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什么?”田氏猛然站了起来,“你再说一遍?”

    田氏狰狞的表情把云燕骇了一跳,不自觉后退一步。

    田氏走到云燕面前,难掩怒火:“你说大奶奶把田嬷嬷压着了?那田嬷嬷到底怎么样了?”

    云燕都快吓哭了。

    难怪云柳死活不来呢,原来平时看着挺温和慈善的二夫人这么凶!

    “田嬷嬷……一直躺在地上昏迷着,不过二夫人您放心,我们大奶奶已经派人去请大夫了……”

    田氏快气昏了。

    她放心个屁啊,甄氏是不是个催命鬼啊,怎么不摔死她,却把奶娘给压着了!

    那小蹄子,一定是她的克星!

    憎恨从田氏眼中一闪而逝,云燕见了悄悄打了个哆嗦。

    二夫人好可怕,她要回清风堂!

    不过,许是关心情切吧,田嬷嬷是二夫人奶娘呢。

    田氏担忧田嬷嬷的伤势,强自镇定下来,带了人去清风堂。

    正巧大姑娘罗知雅挑了绣线回来,来找田氏说话。

    见田氏脸色不好看的往外走,有些奇怪:“娘,怎么了,您往哪里去呀?”

    田氏脸色缓和下来:“去清风堂。”

    听到这三个字,罗知雅心里一跳,隐含着某种期待问:“娘去清风堂何事?”

    田氏沉了脸:“甄氏在院里打秋千摔下来了。”

    “啊,大嫂没事吧?”罗知雅眼神闪了闪。

    田氏咬牙,偏偏又怕云燕看出她厌恶甄妙传扬出去,只得死死忍住,缓了口气道:“还好没事。”

    罗知雅眼帘垂了下来,遮住异样的情绪,唇边含笑道:“没事就好。”

    “甄氏摔到了田嬷嬷身上,我过去看看情况。”

    罗知雅惊讶的忘了遮掩情绪:“怎么会?”

    怎么会这么巧?

    “你也随娘一起过去吧。看看你大嫂。”田氏说出这话,都要呕死了,偏偏田嬷嬷只是个下人,她就算过去也只能是去看甄妙,没有看一个下人的道理。

    田氏到了清风堂时,老夫人已经到了,正坐在榻上和甄妙一起说话。

    甄妙脸色红晕,中气十足:“祖母,都是孙媳不好,还累得您过来看。其实孙媳什么事儿都没有,就是脚崴了一下而已。”

    她可不好意思说脚崴了还是因为被青鸽撞的。

    从秋千上掉下来把别人砸得半死不活,自己却一点事没有,实在太过意不去了。

    “没事就好,大郎媳妇,这秋千以后可不能再玩了。”老夫人叮嘱着,然后看到进门的田氏道,“田氏过来看大郎媳妇吗?你身体还不大好,应该多歇着。”

    田氏扯出个笑容:“老夫人。儿媳身子早好了。听说大郎媳妇摔着了,这心里实在放心不下,就过来看看。”

    话音刚落,就听丫鬟禀告:“三夫人来了。”

    宋氏领着罗知慧进了屋。

    又是一番寒暄。

    四房那边来了个大丫鬟。送了些药材来。

    四老爷失踪多年,家里已经给他立了衣冠冢,戚氏算是守寡之人,性子孤僻不愿出门。老夫人已经不以为意了,向甄妙解释两句。

    甄妙当然不会计较这个。

    田氏终于忍不住问:“甄氏,我听说田嬷嬷伤着了?她人在哪儿呢?”

    甄妙露出抱歉的表情:“二婶。田嬷嬷还在后院躺着呢,刚刚大夫过去了。”

    “什么?”田氏气血翻涌。

    敢情她们坐着聊得热火朝天,她奶娘还躺在地上没人管呢!

    这个甄氏,小小年纪未免太恶毒了!

    田氏再也忍不住:“老夫人,田嬷嬷虽然是下人,却是把我奶大的奶娘,大郎媳妇这样,儿媳实在是,实在是……”

    糟了,装贤惠装久了,忘了说什么了。

    田氏灵机一动,抽出条帕子抹起泪来。

    “二婶,您别着急啊,田嬷嬷伤势不知怎么样,不敢随便挪动的。”

    老夫人见田氏抹泪,有些不满:“田氏,大夫已经过去了,田嬷嬷到底怎么样马上就知道了。你管了这么多年家,怎么还这么沉不住气。只是一个下人就让你慌了手脚,要是遇到别的事,岂不是更乱了?”

    田氏抹泪的动作僵住,尴尬的放下了手,心里却气个半死。

    她一定是和甄氏八字不合!

    这么多年管家,老夫人都没说过什么,现在居然质疑她管家的能力!

    田氏生气,老夫人同样不满。

    大郎媳妇虽然辈分小,可是长子嫡孙的媳妇,出了事来看看是应该的,可田氏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来看大郎媳妇,怎么为了一个奶娘哭起来了?

    莫非在她心里,大郎媳妇还没有一个下人重要?

