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老夫人,大姑娘过来了。”红喜站在帘子外喊了一声。

    “让她进来。”

    天正热,罗知雅额头满是细密的汗珠,脸颊微红,一进屋,清凉之气扑面而来。

    “给祖母请安。”

    “快过来坐,这么热的天,怎么就过来了。”

    罗知雅站起来走到老夫人近前坐下,开始告状:“祖母,今儿送来的玫瑰香葡萄可真甜。五郎和六郎都没吃够,结果两个小家伙打起来了。”

    听说两个小孙子能吃,老夫人挺高兴:“五郎和六郎爱吃,元娘你一会儿把这篮子葡萄带回去,这是你大嫂才送来的。”

    罗知雅听了更气,故作平静地道:“原来大嫂给祖母送来了,刚才孙女去大嫂那,发现满院子的丫鬟都围在一起吃葡萄呢。祖母,五郎他们葡萄都不够吃,大嫂那连丫鬟都吃饱了,您说大嫂怎么管得家啊?”

    老夫人听了眯了眯眼:“元娘去你大嫂那干什么?”

    “呃,孙女打算去天绣阁挑些绣线。”

    老夫人拍拍罗知雅白嫩嫩的手:“那就快些去吧,天不早了。”

    “祖母,大嫂她——”

    老夫人眼皮也没抬:“你大嫂跟我说啦,许是送错了了。”

    “送错了?”罗知雅声音陡然拔高,“祖母,送错了能送两大筐?”

    老夫人收敛了笑意,淡淡瞥了罗知雅一眼。

    罗知雅的气势陡然降了下来。

    祖母平日虽是平易近人的模样,可要是沉下脸来,谁都不敢放肆的。

    她可是听母亲说过,祖母当年是随祖父上过战场杀过人的。

    “是送错了。”老夫人淡淡道。

    “祖母——”罗知雅心有不甘。

    祖母是怎么了,早先明明是不喜欢大嫂的,怎么短短几个月功夫,竟然处处向着大嫂了呢?

    “元娘。快去吧,多买些绣线来,好好练练女红。”老夫人把一个装着银裸子的荷包塞给罗知雅,绝口不提葡萄的事。

    罗知雅捏了捏荷包,闷着一口气告辞,可越想越不甘心,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就听到隐隐约约的声音隔着水晶珠帘传来。

    罗知雅装作整理衣裙,停住了脚步。

    “燕江贺家打算来人给我贺寿?这次来的贺家大房的嫡长孙吧?”

    “是的,老夫人。”杨嬷嬷的声音响起。

    老夫人叹道:“我还以为早几年就该来了。不过来了也好,当年的约定总算有个了结。把我的意思传下去,等贺家来了人,万万不可怠慢了。”

    “老夫人放心吧,老奴晓得。”

    罗知雅听得云里雾里,直奔馨园而去。

    田氏正躺着歇息。

    也许是装病在床上躺久了,怎么觉得身上越发酸软了呢?

    听丫鬟禀告大姑娘来了,忙让她进来。

    罗知雅把满肚子委屈倒出来:“娘,您说祖母是不是中了大嫂的**汤?”

    “怎么了?”

    罗知雅忙把缘由说了一遍。然后恨恨道:“祖母不但不说大嫂,还沉了脸,娘,您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田氏猛然坐了起来。

    不行。她真的不能再病下去了。

    那个甄氏,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

    五郎和六郎为了葡萄打架,元娘出门,都是她不着痕迹引导的。为的就是引出给清风堂多送葡萄的事。

    可甄氏居然直接跑去和老夫人说了。

    她难道就不知道什么叫矜持,什么叫沉稳吗,啊?

    真是气死她了!

    “娘。您怎么了?”见田氏脸色煞白,罗知雅有些慌。

    “我没事。”田氏深吸一口气。

    这个时候,她可不能真的病了,不然甄氏就更得意了。

    “元娘,你不是还要买绣线吗,快去吧。”

    “都这个时候了,不去了。”罗知雅也觉得有些烦躁,迟疑了一下问,“娘,您知道燕江贺家吗?”

    “什么?燕江贺家?”田氏脸色一变,“元娘,你从哪儿听来的?”

    “是,是我无意间听祖母说的,好像那个燕江贺家,要来给祖母贺寿啦。娘,您也知道啊,他们是什么人?燕江离京城远得很,万里迢迢来贺寿,肯定和咱家有很近的关系吧?”

    田氏看了花朵般的女儿一眼,下了决心,示意丫鬟们退下。

    罗知雅更觉得奇怪了。

    “元娘,你可知道这次采选,为何你和二娘都没在名单上吗?”

    罗知雅摇摇头。

    她知道这次采选是给宗室子弟选妃,几位皇子中,六皇子去年在沐恩候过世百日内与其女赵飞翠定下了亲事,下面两个皇子却都是没娶妻的。

    以国公府的地位,她要是参选,只要选上,定是许以正妻之位的。

    想想王妃之位,就免不了有些心热,可女儿家的矜持让她没法问一句为什么。

    罗知雅并不笨,听田氏这么说,就有了想法,难道说她没参选,是和燕江贺家有关吗?

