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国公府是养着大夫的,所以人来的挺快。

    甄妙见一个留着山羊胡子,提着药箱的中年男子匆匆进来,忙把位置腾了出来。

    看着一动不动的田氏,暗暗奇怪。

    刚开始二婶明明还有动静的,掐人中很见效啊,怎么到后来反倒不动了呢?

    难道是掐的劲头不够?甄妙深刻反省着。

    田氏是真的昏过去了。

    换谁大热的天又怒又疼,一口气上不来也得昏。

    大夫把了脉,并不觉得田氏有什么问题,可她昏迷倒是真切的,又因多年来一直仰仗着田氏,就顺着田嬷嬷的话说了一番,然后开了清热解暑的方子。

    田氏总算悠悠醒来,目光越过满屋子人看向甄妙。

    甄妙忙露出大大笑脸:“二婶,您可醒了,急坏我们了。”

    故意的,故意的,她绝对是故意的。

    田氏手指动了动想指控,又强行忍了下去。

    她向来是宽宏大量,对世子比亲生儿子还好的,怎么能为难侄媳妇呢。

    大夫交代完起身告辞,老夫人吩咐丫鬟出去煎药,松了口气:“醒了就好,田氏,这几日你就好好歇着吧,管家的事放一放。”

    “老夫人体恤媳妇,媳妇是知道的,只是偌大的国公府要是一直没人管,怕出什么岔子。老夫人,大郎媳妇也跟着我学了有段日子了,依儿媳看,不如就让她暂管几日。”

    老夫人看甄妙一眼。

    甄妙忙蹭过来,娇声道:“祖母,孙媳不成的,不成的。”

    老夫人皱了眉:“大郎媳妇,你在伯府时,没有学过管家吗?”

    田氏暗暗翘了翘嘴角。

    果然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老夫人早一日看清才好。

    “学过呀,只是孙媳比较愚钝,要是打下手还行,如今咱们国公府上上下下人还没认全呢,要是独自管家,肯定会闹笑话的。”甄妙毫不羞愧地道。

    打肿脸充胖子的事她才不干呢。

    一直安安静静跟在三夫人宋氏身边的二姑娘罗知慧好奇的多看了甄妙两眼。

    这位嫂嫂能够坦承自己的不足,倒是挺有趣的。

    只可惜方柔公主不喜欢大嫂,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忽冷忽热了。

    想着等暑天过去又要进宫伴读,罗知慧叹了口气。

    “这样啊。”老夫人沉吟一下,开口道。“大郎媳妇,你不要怕,凡事都是开头难,你只是暂管几日,就让杨嬷嬷协助你吧。至于不认人的事,田氏,你把外院的管事并内院管事媳妇的名册拿来,让大郎媳妇看看。”

    “是。”田氏垂了眼帘应下,心中却差点没呕死。

    真是失算了。本以为新媳妇面皮薄,让她管家,也不敢露了怯。

    想她当年,不就是大嫂没了后硬着头皮上的。

    那时自己虽已经生了二郎他们兄弟了。可哪里想过会有管家的一日,心里的忐忑惊惧不敢跟任何人提,每日抱着账本熬得眼睛通红,时刻小心翼翼唯恐出了错。连白发都累出了好几根,才算把那段日子挺过去。

    田氏越想越不平衡。

    凭什么自己当初累死累活的,大郎媳妇开口说个不行。不但有了老夫人身边的杨嬷嬷协助,还得了花名册去!

    鼻子下火辣辣的疼让田氏更加恼火,嘴唇微动想再说个什么,忽然觉得一阵眩晕,身子晃了晃。

    “快躺下吧,在这儿歇好了再回去,家中的事就别操心了,大郎媳妇要是不成,还有我这老婆子在呢。”老夫人忙道。

    对这二儿媳,她还是挺满意的,虽有些自己的小心思,对大郎却向来尽心,把国公府也打理的顺顺当当。

    只是近来,自打大郎媳妇进门,似乎有些焦躁了。

    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老夫人压下心底深处起的些微不满,开口道:“就这么定了,大郎媳妇,明日你就开始管着,等会儿把花名册给你送去。”

    “嗳,多谢祖母。”甄妙笑吟吟地道了谢,想了想,又道,“多谢二婶了。”

    她本来是谢田氏等会儿给她送花名册的,可田氏听了却气得差点又昏过去。

    她谢什么?故意笑她腾位置吗?

    怎么才看出来,这小蹄子是个肚里黑的!

    “娘,您的脸色好难看,是不是还难受呢?”大姑娘罗知雅一脸担忧,然后斜睨了甄妙一眼。

    她可看出来了,自打甄氏进门,娘不舒坦的时候越来越多了,别是被她克的吧?

    老夫人见满屋子人都在这儿,也不利于田氏休息,挥手让人都散了。

    甄妙回了清风堂,照例的练字、练功,午憩过后才让绛珠泡了一壶花茶,坐在摇椅上捧着厚厚的册子悠闲地看起来。

    眼见黄昏时分了,抬了头问百灵:“花名册送过来了吗?”

