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紫苏猛然转头盯着阿鸾,最终,竭力平静地道:“你确定?”

    那句“你怎么知道”到底没有问出来。

    阿鸾脸色有些发白:“我不确定。可是,这马车莫名其妙转了方向,明显就是针对大奶奶的,如果是这样,我想,最可能的就是那个去处了!”

    紫苏看了甄妙一眼,见她有些发愣,弯了腰就要出去,可没到车门口就退了回来,神情凝重:“大奶奶,恐怕不能和那车夫说。他既然敢这样做,就是豁出去了,要是知道我们已经发现了不妥,说不定会如何。这闹市中,或许还藏着对您下手的人。退一万步,就算没有暗中埋伏的人,这马车有镇国公府的标志,要是您莫名跳车,名声也就全完了。”

    阿鸾咬着唇,竭力镇定的反驳:“可是,这车子要是真把大奶奶拉去那种地方,大奶奶名声更毁了!”

    甄妙回过神来,看了看一脸严肃的紫苏,又看看故作镇定的阿鸾。

    心中叹了口气,这种时候,再理智再聪慧,都不如她家青鸽出去给那车夫来一拳啊。

    “紫苏,你是说,这暗处,很可能还有埋伏的人?”

    紫苏点点头。

    甄妙一言不发的从头上取下一只桃花簪,往车门口挪去。

    被紫苏拦住:“大奶奶,您要做什么?”

    甄妙挥了挥手中簪子:“既然说不准沿途有人下黑手,那就改变行车路线。”

    紫苏脸色变了:“大奶奶,您要刺马?可是马惊了很危险。”

    甄妙垂下眼帘,没有以往灿烂的笑容,淡淡道:“顾不得那么多了。我相信五城兵马司和锦鳞卫的人不是吃干饭的,一匹惊马还拦得住。”

    见紫苏还欲说什么,甄妙苦笑一声:“只能赌一赌,不会比现在更坏了。只是若是赌输了,就连累你们了,抱歉。”

    “大奶奶,让婢子去。”阿鸾伸手去拿桃花簪。

    “我去。”紫苏按住了阿鸾的手,“你照顾好大奶奶。”

    甄妙摇摇头:“你们别争,论力气,你们谁都没我大。机会只有一次,现在不是乱表忠心的时候。”

    马蹄踏在青石路面上嗒嗒的响着,拉着黑漆马车稳稳前行,人声鼎沸。闹市繁华,俱都隔绝在车帘外,无人知道这辆标志着尊贵的黑漆马车暗藏着怎样的危机。

    甄妙悄悄移到车门前,掀开一角车帘。

    赶车的车夫背影挺直,看年纪,最多三十出头。

    甄妙不认识这是哪个,女眷出门,没谁会多看车夫几眼的。

    握紧了桃花簪,屏住呼吸盯着那高大健壮的青骢马一动不动。

    手心渐渐出了汗。明明是酷热的天气,却冷冰冰的。

    紫苏和阿鸾谁都不敢吭声。

    时间就像凝固了,格外漫长。

    车外的喧嚣和车内的寂静,形成了两个极端。在甄妙眼里,只有那匹青骢马规律的步伐。

    忽然,马停了下来。

    甄妙死死盯着某个收缩的部位。

    它,它居然要拉屎。

    甄妙眼神一紧。半点没有犹豫,手中金簪狠狠地掷了出去。

    青骢马本来就在办着大事,突然吃痛。后蹄猛地就撅了起来,厉声长嘶。

    马车剧烈摇晃,早就守在一旁的紫苏和阿鸾瞬间把甄妙拽了回去。

    “该死!”

    车夫死死抓着缰绳,咒骂声还没落下,就觉一坨热乎乎湿漉漉的东西糊到了脸上。

    无以伦比的气味把车夫都熏懵了,下意识的就反手狠狠抽了青骢马一鞭子。

    青骢马在拉屎时遭到偷袭,本来就惊了,再吃了这一鞭子,当下就狂奔起来。

    被糊了一脸马粪的车夫顿时就被甩了下去。

    尖叫声四起,无数摊位被撞翻,东西乱飞。

    马车风驰电掣般疾行,甄妙主仆三人紧紧靠在一起抓着车厢。

    可惜马车颠簸的太厉害,三人很快就分开,各自死死抱紧车厢里的固定物。

    一身紫衣的六皇子与两位身材高大的男子从一个岔口拐了过来,就看到前方一阵骚乱。

    慌乱的人群呼喊着:“不好了,惊马了!”

    眨眼间,一辆黑漆华盖的马车疾驰而来。

    那么远,六皇子不可能看清镇国公府的标志,但这种黑漆华盖马车,满城勋贵能够使用的都没几家。

    几乎没多想,六皇子手一挥,隐藏在暗处的侍卫就窜了出来。

    “把那马截住!”

