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宅斗技能是负数的状态,但她前世数学是学的很不错的,没办法,她其实挺聪明。

    每日冷眼旁观田氏理事,悄悄就把管事禀告的某样东西多少钱或者哪个铺子生意好等等记了下来,然后回去后规规矩矩记在一个厚册子上。

    这册子还标了日期,甚至连这一日是晴是雨,甄妙都顺手写上了,除了这些,比如哪一日遇到个什么事,田氏是怎么处理的,她都一一记上。

    翻翻越来越厚的册子,甄妙满意地笑了。

    她可真是勤奋。

    去田氏那久了,五郎倒是和甄妙熟悉了起来。

    这日田氏刚理完事,五郎就冲了进来,匆匆冲田氏打了个招呼,就跑到甄妙那里:“大嫂,你上次做的那种翡翠凉果,还有没有?”

    “有的。”甄妙笑眯眯地点头。

    这么热的天,像翡翠凉果、山楂糕这类清凉开胃的小点心,她是常备着的。

    “我还要吃一点,好不好?”五郎一脸喜色,摇了摇甄妙衣袖。

    甄妙站起来:“好,不过你要叫四郎、六郎还有三娘一起来。”

    “好吧。”五郎不情愿地应了,拽着甄妙的手,“大嫂,快走啦。”

    甄妙只得匆匆冲田氏点头,还没来得及多说就被五郎拉走了。

    田氏气地拍拍桌子,灌了口凉茶。

    “夫人,您别气着身子。”一个嬷嬷伸手拍了拍田氏的背。

    这嬷嬷是田氏的奶娘,亦是姓田,是田氏最信任的人。

    田氏气闷地哼了一声:“奶娘,你看,每日我理事说得口干舌燥,她可倒好,有吃有喝的看热闹,当我是唱戏呢!这倒也罢了。不知道哪来的能耐,连五郎都笼络过去了。再这样下去,五郎眼里只有大嫂,就没有我这个当娘的了。”

    五郎年纪小,她和罗二老爷谁都不敢把多余的心思吐露出来,更不敢在他面前说甄妙不好,以免小孩子无意间说漏了嘴。

    只可惜却是不能用对付大郎的法子,让五郎他们兄弟三个生厌了。

    田嬷嬷替田氏又倒了一杯茶,劝道:“夫人,那位大奶奶还是个半大孩子呢。您可要沉得住气。要是实在嫌碍眼,不如就干脆让她把家管两天,大奶奶跟着您也有大半个月了,要是一点悟性没有,恐怕老夫人会很失望的,说不定就亲自带在身边调教了。”

    府里谁不知道老夫人是不耐烦管家的,真的让老夫人发现大奶奶毫无管家的天分,说不得这家,就要由二夫人一直管下去了。

    田氏听了点点头。

    田嬷嬷跟着她多年。有的话不用说的多明白,她自然是懂的。

    清风堂有一处凉亭临水而建,底下又垫了半丈高的青石,地势高而开阔。很是凉快。

    甄妙就在这里招待几个小娃娃。

    这其中四郎最大,已经有八岁,看着就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郑重向甄妙道了谢。端端正正的坐着吃着凉果。

    六郎性子沉默,躲在角落里毫无存在感。

    三娘一直记着那次丢脸的事,对这嫂嫂心里是不喜的。只是这里的东西实在好吃,每次还是忍不住来了。

    唯有五郎,又爱说又爱闹,吃着凉果,又想吃甄妙前日做的牛乳水果捞了。

    五六岁的娃娃求了,甄妙没忍心拒绝,吩咐几个丫头把小主子看好,回去做了大份的牛乳水果捞。

    分了几份,命人给老国公和老夫人送去,这才提着新做好的牛乳水果捞回了凉亭。

    谁知不大会儿,老国公居然跑来了,跟在一旁伺候的一位嬷嬷满脸歉然:“世子夫人,国公爷吃了您送去的牛乳水果捞,就吵着还要,非要亲自过来不可,您看——”

    按理说做长辈的没有跑到孙媳院子的道理,可老国公是个傻的,想干什么谁能拦住啊。

    还记得前两年老国公也是犯了傻劲儿非要脱光了上衣跳进人工引的小溪里洗澡,被下人死死拦住了,老国公跑到老夫人面前委屈的哭诉,可把老夫人心疼坏了,直接就发作了那些伺候的人。

    用老夫人的话来说,老国公流汗流血大半辈子,都这样了还不能随心所欲的过日子,要这满府的人干什么?只要老国公不磕着碰着,想怎么样谁都不许拦着。

    “你胡说,她不是世子夫人!”

    甄妙还未开口,老国公忽然对那嬷嬷翻了脸。

    那嬷嬷愣了愣,忙道:“是,是,是,她不是世子夫人,是大奶奶。”

    说着用歉意的眼神看着甄妙。

    “祖父,我是您孙媳呢,您忘啦,那日您还送我玉佩来着。”甄妙笑盈盈的道,就像对一个普通长辈说话一样。

    没想到老国公眨了眨眼,竟也像个普通人似的点点头:“我记得,你还给我酸酸甜甜的果子茶喝。”

    “对呢。”甄妙笑着点头,搀扶着老国公往里走,“祖父,您坐在这儿,孙媳给您拿吃的。”

    老国公很顺从的随着甄妙走进去坐好。

    五郎跳起来:“大嫂,祖父是傻的,会随意打人的,你怎么要他进来了!”

