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一个大大的黑漆木盒子被呈了上来,那婆子又忐忑地看老夫人一眼,才伸了手把盖子掀开。

    挺大个的一只卤猪头,色泽微红,一股卤肉香味就传了出来,只是猪头七窍都有蚂蚁进进出出,看到的人只觉得头皮发麻,一阵恶心。

    不少丫鬟悄悄捂了嘴,堵住了惊呼声。

    老夫人嫌恶的皱皱眉,看着那烧猪头没做声。

    田氏拿帕子捂了捂嘴,才道:“老夫人,这烧猪实在不堪入目,还是赶紧拿走吧。”

    然后又看向罗天珵和甄妙,一副慈母心肠:“烧猪的事不要担心,听下人们禀告后,我就命人出去买了,不会耽误事的。”

    罗天珵面上平平静静,心中却恼怒非常。

    是他疏忽了。

    前一世没发生的事情,不代表这一世就不会发生。

    那时建安伯府兰芝玉树般的二老爷死于雪崩,而大老爷站错了方向,衰败之象已显。

    甄四没了母亲,名声又极差,就连自己,新婚之夜都没进她的房门,这样的境况,二叔他们又何必动什么手脚。

    只是从烧猪一事上动手脚,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甄四连葵水都未来,至今仍是处子之身,想要证明,是再轻易不过的事。

    罗天珵打定了主意,冷眼看着田氏如何作态。

    老夫人听田氏这么一说,满意的点点头,只是看着那烧猪还是心堵:“那盛放烧猪的盒子,可是有什么不妥?”

    那婆子忙道:“老夫人,昨晚把一应礼品装好时,老奴领着几人都检查的仔仔细细的,无论是吃食还是盒子都没有半点问题。您看,就是现在。这盒子里面也是干干净净的,真不知道这虫蚁都是怎么来的。”

    “会不会是烧猪有问题?”老夫人站起来走近几步,打量那烧猪色泽。

    看模样,却是不见什么不妥的。

    “老夫人,这烧猪可是从张氏卤菜馆那买来的。买来时是白日,半点不妥都没有呢,谁知今早检查,就这样了。”

    张氏卤菜馆是百年老店,味道一绝,尤其是卤猪头味道绝佳。因为价格贵,寻常百姓是吃不起的,倒是快成了专供富贵人家的卤肉店了。

    甄妙听了,暗暗咽了口水,惋惜的看着爬满蚂蚁的猪头。

    她吃过张氏卤菜馆的酱猪蹄,味道是极好的。

    这么大一个卤猪头被糟蹋了,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见一屋子人对着一个猪头折腾不轻,又使劲往她身上扯,甄妙瞥了瞥嘴。几步凑到猪头跟前细细打量着。

    一股淡的几乎闻不到的香甜味传来。

    田氏作势欲拉:“大郎媳妇,那东西污秽,你年纪小,哪见得了这个。别到了伯府连饭都吃不下了,那伯府的长辈们该要担心你在国公府受了委屈了。大郎,还不快护着你媳妇点儿。”

    说得倒是条条在理,情真意切。就连罗天珵心中都冷笑一声。

    难怪前一世哄得自己把她当亲娘了,祖母临死,还嘱咐她好好照应他。

    只是现在还不到撕破脸的时候。又不能讲明给甄妙听,以免她露出痕迹来。

    想到这里,罗天珵心中一阵烦闷。

    国公府被二叔二婶里里外外把持了太久,满府都是他们的人,他这一年除了小心收服了几个心腹,也只暗暗培养了几人,却是见不得光的。

    昭丰帝自打永王被刺那件事后,就有建立特殊卫队的打算,若是不出所料,就是最近的事了。

    凭他这一年来的表现,又有提议之功,到时候总会有个不错的位置。

    到了那时,才不会那么束手束脚。

    这边罗天珵打算着把甄妙葵水未至,还是幼女的事情说出来,甄妙却笑盈盈开了口:“不会的,祖母对我那么好,几位叔叔婶婶对我也好,怎么会让我受委屈。”

    田氏笑容更加慈爱,心中却冷笑一声,果然是个蠢的。

    老夫人见甄妙心无城府的样子,暗暗叹息。

    她一把年纪了,看人不说十分准,那也是有点眼力的。

    就见大郎媳妇这样子,要说她真的做出什么不守妇道的事来,倒是不信的。

    可象征贞洁的烧猪出事,实在让人膈应,传扬出去,那些下人们哪还会把甄氏放在眼里,将来这管家之权更是没法交到她手上了。

    却听甄妙叹了口气:“只是这烧猪,却给我委屈受了,弄成这个样子带回娘家,哪吃的成呢,到时候别人也会笑的。”

    这个笑,却有两重意思了。

    田氏扫甄妙一眼,不知她这么一说,是何意。

    “世子,有什么锋利之物吗?”甄妙忽然转移了话题。

    罗天珵默默递过去一柄匕首。

    这匕首是他贴身之物,削发如泥。

    甄妙接过掂量了一下,忽然举起,对着猪头就插去了。

    罗天珵脸都绿了。

    她,她拿他心爱的匕首插猪头?插爬满了虫蚁的猪头?