    这时,站在六皇子身边的一位身穿玄衣的高大男子往前跨了几步,手抬起,袖箭从衣袖中飞射而出。

    就听噗地一声,锐利无比的袖箭以极快的速度从青骢马眼睛没入。

    疾驰的青骢马惨叫一声,前蹄高高扬起又落下,后蹄又甩了起来。

    车厢剧烈摇晃,东倒西歪。

    青骢马拽着马车在青石地面上拖曳出一道长长的血痕,然后骤停,庞大的马身轰然倒地。

    马车惯性之下,后轮飞了起来,前面就这么杵到地上。

    女子的尖叫声传来。

    一紫、一青两个人影一个从车厢后面甩出,一个从前面狼狈跌落,另有一道碧色身影甩了出来。

    满大街都是人们惊惶的叫声,更有年幼的孩童吓得嚎啕大哭。

    甄妙闭眼苦笑。

    这已经是短短时间内第二次飞起来了。

    镇国公府,这是有人想让她升天的节奏吧?

    早就知道是龙潭虎穴,没想到却是爬满了浮萍的泥泞沼泽,看着绿意盎然,可说不准踏错了哪一步,就会泥足深陷。

    忽然跌落一个温暖的怀抱,甄妙骤然睁开眼睛。

    入目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

    甄妙满头珠钗已经不知掉落在何处,青丝如瀑随着风飞扬,露出一张清丽绝伦的面庞。

    玄衣男子眼中瞬间波光流动,与还处在惊恐中的甄妙对望着。

    二人在半空转了个圈。稳稳的落下。

    围观的人猛然爆发出喝彩声。

    如瀑青丝随着翻飞的衣裙安静下来,甄妙缓过神,不自觉露出个笑:“多谢。”

    脚一落地,原本就扭了的那只脚传来钻心疼痛,身形一个踉跄。

    玄衣男子没有说话,手上却用力要把甄妙带入怀中。

    六皇子不知什么时候靠近,伸手把甄妙稳稳扶住,然后把人往身后一带,似笑非笑的看着玄衣男子:“多谢二王子了。”

    “姑娘——”紫苏和阿鸾顾不得披头散发的狼狈模样,飞奔过来。

    急切之下。忘了喊大奶奶。

    六皇子挡住围观众人的视线,对暗卫道:“速去弄一辆马车。”

    片刻后,一辆轻巧的马车就出现在闹市街头。

    紫苏和阿鸾谁都没说话,扶着甄妙就上了马车。

    五城兵马司的人这才赶来。

    领头的认出了六皇子,刚要行礼,六皇子微微摇了摇头,那人就站直了身子,道:“大人,卑职听闻闹市惊马。车中的人没有伤着吧?”

    “无事,这马车和马,都送到锦鳞卫去,交给罗大人定夺吧。”

    “是。大人。”领头的迟疑一下道,“赶车的马夫也送去吗?”

    “马夫?现在人在何处?”

    领头的脸色有些古怪:“在医馆。那马夫……伤势倒不算太重,只是糊了一脸马粪,眼睛出了点问题。”

    “一起送过去!”六皇子看了看静悄悄的马车。嘴角微翘。

    等五城兵马司的人领命走了,六皇子走到马车旁,隔着帘子问:“你无事吧?”

    还带着少女稚嫩的声音传来:“无事。只是脚扭了一下,劳烦六皇子对那位公子说声谢谢。”

    “你不用管这个,我派人送你回去。”

    甄妙看不到六皇子的脸,却感觉到他似乎有些不大高兴,低低应了声,不再言语。

    倒地而亡的马和破损的马车已经被拖走,小巧的马车静悄悄离去,人群渐渐散了。

    玄衣男子目光迟迟没有收回来。

    六皇子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才展颜笑道:“大王子、二王子,不是要见识一下京城最著名的风雅之地吗,请随我来。”

    玄衣男子收回目光,似是想忍耐,却终究没忍住,问道:“六皇子,敢问刚才那位,是哪个府上的姑娘?”

    六皇子牵起嘴角,似笑非笑:“呃,是镇国公府上的女眷。”

    鬼使神差的,没有点明甄妙的身份。

    不知为何,想着和太妃容颜相似的人被陌生男子觊觎,心中就是一阵不舒服。

    “镇国公府么?”玄衣男子喃喃念着。

    一旁的赭衣男子拍着玄衣男子的肩膀大笑:“二弟,你要是喜欢,就和大周的皇上提亲,扭扭捏捏可不像咱蛮尾好汉。”

    “大哥——”玄衣男子有些恼。

    想着那青丝飞扬的清丽女子,心中却一片火热。

    就好像饮了最烈的酒,搏杀了最凶狠的狼,那种激动兴奋带给他美妙无比的感觉。

    这是蛮尾国那些热烈奔放的女子没有带给过他的。

    原来他的公主,在这里。

    蛮尾国的男子,向来是想要的就争取,从来不屑掩饰,玄衣男子单手按在胸前,冲六皇子行礼:“请问六皇子,刚才的姑娘叫什么名儿?”

    六皇子嘴角含笑,淡淡道:“二王子,我们大周,讲究男女大防,女儿家的闺名轻易不会告诉旁人的,本王只知道,镇国公府有三位姑娘。”

    “这样么?”玄衣男子不再多问,暗道回来定要好好打探一下那三位姑娘的年纪了。

    一直跟着六皇子的小太监深深埋下了头。

    主子哎,您又给人家挖坑了。(未完待续。。)

    ps:好大一盆狗血,我就这么轻巧的洒给你们了,咳咳,遁走。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