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温氏眉梢眼角就带了难以掩饰的喜色,压低了声音道:“你二姐有了。”

    “啊?”甄妙有些惊喜。

    “才一个多月。”

    甄妙笑得眉眼弯弯:“太好了。”

    “是呢。”温氏赞同的点点头。

    转眼间甄妍已经出阁快一年了,要是再没动静,她该发愁了。

    想要提醒小女儿抓紧点,一眼落在甄妙那对小金橘上,温氏还是默默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闺女这小身板,还是再养养吧。

    花厅里的人多了起来,蒋氏和李氏都起了身去应酬。

    甄妙就忍不住问:“娘,我看二伯娘怎么很憔悴呢?”

    温氏冷笑一声:“还不是自己作的!有人给你二伯送了一对瘦马,你二伯把人安排在外面,原本想等着送瘦马的同僚离京后就转手送人的,这样既不伤了同僚脸面又省了麻烦,没想到你二伯娘不知怎么得了一点蛛丝马迹,又要装大度,又怕那对瘦马养在外面把你二伯的魂儿勾走了她鞭长莫及,就这么急吼吼的把人接进了府!后来才知道,那对瘦马连你二伯的面还没见过呢!呵呵,这不就呕死了吗。”

    甄妙张了张嘴。

    真是被李氏给蠢哭了,这还完全赶不上她这宅斗技能为零的啊。

    鬼使神差的问了句:“二伯把那对瘦马收用了?”

    温氏丢了个莫名其妙的眼神,指责道:“你这孩子,怎么还操心你二伯这个?”

    甄妙张了嘴说不出话来。

    啊啊啊啊,她只是实在不愿想她那嫡仙般的二伯,左手搂个瘦马,右手还搂个瘦马,然后双眼发青……

    温氏也有点不忍了,毕竟说了一大通的是她。闺女就随便问了个问题,她就这么义正言辞的,有点不大合适,就叹口气道:“这个就不清楚了,不过你二伯好久没踏入内院了,都是歇在外院书房里。”

    甄妙就不好多问了。

    母女二人又闲聊了一会儿,花厅里骚动起来。

    抬头望去,就见昭云长公主在前,甄宁抱着个大红包被在后走了进来。

    重喜县主落后二人一些,进来的有些悄无声息。目光却往人群中扫了扫,随后和甄妙目光相触。

    甄妙笑笑打了招呼,重喜县主竟越过人群走了过来,无视他人的目光拉起甄妙的手,轻声道:“甄妙,你跟我来。”

    甄妙回头。

    “去吧。”田氏向人群走去。

    甄妙看看围绕在长公主和甄宁身边的人,估计一时半会儿也轮不到自己,就随着重喜县主走了。

    重喜县主拐了几下把甄妙带进一个房间。

    一进门,就有黑影扑来。

    甄妙下意识的抬脚就踹。就听一声惨叫。

    初霞郡主跌坐在地,黑着脸道:“甄四,我宰了你啊!”

    说着就扑上去,挂在了甄妙的脖子上。

    甄妙呆呆的看向重喜县主。

    重喜县主淡定的把初霞郡主扒拉下来:“别闹。你不是有话找甄妙说吗?”

    初霞郡主气呼呼地坐下,瞪着甄妙:“你行啊,甄四,嫁了人。你是不是就在宅子里发霉了,请都请不来!”

    甄妙一脸无辜:“郡主,你什么时候请我了?”

    初霞郡主怒了。掰着手指头道:“端午那次,邀你出来看龙舟,你没回信,七夕,邀你出去看花灯,你还是没回信。要不是有这场洗三宴,我料定你会来,早就杀到镇国公府上去了!”

    初霞郡主越想越恼火。

    甄妙出了阁,和她们就不算一个圈子了,想要往来本就不像以往那么方便,她可倒好,干脆没消息了。

    “甄四,你这是典型的见色忘友吧?”初霞郡主不服气的撇了撇嘴,“哼,罗世子也不比我和表姐长得好吧!”

    甄妙眨了眨眼,呃,总感觉哪里不对!

    “郡主,你给我下了帖子?”

    “哼!”初霞郡主继续傲娇。

    甄妙默默望着重喜县主。

    重喜县主轻轻点了点头。

    “可我一张都没收着。”甄妙摊手。

    “什么?”二人同时出声。

    “难道哪个毛手毛脚的弄丢了!”初霞郡主拍桌子。

    重喜县主语气淡淡的却不容置疑:“甄妙,你府上有问题?”

    “呃,大概是吧。”甄妙想了想,觉得也就这两种可能,“要不就是管家的有问题,要不就是管家的太蠢。”

    呃,怎么办,经过这段时间和管家那位你来我往,到底是哪个情况她实在不好抉择啊。

    甄妙一手托腮默默地想。

    “什么问题?”初霞郡主并不蠢,转瞬就想到了什么,拍拍桌子道,“甄四,你们府上谁弄什么幺蛾子你跟我说,看我不拍死她!”

    甄妙又开始发呆。

    数月不见,初霞郡主这是变身狂拽帅酷叼炸天的节奏啊!

    谁刺激她了?

