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小巧轻便的马车停在了建安伯府门前。

    赶车的暗卫来到门口,不知和门房低语了什么,马车就直接赶到了侧门。

    甄妙脚伤又严重了,紫苏和阿鸾身上都有擦伤,披头散发的三人都有些狼狈。

    老夫人见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好久才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儿!红福,快去请大夫来。”

    田氏忙搀扶着老夫人:“老夫人莫急。大郎媳妇,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

    心里得意极了。

    堂堂的世子夫人,跟楚潇阁沾了边,还弄成这样回来,看你以后怎么抬得起头来!

    甄妙抬了眼,目光清清静静的看了田氏一眼。

    田氏忽然就觉得一窒,那一瞬间好像脱光了被人看个正着一样。

    再看去,却见甄妙露出个委屈的表情,蹭到老夫人跟前娇声道:“祖母,孙媳也想知道,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今日孙媳又飞起来了,直接从马车里飞出去的。”

    “大郎媳妇,你慢慢说,到底怎么了?”老夫人面色缓和下来。

    甄妙侧着身子,把伤脚挪了挪,疼得眼泪汪汪道:“从长公主府出来,惊了马,翻了车,孙媳就从马车里飞出来了。”

    田氏脸色微变。

    惊马?怎么回事儿,莫非人没拉到楚潇阁?

    老夫人听得捏了一把汗,又问:“怎么是六皇子的人送你们回来的?”

    田氏彻底愣了。

    六皇子?这又关六皇子什么事?

    甄妙可不知道田氏忽上忽下的心情,坦然道:“惊马被和六皇子一起的人制服了,然后那人救了孙媳。”

    老夫人猛地咳嗽一声,看了田氏一眼。

    田氏忙道:“谢天谢地,人没事就好,回头儿媳准备好谢礼送过去。”

    心中却笑了,被六皇子的侍从救了吗?

    对堂堂世子夫人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名声呢!

    也不知大郎知道六皇子的侍从把自己媳妇抱了。是个什么心情呢?

    田氏这样想着,心情陡然就好了不少。

    这也算是东边不亮西边亮吧,虽没让甄氏不得翻身,可这事儿也能狠狠膈应大郎一下了。

    她就不信,大郎会不生嫌隙。

    “马怎么会惊着了?那车夫呢?”老夫人提起这人,眼中寒光一闪。

    国公府驾车的马,平日都精心照料着,别看高大健壮,性情却温顺得很,好端端的断不会受惊的。

    甄妙垂了眼帘:“马受惊。是孙媳拿金簪刺的。”

    “什么?”这话一出,满室皆惊。

    田氏像见了鬼似的看着甄妙。

    闻讯赶来,一脚踏进房门的宋氏更是僵在那里。

    甄妙却抬头笑道:“三婶,幸亏您今日提前回了府,不然要跟着受惊了。”

    宋氏走了进来,勉强露出个笑:“早知道,三婶叫你当时一起回了。”

    “四郎没事吧?”

    “还好,只是皮外伤。”

    老夫人重重咳嗽一声。

    偏题了好不好!

    本来震惊的心情压了下去,心底反倒升起一种异样。声音就格外平静:“大郎媳妇,刺马作甚?”

    甄妙抿了抿唇,得意地道:“路走得不对啊,从长公主府明明拐了弯上了青雀街一直走就到国公府了。可那马车带着孙媳跑到明樱街去了。儿媳怕那车夫是拐子,就刺了马。”

    看着甄妙得意的模样,老夫人瞠目结舌,不知道是该赞她机智。还是骂她鲁莽了。

    “大郎媳妇,你也太鲁莽了,惊马是小事吗。要是出了人命可怎么好!”田氏一副后怕表情。

    宋氏却淡淡开了口:“甄氏刺得好。”

    “嗯?”老夫人讶然。

    她这位儿媳,向来是大方温婉的,鲜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楚潇阁和泠竹馆都在明樱街。”

    泠竹馆是二老爷被卖进去的小倌馆,宋氏才派人去明樱街把人赎回来,对那里敏感的很,一听明樱街下意识的就想到了那里,立刻就了然了甄妙的举动,说这话时是带着赞赏的。

    一句话石破天惊,老夫人勃然变色:“那车夫呢?”:

    还是那句话,声音却陡然拔高了不少。

    想到某种可能,手都忍不住抖了起来。

    这是有人想毁了大郎,毁了镇国公府!

    甄妙挽住了老夫人胳膊:“祖母,您莫急,车夫被五城兵马司的人带走了。”

    田氏表情一僵。

    带走了?怎么可能!

    老爷不是说,那车夫有一身功夫吗,又不是府里人,就算事情没办成也能全身而退,断不会查到这头来的。

    可人怎么会被五城兵马司的带走了,惊了马,难道不会趁乱逃了吗!

    田氏越想越不解。

    她甚至觉得,就是换她赶车,当时那么混乱也能趁机溜了,难道老爷找的是个猪吗?

