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正捧着个猪蹄吃的香。

    她家青鸽说了,吃什么补什么,她脚崴了,所以得吃猪蹄。

    罗天珵破门而入时,甄妙手中猪蹄差点滑下来,看着气喘吁吁的人呆呆地问:“世子,出什么事了吗?”

    罗天珵神色怪异的看着甄妙,同样有些愣了:“你不是从秋千上摔下来了?”

    “对啊。”甄妙点点头。

    “那你——”罗天珵上下打量甄妙一番,看着那双捧着猪蹄白生生油腻腻的手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没事。”甄妙露出个笑脸,随后叹道,“不过田嬷嬷肋骨断了,我摔她身上了。”

    罗天珵低下了头,久久不语。

    甄妙疑惑地盯着,然后发现他双肩在抖动。

    “你在笑?”

    被发现了。

    罗天珵抬起头,收敛了笑意大步走到跟前坐下,正色问道:“确认一下,是馨园那位田嬷嬷?”

    “嗯。”甄妙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哈哈哈。“这一次,罗天珵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够了,凝视着甄妙久久不语。

    “怎么了?”被看得有些忐忑,甄妙悄悄把猪蹄放下了,拿放在托盘里的湿帕子擦了擦手。

    “甄四。”

    “嗯?”

    “你可真是个宝。”

    甄妙脸一下子红了,颇有些手足无措。

    他这话,到底是说真的还是说反话啊?

    “那个……秋千有人做了手脚。”不知道怎么回应,甄妙转移了话题。

    室内气氛一下子冷下来,罗天珵隐忍着怒气,语气冰寒:“查出来什么?”

    “是阿鸾发现绳子有人为磨损的痕迹,祖母把这事交给了二婶去查,不过下午时咱们院子里有个小丫头投井了,这事。应该不了了之了吧。”

    “二婶怎么说?”罗天珵眼中闪过杀意。

    “二婶说她会继续查下去的,让我放心。”

    罗天珵冷笑一声:“现在又是二婶管家了吧?”

    “是的。”甄妙点点头。

    罗天珵起了身,对着门外的白芍道:“把院子里的丫鬟婆子都叫到花厅去。”

    白芍看甄妙一眼,见她不反对,欠欠身出去了。

    罗天珵来到甄妙身边:“走,我们一起去花厅。”

    甄妙掀开薄被,露出包裹得像粽子一样的脚:“我脚崴了。”

    “不是说没摔着么?”罗天珵脸色更难看了。

    甄妙老实地低头:“是没摔着,从田嬷嬷身上起来后才扭得脚。”

    话音才落,身子就腾空被抱了起来,甄妙吓一跳:“世子?”

    罗天珵叹息一声:“你可真笨。”

    甄妙有些恼。抿着嘴不说话了。

    罗天珵抱着她直接走了出去。

    一路上,惊掉了无数下巴。

    甄妙倒是很坦然。

    到了花厅,不一会儿就挤满了人。

    “人都齐了吗?”罗天珵语气淡淡地问。

    “还有一个扫洒的丫鬟一个烧火的婆子没来。”白芍道。

    “那也无妨。”罗天珵环视众人。

    被视线扫过的人都不自觉低了头。

    罗天珵嘴角露出笑意,仿佛温文尔雅的贵公子,说出的话却让所有人大惊失色:“大奶奶带来的人该干嘛干嘛,剩下的人,都去二夫人那,让她重新给你们安排差事吧。”

    他早就想清理一下院子了。

    整个府中都是二房的人也就罢了,可连自己的清风堂都不知塞了多少人过来。实在令人如鲠在喉。

    只是一直以来不能打草惊蛇,只得将就着,没想到这次的事倒是有了绝佳理由。

    更妙的是,甄四还一点事没有。

    罗天珵悄悄瞥甄妙一眼。

    这女人。上辈子也没这运气啊。

    扑通扑通,屋里瞬间跪了一片,求饶声四起:“世子爷,求您开恩啊!”

    这其中云燕、云柳哭得最厉害。

    一般来说被主子退回去的丫鬟是没有什么好出路的。云柳和云燕已经是二等丫鬟,要真的是退回去了,那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

    罗天珵面无表情。声音带着冷意:“今日大奶奶打秋千能摔下来,明日湖边散步就能落水。既然你们伺候的不周到,那就换一批能伺候周到的人来。”

    无数丫鬟婆子哭着表忠心:“世子爷,奴婢们以后定会好好伺候大奶奶的,求您别赶婢子们走。”

    云柳和云燕冲着甄妙砰砰磕头:“大奶奶,求您开开恩,留下婢子吧。”

    那些丫鬟婆子们似乎开了窍,不再求冷着脸的罗天珵,都冲着甄妙磕头了。

    罗天珵也看着甄妙。

    他忽然很想知道甄妙会怎么说。

    是会于心不忍,向自己开口求情,还是一切由自己做主呢?

