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蒋氏在隔间和甄妙密谈了一会儿,就转回了宝华楼前面,然后挑了两样首饰匆匆离去。

    直到进了建安伯府的大门,心中还是恼怒的,直接把建安伯世子请了来。

    “夫人可是有事?”建安伯世子甄建文见蒋氏面色冷凝,手中捏着个花鸟红釉茶蛊,由于过于用力连手背上的青筋都出来了,就知道定是有什么大事了。

    蒋氏把茶蛊重重放下,才冷笑道:“世子,我们府的姑娘,倒是一个比一个胆子大了!”

    “这话怎么说?”

    “昨日的初选,是六丫头顶了五丫头去的!”

    甄建文脸色一变:“此话当真?”

    蒋氏气得不行:“是四丫头昨日进宫谢恩,亲眼瞧见的,还能有假吗!”

    “真是胡闹!”甄建文大力一拍桌子,蒋氏刚放下的红釉茶蛊跳了起来,跌倒地上摔了个粉碎。

    此时却是顾不得可惜成套的茶蛊缺了一个,甄建文站起来来来回回走着。

    许久站定,缓缓道:“昨日既然已经通过了初选,等复选时由五丫头去就得了。”

    蒋氏断然否决:“世子,这不成的,五丫头和六丫头虽是孪生子,相貌是一样的,可六丫头身上却多了一块胎记,昨日初选已是验过身子的,要是换了五丫头去,难保有泄露的一日。”

    甄建文坐下,手指轻叩着桌面,迟疑道:“要不,干脆将错就错?”

    蒋氏面色大变:“世子,这可是欺君之罪啊!”

    “那你说怎么办?蒋氏,你到底是怎么管的家,怎么会出这种差错?”

    蒋氏暗暗吸了口气,看着甄建文怒容满面的样子,心中只觉厌烦。

    “依我看。复选就想法子淘汰了吧。”

    甄冰出身勋贵之家,父亲如今正居要职,通过复选几乎是定下的事了。

    甄建文听了就觉气闷,怒道:“蒋氏,你知道不知道,这次采选是特意为了几个皇子选妃的。”

    蒋氏垂了眼,不紧不慢地道:“我只知道冒名顶替之事一旦被翻出来,我们伯府被夺了丹书铁券都是轻的。这次去见四丫头,是镇国公世子陪着的。”

    “你的意思是罗世子——”

    蒋氏嘴角翘了翘:“没有,罗世子怎么会插手我们府的事。”

    话虽如此。甄建文细细想了想,长叹道:“罢了,老二原本就不想让他闺女参选的,这样也好,省得兄弟间起嫌隙。”

    蒋氏垂了眼帘,遮住嘲弄的目光:“世子说的是。”

    没两日,甄妙果然听闻建安伯府的五姑娘因为脸上起了红疹落选的消息。

    她总算松了口气,本想把这事说给罗天珵听,可罗天珵最近仿佛忙了起来。

    除了在衙门的时间。回府后也是一头扎进书房里,和幕僚们经常议事,鲜少再来后院。

    甄妙还发现一件挺有意思的事。

    这位罗世子饭量简直奇大无比,且喜欢吃肉食。

    遇见了吃中同好。甄妙一下子来了热情,没事就在清风堂的小厨房里鼓捣些吃食出来,然后叫青鸽给前面书房送去。

    青鸽第一次送饭,还闹出了笑话。

    当时罗天珵正和幕僚们议事。嘱咐了闲杂人等不得打扰,小厮半夏得了吩咐,远远的坐在台阶上守着。

    见后院的一个胖丫鬟提着个硕大的黑漆木食盒过来。立刻把人拦下了。

    “我是奉了大奶奶的吩咐,给世子爷送饭的。”

    半夏上下打量青鸽一眼,怀疑地问:“你是大奶奶身边的丫鬟?”

    不像啊。

    他可是听说了,大奶奶带来的姐姐们都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儿。

    已经有不少人求到世子爷那里去了。

    “我是大奶奶身边的二等丫鬟,世子爷在里面吗?”

    “啊,在。”半夏下意识的回道,神情还有些恍惚。

    我的天,大奶奶身旁的丫鬟这身材啊。

    好险,我这还没来得及找世子爷呢!

    青鸽听了,见半夏有些发傻,绕过他就要上台阶。

    半夏回了神,忙拦住:“哎呦,青鸽姐姐,你可不能进。”

    青鸽认真思考了一下。

    她想起来了,紫苏姐姐说过,和人打交道,有的时候不能只靠蛮力,该软和的要软和,该给人家好处的要给人家好处。

    别人得了好,自然不为难你了。

    见那身上还没二两肉的小厮拦在面前,青鸽摸了摸,装碎银子的荷包忘了带了。

    忍痛打开黑漆木匣子,拿出一个白胖胖的大包子递过去。

    “给你。”

    半夏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瞧着手中大包子发傻。

    青鸽抬脚就走。

    “哎,青鸽姐姐,说了不能进啊!”

    青鸽拧起了眉头,不满地看了半夏一眼。

    心道这小厮好贪心,一个包子居然还嫌少!