    这样一想,不由深深看了田氏一眼。

    罗知雅紧挨着田氏坐着,悄悄拉了田氏一把。

    田氏这才回过神,讪讪解释道:“儿媳一听说大郎媳妇出了事,心里就慌了,她是新媳妇,又才管家,要是有个什么事,那可怎么和伯府那边交代。”

    甄氏伤了脚,趁着这个机会把管家之权要回来也好。

    田嬷嬷的伤,就当为此付出的代价吧。

    大夫提着个药箱走进来。

    “人怎么样了?”老夫人问。

    “肋骨断了一根,要卧床慢慢养着。”说到这露出庆幸的神色,“幸亏没有随便挪动,否则戳伤了心肺,就麻烦了。”

    田氏听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这么说她还得感激甄氏了!

    老夫人满意的看了甄妙一眼。

    大郎媳妇虽有些孩子心性,关键时刻还是懂事的。

    反倒是田氏,今日的表现实在让人有些失望。

    不过大郎媳妇毕竟年轻,脚又伤了,这家还是要田氏先管起来。

    等大夫退下,老夫人刚要开口,就见一个青衣丫鬟越众而出跪了下来。

    老夫人仔细看这丫鬟一眼。

    眉目如画,粉面桃腮。这份容色,满府的丫鬟竟是没有一个比得上的。

    “你是——”

    青衣丫鬟跪得笔直,声音宁静低缓:“婢子叫阿鸾,是大奶奶身边的二等丫鬟。”

    “阿鸾,你有什么事?”老夫人暗暗点头,挺欣赏这丫鬟的气度。

    一个二等丫鬟在满府主子面前有这份从容,倒是难得了。

    阿鸾额头贴地,拜了一下才道:“老夫人,婢子去检查了秋千,发现断了的那绳子有人为磨损的痕迹。请老夫人为大奶奶做主!”

    这话一出,满屋子一惊。

    主子们还好,清风堂的丫鬟们齐刷刷看向田氏。

    田氏脸变成了猪肝色,都快骂娘了。

    太可气了,她搭上个奶娘不说,还要成为嫌疑犯不成?

    越想越心惊。

    要真的有人对付甄氏,她还真是最有嫌疑的!

    谁让她目前和甄氏有明显的利益冲突呢!

    这,这可真是好大一盆污水。

    到底是哪个混蛋抢先一步对付甄氏啊,这不是挖个坑把她埋进去了吗!

    罗知雅头垂得低低的。拢在衣袖中的手紧紧握着。

    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不过是让人做了些手脚,要给甄氏一个教训的。

    为什么甄氏一点事情没有,田嬷嬷却断了一根肋骨。还被怀疑到母亲身上来?

    悄悄瞪了跪在正中的阿鸾一眼,心中暗恨。

    阿鸾吗,以后走着瞧!

    “老夫人,府里竟出了这种事。定要好好查一查!”田氏怒道。

    罗知雅身子一颤。

    老夫人深深看了田氏一眼,见她神色不似作伪,暗道自己多心了。

    田氏还年轻。就是亲儿媳还要防着夺权呢,对侄媳妇做到这一步,也算不错了。

    把疑虑暂且抛到一旁,点头道:“不错,田氏,大郎媳妇伤了脚,行动不便,从明日起你继续管家,秋千的事就交给你去查了。”

    “哎,媳妇知道了。”

    管家之权又回来了,田氏却没有那么惊喜了。

    刚接手就要查这种事,还不能随便敷衍,实在是糟心!

    “好啦,大郎媳妇你好好歇着,都散了吧。”老夫人起了身。

    罗知雅随田氏去了馨园,屏退了下人就把这事说了。

    田氏目瞪口呆:“元娘,你怎么做了这种事!”

    罗知雅郁闷:“娘,女儿实在气不过大嫂自进了门就处处压着您,您难道没有发觉吗,就连大哥对您和父亲都没有以往那么亲近了,对女儿也疏远了。”

    田氏听了点头。

    是啊,大郎确实对他们疏远了。

    难道说,他有所察觉?

    罗知雅自顾说着:“不是女儿冲动,是大嫂运气太好了而已。要是她当时受了伤,那些丫鬟慌乱之下谁还注意秋千啊,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绳子断口磨一磨,还有谁能看出来秋千的手脚。没想到大嫂一点事没有,那些丫鬟报信的报信,请大夫的请大夫,还有人专门守着田嬷嬷,连秋千都记得检查,您说这不是天意么!”

    “元娘,你是让谁动的手脚?”

    罗知雅附在田氏耳边,嘀咕了两句。

    不过是下午,清风堂一个小丫鬟就不见了,一个时辰后尸体从井里捞了出来。

    罗天珵下了衙门,一进了府中后院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拦下个匆匆赶路的丫鬟询问,那丫鬟行了个礼有些迟疑地道:“回世子爷,今儿上午大奶奶打秋千摔下来了——”

    话还未说完,就见一贯冷静的世子爷拔腿向清风堂的方向奔去。(未完待续。。)

    ps:祝大家国庆快乐,我是可爱的存稿君,我的主人拎着小包袱,在回娘家的火车上。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