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大奶奶,二姑娘过来了。”百灵进来请示。

    甄妙忙让人进来。

    就见身穿白底水红领子对襟褙子的罗知慧抱着一副画轴进来了。

    甄妙问了来意,罗知慧就把画卷递过来:“嫂嫂,给大哥的画,先送到您这里来。”

    甄妙接过来打开看看,有些惊奇:“这是二妹画的吗?”

    “是。”

    “画得真像,这个一看就是世子。”甄妙赞道。

    然后悄悄瞄了画中的青衣男子一眼,咳咳,这气质太符合她审美了,实在不好意思多看。

    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盯着那人的眼睛有些困惑:“二妹,这人的眼睛,你画得似乎有些……无神……”

    “他是瞎子。”罗知慧很平淡地道,随后兴奋了,“嫂嫂从画上能看得出来?”

    甄妙默默为画上的青衣男子点了根蜡。

    这样的人物,在她这位豆蔻年华的小姑眼里,居然赶不上一幅画?

    这亭子分明是府里的聆音亭,原来罗天珵就是和这人喝酒才未回。

    罗知慧明显来了兴致:“看来嫂嫂对作画也很有研究吧?”

    甄妙小心肝颤了颤。

    为什么这执着的表情,让她想起了重喜县主那个棋痴?

    打了个冷战,猛摇头道:“没有,没有,在这方面我没什么灵气。”

    虽说托原主的福,琴棋书画她都是会的,可真的爱好不起来。

    罗知慧有些失望,起了身:“嫂嫂,这画您收好,我就先回去了。”

    “留下一起用饭吧。”甄妙忙道。

    “不了。”罗知慧摇头,露出个温雅的笑,“那幅雨打芭蕉图只画了一半。现在正来了灵感,回去把它画完。”

    甄妙不敢再多留,叫百灵把罗知慧送了出去。

    谢天谢地,这作画不像下棋一样,非要两个人来。

    看着满桌子菜有些发愁,忽然眼睛一亮道:“青鸽,把这荷叶鸡装了,送到聆音亭去给世子加菜。”

    “嗳。”青鸽应了,把荷叶鸡装好,提着去了聆音亭。

    日头已经西斜了。大片瑰丽的云给乌木亭顶镀了一层霞光,亭中的人菜已经吃得差不多了,酒还在继续。

    青鸽可不懂什么诗情画意,站那行了礼就大声道:“世子爷,大奶奶让婢子给您送鸡来。”

    罗天珵端着的酒杯的手一抖,酒水差点洒了出去。

    青鸽已经一脸光荣的走进来,熟练的打开食盒取出荷叶鸡放到杯盘狼藉的石桌上,然后又行了个礼:“婢子告退。”

    等罗天珵反应过来要说点什么时,已经不见青鸽的身影了。

    看着那只被荷叶包裹着。散发着诱人香味的鸡,只得干笑一声:“贺朗,来尝尝,内子做的。”

    贺朗顺着荷叶鸡的香味伸出筷子。准确的夹起一块鸡肉放到口中,吃下后赞道:“好吃。嫂夫人有这手艺,罗世兄好福气。”

    罗天珵嘴角忍不住弯了弯。

    忽然觉得派一个胖丫鬟送鸡还大声嚷嚷的行为也没那么让他想打人了。

    吃了一口酥嫩清香的鸡肉,有些不是滋味的想。这个是甄四要等着他一起吃的吧,给自己送来了,她吃什么?

    想到这。冲守在亭外的半夏招招手:“半夏,我记得五味斋的糯米桂花藕不错,你去买些,送到清风堂。”

    半夏看看天色,惊讶的看向罗天珵。

    罗天珵眼睛一眯。

    半夏忙缩缩头,满脸堆笑道:“好叻,小的这就去。”

    半夏办事利落,出了府直奔五味斋,买了糯米桂花藕回来,天还没黑透。

    他提着写着五味斋字样包装的糯米桂花藕往里走,就有人打趣:“半夏,这个时候了还去五味斋买点心啊,是要哄哪位姐姐开心啊?”

    “去去,别乱说,这可是世子爷买给大奶奶的。”

    吃着糯米桂花藕的甄妙可不知道,半夏一句话就在府中传开了。

    那些下人们对甄妙的敬畏悄悄提了一层。

    女主人有没有威信,说到底是看男主人的。

    世子对大奶奶这么疼爱,他们这些做下人的要是轻忽了,那将来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没看已经有好几个例子了么。

    绮月一家子,马婆子,方嬷嬷,呃,还有断了一根肋骨至今躺在床上的田嬷嬷和烧光了头发躲在屋里不敢出来见人的朱颜姑娘。

    大姑娘罗知雅听了,气得把那盆摆在窗前的凤仙花揉得碎碎的,纤白的手指染了艳丽的红色。

    “姑娘,擦擦手吧。”丫鬟采雪捧了打湿的帕子来。

    罗知雅拿过帕子使劲擦了擦,抿唇道:“去馨园。”

    “元娘怎么过来了?”田氏放下账本,揉了揉眉头。

    少了田嬷嬷和朱颜,她明显觉得没有以前方便了。

    什么都要亲力亲为不说,有时事情多了还难免疏忽。

    这样一想,心里又把甄妙骂了个狗血喷头。

    这个杀千刀的,真是她的克星!