    “还没呢。”百灵不满的皱了眉,“婢子遣人去要,馨园那边说管着花名册的媳妇子早上告假回了家,不知什么时候回来。另一把钥匙在二夫人那,可二夫人一直昏睡着,她们做下人的不敢惊扰。”

    说到这百灵哼了一声,忿忿地道:“大奶奶,您说那边,是不是有意为难您啊?”

    她倒不是觉得二夫人有什么不好,可今日闹了这一出,却不得不多心了。

    姑娘本就不是会管家的样子,再拿不到花名册,明日出了丑可怎么办?

    要说起来,二夫人毕竟不是姑娘的婆婆,管着家等于占着姑娘位置呢,真有个私心,也是难保的。

    百灵这样想着,再看甄妙天真不知愁的样子,就有些犹豫要不要提醒一下了。

    “百灵,不要乱说话,花名册今日那边定会送来的。”甄妙不紧不慢地道,然后又埋头看册子。

    反正这厚厚的册子她还没看完,急什么。

    只是如今天热,虽有小丫头拿扇子扇着风。墙角又放着冰盆,还是觉得有几分燥热,看了一下午的书头有些发昏,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罗天珵进了屋,就看到甄妙仰躺着,脸上还盖着一本册子睡得正香。

    走到跟前,抬手就把那册子拿了下来。

    甄妙醒了,眨了眨还有些迷蒙的眼睛,才彻底清醒:“世子,今儿这么早就回来了。”

    罗天珵似乎心情不错。含笑点点头道:“有个事情忙得差不多了。你这是看什么呢,怎么这样就睡着了?”

    说着随手翻看了一下那册子,神情讶然:“这是你写的?”

    甄妙一手簪花小楷,他是认得出来的。

    连着翻了几页,越看越惊异,特别是看到每页的右上角还记录着天气状况时,灵光一闪,忙往前翻到了某一页,目光定定的盯着“阵雨”二字久久移不开视线。

    锦鳞卫比龙虎卫多了巡查缉捕之权。这些日子他身为指挥佥事,跟了数个案子,其中一个就陷入了胶着。

    六月初八那日是个关键点,据涉事之人交代。那日他和友人骑马游玩去了,天黑才尽兴而回。

    时间过了大半个月,那人所说是否属实很难查证,可若那一日是阵雨。骑马游玩天黑才尽兴而归的话就是一派谎言了。

    若是以此为切入点,这案子说不定就会走出困局。

    罗天珵眼睛亮若星辰,流转着璀璨摄人的光芒。忽然把甄妙双手环住:“甄四,你可真是个宝贝。”

    甄妙还没来得及脸红呢,罗天珵就火烧似的松开了手,手握成拳抵在唇边咳嗽了一声道:“甄四,你写的这个,可真是个宝贝。”

    甄妙警惕地看了罗天珵一眼:“世子,这个可不能给你,我还要看呢。”

    罗天珵这才想起之前的疑惑,问道:“你看这个做什么?”

    “二婶身子不舒坦,我从明日开始要管家呢。”

    “病了?”罗天珵心里冷笑一声,把册子还给甄妙,“不要有压力,管不好就请教祖母,实在不成,就跟祖母说请三婶管家也行。”

    妇人眼光永远是拘泥于内宅之中。

    二婶就算一直管家又如何,只要他在外面混得风生水起,世子之位稳稳当当的,这国公府的主人,永远不会是二叔一家。

    反倒是甄四,心思单纯,先这样过着也好,再等上几年接手的话,大不了请几位擅长管家的嬷嬷帮着,总会慢慢上手的,好过现在被人算计了。

    “好,我先试试呗,反正二婶好了,还是要让她管的。”甄妙笑眯眯地道。

    罗天珵暗暗叹气。

    这女人是不是心太宽了。

    用过了晚膳,馨园那边才送了花名册来。

    看着厚厚的花名册,甄妙微怔。

    送册子来的丫鬟满脸歉然:“大奶奶,我们夫人一直睡着,那管册子的媳妇才回来,连口水都没喝就开了箱子把花名册给您送来了。”

    “这么厚?”甄妙看着寸许厚的花名册咋舌。

    那丫鬟忙道:“这是全府的花名册,只记着管事的册子前不久被二老爷拿去了,今儿个二老爷没回府。不过大奶奶放心,管册子的媳妇说了,这册子上那些管事的信息都有,还更全呢。婢子也不识字,要不您看看?”

    “行。”甄妙接过来,笑吟吟道,“有劳这位姐姐了。”

    那丫鬟忙道不敢,等了半天没见甄妙打赏,憋着气告辞了。

    甄妙撇撇嘴。

    这么明显的使坏,还想要打赏,当她是傻子啊!(未完待续。。)

    ps:感谢黑嫂、安奈儿_tb、火土居士、红笔芯打赏的平安符。果然连着爆发好疲乏,洗洗睡了。

    推荐苏镜回大大的《黛妆》:

    爱美是天性,爱财是原罪,快用你的天性满足我的原罪,你本来就很美!——陆黛

    打造古代最美妆容,“香如故”牌胭脂水粉,你值得拥有!——陆黛

    家徒四壁无车破房父母双亡,我来了,你在哪里?——陆黛

    世界上最美的爱情不是生死与共,而是字画店就在胭脂铺旁边,我就在你家里。——陆黛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