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李氏旁敲侧击,百般暗示。

    甄妙伸出白胖乎乎的爪子抓了点心一块接一块的吃,盘子很快见了底。

    呃,她这么单纯,二婶到底在说什么?

    田氏都快气岔气了,偏偏又不好表现的太明显。

    等回了馨园,衣袖一拂把茶盏扫落在地。

    一个小丫鬟蹑手蹑脚的过来收拾满地的碎瓷片。

    “滚出去!”

    “是!”小丫鬟手一哆嗦,锋利的碎瓷片划破了指尖,血瞬间涌了出来,却不敢呼痛,头埋得低低的,匆匆退了下去。

    “夫人,何必动了火气,气坏自个儿的身体就值不当的了。”田嬷嬷替田氏捏着肩膀。

    田氏扭了头:“奶娘,您是不知道那小蹄子有多可气!才管了两天家,就死死捏着管家权不放了,她怎么也不掂量掂量自个儿的分量!可我偏偏又不能多说什么,要是老夫人看出我想和她争,这么多年的经营不就白费了!”

    田氏越说越气,觉得胸口有些发闷。

    心道莫非那小蹄子和她八字犯冲,怎么一进了门,她就事事不顺了呢!

    田嬷嬷不急不缓的揉捏着田氏的肩膀,过了会儿才开口:“夫人,您急什么,老夫人的大寿不是快到了吗,那可是六十整寿,要大办的。大奶奶年纪轻,老奴就不信她心里不发慌,到时候说不得不用夫人开口,大奶奶就要求着夫人接手了。”

    田氏听了脸色好看了些:“倒也是,只是甄氏恐怕还不知道老夫人大寿的事。”

    说到这,忽然又不想急着收回管家之权了。

    甄氏要是一直管着家,等老夫人大寿,有她手忙脚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

    反正她病着,出了岔子也推不到她头上!

    田嬷嬷似乎猜到田氏在想什么。提醒道:“夫人,老爷对老夫人那么孝顺,要是老夫人寿宴出了什么差错,恐怕会不高兴的。再者说,燕江贺家不是来人吗,有贵客来,还是您有经验,招呼的妥帖些。

    田氏心中一凛,想起二老爷说过的话。

    这管家之权,必须牢牢抓在手里。

    至于孝顺。呵呵。

    还有贺家,必须自己管着家,才方便行事。

    想到这赞赏的看了田嬷嬷一眼,心道还是奶娘稳当,无论什么时候说出的话都让人挑不出错去,还总是在自己犯糊涂时提醒。

    “那等明日给老夫人请安时,我就把寿宴的事提一下。”

    田嬷嬷停住了手,笑道:“哪用夫人说,让老奴去一趟清风堂就是了。”

    田氏有些迟疑:“奶娘去清风堂专门说这个。会不会传到老夫人耳朵里?”

    田嬷嬷笑了:“夫人放心,老奴怎么会特意说这个呢。是大奶奶这两日管家管的好,夫人高兴,赏了东西让老奴送去呢。”

    田氏眼睛眯了眯。笑道:“奶娘说的对,就把我不久前新打的那对点翠珍珠簪给大奶奶送去吧。”

    便宜那小蹄子了,不过管家好,给你打赏。足以说明这个家谁是主人了。

    想想能把甄妙恶心一把,田氏心情大好,那对宝华楼的点翠簪也不心疼了。胸口的郁气都散了些。

    甄妙理完事回了清风堂,在屋里有些坐不住。

    吃点心吃撑了。

    揉着肚子起了身:“走,去院子打秋千去。”

    一群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丫鬟拥着甄妙去了院里的合欢树下。

    甄妙把裙子撩起掖在腰间,利落的上了秋千架,回眸笑道:“青鸽,你力气大,快来推我。”

    青鸽运足了力气一推,甄妙高高的飞了起来,衣袂迎风翻飞,洒下银铃般的笑声。

    白芍看了有些担心:“青鸽,小点劲儿,太高了,大奶奶万一站不稳怎么办。”

    青鸽露出一脸憨笑:“没事,大奶奶力气大,抓得稳呢。”

    田嬷嬷到了清风堂,听小丫鬟说大奶奶去打秋千了,就让小丫鬟带她去后院。

    小丫鬟有些犹豫:“田嬷嬷您在这喝杯茶,我去禀告大奶奶一声。”

    “禀告什么,我来给大奶奶送东西,见大奶奶一面撂下就走,你直接带我去就是了。”

    她倒是要瞧瞧,大奶奶私底下是个什么样。

    田氏管家十几年,田嬷嬷一直是她的左膀右臂,在府中积威甚重,小丫鬟自然不敢顶撞,点点头道:“那田嬷嬷随我来吧。”

    田嬷嬷随小丫鬟穿过月洞门进了后院,就见一身浅绿衣裙的甄妙站在秋千上荡得高高的,笑声洒落,颇有些少女不知愁的味道。

    心下顿时就有了几分轻视。

    夫人未免太沉不住气了,这分明还是个小姑娘呢,怎么就让她逼得乱了阵脚。

    自以为了解了甄妙的性格,田嬷嬷有了应对之策,摆出张笑脸向前走了几步,微微欠身行礼。

    正在这时,青鸽大力推了一把,甄妙一下子飞到了半空中。

    轻微的咔嚓声传来,秋千的半边绳索骤然断了。

    变故来得太快,甄妙脸上还带着笑,身子就像个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尖叫声此起彼伏。

    在大多数丫鬟们都懵了时,青鸽和白芍拔腿冲了过去。

    只是人腿哪里追得上那种速度。

    甄妙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抛物线,然后看见一张脸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奇怪,这脸哪儿冒出来的啊,怎么有皱纹呢?