    “田氏,叫老二给五城兵马司递个话,这事必须查个水落石出!”

    “呃。”田氏木愣愣应着。

    “祖母,二婶,你们都不用担心,五城兵马司的人把那车夫送到锦麟卫去了,大郎到时候可以亲自审问的,他最擅长这个了。”

    轰的一声,田氏身子晃了晃,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二婶,您怎么了?”

    面对老夫人疑惑的眼神,田氏勉强笑笑:“天热,又遇到这事,一着急就有些头晕。”

    “呃。”老夫人点点头,“看来之前的病一直没好利落,这些日子又实在辛苦了。宋氏,采买那块以后就由你管着吧,替你二嫂分担点。”

    “儿媳知道了。”在田氏越发难看的脸色中,宋氏轻轻应了下来。

    “老夫人,大夫来了。”红福站在门口道。

    老夫人让人把甄妙主仆移去了隔间,又交代了田氏和宋氏几句,就让她们散了。

    沉思了良久,问杨嬷嬷:“到底是谁。对大郎媳妇下这种毒手?”

    杨嬷嬷没有立刻出声。

    她从宫里出来,看多了那些腌臜事,府里这些日子发生这么多事,隐隐也算看明白了。

    只是,这个不该由她点破。

    老夫人不是精明的妇人,却也不蠢,不过是身在其中,心早就乱了,或者是自己不愿深想罢了。

    毕竟一旦扯开,就是血淋淋的伤痛。

    粉饰太平。是人们下意识的选择,尤其对一位习惯了其乐融融子孙满堂的老人来说。

    “杨嬷嬷?”

    “老夫人,这个,不如问问大奶奶?这段时日她遇到的事不少,说不定有些感觉。”

    等大夫出来,老夫人问了问情况,就走了进去,问了甄妙那个问题。

    甄妙几乎没有犹豫,就脱口而出:“孙媳倒了霉。要看谁得了好处吧,或者孙媳好好的,谁受了损失?”

    老夫人心中一震:“你这孩子,怎么想到这些?”

    杨嬷嬷却悄悄笑了。

    大奶奶啊。平日虽看着不谙世事,可有的话,却真的让人豁然开朗呢。

    只看老夫人愿不愿意拨开迷雾罢了。

    看着老夫人失神的模样,甄妙抿了唇笑:“不然。孙媳觉得自己还挺招人喜欢的,谁会损人不利己的对我出手啊?”

    直到甄妙主仆三人被送回清风堂,老夫人还坐在椅子上不说话。

    罗天珵听了属下的报告。看着跪在正中的男子,面寒似冰,眼中瞬间凝聚了暴风骤雨。

    不用审问,他就知道这是二叔二婶的杰作了。

    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一想到甄妙差点被送到什么地方,还有惊马后的惊险,罗天珵死死咬着唇,尝到了血腥味。

    是他无能,总想着稳妥的一步步来,却忘了毒蛇,一个不提防就会咬人的。

    也是时候还击了,握在二叔手中的国公府明卫,不要也罢。

    罗天珵忽然觉得想通了很多。

    镇国公府历来都有明暗两卫。

    明卫的用处不必多说,暗卫却是完全掌握在历任镇国公府里的,只有过世时才会把这支队伍交到新一任镇国公手上。

    只可惜府里明卫早就被二老爷牢牢握在手里。

    而暗卫,自从祖父坏了脑子后,却是悄无影踪。

    他不知道这些人去哪里了,还是早就不在了。

    是他着相了,没有暗卫又如何,以他如今的势力,难道就没有一拼之力,连自己妻子都护不住吗?

    那他功成名就又有何面目去见她!

    “丁二。”

    “属下在。”一个男子从阴影处越众而出。

    罗天珵瞥了跪着的人一眼,毫无温度地道:“把暗房里的手段都让他尝尝,实在不招也无妨,把他身上的肉割一百刀下来喂狗,人别死了就成!”

    跪着的人惊骇欲绝的抬头,可惜口中塞着破布说不出话来。

    罗天珵站起来,看都未看一眼就离去了,仿佛这人的口供,真的无关紧要,他更感兴趣的是那一百刀。

    “蛮尾国二王子?”罗天珵笑了笑,招了一人叮嘱了几句。

    那人点点头,几个起落就消失不见。

    “夫人,夫人,不好啦!”一个绿衣丫鬟冲了进来。

    田氏皱眉:“慌慌张张成什么体统,说的什么晦气话!”

    竟然说不好了,这是咒她吗?

    真是比朱颜差远了!

    “夫人,婢子听说,听说外面的人都知道国公府的女眷被蛮尾国的人救啦!”

    田氏差点叫好,死死忍了下来,挂上难看的表情。

    “还说,还说被那蛮子抱了呢!”绿衣丫鬟都快哭了。

    “别慌,我去找老夫人想办法。”田氏心里已经雀跃了。

    就听丫鬟来了一句:“可,可是,那被救的女眷,都说是大姑娘!”(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