    田嬷嬷也就罢了,还能算是为救大奶奶受的伤,可朱颜烧光了头发羞得差点寻了死,到现在还躲在屋里不敢见人呢,就算将来头发长出来了,在下人们面前的威信也得失了大半。

    这可真是杀人不见血啊!

    “你们先下去。”罗知雅冷着脸扫了屋内丫鬟们一眼。

    丫鬟们看田氏一眼,见她不出声,默默退了出去。

    等屋里没了旁人,罗知雅愤愤道:“娘,我讨厌大嫂!”

    田氏吓得变了脸色:“哎呦,我的小祖宗,你就算这么想,也不能直接说啊,你又不是不知道,秋千那事,娘可是好不容易把你摘出去。”

    罗知雅气愤难耐:“娘,您到底在怕什么。大伯和大伯娘早逝,大哥算是您养大的。如今大哥娶了妻,按理说大搜应该更加孝敬您才成,可您看看,大嫂不但没把您放在眼里,还把大哥笼络的死死的。”

    越说越气,眼圈红了:“您对大哥比对二哥、三哥还好,可大哥却只想着大嫂,昨儿还让半夏买了五味斋的桂花藕给大嫂送去呢!”

    田氏听了,倒没什么可恼的。

    她自开始。就只是算计罗天珵,没有投入感情自然也不觉得受伤害了。

    “元娘,你大哥对大嫂好,这是应该的,娘看着还高兴呢,你这丫头,生的什么气?”

    罗知雅冷着脸说不出话来。

    她当然不能说,是大哥只给大嫂送了桂花藕,没给她送。她不高兴了。

    可是以前,分明不是这样的,大哥喜欢和友人出去游山玩水,买的特色小玩意。送到她这里的总是最多最精致的。

    田氏正色道:“元娘,不管怎么样,你以后不能再糊涂。你是姑娘家,要是传出什么不好的名声。一辈子就毁了,听到没?”

    “知道了。”罗知雅郁郁地道,闷不做声的回去了。

    等罗二老爷回来。田氏叹气道:“老爷,大郎对甄氏,未免太好了点儿。”

    “那又如何,田氏,我不是说过,甄四再怎么样都不重要,关键的是大郎。”

    “老爷,您怎么忘了,要是大郎和甄氏感情好,那他们……有了孩子怎么办?”

    二老爷愣了。

    最近他谋划的几件对付罗天珵的事都不顺利,为了掩盖痕迹,忙得有些焦头烂额的,竟把这茬忘了。

    甄氏若是有了儿子,哪怕大郎出了事,爵位也会落在那孩子身上,没他们二房什么事了。

    这也是为何他千方百计要以那种方式要国公府和建安伯府结亲的原因。

    以大郎的性子,按理说对甄氏应该深恶痛绝的,又怎么会多碰她!

    “难道真是美色当前,就不在意品性了吗?”二老爷喃喃道。

    田氏眼中闪过寒光:“老爷,安排在清风堂的丫鬟打探到,甄氏至今没有换洗过,可她如今已经十五,保不齐哪天就长大了,那时会更麻烦。且大郎借着秋千那事,打发了大半下人,侥幸留下来的和又塞进去的都只做着无关紧要的活儿,连屋子都进不了,清风堂是越来越难以掌控了。”

    “是我疏忽了。”二老爷长叹一口气,“田氏,你在内院行事方便,想个法子,最好要甄氏成个摆设!”

    “老爷放心,我有分寸。”

    日子波澜不惊的过了几天,甄妙收到了一张帖子。

    甄宁生了个女儿,邀她去参加孩子的洗三礼。

    甄妙想着能在洗三礼上见到温氏和甄妍,脚虽还没好利落,还是决定要去,就去禀告了老夫人。

    老夫人叮嘱她照顾好自己,就点了头。

    陪甄妙一起去的是三夫人宋氏,田氏则正筹备着老夫人的寿宴,走不开。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缓缓驶向了昭云长公主府。

    长公主府前自然是车水马龙,甄妙和宋氏被打扮簇新的丫鬟迎着,直接领去了设宴的花厅。

    甄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中间靠左一桌的温氏,不由一喜,迎了上去:“娘。”

    温氏亦是欢喜:“妙儿,你来了。”

    上下打量着,见甄妙脸颊丰润了些,才松了口气。

    旁边坐着的是蒋氏和李氏。

    蒋氏看起来喜色满面,李氏则憔悴了些。

    虞氏抱着雷哥儿坐在另一桌,见甄妙来了也走过来。

    甄妙一一见礼,宋氏寒暄几句,就去了另一桌坐。

    甄妙抱过很有些重的雷哥儿逗弄了一会儿,才坐下来陪温氏说话。

    “娘,怎么没见二姐呢?”(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