    四郎站起来向老国公行了礼,然后一脸严肃地看着五郎:“五郎,你若是再不敬祖父,我就要告诉祖母了,让祖母罚你打板子!”

    五郎冲四郎做一个鬼脸:“要你多管闲事!”然后瞪着甄妙,显然是不满她把老国公领进来。

    他记性好得很呢,去年祖父丢枣子,把他额头砸了一个大包,可疼死人了。

    甄妙冷了脸:“五郎,你要向祖父道歉!”

    “我才不!”五郎倔强的咬着下唇。

    “真的不道歉?”甄妙眯了眼睛。

    “真的,真的,大嫂讨厌死了!”五郎气呼呼的坐到一角去。

    甄妙也不理他,先弄了一盘吃食安抚好老国公,然后吩咐青鸽提了一篮子水灵灵的水果来。

    用李子雕了一朵小小的菊花递给三娘,其他人都围了上来。

    甄妙很快又用苹果雕了一只小鸭子给四郎,然后又雕了小刺猬给六郎。

    五郎忍不住凑过来。

    甄妙装着没看到。笑着问老国公:“祖父,您想要什么呀?”

    五郎嘴一撇,哭了:“大嫂最坏了!”

    说完扭头跑了。

    伺候五郎的丫鬟们忙追了上去。

    “姑娘——”百灵欲言又止。

    现在府里还是二夫人管家,要是得罪了,将来恐怕有麻烦。

    “无妨,人就不能惯着,尤其是小孩子!”甄妙淡淡道。

    她再不懂后宅的事也知道,这国公府将来是该世子袭的,就算如今老国公老夫人还在,最名正言顺的管家人也该是她。

    现在力所不及是一回事。可要是别人占着她的位置,还要她小心翼翼讨好着才能在这府里站住脚,那她要憋屈出毛病来了。

    伺候老国公的嬷嬷不动声色看了甄妙一眼,心里对她的看法悄悄起了变化。

    等回去后悄悄把今日的事情对老夫人一说,老夫人笑了:“大郎媳妇知道孝敬国公爷,是个好孩子。”

    别的再没多说,那嬷嬷不敢胡乱揣测老夫人心意,只是以后见了甄妙,就多了几分恭敬。

    五郎哭着回去。田氏见了骇了一跳,等问清了缘由,恼道:“你们这些没用的,也不知道护着主子点儿!”

    几个丫鬟都知道。二夫人在府里是人人称颂的,实则脾气不小,把气都撒在她们这些人身上了,个个噤若寒蝉。

    田氏拿帕子给五郎擦眼泪:“五郎别哭。以后别再去那边了,记得啊!”

    五郎似乎被这话吓了一跳,哭得打嗝了。边打嗝儿边道:“还要去的,大嫂会雕有趣的玩意儿。”

    一番话把田氏气得不行了,可面对着才五岁大的亲儿子,却没法子发火,心里又把甄妙骂了一通。

    第二日去老夫人那请安,老夫人照例留众人说了会子话,就示意大家散了。

    田氏似乎是起身猛了,一下子栽倒。

    身边的田嬷嬷手疾的把她扶住,屋内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呼声,还伴着小孩子的大哭声。

    “娘,娘,您怎么啦?”五郎扑上去。

    “快扶二夫人躺下,红福,快去请大夫!”老夫人扬声道。

    “田嬷嬷,二夫人这是怎么回事儿,好端端为何会晕倒?”

    “老夫人,这些日子天热的厉害,二夫人昨日就说有些头晕,也没当回事,恐怕是中了暑热。”田嬷嬷忙道。

    屋里纷乱着,就听一个清脆的声音道:“快闪开,让我来!”

    甄妙把田嬷嬷挤到一旁,对着田氏人中就掐了下去。

    田氏本来就是装晕,人中被狠狠掐了一下,疼得差点叫出来,忙死死咬着牙关辛苦忍着。

    “大郎媳妇,你这是——”老夫人不解的问。

    甄妙头也未回的解释道:“祖母,您别担心,怎么掐人中孙媳特意学过的。要连着掐四十次,二婶一准儿就醒了。”

    卧槽!

    田氏听了,差点一个鲤鱼打滚儿蹿起来了。

    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奴才没拦住,让这个祸害冲过来了啊!

    因为太愤慨了忘了睁眼,眨眼间人中又被狠狠掐了几下。

    田氏觉得,她真的要晕过去了!(未完待续。。)

    ps:哼哼,俺就是这么出人意料。

    推荐沈东篱大大的《半夏田园》:

    刻薄彪悍继祖母,很难对付;

    善良包子亲爹娘,必须改造;

    纵使生活一地鸡毛,

    也要努力把日子过好。

    喂,隔壁山头的将军大哥,能帮把我牛放一放吗?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