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田氏,这么晚了你过来有什么事?”老夫人开口问道。

    田氏欲哭无泪。

    她这么晚了过来当然是告状外加要人啊。

    现在告状不成了,就只剩下要人了。

    “老夫人,儿媳查到针线房的配线婆子是投井的丫头的干娘,就想叫她过去问问,看能不能查出什么线索来。没想到大郎媳妇那边也叫马婆子过去了。”

    “二婶,我们也是查出马婆子和小红的关系呢。”甄妙露出惊喜的笑容。

    田氏额角青筋跳了跳。

    这种我和你真是心有灵犀的表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明明是和自己抢人呢,这个伪善的丫头!

    田氏露出为难的笑:“老夫人,您让儿媳负责查秋千这事,现在这线索就在马婆子身上了,您看——”

    甄妙马上露出你赚大了的表情,安慰道:“二婶,您别着急,大郎是锦鳞卫的指挥佥事,最擅长问案了,没准等会就问出消息来了,您放心吧。”

    田氏身子晃了晃,强忍着没有变脸色。

    她怕的就是这个,那幕后之人是她的亲生女儿!

    “田氏,你这脸色还有些难看,是身体还没好利落吧?要不这样吧,这些日子让宋氏给你帮把手。”

    田氏白着一张脸,已经有些摇摇欲坠了。

    合着她大晚上跑来这一趟,所想的两件事一件没办成,管家权还被分走了一半?

    这么多年除了她怀孕生产的时候,宋氏何曾沾过管家的边儿?

    田氏猛地想到一件事。

    燕江贺家要来人!

    坏了,要是宋氏也管着一半的家,她再想把那门婚事推到三房身上,就没那么容易了。

    田氏有吐血的冲动。

    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老夫人——”田氏嘴张了张,却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要知道她可是待世子如亲子,一心为国公府打算的二夫人。怎么能为了个管家权争来争去呢。

    田氏心里憋屈的要死,有气无力地道:“多谢老夫人体恤儿媳了,只是要累着三弟妹了。”

    老夫人很满意地笑:“宋氏偷闲那么久,也该操操心了。行了,这么晚了你们都回去歇着,有什么事儿明早再说。”

    甄妙脚不利落,由青鸽背着飞快的消失在夜色中。

    只留下田氏由一个丫鬟扶着,前边一个小丫鬟提着灯,主仆三人在满天繁星的夜里深一脚浅一脚的往馨园走去。

    田氏仰头看了看深蓝色的夜幕,长叹一口气。只觉得再这样下去,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回了馨园,正房灯未熄,二老爷一直等着。

    见田氏黑着脸进来,忙问:“怎么样了?”

    “怎么样?”田氏一声冷笑,满肚子火终于发出来,“老爷,再这样下去,我等不到当上国公夫人。就得被甄氏那小蹄子气死了!”

    田氏倒竹筒般把事情说了一遍,抱怨道:“老爷,这可是您当初定下来的亲事,现在可倒好。没有祸害成那位,倒是成了我们的扫把星了!”

    二老爷听了也恼了。

    自打甄妙进门,罗天珵就高升,他在外面的一些布局也没以往顺利。总好像无形中有什么牵制着一样,好几次针对大郎的事情都莫名其妙的黄了,心里正忌讳着。没想到这蠢婆娘连内宅这点事都处理不好!

    “田氏,这内宅之事你都处理不好,还妄想着更进一步?就是给你那个位置,你坐得稳吗?”

    田氏冷笑:“老爷,您后悔了吗?如今后悔也晚了!”

    二老爷直视着田氏,神情变化莫测。

    当初,当初若不是田氏对自己说了那番话,他又怎么会下定决心对大哥唯一留下的儿子出手。

    可一步步走来,却是不能再回头了!

    “大朗要是从那配线婆子口中问出什么来,你打算如何?”二老爷声音低沉。

    田氏起了身:“老爷您先歇着,我去安排一下。”

    馨园正屋的灯终于灭了,一间耳房的灯却亮了起来。

    甄妙回了清风堂,等白芍把她头发疏通了,罗天珵才进屋来。

    挥挥手让屋里伺候的丫鬟们退下,甄妙笑眯眯地问:“世子,问出来什么了吗?”

    罗天珵凝视着甄妙的笑脸,心里暗想,怎么她就不知愁呢?

    “马婆子交代说,是二房的方嬷嬷授意的。”

    “方嬷嬷?”甄妙皱了眉,露出不解的神色,“三姑娘的奶娘?”

    罗天珵讶然:“你怎么知道?”