    可二妹也没参选,总不能也和贺家有关吧。

    世家大族,没有二女许一家的道理。

    “娘,您就快告诉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田氏脸色很不好看,喝了口茶才道:“这事说来话长,娘就长话短说吧。你祖父和燕江贺家的家主曾是生死之交,贺家家主对你祖父有救命之恩,二人就有了约定,要成为儿女亲家。可谁料到了你父亲这一辈,两家都是男丁,于是这婚约就延续到了你们这一辈。”

    罗知雅脸红了:“娘的意思是,是——”

    田氏黑着张脸:“合适的人选就是你和二娘。”

    “怎么我和二妹都是呢,难道咱们国公府的姑娘,还让人挑来挑去吗?”罗知雅听了有些不乐意。

    田氏嗔她一眼:“你这个傻丫头知不知道,要没有二娘和你年龄接近,那婚约就落在你身上了。”

    “怎么,这亲事很糟糕吗?”罗知雅忍着羞恼问。

    “岂止是糟糕,燕江贺家虽是耕读传家的大族。可那位要结亲的嫡长孙,是个瞎子!本来他家都提出退亲了,偏偏你祖父不答应,要不是娘不要脸面死命拦着,当时就把你的婚事定下来了。没看你三婶平日对人都是淡淡的吗,她心里这是记恨我呢。”

    说亲,是长幼有序不错,可她就这么一个女儿,凭什么让她当掌上明珠养大的女儿去嫁给一个瞎子,只因为元娘比二娘长了一岁吗?

    她不甘心!

    罗知雅已经完全傻了。脸色渐渐发白,手指紧紧抓着田氏衣袖:“娘,女儿不要嫁给一个瞎子,绝对不要!”

    田氏安抚的拍拍罗知雅的背:“元娘你不要慌,贺家那位嫡孙不是要来吗,他只有一个,你和二娘可是两个人呢。”

    “娘——”罗知雅嘴张了张。

    想着罗知慧嫁给那个瞎子,有些不忍,可转念一想。若不是二妹嫁,就是她嫁了,到嘴边的话默默咽了下去。

    离了馨园,罗知雅一直心神不安。不自觉就在清风堂附近徘徊。

    小时候有什么不开心的,都会找大哥说,大哥虽只是堂兄,对她却比亲哥哥还要好。

    什么时候起。大哥看自己的眼神就冷冰冰没有温度了呢?

    她才不信什么长大了男女有别呢,兄妹之情会因为长大了就没了吗?

    哼,一定是大嫂!

    大哥就是去年落水后才变了的。

    清风堂隐约的欢笑声传来。

    罗知雅绕着院墙走到某处。隔着菱形雕花窗墙望进去,就见两棵合欢树下,不知何时挂了一架秋千。

    一个纤细窈窕的女子站在秋千上,身后两个俏丽的粉衣丫鬟用力的推着。

    那女子每一次都能荡到最高处,绿色的罗裙在半空瞬间绽放成一朵绿色蔷薇,无比妖娆。

    粉色的合欢花扑簌簌落下,被风卷着连同欢快的笑声一同送来。

    视线游移,就看到青衣男子站在台阶上,静静望着打秋千的女子,嘴角挂着无奈的笑。

    这画面,美好的可真刺眼。

    罗知雅不知不觉握紧了拳头,松开来,手心是细小的半月痕迹。

    有脚步声传来,罗知雅转了身匆匆离去,浅黄的裙裾划起优美的弧度,在绿漆窗墙前一闪而逝。

    甄妙眨了眨眼,喊道:“别推了,让我下来。”

    等秋千晃动小了,直接跳了下来,提着裙子跑到罗天珵面前。

    “怎么不玩了?”罗天珵眼底有自己不曾察觉的宠溺。

    不过是吃葡萄闲聊时,随口提起小时候葡萄架下的秋千,她竟兴致勃勃的弄了一架,真跟个孩子似的。

    甄妙擦了擦汗,笑容很灿烂:“刚才仿佛看到个人从墙外边走过。”

    “谁?”罗天珵眼中闪过暗色,明亮的眸子骤然冷下来,像是浸在了寒泉里。

    甄妙歪头想了想:“好像是元娘,也或许不是,我就是瞥了一眼,没看太清楚。”

    “以后元娘再来,你不必多理会。”

    “噢。”甄妙老老实实应了下来。

    第二日,田氏竟然来请安了。

    老夫人看她脸上扑了厚厚的粉,脸色还是不大好看,就道:“田氏,等养好了再来请安不迟。”

    “媳妇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操心了这么多年,这忽然闲下来,还真有些放心不下。”

    说着眼角余光看向甄妙,却见她坐在那笑眯眯的吃着点心,一句话不接。

    不由气结,怎么,这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了吗?

    甄妙嘴角勾了勾。

    虽然管家很烦很累,但这是她夫君的家呢,才不要主动把管家权交出去呢。

    贤惠恭顺又不能当饭吃,有本事来要啊。

    来要,来要就给你好了。

    不过祖母就知道你想要喽。

    甄妙笑得眼睛弯弯,又吃了一大口点心。(未完待续。。)

    ps:感谢damuduck打赏的和氏璧,已经负债两更了,等我忙完月底工作,会补上的。感谢fox121212打赏的香囊,感谢皇甫如雪、萌喵~打赏的平安符。看到老读者留言,很感动。妙偶这个月粉红居然排到了第十,是柳叶写书这么久最好成绩了,不知道明天最后一天能不能保住,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不要大意的把票投来吧,请你们吃葡萄。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