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看看厚厚的账册,百灵气得不行:“大奶奶,婢子算是看出来了,二夫人分明是为难您嘛,不都说二夫人对世子爷比对自己亲儿子还好吗,看来都是乱说的。”

    紫苏瞥百灵一眼,劝甄妙:“大奶奶要沉住气,这管家一事,牵扯了很多人利益,也未见得就一定是二夫人本人的意思。”

    姑娘没有城府,怕是藏不住事的,要是认定二夫人没安好心,说不定就显露出来。

    二夫人虽不是正经婆母,却是长辈,还是管了十多年家的,得罪了她,想拿捏姑娘再容易不过了。

    甄妙听着二人的话没有吭声,慢慢翻着花名册。

    册子上密密麻麻的记载了满府的下人,姓名、年纪,领着什么差事,都记录的清清楚楚。

    不过这么厚的册子,要把那些管事的信息翻出来也要花不少功夫。

    阿鸾见状,又点燃了两盏灯,室内顿时亮堂了许多。

    甄妙捧着花名册走到桌案前坐下:“阿鸾,去取些黛螺来。紫苏,唤雀儿进来。”

    阿鸾是个性子沉静又妥帖的,听甄妙这么说,半点都没迟疑就开了梳妆匣子取黛螺,紫苏亦是沉稳,出去把雀儿叫了进来。

    “大奶奶,您叫婢子呀?”雀儿步子轻盈的走进来行了礼。

    甄妙把花名册放到一边:“雀儿,我记得你前段时间做了鹅毛毽子,现在还有剩下的吗?”

    “有呢。”雀儿连连点头。

    “拿些来。”甄妙吩咐完了,又拿起花名册来看。

    不多时,鹅毛和黛螺就拿来了。

    甄妙取了一叠罗纹纸,用鹅毛蘸了黛螺,一边翻看着花名册,一边在纸上写着什么。

    几个丫鬟看了暗暗称奇。

    雀儿忍不住问:“大奶奶,您怎么用鹅毛写字啊?”

    甄妙心情不错的扬了扬嘴角:“这样写出来的字小。呃。今天是阿鸾值夜吧,你们都歇了去吧,阿鸾留下就成了。”

    几个丫鬟面面相觑。

    姑娘这是怎么了,被为难了看起来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难道姑娘天生是读书的材料?

    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几个丫鬟在紫苏带领下与有荣焉的退下了。

    甄妙伏案奋笔疾书,嘴角又忍不住弯了弯。

    这种考试前抱佛脚打小抄的亲切感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夜渐渐深了,儿臂粗的蜡烛点燃了四根,室内依然亮如白昼。

    烛火跳跃,纤细的身影倒映在纱窗上,随着一晃一晃的。

    啪的一声烛花爆了。阿鸾拿了灯芯剪剪了烛花,烛火更加亮了,她就默默退到一旁,替甄妙轻轻打着扇。

    甄妙停了笔,揉了揉眼睛:“阿鸾,要不你也先睡吧。”

    “等大奶奶睡了婢子再睡。”阿鸾不急不缓地道。

    甄妙见状也不再劝,专心写着东西。

    轻轻地脚步声传来,接着是帘子掀起的窸窣声。

    甄妙写得投入,并没有听到。

    阿鸾回了头。就见罗天珵走进来了。

    他穿了一身天青色直裰,头发简单束起,眉眼冷凝,像是沾了夜间的露气。又像是沁了清冷的月色。

    阿鸾就不敢再看,垂了头就要施礼。

    罗天珵示意她噤声,走近了站到甄妙身后瞧她在写什么。

    甄妙闻到了青草木的味道,不由就回了头。然后吓了一跳:“世子,这时候了怎么还回来了?”

    罗天珵忙时,一般都是直接在前面的书房睡下了。

    罗天珵被问的一愣。心中很是无奈。

    他总不能说,是因为今日甄妙无意间帮他解决了一个麻烦,在冷清的书房里,忽然就想回来看看了。

    “阿鸾,你先下去吧。”甄妙示意阿鸾退下。

    等阿鸾一出门,忙放下笔,神神秘秘地问:“世子,回来有什么事?”

    罗天珵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她到底在神秘个什么劲啊,难道为人夫的回个房,还非要有什么事不可?

    想到这里,对上那双清亮好奇的眼睛,忽然起了捉弄的心思:“回来……找你睡觉。”

    话出了口,耳根忍不住泛红,却直直盯着看对方有什么反应。

    谁知甄妙闻言只是打了个呵气:“世子先睡吧,我把这些写完再睡。”

    罗天珵嘴角笑容一僵,目光落在某处,有些无奈。

    他怎么忘了,这还是个小丫头呢,哪懂得什么。

    忽然有些郁闷,这种调戏了对方对方都不知道的感觉,实在是太憋屈了!

    感受到某处灼热的视线,甄妙低了低头,然后又看向罗天珵,脸色发黑:“世子,你在看什么?”

    他盯着自己胸前那两颗小金橘,到底是想怎么样啊!