    果然就见重喜县主冷笑道:“别理她,她被自己的亲事刺激到了。”

    甄妙豁然转头,差点凑到初霞郡主脸上去。

    初霞郡主一下子颓丧起来,有气无力道:“表姐,你不同情不要紧,但也不要在我伤口上撒盐吧?”

    “不是撒盐,让你早点认清现实而已。”

    “郡主,你那亲事,到底怎么回事儿?”甄妙忍不住问了。

    初霞郡主看重喜县主一眼,见她没有开口的意思,抿唇道:“皇伯父有意把我嫁到蛮尾国去!”

    蛮尾国在大周以北,传闻蛮尾人力大无比,茹毛饮血,在大周子民看来,还未开化。

    不过在甄妙看来,这只是以讹传讹的说法罢了,她在恶补这个朝代的知识中,看过一本风情志,讲述了蛮夷国的人物风情。

    那边。就是不像大周这么礼仪繁琐,因为擅长武力显得有些粗暴而已,女人的地位甚至比大周要高得多。

    见甄妙毫无反应,初霞郡主震惊了。

    到底是她没说清还是对方没听清?

    那些隐隐知道些消息的人,看向她的目光可是带着掩饰不住的同情或幸灾乐祸呢。

    自始至终,最淡定的就是重喜县主了,现在又多了个甄妙!

    “甄四,我要嫁到蛮尾国去!”

    “呃,什么时候,急不急?还好我得了些好东西。不至于给你添妆时太寒酸。”

    “甄四,你这是典型的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我问你,要是当初让你选,你是嫁进镇国公府,还是蛮尾国?”

    甄妙想都没想:“蛮尾国。”

    那时候她还提心吊胆罗天珵会不会掐死她呢,比起这个,当然选女子地位略高的蛮尾国。

    看甄妙一脸真诚的模样,初霞郡主败了。跺跺脚:“我怎么跟你们这两个奇葩好!”

    甄妙和重喜县主俱是一副“我不知道”的茫然表情。

    初霞郡主迫不及待想见甄妙,就是要哭诉一番自己的亲事,然后收获一大堆的同情安慰,继续哀伤的等着和亲的事儿。可见了甄妙这反应,奇异的觉得嫁到蛮尾国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了。

    咳咳,到底为什么有这种错觉,她也不知道。只是当唯二的两个好友都表现的很淡定,认为那是个好去处时,剩下那个实在没法要死要活的了。

    乐声悠扬的传过来。重喜县主起了身:“洗三礼开始了,我们过去吧。”

    甄妙重新回到花厅,围观了整个洗三礼,添了对金镯子,然后入席开饭。

    刚吃了几口,就有跟着宋氏来的丫鬟上前来,凑到宋氏耳边嘀咕了几句。

    宋氏面色有些难看,低声对甄妙道:“四郎调皮,从树上摔下来了,我回去看看。”

    “三婶,我陪您回去。”

    甄妙要站起来,被宋氏按住:“应该不大严重,我一个人先回去就成了。这毕竟是长公主府的宴席,你又是这府上大奶奶的娘家妹子,还是留到最后再走吧。”

    “三婶——”

    “听话。”宋氏难掩忧色,见甄妙不动了,由丫鬟扶着匆匆走了。

    宋氏的提前离去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甄妙留到最后,不但多陪了会儿温氏,长公主竟还和她闲聊了一会儿。

    甄妙完全想不透自己怎么就得了长公主的青睐了。

    不过她有个优点,想不透就不想了,该吃吃,该喝喝,该聊聊,随意起来反倒是话题不断,长公主明显是心情不错,其他贵妇看在眼里,暗暗称奇。

    甄妙告辞时,已经到下午了。

    上了黑漆马车,阿鸾跪坐在甄妙身后给她按摩,紫苏则轻轻替她打着扇。

    甄妙摇摇头,这个社会真万恶。

    呃,她太喜欢了!

    完全没有要和丫鬟做平等朋友,什么都要自力更生的觉悟啊!

    甄妙只羞愧了一瞬间,又继续舒服地眯着眼昏昏欲睡了。

    马车不知行了多久,紫苏忽然掀开了帘子,然后迅速放下,低声道:“大奶奶,不对劲儿,这马车行的方向不对!”

    甄妙猛然睁开了眼,急忙掀开帘子往外探了探,又平静的放下。

    紫苏一喜:“大奶奶,您认出来了?”

    甄妙露出个你开玩笑的表情:“没,东南西北,我从来没分清过!”

    紫苏面瘫脸差点裂了。

    姑娘,您转向还那么着急掀帘子干嘛啊!

    阿鸾跪着往前蹭了蹭,掀开帘子久久凝视着车外,脸色猛然变了:“姑娘,如果,如果这车子有问题,现在这方向,最有可能去的……是楚潇阁!”(未完待续。。)

    ps:感谢馨鹦打赏的桃花扇,love八戒的悟空、阿弥陀佛么么哒打赏的香囊,感谢我喜欢莫染衣、最爱小苏苏、grapeforest、狒女王、书友140928122504015、红笔芯、火土居士、独乐不如众乐打赏的平安符。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