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秋千的事情就这么过去,甄妙因为被某人逼着下棋过于激动,脚又扭了一下,肿得更厉害了,老夫人免了她的请安,整日窝在清风堂养脚伤。

    以至于燕江贺家来人时,甄妙并没有出现。

    大姑娘罗知雅却是从屏风后面,悄悄见到了那位要与国公府定亲的贺家公子,贺朗。

    那人一身青衣,神态从容,仿佛没有什么事能令他动容,竟是个清俊隽秀至极的人物。

    罗知雅心弦一颤,仔细看了那双眼睛。

    一层白翳蒙住了黑瞳,形状优美的无可挑剔的凤眼显得呆滞无神,衬着他的朗朗风姿,更令人不忍直视。

    罗知雅别过了眼,紧紧抿了唇。

    长得再好又如何?

    她才不要嫁给一个瞎子!

    老夫人倒是和善,拉着贺朗问了许多家中之事。

    贺朗从容不迫的答了,虽目不能视,却丝毫不显焦躁,大家公子的温润气质尽显。

    老夫人暗暗点头。

    不骄不躁,是个心境平和的,并没有因为眼疾而性子暴戾,把孙女嫁给他,倒也放心。

    况且,这是老国公答应的,她无论如何都要帮老国公完成心愿。

    老夫人眼角余光不着痕迹的扫了那扇乌木雕花海棠刺绣屏风一眼。

    原本她是觉得元娘大方懂事,二娘虽聪慧,性子却有些痴,像她父亲那般,经常为了作画连基本的人情往来都忘了。

    可现在,却对两个孙女有了不同的看法。

    她相信,两个儿媳已经把贺家来人的缘由对两个孙女说了。

    让她们在屏风后面见见这位贺家公子,元娘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同意了,而二娘,一边细细描绘着雨打芭蕉图,一边淡淡道:“即是祖父定下的亲事。总是要完成的。若是他好,我和姐姐谁嫁了都是幸事,若是他不好,总是会有一个人受累,无论是避开或是得了这门亲事,都没什么可高兴的。既然如此,看与不看有什么区别,祖母觉得谁合适,便是谁吧。”

    老夫人从传话丫鬟那里得知了二人截然不同的反应,静默了许久。

    她年轻时对后宅疏于打理。或者说并不算擅长这些。

    咳咳,那时候她一对锤头一出,什么魑魅魍魉都老实了,哪还用得着这些。

    到现在年纪大了,才发觉这识人的眼光似乎不大好。

    她一直以为有些痴的二娘,没想到是个性子通透如水晶般的人,反倒是元娘,她的大方懂礼就如所有大家闺秀需要展示给人看的一样,平时觉得还好。到了关键时刻,就从骨子里流露出小家子气来。

    而往常,她大半的疼爱都给了元娘。

    老夫人的心,就在这么一来一回间。在所有人还未曾察觉的时候,又偏了回来。

    “田氏,给贺家哥儿好好安排住处,不可怠慢了。”

    贺朗起了身。仿佛能看到老夫人在哪里似的,冲她所在的方向行礼:“给您添麻烦了。”

    田氏抿唇笑道:“贺家哥儿真是客气。老夫人您放心,儿媳早就收拾出来了。贺家哥儿不是外人,就住在海棠馆。”

    老夫人满意地点点头。

    海棠馆是连接内院和外院的一处院落,清幽雅致,专门招待近亲贵客的。

    贺朗被田氏领了下去。

    罗知雅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向老夫人辞行:“祖母,孙女也回去了。”

    老夫人神色淡淡地点了点头。

    罗知雅不觉有异,行礼退了出去。

    老夫人别过脸问杨嬷嬷:“杨嬷嬷,你怎么看?”

    杨嬷嬷是从宫里出来的,她更相信她的判断。

    杨嬷嬷跟了老夫人多年,早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并没有寻常下人的拘束,答道:“大姑娘可能并不满意这门亲事。不过这也怪不得大姑娘,贺家哥儿毕竟有眼疾……”

    老夫人端了茶喝:“看来二娘更适合些,结亲是结的两姓之好,咱家本来就是为了报恩,若是结了怨,反倒不美了。”

    杨嬷嬷没有吭声,默默给老夫人续了一杯茶。

    罗天珵得知燕江贺家来人,提前下了衙。

    他想见见那个人。

    前世名动天下的贺家玉郎!

    那时靖北厉王反叛,大军势如破竹南下,在无数城池风雨飘摇的情况下,唯有燕江在外无援兵的情况下整整守了三个月,虽然最终城破,厉王这边也是损失惨重。

    而燕江的运筹帷幄之人,就是贺朗,一个双目失明之人。

    那时他是赫赫有名的战将,效力的却是厉王一方,与这位名动天下的贺家玉郎只有一面之缘。

    那一面,就是燕江城破之时,一身青衣的贺家玉郎揽着他的堂妹,从高高的城墙一跃而下,当铁蹄踏破城门之时,他仿佛还能听到那舒朗肆意的笑声。

    他记得,前世的这一年,甄四在守孝,他还未成亲,这个时候跟着数位友人远游去了,错过了这次见面。

    罗天珵不由加快了脚步。

    贺朗,是他从心底想结交之人。

    一进府,就问道:“贺家公子安排住在了哪里?”

