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那砖头般的册子一出现,室内就诡异的一静。

    三夫人看了甄妙一眼,眼帘一垂,悄悄把几分怜惜遮掩。

    她嫁进来也有十多年了,都说二嫂对世子是好的,不但衣食住行照料的精细,二伯更是请了名师教导世子读书明理,可她这些年冷眼看着,却总觉得说不出的不对劲。

    若真是好,世子的婚事怎么会一波三折,到最后明明是一等公家的长房长孙,却娶了个三流伯爵家名声不佳的女儿。

    若真是好,二嫂的三个儿子却都不和世子亲近,堂兄弟离心离德?

    这些事,想着就有些心惊,可她只能烂在肚子里,提都不敢提的。

    不过倒是没想到,自打甄氏进了门,二嫂似乎有些沉不住气了,老夫人或许也不会没有半点感觉吧。

    宋氏飞快看了老夫人一眼。

    老夫人目光停留在那册子上的时间明显有些长了,眼中透露着沉思。

    罗知雅有几分敏锐,一见甄妙拿出册子,心中就恼了。

    她这是在祖母面前给母亲上眼药吗?

    这人良心都被狗吃了不成?母亲对大哥那么好,为了操办他们的婚事劳神劳力的,如今都累病了。

    果然嬷嬷说的不错,母亲太难了。

    “大郎媳妇,你昨儿个看的是这个?”老夫人缓缓开了口。

    甄妙笑盈盈点头:“是呀,幸亏是用过晚膳才送来,不然孙媳见了这么厚一本,恐怕愁得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嘎吱一声,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传来。

    老夫人看着猛然站起来的罗知雅皱了眉:“元娘,这是怎么了?”

    罗知雅脸色有些难看,声音却是柔和的:“祖母,孙女有些担心母亲。昨日母亲总是昏睡,孙女……孙女想早点过去看看……”

    老夫人点点头:“难为你这孩子有孝心了,去吧。行了,你们也都散了吧,大郎媳妇,今儿个你就在怡安堂的花厅里理完事再回去。”

    众人起身,该散的散了。

    五郎示意抱着他的嬷嬷把他放下,甩着小短腿追上罗知雅。

    “大姐姐,等等我,我也去看母亲。”

    罗知雅绷了脸:“五郎。你以后少去找大嫂,我就和你一起。”

    “为什么不能找大嫂呀?”

    “没有为什么,总之你找大嫂,就不能找我。”知道童言无忌,已经十四岁的罗知雅自然知道不是什么话都能对五郎说的。

    “可是,大嫂会做翡翠凉果,山楂糕,水晶果冻,还会做好多好吃的……”五郎犹犹豫豫地道。

    大嫂明明比讨厌的大哥有趣多了。也比爱哭包三姐和木头人六弟好。

    罗知雅有些气了,捏了五郎胳膊一下道:“母亲生病了,你不知道?”

    “母亲病了,是因为大嫂吗?”五郎睁着澄澈的眸子问。

    罗知雅骇了一跳。严厉扫了一下四周,见几个丫鬟都远远缀在后面,才松口气道:“不许乱说,我可没这么说。行了,一起去看母亲吧。”

    一高一矮,牵着手走了。

    管事媳妇都聚在了花厅里。

    甄妙半只脚踏进花厅时。还听到里面的说笑声。

    见了甄妙进来,声音停了,可是那种浮躁的气氛压都压不下去。

    甄妙偏头对落后半步走进来的杨嬷嬷道:“杨嬷嬷,我还担心二婶病了,大家无心做事了呢,没想到还都挺精神的。”

    满屋子人听了俱是心中一凛,暗暗瞄着走进来的大奶奶。

    原本是心存轻视的高谈阔论,大奶奶一句话,就变成了因为二夫人生病他们高兴的,哎呦喂,这要是传出去,等二夫人回来,还不给他们好看!

    这样一想,那轻狂的心就收了收。

    甄妙并没在意气氛的微妙变化。

    自己几斤几两重还是清楚的,她就是来打几天酱油而已,千万别为难她。

    “杨嬷嬷,您也坐吧。”甄妙在主位坐下,先没理会那些管事媳妇,冲杨嬷嬷招呼道。

    “老奴只是下人,哪有和主子一样坐着的道理。”

    “杨嬷嬷,您是得了祖母吩咐协助我理家的,那就是代表了祖母呀,您要是不坐,我都不敢坐了。”

    杨嬷嬷多看了甄妙一眼。

    这位大奶奶一直给她的印象就是心无城府,却没想到有时候还是挺出人意料啊。

    那些管事媳妇听了更是心中一惊。

    杨嬷嬷是老夫人指派来的,那么这位大奶奶就不能小觑了。

    一些心思活络的人悄悄歇了不该有的心思,规规矩矩报了昨日和今日所管的那一摊子事。

    只是有几个管事媳妇眼睛很是灵活,不知在想着什么。

    甄妙看着一个媳妇递上来的册子,原本是漫不经心的神色,忽然皱了眉,指了一处道:“这碧粳米上个月不是买了吗,怎么又要买?”

