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镇国公老夫人听说了,同样是愣了好一会儿才笑道:“大郎媳妇真是个有福气的。”

    到了她这个年纪,夫君痴傻,大儿早逝,幼子失踪,什么波折荣辱都经过了,许多已经看得很淡。

    福泽深厚之人,那可比什么都好。

    老夫人满意的结果,就是第二天请安时,甄妙得了两个金元宝当奖励。

    这老太太,可真实在。

    甄妙摸着荷包里的金元宝,笑得很甜。

    大姑娘罗知雅眼中闪过鄙视。

    等到了馨园,就当笑话把这事对田氏讲了。

    田氏听了有些不安。老爷说得对,她不该把管家的位置让出来的。

    老夫人要是真的满意甄氏,说不准就好好教她,然后顺理成章让她管家了。

    田氏越想越懊恼。

    她可真是糊涂,怎么就给了甄氏机会呢!

    不行,这管家之权,她一定要收回来的。

    她打理了国公府十几年,倾注了多少心血,凭什么让给别人!

    “娘,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坦?”见田氏神色不对劲,罗知雅问道。

    “没有,娘觉得好的差不多了。”

    这病,等再过上两天是该要好起来了。

    甄妙回了清风堂,就美滋滋地让紫苏把两个金元宝收了起来。

    不大会儿,又有管事婆子禀告,说前边送来了玫瑰香葡萄。

    瓜果里,甄妙最爱的就是这玫瑰香葡萄,听了忙让人送进来,一看,竟然有两大筐。

    “这么多,是分到各院子的吗?”

    “回大奶奶,各院的葡萄已经送去了,这是专门送来清风堂的。”管事婆子道。

    这管事婆子姓唐。一直管着清风堂的。

    她带来的几个丫鬟,紫苏和白芍占了一等丫鬟的位置,百灵和阿鸾并清风堂原来的丫鬟云柳、云燕是二等。

    青鸽、雀儿、夜莺和绛珠是三等。

    紫苏、白芍和唐嬷嬷,就是这院子里有头有脸的下人了。

    甄妙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瓜果,讲究的就是吃个新鲜,国公府虽然富贵,也不会每次买上这么多,不说别的,平日分到清风堂的瓜果也就是三五盘。

    “阿鸾,你们洗几串葡萄。给我装到篮子里。”

    等装好了,甄妙示意青鸽提着,去了怡安堂。

    老夫人正和几个大丫头打叶子牌,见甄妙进来,也没放下,招呼道:“大郎媳妇,来替我看看牌。”

    “祖母,这打叶子牌,孙媳是七窍通了六窍。您让我看,可是找错人了。”甄妙笑眯眯地从青鸽手里接过篮子放到桌案上。

    紫黑的葡萄一个挨一个,挤得紧紧的,晶莹透亮。上面还挂着水珠,看着就让人想吃。

    老夫人笑了:“你这孩子,葡萄我这也有的,怎么还特意送来。”

    甄妙抿唇一笑:“祖母这的。是下人们采买来的份例,这些是孙媳孝敬的啊。”

    老夫人看了满篮子葡萄一眼,嗔道:“那你把份例的葡萄送来。自己吃什么?”

    “孙媳那里还有两大筐。”

    “呃,两筐?”

    甄妙点头:“嗯。”

    在老夫人这打了招呼,不管是不是送错了,那两筐玫瑰香葡萄就都是她的了,想想就开心。

    “许是弄错了。”老夫人面上平静,心中却多了几分思量。

    换了主子管家,下人们有自己的小算盘是正常的,能不能把下人们盘顺了,那也是管家的一项重要本事。

    可要是陷害主子,那就是不能饶的了。

    “那孙媳把葡萄送回去吧。”甄妙露出肉疼的表情。

    老夫人失笑:“既然送过去了,你就留着吃吧。”

    “多谢祖母。”甄妙露出个大大的笑脸。

    两筐葡萄过了明路,甄妙总算放了心,告辞回了清风堂,招呼着丫鬟们一起吃葡萄。

    看着葡萄实在太多,这么热的天又不能久放的,甄妙想了想道:“雀儿,把沉鱼落雁羞花都喊来吃葡萄。”

    雀儿一脸不愿意:“大奶奶,干嘛给她们吃啊。”

    哼,她们可是通房,要跟姑娘抢世子呢。

    呸呸呸,她们什么身份,凭什么跟姑娘抢!

    “东西放坏了不吃太浪费,快去吧。”

    那西跨院如今冷清的麻雀都不落,雀儿站在门口喊了一嗓子:“沉鱼、落雁、羞花,快出来,大奶奶喊你们过去啦——”

    咳咳,似乎哪里不对。

    雀儿诡异的想。

    一阵兵荒马乱,三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跑了出来,人人都有些激动。

    自打大奶奶进了门,连她们的请安都免了,别说世子爷了,就是大奶奶的面儿都见不着。

    绮月因为烧猪的事被赶了出去,更是让她们不敢轻举妄动,整日窝在屋里都快发霉了。

    “雀儿姑娘,大奶奶喊我们什么事?”落雁忐忑的问。

    “喊你们吃葡萄。”雀儿说完,扭头往前走。

    于是三个通房更忐忑了。

    等进了正院门,才发现合欢树下摆了许多木桌藤椅,甄妙领着一群丫鬟婆子坐那儿吃葡萄,不时传来欢笑声。

    三人面面相觑。

    原来这吃葡萄,是真的吃葡萄。

    “给大奶奶请安。”三人齐齐施礼。

    “你们来了,随意坐吧,别拘束。”甄妙笑着指了指随意摆放的小杌子。

    三人还有些迟疑。

    甄妙抿了唇:“要是不自在,就端回自己屋里吃?”