    要知道连他都是特意询问了才知晓方嬷嬷是三妹的奶娘。

    三妹只是一个庶女,如今才六岁,他哪会关注伺候她的都是哪些人。

    甄妙从衣袖里掏出个巴掌大的小册子翻给罗天珵看。

    “那本记载着管事媳妇子的小册子已经背完了,这一本是记载各位主子身边大丫鬟和管事嬷嬷的。”

    “你背这个?”罗天珵震惊。

    甄妙脸皱了起来:“好难背,我一共写了十本,这才背到第三本。国公府里人太多了,主子也多。”

    她就说嫁个地主家最省心了吧,吃穿不愁,人口还简单,估计背上一本顶够用了。

    罗天珵一直盯着甄妙,细微表情难逃他的眼睛,诡异的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不由气结。

    喂,这种因为家里人多就被嫌弃了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儿?

    “我用了点手段,马婆子说的应该是实话,所以这事,恐怕就这样了。”

    田氏真是好歹毒的心肠,出手还要用三妹的人。

    想到这里罗天珵嘴角翘了翘。

    不过三妹也是二叔的亲生女儿,不是吗?

    看着罗天珵那阴暗的样子,甄妙嫌弃的别开了眼。

    怎么办,她还是喜欢蒋表哥那种干净清澈的美少年,或者二伯那种谪仙般的美大叔,完全不好这一款啊。

    “甄四?”罗天珵眼睛眯了起来。

    那些乱糟糟的想法顿时抛到了九霄云外,只觉眼前人的动作实在让他很不舒服。

    “嗳?”

    “想什么呢?”

    “呃。我在想等秋天了,就可以请大哥和表哥他们吃火锅了。”甄妙顺嘴回道,随后觉得屋内气氛一冷。

    “请你表哥他们吃火锅?”罗天珵只觉一把怒火在心口烧,猛然站了起来往外走。

    “哎,世子,你去哪儿?”

    罗天珵一声冷笑:“去闭月那儿!”

    请表哥吃火锅?那他就去睡通房!

    甄妙露出诧异的神色:“闭月?闭月不是被发卖了吗?”

    罗天珵嘴角抽了抽。

    她都改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弄得他连通房的名字和人都对不上了!

    “那就去落雁那吧,你赶紧睡吧。”罗天珵绷着脸道。

    甄妙脸色猛然一变:“不行!”

    说着就起身想拉住罗天珵,却忘了脚伤,一触地钻心的疼。不由哎呦一声。

    罗天珵一个箭步冲来,弯腰把人抱起,眼底深处喜色涌现,声音不由放柔了:“急什么?”

    不想让他去就直说嘛,看来还懂得吃醋。

    罗天珵忽然觉得心情好了不少,看着怀里的人眼神有些深。

    甄妙怕摔下去,紧紧搂着罗天珵脖子,小心翼翼道:“世子,那个。沉鱼小日子刚过,您要是想去,就去她那吧……”

    罗天珵脸色发黑,咬牙切齿地道:“知道了。这就去!”

    说着就把怀中的人往床榻上甩去。

    甄妙还紧紧搂着罗天珵脖子,这样一来,身子陡然悬空,下意识的就双腿连踢带蹬无比利落的攀住了对方的腰。

    罗天珵身子一僵。瞬间有了一个长时间没有得到纾解的男人最真实且正常的反应。

    甄妙觉得硌得慌,不由动了动身子,然后觉得小腹那里的凶器更硬了。不由低了头看。

    罗天珵尴尬欲绝,伸了手就蒙住甄妙的眼睛,然后把她放到床上,死命扒开缠住他的手脚,自己也顺便躺下了,只是背着人,羞恼的不说话。

    甄妙托着腮盯着背对着她一动不动的人,在寂静的夜里,长长叹了口气。

    这么久了,她以为已经治愈了,原来还得吃药!

    罗天珵回过身来:“你叹什么气?”

    甄妙觉得有些委屈:“世子,你说过只和明媒正娶的妻子在一起,不睡通房的,原来那是在你不生我气的时候。你看我不顺眼了,生气了,就还要去睡通房。”

    罗天珵被她控诉的语气打败了。

    为什么别的女人那藏着掖着的善妒之心,到她这这么理直气壮?

    “如果我去睡了呢,你打算怎么办,不让我进房吗?”罗天珵忽然想知道答案。

    甄妙垂了眼:“不会啊,我不是你的妻子吗,哪有不让你进房门的道理。”

    会不会再吐他一身,她可不管了。

    这种事,没有哪个女人会高兴的,她绝对不是唯一的一个。

    只是有的女人咬牙隐忍,有的女人不得不大度罢了。

    至于介不介意,高不高兴,完全没有必要说出来。

    最关键的是这个男人在不在乎你的情绪。

    甄妙直言,只是觉得对方不守信用罢了。

    沉默了一会儿,罗天珵声音响起:“放心,我不是出尔反尔的人。”

    “嗯。”

    罗天珵叹气:“快点长大吧。”

    “嗯。嗯?”甄妙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看一马平川的胸部,气的翻了个身,闷声道,“睡吧。”

    日子真没法过了,用了太妃的方子,怎么只觉得那里又疼又痒,就是不见别的动静呢!(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