    不知为何,这两个选择他都不大喜欢。

    甄妙有些脑仁疼。

    这些人真会给她出难题啊。

    清清嗓子道:“都先起来听我说。”

    没有一个人起来的,黑压压一片只能看到脑袋顶。

    甄妙只得补充一句:“跪着的就去找二夫人吧。”

    话音刚落,所有跪着的都站了起来,有几个起得太猛头一晕又栽下去了。

    其中一个婆子手疾抓住旁边人的裤腿。

    被抓住裤腿的那婆子只觉下边凉飕飕的,低头一看,就看到两条白花花的腿。

    那婆子瞬间呆滞,随后发出杀猪般的叫声:“啊,张三家的,我和你拼了!”

    满屋子心情悲壮的人见了这一幕,想笑又不敢笑,一个个低着头,眼角余光扫着那光腿婆子。

    罗天珵黑着脸转过身去,咬牙切齿道:“胡闹!”

    甄妙也急了,大喝道:“快把裤子提起来!”

    那么老了,难道还想要她夫君负责不成。

    罗天珵看向甄妙,正看到她递来同情的眼神。不由气结。

    她那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

    直觉的,他一点也不想知道!

    总算是恢复了平静,只有那两个婆子斗鸡眼似的瞪着对方。

    甄妙这才出声:“世子爷说的话,我自然不反对。不过想来不是每个人都不愿意尽心伺候的。这样吧,今日秋千的事,谁能提供一点线索,就可以留下来。等会儿呢,我和世子在这花厅里,你们一个一个的进来说。世子,你看这样行不?”

    罗天珵神情莫名的点点头。

    下人们都脸色难看的退了出去。

    罗天珵这才问道:“甄四。你是怎么想到这样做的?”

    挑拨离间,逐个击破,这些手段,分明是他们锦麟卫常用的。

    “这还用想吗?”甄妙讶然,“这么多下人都赶出去,咳咳,一时半会儿的哪有那么多合适的进来,倒不如给她们个机会,留下些得用的。”

    “那些得用的。如果不知道什么线索呢?”

    “不是说了要她们一个个进来嘛,到时候把谁留下还不是我们说了算,别人又不知道进来的人说了什么。”甄妙狡黠地道。

    这些困难,她早就替她们想到了呢。

    罗天珵惊呆了好吗。

    为什么思路有点不对。

    敢情她是不忍心都赶出去。还专门想这个法子,自以为体贴的留下一些人。

    她难道不知道经过此事之后,这些在别人眼中的告密者除了死心塌地的呆在清风堂,再没有别的出路了吗?

    罗天珵深深看了甄妙一眼。

    甄妙有些忐忑:“世子。是不是我做错了?”

    “不,你做得很好。”罗天珵微笑起来。

    目前完全可靠的人本来就不足,就算全换了。里面还是会混入一些牛鬼蛇神,如此一来,倒不如这样发作一批,孤立一批。

    “世子,世子夫人。”一个丫鬟进来,跪了下来。

    一个个进来又出去,白芍飞速记着,紫苏则挑出有价值的,让提供线索的人按了手印。

    到最后,秋千的事竟然真的有了进展。

    昨晚上一个灶上婆子起夜时,看到那个投井的小丫鬟小红悄悄从后院的狗洞溜了出来,今日发生了这事,因为怕被牵连,那灶上婆子就没敢吱声。

    然后还有一个丫鬟说,在小红屋子里搜出的剪刀样式是两年前打的,那时候小红还没进府呢,或许送剪刀的人和这事有关也不一定。

    罗天珵和甄妙刚开始只以为这丫鬟是为了留下随意扯了一个情况。

    没想到后面有个小丫鬟说小红有个干娘,就是针线房的。

    小红不是家生子,孤零零一人被买进府来,投井后田氏说是追查,其实差不多就算不了了之了,现在突然冒出个干娘来,罗天珵心中一喜。

    他是知道这事定和二房脱不了关系,可知道和有证据是两回事。

    “那婆子是小红的干娘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罗天珵问跪在地上的小丫鬟。

    小丫鬟头也不敢抬,毫不迟疑地道:“还是一年多前的一日,婢子贪玩躲在花棚里睡着了,后来醒了忽然就听到有人说话,就是那婆子要认小红当干女儿的事。当时婢子羡慕的很。我们这种外面买来的丫头,在府里无依无靠,要是认个干娘,以后日子就好过多了。后来婢子悄悄注意了,果然小红经常会有我们没有的一些小玩意儿,只是问她,她又不说。”

    罗天珵挥挥手,让小丫鬟退下,对甄妙道:“甄四,把针线房那婆子叫来。”

    甄妙点点头,吩咐道:“青鸽,去一趟针线房,就说前不久送来的线配得挺好,我想见见那配线婆子。”

    “哎。”

    青鸽走到门口,甄妙又补充一句:“务必把她带来。”(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