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罗天珵低笑起来:“甄四,你居然怕鹅?”

    甄妙恼羞成怒,一字一顿地问:“罗世子,你是要我尖叫吗?”

    看着甄妙决绝的样子,罗天珵揉了揉眉头。

    算你狠!

    她要是在这里尖叫,他的一世英名,恐怕怎么也捡不起来了。

    悻悻地把笼子提了出去。

    甄妙整个心情都不好了。

    她甚至能看到那白鹅挑衅的小眼神儿!

    这可是祖父赏的,扔又不能扔,宰又不能宰的,以后就留着吓她吗?

    “怎么了?”罗天珵进来,见甄妙眼神有些奇异,忍不住问道。

    甄妙咬了咬牙,笑道:“世子,我发现你总能给我招些杀伤力强的东西来。”

    罗天珵皱了眉:“乱说,我给你招什么了?”

    甄妙抬了抬下巴:“比如这白鹅,比如……方柔公主?”

    罗天珵愣了愣,不说话了。

    他在宫里当差,成亲前方柔公主确实跑来找他,孩子气的要他不许成亲。

    虽说是孩子话,可那位公主脾气大,真的闹起来,杀伤力确实不小。

    甄四还挺敏锐的啊。

    罗天珵不动声色看了甄妙一眼,见她气得脸颊红红的,像熟了的桃子似的,忽然心里美滋滋的。

    这日子,似乎比以前有趣多了。

    成亲过了第三日,罗天珵又开始进宫当差了。

    烧猪那事有了结果。

    闭月,也就是原本叫绮月的,老子娘在厨房做事,在烧猪上动了手脚。

    据交代,因为甄妙未进门前,闭月是唯一受宠的,怕大奶奶进了门闺女受了冷落,一时猪油蒙了心才想出这法子。好让世子爷对大奶奶心里存了芥蒂。

    最终的结果,闭月的老子娘杖责而死,包括闭月在内的一家老小都被发卖了,除此之外,厨房的管事亦是丢了位置,顶上去的是老夫人那边的一个陪房家的媳妇子。

    白芍心细如发,打发几个小丫头舍得花银子套近乎,不动声色的打听到不少事。

    甄妙就知道了,闭月原本就是田氏给了罗天珵的,她老子娘也是跟了田氏许久的。

    田氏为此还向老夫人请了罪。并送了不少东西来清风堂这边。

    甄妙觉得这事儿可真玄妙,四个通房,她连模样还没记清呢,就因为一只烧猪折腾没了一个,这实在是,实在是见她战斗力太渣了吗,老天才这么向着她?

    甄妙是个心宽的性子,只是稍微感慨一下,就该干嘛干嘛了。

    每日一早去给老夫人请安。渐渐熟悉着国公府的一切,日子倒算风平浪静。

    很快就过了个把月,天渐渐得热了。

    知了整日整日的叫个不停,听了就让人心生烦躁。

    甄妙嫌热得慌。请安后就窝在清风堂不动弹,吃着青鸽做好的沙冰。

    看着红红绿绿的沙冰,甄妙点点头。

    青鸽的手艺,越来越不错了。

    “大奶奶。婢子去粘知了好不好,省得吵着您。”雀儿笑嘻嘻的进来请示。

    “去吧,当心别摔了。”甄妙看着个子开始抽条的雀儿笑眯眯地答应了。

    “嗳。”雀儿笑嘻嘻应着。欢快地跑出去了,正巧碰到绛珠进来,直接就把她拉走了。

    绛珠挣扎一下没有挣脱,只能无奈跟着去。

    “也亏得是绛珠,要是其他小丫头,早就被雀儿这跳脱性子带歪了。”紫苏道。

    甄妙知道紫苏挺喜欢绛珠的,对那眉眼挺精致的小丫头,她也蛮喜欢,笑道:“绛珠和雀儿,各有各的好处,等紫苏你出嫁了,说不得我就要指望她们了。”

    “大奶奶,连婢子你也打趣了。”

    从表情上是看不出紫苏脸红的,不过甄妙知道她还是不好意思了,心情愉悦地吃了一大口冰。

    紫苏见状皱眉:“大奶奶,您少吃些生冷的。”

    按理说满了十五岁,葵水也快来了,姑娘要一直这样身子都不发育,胸前还没半两肉,这不愁死人吗。

    “我知道啦,就吃这一口。”甄妙说着,忙舀了一大口。

    紫苏一看,好家伙,碗已经见底了,姑娘,您倒是给我吃两口出来啊!

    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了!

    爱几两肉几两肉吧,反正她又不是世子!

    见紫苏黑了脸,甄妙讪讪地放下了碗。

    本来还想吃一碗的,真是可惜了啊,看来要早点把紫苏嫁出去了。

    正寻思着,老夫人院里的红福过来了。

    红福是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寻常的事不会让她跑腿的,甄妙见状忙问:“红福姐姐可是有什么事儿?”