    她的丫鬟们,明明都是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儿。

    甄妙脑子里诡异的闪过这个念头,骤然清醒过来。

    不对,她飞出去了,要是掉下来非摔成残废不可!

    啊,这人要是被自己撞上,非替自己残废不可!

    千钧一发间,甄妙闭上眼睛大喊一声:“别闪开!”

    呃,喊错了。她明明想喊快闪开的……

    火光电石间落了地,柔软的触感传来,甄妙睁开眼,看到被压在身子底下的人,露出个自责羞愧的表情。

    天呐,原来关键时刻,她是这么自私的人。

    丫鬟们都围了过来,哭喊道:“姑娘,您没事吧?”

    一紧张,从建安伯府陪嫁来的丫鬟们又忘喊大奶奶了。

    白芍是个冷静的。斥道:“都哭什么,还不快扶大奶奶起来!”

    把丫鬟们推开去扶甄妙。

    甄妙手软腿软的从田嬷嬷身上爬了起来,一个趔趄不小心踩到一只手,地上的人却一动不动。

    甄妙一阵心慌,扬声道:“快,快看看这老太太怎么样了。”

    清风堂的土著丫鬟云柳抽动着嘴角提醒:“大奶奶,那是二夫人身边的田嬷嬷。”

    白芍和阿鸾上下打量着甄妙,谁都没理田嬷嬷死活。

    青鸽猛然冲了上来抱住甄妙:“姑娘,吓死奴婢了。呜呜呜呜,您没事吧?”

    甄妙疼得呲牙,苦笑道:“本来没什么事,不过现在。好像脚崴了。”

    “青鸽,你力气大,快把大奶奶背到屋里去。”白芍冷着脸指挥着,“阿鸾。你去看看那秋千是怎么回事儿!”

    几个陪嫁丫鬟拥着甄妙往回走,云柳和云燕对视一眼。

    呃,谁能告诉她们。被撞得不知死活的田嬷嬷该怎么办?

    还是甄妙记得被自己牵连的人,趴在青鸽背上道:“雀儿,你快去请大夫来,云柳、云燕,你们分别去和老夫人还有二夫人说一声,百灵,你在这守着田嬷嬷,在大夫来之前不能乱动。”

    嘱咐完,又悄悄瞥一眼昏迷不醒的田嬷嬷,心情沉重的走了。

    回了主屋,紫苏等人见了吓了一跳,听说甄妙脚扭了,顾不得多问,就张罗着给她敷药。

    甄妙注意力没在自己的脚上,还是想着田嬷嬷。

    那老太太,该不会被她压死了吧。

    老天,作为一个大宅门里的女人,她这也算手上沾了血了吗?

    不是被斗死的,是被压死的?

    “田嬷嬷怎么会来我们院子啊?”甄妙终于想起来问了一声。

    自觉闯祸的小丫鬟都快哭了,战战兢兢道:“大奶奶,田嬷嬷说是奉了二夫人的吩咐,给您送东西来了。”

    甄妙听了更尴尬了。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她这把人压的死活不知了,这算怎么回事啊?

    那边云柳和云燕你推我搡,最终云燕争不过,硬着头皮去了馨园。

    田氏正清点着妆奁。

    二老爷透露说,这些日子正走动着,看能不能升一升位置,恐怕要不少银钱呢。

    不过只要能更进一步,花些银子算什么。

    想着二老爷升官,她这诰命的品级也能跟着升一升,田氏心里就甜丝丝的。

    这时有丫鬟进来禀告:“夫人,清风堂那边的丫鬟云燕过来了。”

    “呃,让她进来。”田氏把妆奁合上,去了外间美人榻上坐着。

    心道这甄氏还算懂事,这是让人道谢来了吗?

    云燕神情不安的进了门,向田氏行礼问安,然后道:“二夫人,婢子来禀告一声,我们大奶奶刚刚在院子里荡秋千,不知怎么秋千断了,就摔下去了……”

    “啊?”那一瞬间,田氏差点笑出来,忙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努力流露出紧张的神色,“你们大奶奶没事吧,人到底怎么样了。你们这些丫鬟,到底是怎么伺候的,大奶奶喜欢打秋千,你们就由着她!”

    田氏一副关切的表情,噼里啪啦说着,云燕硬着头皮打断:“二夫人,我们大奶奶没事,不过——“

    “不过什么?”

    “大奶奶正巧摔到了田嬷嬷身上,田嬷嬷到底有没有事,现在还不知道……”(未完待续。。)

    ps:感谢blackteas打赏的桃花扇,书迷在水一方、妖孽无罪打赏的香囊,木頭珊瑚藤、阿弥陀佛么么哒、书友130921181822370打赏的平安符。最后一天求粉红,柳叶从来没有进过粉红前十,没想到目前进了,好希望能舔着脸不掉下来。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