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这进宫,甄妙不是第一次了,只是每次似乎都不太愉快,所以心里就有那么一点小小的阴影。自打进了宫门下了轿子行走,就一路老老实实的。

    甄妙是外命妇,要去向太后和皇后谢恩的,与罗天珵就在内墙处分开了。

    她本是规规矩矩的跟着领路的小太监往里走,光滑的金砖清晰的照出人的影子,却顾不得多看,生怕脚下太滑,一屁股摔在这,那她就要名扬天下了。

    只是忽然听到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还是忍不住悄悄抬了眼。

    就见一位公公领着一队妙龄少女走来。

    甄妙穿着二品世子夫人的礼服,那公公走近了,向她行了礼。

    甄妙忙道:“公公太客气了。”

    “镇国公世子夫人,咱家还要领着人去检查,就先行一步了。”

    “公公请便。”甄妙示意领路的小太监继续带着她走,随意的瞥了那列少女一眼,忽然愣住。

    那位于第七位的少女,可不就是六妹甄玉吗!

    甄妙心突突跳了起来,直觉事情不大对劲儿,勉强露出笑脸道:“这位公公,我看那些小娘子里有堂妹在内,不知今日是什么日子,怎么这么多小娘子进宫啊?”

    如今罗天珵风头正盛,谁都知道他是昭丰帝眼前的大红人,加之镇国公府地位本来就高,那小太监立刻回道:“世子夫人,今儿是初选的日子呢。”

    甄妙听了恍悟。

    她就说非年非节的,怎么这么多小娘子进宫呢,原来是采选的事儿。

    想到这里心里咯噔一声,不对啊,回门那日母亲分明是说府里报了五妹甄冰的名字,可进宫的怎么是六妹甄玉!

    甄妙觉得事情麻烦大了。

    坏了,一定是六妹甄玉冒充五妹甄冰进宫了。这事伯府那边到底是晓得还是不晓得呢?

    可无论晓不晓得,冒名顶替,这都是欺君大罪啊!

    甄妙这么一琢磨,冷汗都出来了,晃神间就忘了留神脚下,脚底一滑刺溜一下,就追上原本已经把她落了一段距离的小太监了。

    那小太监不晓得甄妙因为想事情脚步慢了,一直闷头往前走着,听到声音不对转了头,见甄妙离他极近。忙道:“世子夫人小心路滑。”

    甄妙摆出端庄的模样:“多谢公公提醒了,倒也不算滑的。”

    话音刚落就听噗嗤一声笑传来,甄妙回了头,就见六皇子正在后面不远处,一双凤眼眼尾斜飞,满是调侃的笑。

    甄妙脸一下子红了,然后福了福身子:“拜见六皇子。”

    六皇子摸了摸下巴:“世子夫人这是去拜见皇后吗?”

    “正是。”

    “那世子夫人好走,呃,别走太快了。小心路滑。”六皇子说完,大笑着走了。

    甄妙气得脸通红,再也不敢乱想,只得把甄玉的事儿先压在心里。去了宁坤宫。

    赵皇后瞧起来比上次见时气色好了许多,对甄妙的态度则比她的气色还要好。

    弄得甄妙都觉得不对劲儿了。

    离去时赵皇后甚至说:“甄氏,我那侄女儿自打守孝就再没进过宫,我这殿里怪清净的。你和飞翠年纪差不多,见了你本宫就像见了她似的,若是无事。就常进宫来坐坐。”

    甄妙心里嘀咕,谁像您那侄女儿啊,当然面上是不敢表露的,只得应下,然后去了太后那。

    太后对甄妙的态度倒是一如既往的冷淡,不咸不淡的说了几句,就端了茶。

    甄妙告辞时淡淡说了一句:“太妃那,你也该去看看。”

    甄妙求之不得,忙道了谢。

    太妃似乎早就料到甄妙会过来,已经命宫人在门前候着了。

    甄妙随着宫人进去,意外的发现六皇子也在这里。

    六皇子挑眉笑笑,然后起了身:“太妃,我就先回去了,改日再来看您。”

    错身而过时,深深看了甄妙一眼。

    甄妙裣衽行礼,避开了他的目光。

    等六皇子离去,甄太妃招招手:“过来坐。”

    甄妙依言过去坐下。

    甄太妃好一番打量,才道:“倒是按着我教你的方子养肌肤了,效果还不错。你年轻,现在不觉得,再过上十年就知道好处了。”

    “多谢太妃啦,哪用十年后呢,太妃您不知道,去年有段时间,我这额头上总冒红痘痘,自打用了您给的方子,才好的。”甄妙笑眯眯地道。

    也许是养病时呆在甄太妃身边一段时日,对这位太妃,她心里一直是亲近的,说话就露出了小女儿的娇态。

    甄太妃显然很满意甄妙这样子,女孩子就该娇憨点,硬邦邦的,那是石头。

    可随即却皱了眉,目光盯着某个部位不放。

    甄妙顺着那视线低了头,就听甄太妃道:“妙丫头,看来我该再给你一个方子。你放心,保证除了这儿,哪里都不长肉。”

    甄妙目瞪口呆。

    她看到了什么,太妃竟然,竟然直接拍她的胸,直接豪迈的拍她的胸!