    话音刚落,三个通房就飞快的坐下了。

    甄妙窘了窘,拈着一颗葡萄丢进嘴里,把眼睛眯成了弯弯的月牙。

    看来她低估了这三位想见世子的决心了。

    不过——

    哼,也不看这是什么时候,世子现在还在衙门里呢。

    才不给她们看!

    “好热闹。”低醇的声音传来。

    甄妙嘴角一僵,抬头一看,罗天珵站在月亮门处。一身竹青色直裰,嘴角含笑正望着院里,阳光下越发显得丰神俊朗。

    甄妙第一时间居然不是回话,而是飞快瞄了三个通房一眼。

    果然,三个通房激动的手都哆嗦了,猛地就站了起来,含情脉脉地望着罗天珵欲言又止。

    几个丫鬟埋怨的看了甄妙一眼。

    姑娘,您这纯粹是引狼入室啊。

    罗天珵走了过来。

    到了跟前时,没等三个通房行礼,就皱了眉问:“你们怎么在这里?”

    三个通房脸色变了。眼中满是失望。

    沉鱼哀怨地道:“世子爷,是大奶奶叫我们过来吃葡萄。”

    “吃完了?”

    “还,还没呢,刚吃。”落雁插话道,柔情似水的看过去。

    罗天珵面无表情的模样:“呃,那一人一盘,带回房间吃吧。”

    三人都快哭了,一人端着一盘葡萄,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罗天珵嘴角上扬。走了过去。

    丫鬟们见状,忙散了。

    “世子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今日得闲,就早些回来了,哪来这么多葡萄?”

    甄妙拿了一串葡萄递给罗天珵:“送错了。尝尝,很甜的。”

    二人就一起坐在合欢树下,边吃葡萄边随意聊着。

    一个迟疑的声音响起:“大哥,大嫂——”

    甄妙抬眼望去。见身穿浅黄罗裙的罗知雅站在门口,就擦擦手站了起来:“妹妹怎么过来了。”

    罗知雅走进来见了礼,目光一扫。面色就变了:“大嫂,您这儿好多葡萄啊。”

    “过来什么事儿?”罗天珵皱了眉。

    前世,他是很疼爱这个妹妹的,可如今,看透了那对夫妻的无耻,他实在生不出手足之情了。

    罗知雅眼圈就红了:“大哥,我觉得你变了,自从娶了嫂嫂后。”

    罗天珵语气更冷淡:“元娘,你也不小了,这样的话,说出去让人笑话!”

    “大哥——”罗知雅委屈的望着罗天珵。

    甄妙咳嗽一声:“元娘,我想插嘴问问,你过来是有什么事儿?”

    总不至于是和她抢男人来了吧?

    罗知雅强自恢复了镇定:“我本来是和大嫂说一声,想出府一趟去天绣阁挑绣线的。不过,现在我倒是想问问,大嫂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葡萄?”

    “送来的啊。”

    “呵呵,大哥,你知道不,就是刚才,五郎和六郎还因为争葡萄吃打起来了。可大嫂这,葡萄多的丫鬟都吃不了。难道说大嫂管了家,这分配也跟着变了吗?我娘管家时,可从来没有这种看人下菜碟的!”

    甄妙认真点头:“大姑娘说得对,二婶管家时真的没有这种事。”

    罗知雅听了,就觉得不对味儿,见甄妙满不在乎的模样,跺跺脚,气道:“好,既然大哥大嫂觉得没什么,那我就去问问祖母,这是什么道理。”

    罗知雅转身走了,甄妙坐下拿起葡萄吃起来。

    罗天珵挑眉笑了笑:“甄四,不必在意那些不相干的。”

    只要他摆明了对甄四的在乎,他还不信祖母会为了两筐葡萄责备她。

    “我没在意啊,两筐葡萄,多大点事,大姑娘想去祖母那说我吃得多,可祖母早知道了呀。”甄妙熟练地吐出了一个葡萄皮。

    阳光透过浓密的合欢树叶洒在她脸上,照得面庞仿佛是透明的美玉,唇因为吃了葡萄格外的鲜艳。

    罗天珵忍不住伸出手指,擦去她嘴角的葡萄汁液,喃喃道:“你可真能吃。”

    甄妙白了他一眼:“一顿能吃八个大包子的人说我能吃?哎,葡萄你还要吗?”

    罗天珵笑了:“要。”(未完待续。。)

    ps:  感谢打赏和投粉红的童鞋们,在我更新这么不给力的情况下,还有这么多投粉红的童鞋们,让我感受到了你们森森的爱。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