    那媳妇垂手而立,眉眼间却有几分倨傲:“大奶奶,已经吃完了,老夫人只爱这碧粳米,一顿不能少的。”

    甄妙连连摇头:“不对,不对,碧粳米金贵,府里只有主子才吃。上个月初才采买了两石,府里主子满打满算还不到二十人,到现在应该连一半还没吃完呢。”

    要说别的,她可能还不记得,可有关吃的方面,她倒背如流!

    那媳妇被问的一脸郁闷。

    这哪来的主子啊,一个多月前买了多少米,她居然还记得清清楚楚!

    “啊,难道还有别人吃了?”甄妙惊呼一声,看向杨嬷嬷。

    屋里的管事媳妇子,眼光如刀都射向那媳妇子。

    府里除了主子们,就是她们这些管事的身份高,要真的有人偷吃,岂不是就说她们了!

    这个挨千刀的,想闹什么幺蛾子也别把她们都拖下水啊!

    那媳妇脸上倨傲之色褪尽,吭吭哧哧道:“可能,可能是奴婢记错了。”

    “这么年轻记性就这么差了?”甄妙有些惊讶。随后一脸骄傲,“我都记得呢。”

    大奶奶,您不这么直接,会死吗,会死吗?

    那媳妇脸色土黄,都快给甄妙跪了。

    甄妙还是不满意:“我都记得,你一个专门管这个的不记得,要不是记性差,那就是不用心啊,杨嬷嬷。您说我说的对不对?”

    她才不怕得罪一个下人呢。

    都已经对她不怀好意了,再换一个人,还能更差吗?

    她是世子夫人好不好,她夫君还会一阳指呢!

    那媳妇扑通一声跪下了:“大奶奶,是奴婢记性差,奴婢万万不敢不用心啊!”

    满屋子管事媳妇心中发沉。

    大奶奶一个年轻面嫩的新媳妇,着实厉害啊,看把钱家的逼成什么样了。

    要是咬定了碧粳米吃没了,那就说明下人们偷嘴了。要是不承认记性差,那就是不用心。

    只是不知大奶奶怎么处置钱家的啊,罚一个月月钱,还是两个月的?

    有那隐隐领会田氏心思的媳妇子暗暗笑了笑。

    大奶奶总是管不久的。等二夫人回来,还不悄悄就补回来了。

    只是钱家的在大奶奶面前吃了挂落,二夫人恐怕也要嫌她没能耐呢,以后定不会再重用的。

    这样一想。又觉得大奶奶替她们无意间铲除了一个对手,心里那点紧张都散了。

    没想到甄妙没有迟疑的开了口:“这管着采买,总跟数字打交道。记性差可不行。”

    说着垂了眼,飞快看了宽大衣袖遮蔽下拢在手里的小抄一眼:“管米面采买的副管事是朱家的吧?”

    一个身穿酱色对襟褙子的妇人越众而出:“是奴婢。”

    甄妙抿唇一笑:“朱家的,从明儿起你就暂代这管事一职,钱家的协助你。”

    “大奶奶!”跪在地上的钱家的不可思议的喊了一声,激动的站了起来,“奴婢,奴婢可是二夫人指派的!”

    甄妙又偷瞄小抄一眼,点点头:“呃,原来是二婶陪房家的媳妇子。”

    满屋子人都惊了。

    大奶奶才嫁进来多久啊,又是第一次管家,她,她怎么连这个都记得!

    难怪不满钱家的记性差呢,原来大奶奶过目不忘!

    钱家的松了口气。

    大奶奶知道就好,要是胡乱发作了,哪怕以后二夫人还把她提上来,她也丢大脸了。

    “呃,朱家的,明儿个的采买单子你拿回去重拟吧。”甄妙把那册子递给朱家的。

    钱家的眼睛都瞪圆了:“大奶奶——”

    甄妙淡淡看她一眼:“钱家的,你可不能坏了我二婶的名声。二婶指派的人,不合适就占着位置不挪窝吗?二婶那么公正大度的人,要知道你是这么想的,估计要伤心死了。再者说,二婶待世子和我,就如亲儿子亲媳妇一样的,我指派和二婶指派,那不就是一样的嘛。”

    众人默默吐了一口血。

    大奶奶,求您快去问一下二夫人,到底一样不一样吧。

    “杨嬷嬷,您说我说的对不对?”

    杨嬷嬷牵起嘴角:“大奶奶说的是,二夫人当然是疼你的。”

    钱家的简直不敢相信,采买碧粳米这只是第一步,后面的心思还来不及动呢,这管事的差事就没了。

    就没了?

    “大奶奶——”

    甄妙揉揉眉:“青鸽,带钱家的先出去吧,这还好多事呢。”

    五大三粗的青鸽利落的拖着面如死灰的妇人走了。

    甄妙嘀咕了一句:“奇怪,昨儿买的玫瑰香葡萄怎么没见着呢?”(未完待续。。)

    ps:  感谢emilyleung打赏的和氏璧,最近比较无力,先记下,回来加更。今天大早上六点就起来去考试了,然后晕车,明天还要去加班,这段日子真是好受伤啊。不过,总是说柳叶好多天没更新的是肿么回事?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