    “太妃,您,您怎么乱碰……”甄妙强忍着护胸的冲动,尴尬地道。

    甄太妃翻了个妩媚至极的白眼:“妙丫头,你这前胸后背有区别吗?要是不好意思,就当我拍的是你后背得了。”

    甄妙一口血,直接被秒杀。

    太埋汰人了啊!

    “怎么,不想要啊?”甄太妃涂了蓝色丹寇的手轻轻拂过琴弦,发出悦耳的声音。

    甄妙都快哭了。

    因为她那小平胸,一次一次的被嫌弃,她能不要吗!

    舔着脸就蹭到甄太妃身边坐下,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似的:“太妃的方子,都是无价的宝贝,当然想要啦。”

    甄太妃起身,站在临窗的青玉桌案前,提笔写下了方子,然后递给甄妙:“记下了就毁了吧。”

    她小气得很。除非是自己想给的,其他人想要,门儿都没有!

    甄妙认认真真记下,甄太妃当着她的面就把方子撕了,丢进了灯罩里,等晚上灯一燃,就化成飞灰了。

    “四丫头,你是个有福分的,不过以后,少来太妃这里吧。”甄太妃忽然道。

    “太妃?”甄妙愕然。

    甄太妃摆摆手:“不必多问。我这么说,并不是嫌弃你,自有我的道理罢了。这时辰也不早了,你且回去吧,我就不留你用饭了。”

    “太妃——”甄妙不知为何,觉得心里发酸。

    “去吧。”甄太妃淡淡道。

    等甄妙行了礼退下后,甄太妃静静坐在床榻上久久未动。

    室内的光线仿佛都暗了下来,显得那个因为美丽而淡化了年龄的女子更加孤寂。

    她活了这把年纪,对男人的心思自负了若指掌。怎么才发觉,小六那孩子生了不该有的心思呢。

    可别因为这个,将来连累妙丫头才好,那就是她的罪过了。

    甄太妃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子向外望去。

    远远的是青色的宫墙,上方残阳西坠,把天空渲染了一大片红色,这片红色泽秾丽。就像大片翻滚的血似的,和无边的青墙连接在一起。

    这皇宫,历来是最肮脏的!

    甄太妃坐在锦榻上。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甄妙被小太监领了出来,罗天珵已经在外面等她。

    “怎么才出来?”

    “拜见了太后、皇后,还有太妃。”甄妙神情恹恹的。

    她总觉得今日甄玉的事儿不对劲,太妃那里似乎也有些不对劲儿。

    “先回去再说吧。”罗天珵以为甄妙进宫心里压力过大,太乏了。

    等上了马车,甄妙想了许久,才下定决心,看向罗天珵道:“世子,有件事,恐怕我要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很少见甄妙这么郑重,罗天珵跟着认真起来。

    甄妙揉了揉眉头:“今日我碰巧遇到了进宫初选的小娘子们,然后发现原本报了名字的五妹没来,来的是我六妹。”

    罗天珵听了,脸色就变了:“你没认错?”

    甄妙摇头:“虽然五妹和六妹是孪生子,我却不会认错的。我现在想知道的是,这事到底是家里的意思,还是五妹六妹不懂事,偷偷换了身份。”

    “这事不可能是伯府的意思。”罗天珵断然否定。

    上一世建安伯府确实有一位姑娘参加了采选,然后被指给了三皇子当侧妃。

    太子被废后,三皇子是呼声最高的,建安伯府自然站到了三皇子的阵营。

    当然,当侧妃的到底是五姑娘还是六姑娘,他却不清楚了。

    那时的他,哪会留意这些。

    不过再怎么样他也知道,伯府是不可能冒这种风险的,要是被查出来,这可是欺君之罪!

    “甄四,你悄悄送信,约建安伯世子夫人在宝华楼一见。”罗天珵看着神色疲倦的甄妙,心里多了几分暖意。

    无论如何,她知道第一时间把事情告诉自己,这种被信任的感觉,似乎很不错。

    “好。”甄妙点头应了。

    第二日恰逢罗天珵沐休,就对老夫人说带着甄妙出去转转,然后带着她直奔宝华楼。

    甄妙没想到宝华楼还有这样清净的地方,看向罗天珵,罗天珵笑了笑却没多言。

    不大会儿,建安伯世子夫人蒋氏被引了进来。

    罗天珵见了礼,冲甄妙点点头,就走了出去。

    室内只剩下甄妙和蒋氏二人。(未完待续。。)

    ps:感谢故蕾西边打赏的香囊,火土居士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我的天,发现粉红排名很靠前啊,真是不可思议。

    推荐苏子画大大的《妻娇》:

    在陌生时空背负着出生的秘密生存,需要莫大的勇气,

    在还没有确切把握之前,阮妍只想安静地做一名小花农。

    但为什么麻烦却接踵而至?

    先是引起了权贵注意,还有不对盘的邻居帅哥时刻不忘和她作对。

    她虽然喜欢养花,但对恶桃花一点兴趣也没有!

    阮妍:你说是花漂亮还是我漂亮?

    某帅锅:花娇不及我妻娇!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