    见她恼怒,罗天珵反倒笑了,摸着下巴道:“我在看,那里是不是冬眠了……哈哈哈……呃,我去净房洗漱一下。”

    盯着大步离去的背影,甄妙气得手一抖,把鹅毛笔捏断了。

    太伤人了!

    气闷的坐了一会儿,甄妙决定从明天开始就用上次太妃给的那个方子。

    本来身体发育的事,她觉得顺其自然的好。

    可是,他居然说她那里冬眠,冬眠!

    这是一位君子该说的话吗?

    她一定要回击,出了这口恶气!

    罗天珵洗漱回来时,甄妙已经停了笔,把那写得密密麻麻的罗纹纸折成巴掌大,歪在榻上反复看着。

    “这是在做什么?”罗天珵凑上来。

    “哼。”甄妙背过身去不给他看。

    一只温热的大手落到腰上。

    甄妙惊得差点弹起来,猛然转过身子:“世子,你干嘛呢?”

    “呃,放错地方了。”罗天珵面无表情地道。

    甄妙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张俊秀无俦的面庞,暗骂了声无耻。

    偏偏因为这些日子和人家做好朋友,一时又不好意思翻脸,只得默默转过身去。

    然后就觉得胸前一软,一只大手盖在了那里。

    甄妙脸一下子涨红了:“世子。你到底想做什么?”

    耳边响起罗天珵的轻笑声:“抱歉,就是每次在一起时,我就总忍不住怀疑你是男扮女装……”

    “去死!”甄妙怒火中烧,屈膝顶了一下。

    就听闷哼一声,罗天珵捂着某处从床榻上摔下去了。

    咚地一声巨响传来,歇在隔间的阿鸾急急披着衣衫冲来:“姑娘,怎么了——”

    心急之下,连大奶奶都忘叫了。

    “别进来——”二人异口同声地道。

    阿鸾站在门外迟疑了一下,还是默默回去了。

    留下屋内的二人大眼瞪小眼。

    见罗天珵额头冒出冷汗,显然是疼的。甄妙有些心虚,吭哧道:“对不起……”

    拿了帕子给他拭汗。

    罗天珵心忽然就软了一下。

    就见甄妙小心翼翼地咬了唇:“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说出去什么?”罗天珵有些莫名其妙。

    甄妙往下瞄了瞄。

    当然是不把你被踢成重伤的事情说出去了。

    罗天珵秒懂,瞬间怒了,一个翻身压了上去:“甄四,你非要逼我坏了规矩不可?”

    甄妙老老实实闭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像小扇子般不停扇动着:“你要实在想证明,也行……”

    一直没碰通房们,这次应该不会再吐了吧?

    “我不需要证明!”罗天珵气得要抓狂了。翻身下来,深深吸了几口气平复心情。

    他还不想只是为了赌气伤了她。

    甄妙睁开眼,松了口气,露出个讨好的笑:“世子。明天我给你做豆腐皮包子吃啊。”

    罗天珵抿紧了唇。

    又拿吃的打发他,她以为几个豆腐皮包子就能收买他吗?

    “再加一盘你上次做的蓑衣黄瓜,一盘蒜泥茄子。”

    “好。”甄妙痛快应了,起身要去熄灯。被罗天珵按住。

    甄妙不解的看着他。

    罗天珵没做声,手指连连弹动,劲风一出。蜡烛噗的就灭了。

    好一会儿,黑暗中响起甄妙震惊兴奋的声音:“世子,你会一阳指?”

    “什么一阳指?”

    “就是能把内力从手指发出去,然后指哪打哪儿的功夫。”

    那次在皇宫,六皇子不是说草上飞水上飘什么的不存在吗,原来只是六皇子学艺不精啊。

    良久,响起罗天珵的声音:“你话本子看太多了吧,我手里捏了几粒珠子。”

    甄妙不做声了。

    她还是明日早点起,再复习一遍小抄吧。

    不多时响起均匀的呼吸声,罗天珵睁开眼,打量着自己的手指。

    一阳指?

    内力还能调到手指上从指尖发出吗?

    忍不住运转内力向指尖逼去,一阵气血翻涌。

    罗天珵脸色发青。

    差点走火入魔,他是不是脑子抽筋了,把她乱说的当回事啊!

    又看一眼睡得正香的人,悻悻睡着了。

    第二日,甄妙对着梳妆镜吓了一跳。

    “大奶奶,婢子煮个鸡蛋给您滚滚吧,这眼圈也太重了。”夜莺梳着头,有些担忧。

    “不用了。”甄妙拒绝,美滋滋的看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有黑眼圈好啊,祖母见了就知道自己昨夜有多认真,这样要是犯了什么错误,至少说明态度是端正的嘛。

    去怡安堂请安时,老夫人果然关切的问起,听甄妙说看册子太晚了,就叮嘱她不要累着自己,管家的事可以慢慢学。

    大姑娘罗知雅笑嘻嘻道:“大嫂,我曾听母亲说过,内外管事加起来不过三十余人呢,怎么还看那么久呀?”

    甄妙一脸平静的从宽大衣袖里抽出一本砖头厚的册子:“原来有三十余人吗,我怎么只记了二十九个,看来是落下了。”(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