    红福圆脸盘,鼻尖上冒了汗,却顾不得擦,福了福身子道:“不敢当大奶奶称呼,大奶奶,老夫人叫您赶紧过去,前头来圣旨了。”

    “圣旨?”甄妙有些意外。

    紫苏在耳边低声道:“大奶奶,恐怕是您的诰命文书下来了。”

    甄妙听了点了点头,起身对红福道:“红福姐姐稍等,我换身衣裳。”

    见甄妙转身去了内室,红福暗道这位大奶奶倒是挺沉得住气的,不用提醒还记得换衣裳,原本老夫人可是特意叮嘱过的。

    不多时甄妙换了一身庄重的衣裳出来,随红福去了前面。

    果然是她的诰命文书下来了,传旨的正是曾经去建安伯府传过旨的那位魏公公。

    宣完旨,魏公公冲甄妙笑笑:“恭喜世子夫人了。”

    甄妙抿了唇笑:“公公辛苦了。”

    魏公公笑笑没再多说,转身对镇国公老夫人道:“老夫人,咱家还要再给您道一重喜呢,今儿个贵府可是双喜临门。”

    “公公这话是何意?”老夫人看起来相当高兴。

    魏公公对着上方拱了拱手:“罗世子得皇上看重,在新立的锦麟卫中担任指挥佥事,官拜正四品。老夫人,罗世子年方弱冠就身兼要职,实在是可喜可贺啊。”

    老夫人听了大喜。忙令红福塞了厚厚的红封。

    这本就是大喜事儿,魏公公并未推辞,收下后貌似不经意的看了甄妙一眼,才抬脚走了。

    “田氏,吩咐下去,府里下人按着过年的例儿把赏银发下去,你们也各做两套衣裳。大郎媳妇就做六套吧,她是新妇,这段日子恐怕少不了应酬的。”

    田氏面上带着笑连连称是,心中却要滴血了。

    正四品!

    她家老爷这么些年兢兢业业的。也不过在兵部任了个五品官!

    不提田氏郁闷的心情,满府却是热热闹闹的,笼罩在一片喜悦之中。

    罗天珵回来时,虽不是初一十五,还是在怡安堂的花厅里摆了酒,府里主子都聚在一起热闹。

    大姑娘罗知雅送了罗天珵一个精致的荷包当贺礼,然后笑眯眯的问:“大嫂要送大哥什么呀?”

    府里三位姑娘,大姑娘罗知雅是田氏所出,容貌是最出众的。

    虽然相处不多。甄妙却对三房宋氏所出的二姑娘罗知慧更有好感。

    倒也不是因为两房长辈的关系,甄妙就是纯粹的觉得,二姑娘罗知慧更讨喜些。

    “大嫂一直不说话,是不是不好意思啊。要偷偷把礼物送给大哥?”罗知雅笑问。

    甄妙莞尔一笑:“大妹都知道了,还问什么呀?”

    罗知雅被噎了一下,不吭声了。

    “大哥,这是妹妹送你的。”罗知慧把准备好的画轴拿出来。递给罗天珵就不再多说。

    其他兄弟姐妹都送了礼物,只是五郎罗秀珵一脸不情愿,显然对这位大哥一点不亲近的。

    甄妙多少了解了一点。田氏生了三个儿子,二郎和三郎是孪生子,只比罗天珵小三岁,因为自幼就觉得母亲对大哥更偏爱,对他一直不冷不热的。

    五郎多少受了哥哥们的影响,年纪又小,就藏不住心事了。

    “五郎,你这是什么样子,再这么无礼,娘可要罚你了!”田氏冷了脸训斥。

    五郎委屈的嘟嘟嘴,看罗天珵的眼神更不善了。

    罗天珵看得厌烦,淡淡道:“二婶,五郎还小,不必太苛责了。”

    田氏这才罢手。

    只是这样一来,二郎三郎脸色多少都有些不好看,显然是想起以前每次田氏护着罗天珵的事了。

    罗天珵借口乏了,向老夫人请了罪,酒席就散了。

    回了清风堂,直接把收到的那些玩意儿丢到一个箱子里,然后不再看一眼。

    二人洗漱一番,就躺下了。

    罗天珵忽然翻了个身,状似不经意的问:“甄四,你准备的礼物是什么?”

    “啥?”甄妙睡意一下子跑光了。

    罗天珵轻咳一声:“你不是要私下给我的吗?”

    见他认真的样子,甄妙那句啥都没准备可不敢说出口了,灵光一闪赶忙起了身,走到梳妆台前把一个首饰匣子的最下层拉开,拿出一个小巧的荷包来。

    罗天珵接过来,提着荷包一倒,一只金黄色的小狐狸滚到手心中间。

    盯着精致可爱的小狐狸,罗天珵脸渐渐发黑,咬牙道:“我记得你见礼那日,给五郎他们的就是这种小狐狸吧,你也给我这个?”

    甄妙忙摇头:“不是,不是,你看这根本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罗天珵越看越来气了。

    甄妙嘿嘿地笑:“那些只有花生大小,这个有手指大小啊,这是狐狸王,不是小狐狸……”

    罗天珵已经完全不想说话了,转了身闷头睡着了。

    第二日要带甄妙进宫谢恩,想了又想,还是把特意去宝华楼买的一对桃花钗甩给了甄妙。(未完待续。。)

    ps:推荐薛行衣大大的《闺趣》:

    陆思琼出身高贵,容姿绝色,满腹医经,是京城最拽最傲娇最牛掰的姑娘,

    这开了挂的人生本该冲锋陷阵,杀遍宅门无敌手的。

    奈何起点太高,对手自动和谐,生活了无生趣。

    终有一日,那个更高贵更绝色更拽更牛掰更傲娇的男人出现了!

    这日子啊,才算是有趣了起来。

    一句话简介:牛掰男女,闺中逗趣,相爱不相杀……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