

    “就是我只打算睡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你懂了吗?”罗天珵叹了口气,豁出去道。

    “什么?”甄妙呆呆的,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还有这好事?

    苍天大地啊,难道她真的是传说中的玛丽苏女主吗?

    “难道是做梦?”甄妙伸手掐了一把,失望叹口气,嘀咕道,“一点不疼,我就说没有这种好事嘛!”

    罗天珵冷抽口气,咬牙切齿地道:“你当然不疼,你掐的是我!”

    “啊,抱歉。”甄妙低头一看,忙把手松开,然后小心翼翼地问,“疼吗?”

    罗天珵伸出胳膊,一字一顿道:“都青了,你说疼吗?”

    他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甄妙松了口气,露出大大的笑容:“疼就好,我就省得再掐自己一下了。”

    卧槽!

    罗天珵差点就骂了出来。

    他现在知道为什么每次见了那只八哥,总有种想撕了它的冲动了。

    上梁不正下梁歪,跟着这样的主人,能养出什么好货吗?

    “世子,你看我打的络子怎么样?”甄妙拿起打出一个花瓣的络子给罗天珵看。

    她又不傻,罗天珵能说出这种话。不管能不能做到,至少听着舒坦不是。

    既然如此,她也乐得和人友好相处的,尤其这人还是她将来孩子的爹。

    罗天珵打量好半天,实在看不出甄妙编的是什么,违心道:“不错。”

    针脚还挺平整的。

    只是刚打了个开头就问他,真的不是为难人吗?

    “那就好,我打个络子把玉佩编起来,然后给你戴。”甄妙松口气,低了头。手指灵活如飞的打络子。

    这种上悬梅花结,下面正反是一个蝙蝠图案的络子很是复杂,还是温雅涵教她的。

    要想编好,恐怕很要几日工夫。

    “什么玉佩?”

    “就是祖父今日送我的,我看了,那个适合男人戴呢。”

    罗天珵一下子沉默了。

    那块玉佩上,一面雕虎,一面刻豹,小时候和祖父在一起。他就喜欢摸,还问祖父讨要过。

    记得当时祖父说,等他长大了,就把这玉佩给他。

    可还没等到他成长起来。祖父却出事了,这玉佩也被他遗忘到了脑后。

    没想到兜兜转转,竟是由甄妙送到了自己手里。

    这感觉,还真是奇妙啊。

    二人一个低头打络子。一个想着心事,虽然谁都没有说话,气氛却是难得的融合。

    转日一早。再次检查回门礼的婆子发出一声尖叫,跌跌撞撞的去禀告管家的二夫人田氏。

    二夫人听了,带着那婆子就去见老夫人了。

    知道今日回门,甄妙特意起了个大早,由罗天珵陪着去给老国公、老夫人请安,并且带了酸甜的果子茶。

    老国公还没起,只有老夫人见了他们,见甄妙真的带了果子茶来,点点头:“大郎媳妇,你有心了。这茶等老国公醒了,我就让他尝尝。”

    甄妙笑眯眯的道了谢,娇声道:“祖母,祖父要是喜欢,您可记得告诉我,我还给祖父做。”

    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声音又娇又软,笑容干干净净的,老夫人之前对甄妙再有偏见,此时见了真人也淡上几分,当下露出笑容:“好,等东西收拾好了,你们就快点过去吧,记得回来吃晚饭。”

    三朝回门,是不能在娘家过夜的。

    正说着,二夫人田氏带着个婆子就走了进来。

    那婆子一脸惊恐的模样,老夫人见了就不喜,问田氏:“这是怎么回事儿?”

    二夫人田氏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老夫人,您还是听这婆子说吧。”

    “大郎,大郎媳妇,你们先回吧。”

    田氏欲言又止:“老夫人,这事儿还跟大郎他们有点关系——”

    “说,到底什么事?”老夫人目光如炬,看向那婆子。

    那婆子战战兢兢开口道:“老夫人,老奴是负责准备这次回门礼的,今儿一早又检查一次,看有什么疏漏的,谁知道,谁知道一揭开那盛放烧猪的匣子,却发现烧猪的七窍爬满了虫蚁!”

    老夫人皱了眉,却并没有失态,沉声问道:“别的呢?”

    那婆子忙道:“老夫人,说来也怪,别的都没事,就是那烧猪出了问题。”

    说到这,不自觉看甄妙一眼。

    烧猪可是象征了新娘子的贞洁。

    别的都没问题,偏偏这烧猪七窍爬满了虫蚁,实在不得不让人多想啊。

    “把那烧猪呈上来。”

    “老夫人,那烧猪看起来可怖得很,您是金贵人儿,可见不得那个。”婆子劝道。

    要是吓着了主子,她几条命都不够赔的。

    只是烧猪事关重大,又没法瞒下来。

    “呈上来。”老夫人不容置疑地道。

    早年她两副锤头,连敌人脑袋瓜子都敲过,还怕一只猪头不成?(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