    管事的答道:“二夫人安排贺公子住在了海棠馆。”

    “海棠馆?”罗天珵转了方向,向海棠馆走去。

    贺朗刚安顿好,拿了一卷书册坐在桌前静看,听小厮说镇国公世子来了,起了身含笑道:“请世子进来。”

    罗天珵进门,就看到一个青衣男子含笑望来,风华无双,只可惜一双眸子没有丝毫波动。

    “贺朗?”

    贺朗笑了:“罗世兄知道我的名字?”

    罗天珵定定看着他,展颜:“神交久矣。”

    贺朗微怔,随后笑起来,笑声如清风拂过山泉:“那罗世兄是来请我喝酒的吗?”

    “自然。”

    这一世,没有他率三千铁骑助北军破城,贺家玉郎的命运可会改变?

    贺朗明明看不到罗天珵,眼睛却正对着他,眉头轻轻皱起。良久才舒展:“若不是先知道罗世兄的身份,小弟还以为站在面前的是一位身经百战的将军。”

    罗天珵深深看了贺朗一眼,然后笑了:“有一日,我会的。贺朗,咱们去聆音亭喝酒。”

    “好。”贺朗毫不犹豫的应下。

    聆音亭是国公府一处极好的景致,贺朗虽目不能视,坐在那里却觉心情舒朗,阵阵花香袭来,还有风吹过亭角厚重铜铃的嗡鸣声。

    酒菜上来,二人畅快酣饮。谈笑风生。

    一个没把自己当瞎子,另一个没把对方当瞎子,竟好似多年的好友般。

    伺候的小厮啧啧称奇,添酒的丫鬟亦是悄悄红了脸。

    世子和这位新来的贺家公子一起喝酒,真是比画上的人还好看。

    而同样觉得此景能入画的还有一人。

    罗知慧听说聆音亭旁的玉簪花开了,就起了作画的兴致,带着个小丫头过来坐在了花丛里,刚支起画架就听到了谈笑声。

    对专注一物的人来说,有人打扰比嗡嗡的苍蝇还讨厌。罗知慧叹口气站起来要走,忿忿的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眼前一亮,迅速坐下来提笔就画。

    不多时。两个风姿卓然的男子跃然纸上。

    小丫头目瞪口呆,小声提醒道:“姑娘,您这样,这样不妥吧?”

    “怎么不妥?”罗知慧小心翼翼吹着未干的墨迹。然后道,“回去裱起来。”

    “姑娘!”小丫鬟吓得说话都变调了。

    罗知慧有个习惯,画的不满意的随手撕了。可若是满意的,就会珍而重之的收藏起来。

    可姑娘画的是两个年轻男子啊,这怎么行!

    小丫鬟快急哭了。

    罗天珵和贺朗听到了动静,同时扭过头来。

    “贺朗,你稍坐片刻,我过去看看。”

    罗天珵走过来,神情微讶:“二妹,你在这里做什么?”

    “画画。”

    罗天珵看着怒放的玉簪了然一笑:“画玉簪花吗?二妹好雅兴。”

    “画你们。”罗知慧实话实说。

    罗天珵嘴角抽了抽。

    为什么,为什么他有一种二妹被甄四附身的错觉?

    我的天!小丫鬟捂住了脸,随后补救道:“世子爷,我们姑娘是要把这画送给您的。”

    罗天珵看了平摊着的画卷一眼。

    只一眼,就认出画上的二人是谁,不由笑了:“二妹画的真好,多谢二妹了。”

    “大哥客气了。”罗知慧心不在焉的说着,目光还落在画上。

    这是人物画里她最满意的一副,父亲见了定要赞的,居然,居然要送给别人了!

    想想画的是赠画之人,罗知慧含泪忍了。

    罗天珵觉得脑仁疼。

    女人这都是怎么回事啊,明明主动送画给他,这眼神,怎么像自己抢了她夫君似的?

    片刻都不想多呆,抱起画就要走。

    被屋里那一个女人折磨就够了,不能再多了,哪怕是妹妹都不行!

    “大哥,别动!”

    “嗯?”

    罗知雅走过去,心疼的看了画一眼:“这画墨迹还未干透,您那样抱着走不成的。再者说,您不是还要和那位公子喝酒吗,把画带在身边污了就不好了。”

    “二妹说该如何?”罗天珵嘴快抽筋了。

    他真的没有主动要啊!

    “我直接送到大嫂那里去吧。”

    “好。”罗天珵如释重负,赶忙走了。

    甄妙一个人对着满桌子菜有些哀怨。

    这吃饭,还是人多了香啊,天天定点回来吃饭的人今天居然门口都没入,就直接找人喝酒去了。

    她明明告诉他今晚做荷叶鸡的,这完全不科学!(未完待续。。)

    ps:我是柳叶的基友,她本人还在火车上呢,她让我顺便说一声哈,今天更新早,大家别误会还有第二更哟!嘎嘎!!

    咳咳,好吧,我顺便厚脸皮的替皮薄的柳叶求求粉红票票,明天就是粉红双倍最后一天啦,大家手中有票的,赶紧砸过来吧,不然,柳叶会让妙妙的小金桔永远长不大哟!!你们懂得,爱你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