    田氏惊呼一声,掩住了口。

    倒是老夫人没有动容,见甄妙手起刀落,利落的把猪头一劈两半,心中暗道,大郎媳妇倒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要看这点,还是可以造就的。

    镇国公老夫人是上过战场的人,就欣赏胆子大些的姑娘。

    在她看来,心思玲珑,顶多是管好内宅,可真的遇到什么大事,唯有胆大心细的人才能震住场面,甚至是在危机之下,保住传承。

    心思玲珑善于管理内宅的女子多了,可是胆大心细的女子却少之又少。

    甄妙并不知道老夫人对她的看法有了转变,用匕首尖挑了点劈开后出现在烧猪内部正中间的一点淡黄色,转身道:“我就说这些虫蚁是嘴馋的,知道里面有蜂蜜呢。祖母,二婶,你们说的那家张氏卤菜馆,喜欢在猪头里面放蜂蜜吗?要说蜂蜜和卤肉混在一起,味道是极好的。只是这也不能久放呀,不然三朝回门时都带着这样的烧猪回去,满京城该出现多少怨偶啊。”

    田氏眼中飞快闪过一抹懊恼。

    老夫人细细打量着那团蜂蜜。

    正好是在猪头内部正中间,那些从七窍爬进来的蚂蚁,可不就是冲了这蜂蜜来的。

    她并不是老糊涂的。

    要说猪头莫名其妙被虫蚁噬咬,可以说是上天示警,暗示新妇不贞,可有了这蜂蜜,就说明此事是专门针对大郎媳妇了。

    见老夫人沉了脸色,田氏立刻请罪:“是媳妇管家不力。老夫人放心,媳妇定会好好查查,到底是哪起子奴才黑了心!”

    甄妙一脸震惊:“二婶,您说这是有奴才故意针对我吗?”

    田氏一时被问住,也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

    这都是心知肚明的事,哪有这么直白问出来的。

    甄妙眨眨眼:“可是我连府中半个奴才都没认清呢,又不管家,少发了他们月钱什么的,他们对付我。是为了什么呀?”

    这话一出,田氏脸上笑容都维持不住了,看了老夫人一眼。

    这个甄氏,倒底是有心还是无意?

    说她不管家。不发下人们月钱,这不就是说她这管家发月钱的,能让下人们听话吗。

    老夫人似有触动,沉声道:“田氏。此事你定要查个明白。”

    “是,儿媳定会好好查个清楚的。”田氏暗暗松了口气。

    还好,这些年来老夫人对她还是信任的。

    老夫人由杨嬷嬷扶着退回紫檀木床榻坐好。淡淡道:“杨嬷嬷,二夫人管着家,又一直忙着大郎成亲的事,精力恐怕有些不济,此事你就协助一下二夫人吧。”

    “是。”杨嬷嬷恭声应道。

    这位杨嬷嬷,甄妙还是记得的,就是当初去过建安伯府府上,原本是国公府派去要教导她的。

    当时还请她吃了蓑衣黄瓜,说来也算在国公府里难得的熟面孔。

    见杨嬷嬷往这边看来,就冲她甜甜一笑。

    田氏则是暗暗咬了牙。

    有杨嬷嬷插手,就是替死鬼,她不能把分量轻的往外推了,可分量重的,哪个不是她精心培养的!

    “好啦,既然又去买了烧猪,你们就快些去吧。”老夫人似乎倦了,挥了挥手。

    一屋子人都退了出去。

    回建安伯府时,罗天珵陪甄妙坐了马车。

    马车吱吱呀呀行了许久,罗天珵才打破了沉默:“甄四,你是怎么知道猪头里有蜂蜜的?”

    “闻到的呀。”甄妙笑道。

    罗天珵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以为她是推断出来的。

    凡事有因就有果,他也不相信烧猪会莫名其妙这样,就是甄妙不那样做,他也会查个究竟的。

    只是,他可没打算用自己的匕首!

    想起甄妙把匕首还给自己时,原本能照出人影的匕首一层油腻腻的,还沾着几只挣扎的蚂蚁,罗天珵整个人都不好了。

    “世子。”甄妙突然唤了一声。

    “嗯?”罗天珵望去。

    甄妙抿了抿唇,认真地问:“你说,二婶是不是不喜欢我呀?”

    罗天珵有些诧异。

    他没想到,甄四会如此敏锐。

    “你怎么会这么想?”罗天珵收起多余情绪,试探地问。

    甄妙抚了抚头发,理直气壮地道:“这不是很显然的事吗,我一向是福星高照,运气不错的,可是自踏进你家的门就连连倒霉。这肯定不是我的问题,既然不是我的问题,那自然是别人的问题啦。”

    还有这样推理的吗?

    罗天珵抽了抽嘴角,刚要说话,忽然一阵颠簸传来,一个娇软的身子一头扎了进来。(未完待续。。)

    ps:感谢大家的打赏和粉红。说一下更新问题,一般情况下是每天一更,如果当天没更,第二天补上。至于加更,咳咳,这是偶尔人品爆发的事,大家请千万别当成常态,遁走。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