    紫苏姐姐还说了,在国公府人生地不熟,尽量不要得罪人。

    青鸽再次打开黑漆木食盒,挑了个个头最小的包子又递了过去:“给你。”

    给完了提着食盒子又往上走,被半夏拦住。

    青鸽怒了:“你这小哥,怎么这么贪心,都收了我两个大包子,还要拦着我,莫非你想把包子都要走?那世子爷吃什么?”

    青鸽人壮,说话中气十足,这一喊半夏差点吓跪了。

    门吱呀一声开了,罗天珵走了出来。

    “怎么了?”在室内呆久了有些气闷,罗天珵站在台阶上揉了揉眉骨,然后目光一呆。

    这不是甄四身旁那个胖丫头吗,和他的小厮半夏拉拉扯扯的在干什么?

    罗天珵本来是问半夏的,青鸽却一个箭步冲来,委屈地告状:“世子,大奶奶做了些黄瓜馅的包子让婢子给您送来尝尝。那小哥忒贪心,收了婢子两个包子,还不许婢子进去。”

    半夏顿时觉得手中两个包子烫手,又有些抓狂。

    这哪来的傻丫头啊。我说怎么不停往他手里塞包子呢,赶情是贿赂他!

    这,这太不把他当回事了吧,他再不济,也不能被两包子收买啊!

    看着二人一个委屈,一个抓狂的模样,罗天珵轻笑出声:“半夏,以后大奶奶那边再有人来,就去跟我说一下。”

    这个点儿,确实饿了。甄四什么时候这么懂他的心思了。

    包子的香味传来,罗天珵目光落到半夏手上,忽然觉得两个包子确实太多了!

    半夏差点哭了。

    什么叫里外不是人,他就是啊!

    以后只要是大奶奶身边的姐姐,他再也不管了!

    “给我吧。”罗天珵接过青鸽手中的食盒,转身进了屋。

    屋里有两个身穿文士衫的中年男子,起身行礼:“世子。”

    “二位坐,一起吃一些再谈。”

    罗天珵亲自打开食盒,里面是码得整齐的两盘包子。还有数碟酱菜。

    一一拿出来摆在书桌上,罗天珵做出个请的手势,然后拿出帕子擦了擦手,捡起一个包子吃起来。

    一入口就有些惊诧。居然是黄瓜和肉馅的,他活了两辈子,都没吃过这种馅。

    还别说,这种热天。吃素没力气,吃荤又太油腻了,黄瓜的清香和肉混在一起。味道调得恰到好处,真令人食欲大开。

    两个中年文士肚子也饿了,不过包子这类的不是精细吃食,本也没当回事,一口吃下眼睛就亮了。

    秉着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速度极快的吃完,一人又伸手拿了一个。

    罗天珵看了那个心疼。

    这些包子,他完全都能吃下。

    早知道,就像往常那样,随便弄些茶点给他们吃好了。

    两个文士塞了两个大包子下去,打着饱嗝儿赞道:“世子,没想到府里还有这样手艺高超的厨子。”

    这两个文士是罗天珵当了指挥佥事后招揽的,平日并不住在府上。

    这二人别看现在落魄不起眼,在前世数年后,一个给厉王当幕僚,一个为六皇子效力,都是不能小觑的人物。

    罗天珵早就暗中留意二人动向,升任指挥佥事后招揽,正是最好的时机。

    “是内子亲自下厨做的。”

    两个文士都是心思透亮的人物,见了暗暗抽了抽嘴角。

    世子,您那掩饰不住的得意表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人就着爽口的酱菜吃完包子,又开始详谈,直到申正时分才散了。

    罗天珵骑了马去了一遭张氏卤菜馆,买了一包卤鸭脖回来。

    包子换回卤鸭脖当回礼,甄妙愉快地决定,以后要好好和罗天珵做朋友了。

    于是每日当午的时候都打发青鸽去送吃食,不出半月,罗天珵还没什么,两个文士明显胖了一圈。

    那边田氏对着这个月的账,特意把清风堂这边的看了又看,然后就笑了。

    这个甄氏,完全就是个吃货啊,就这样的还想管家?

    心中存了几分轻视,第二日就对老夫人提出,想把一部分事交给甄妙管着。

    “大郎媳妇,你二婶说的也有道理,府里早晚是要交给你管的。”

    甄妙忙推了,满脸诚恳地道:“祖母,孙媳愚钝,现在哪能管家啊。您看这样好不好,以后二婶理事的时候,孙媳就跟在一旁学着,学个一年半载的再说,您看成不?”

    田氏真没想到对方竟然没上钩,转念一想,这看来是个胸无大志的,倒是好事了。

    老夫人觉得甄妙提议不错,就应了下来。

    从此每日上午甄妙都花上个把时辰跟在田氏身边,吃着自备的零嘴喝着茶水看她理事,把个田氏郁闷的不行。(未完待续。。)

    ps:感谢谢欣缇、海雁123打赏的香囊,书友131119173414955、火土居士打赏的平安符。

    推荐苏芫大大的《医秀》:

    别人穿越不是侯门千金就是名门贵女,

    阿秀只有一个当赤脚医生还老医坏人的酒鬼爹。

    没关系,她有前世外科医生的技能,好歹也能治治猫狗牛马,日子也算平安喜乐。

    什么什么?她爹原来是很流弊的人?她的身世也另有隐情?

    生活如此狗血,她却只想专心从医。那些麻烦事,就让将军大人去发愁吧!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